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一统秦两汉》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张仪拜师

第一章 张仪拜师

深冬之兰 2019-11-10 12:40:24
,因舟车劳顿而显得疲倦不堪,她年轻的脸没有一丝青春笑容,而更多的是焦躁与不安。  她忘不了自己是前来拜师学艺的,但她不知这鬼神莫测的世外高人鬼谷子会不会收留她这落魄之人,所以她很忧虑。  张仪摇着小船沿青溪而上,她没有太多的情绪去他就是战国纵横时代的开拓者——张仪。。...

一统秦两汉

推荐指数:10分

《一统秦两汉》在线阅读

  公元前337年,正当战国七雄相互征伐,中原大地烽烟四起之时,云梦山这世外仙境迎来了一个并非游山玩水的不速之客。

  他就是战国纵横时代的开拓者——张仪。

  张仪(?—公元前309年),魏国安邑(今山西)人,魏国贵族后裔,战国时期著名的纵横家、外交家和谋略家。

  此时的张仪仅约28岁,风华正茂,他到云梦山不是仰慕这一带的山水风物,而是欲拜隐居在云梦山清溪鬼谷中的传奇人物鬼谷子为师。

  张仪一身寒酸,因舟车劳顿而显得疲惫不堪,他年轻的脸上没有一丝青春笑容,而更多的是焦躁和不安。

  他忘不了自己是前来拜师学艺的,但他不知道这个鬼神莫测的世外高人鬼谷子会不会收留他这个落魄之人,所以他很忧虑。

  张仪摇着小船沿青溪而上,他没有太多的心情去痴迷于这云梦山水。行到青溪尽头,只见两岸变窄,前方深不可测,一股清流从狭谷间挤出。

  张仪见不能行舟,便系了小船,头也不回地上岸来,前后犹豫地看了一番,便迈步沿青溪的尽头而上了。

  越往前走,沟谷越发深幽、清静,就连呼吸似乎都清晰可辨,甚至还映出回声,那回声感觉很呜咽,又可怕。

  张仪明明记得,此时正是艳阳高照,可因为山高谷深的缘故,太阳光束竟然难以射下谷底来。偶有一束光线插下,也因为山谷的诡异而变得五颜六色的,让人看了不免有些恐惧。

  张仪有些害怕,才想多看看阳光,只见那一束光影一闪,就不见了。

  张仪明知道这只是自然奇景,但也不由地有些毛骨悚然起来,他想:“这就是传说中的鬼谷了吧!果然神奇。”

  越是这么想,张仪越是觉得不自在,他心里没底地自言自语道:“我沿青溪走了这么远,就不见鬼谷有半点人的影踪,这再往前走,怕就没路了。”

  疑虑片刻,张仪又往前寻去,转过几道弯,溪岸变得越发地陡峭起来。

  张仪吃力的向上攀爬,又不知寻了多久,只见一川飞瀑挂在眼前。

  张仪对着雄奇的飞瀑发愁,水絮溅湿了他的衣裳,这让他从身体冷到脚底再到心里。

  他看了很久,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他历经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现在连鬼谷子的影子都没见到,他不甘心就这样回去。

  立了好久,张仪的思绪才稍稍好些。他看着瀑布想:“这瀑布如同一道水帘,水帘背后会不会有门?这里面会不会别有洞天?”

  张仪为了一探究竟,他试着将身子靠近水帘,从瀑布的一侧探头窥视。

  这一看,果见其间空空荡荡的,这水帘的背后并不是水的世界。

  张仪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他不由地叫出声来:“莫非这水帘背后真有洞天,鬼谷子难道就隐居在其中?”想罢,就大胆地穿过水帘,见有石洞,便不顾一切的穿了过去。

  过了洞府,眼前出现了另一番天地。

  这里真是人间仙境!

  张仪看到的是一个世外桃源,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闲适、清淡、自然。

  这一带天地与外面的世界既有别,又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有山有水,有草有木,只不过是被隔了一道洞府水帘罢了。

  为什么与外面的差别就那么大呢!

  张仪欣然道:“这真是大造化!那水帘险些误了我。”

  张仪毕竟是进来了,所以他很欣慰。

  张仪见前方依山傍水有几间茅屋,便立即肯定:这就是鬼谷子隐居的屋舍了。

  因为这里没有鸡鸣犬吠,没有房上轻烟,虽有篱笆圈成的院子,却不像农家。

  张仪有些兴奋和激动,他对着清水整理了一番面容,然后又带着不安和忧虑,提足了胆压低了声,小步向着屋舍走去。

  他小心谨慎地来到院前,彷徨了好久,才出口问:“请问这是鬼谷先师的高卧吗?晚辈张仪是慕名前来拜师的。”

  张仪好不容易才说出这句话,可他等了好久,也不见有人应声或者出来问话。

  他本欲再问,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终没再开口。他伸手欲推开柴扉进去,可刚伸出手,又退了回来。

  他想:“鬼谷子此时或许不在,或是正在午睡。”无论如何,他总觉得此时进去总是不妥,于是给自己找了个逃避的借口退了出来。

  张仪打算在附近走一走,等鬼谷子回来或者睡醒了再来拜见。总之,拖一时算一时,反正已经找到鬼谷子的住地了,早拜师晚拜师都一样。

  张仪顺着小路信步而行,不久就来到了一处坡头,此时大约是冬季,这里背风向阳,在太阳下很是舒和。张仪连日来劳累,见到这情景,便想放倒大睡一觉。

  他四处望了一番,想找一个能安心睡觉的地方。突见坡头有一棵大松树下靠着一个约两三岁的孩童,半坐半卧的睡得正酣。

  张仪见了,先是大惊,这种地方怎么会有小孩儿,而且还在这里放心大睡。

  他怀着忐忑的心走近松树,想看个仔细,顺便或许还能问些什么。

  张仪见小男孩生得出奇,甚是喜爱,因笑着用手抚摸了一下小儿的额头,意欲摇醒他,一边说道:“童子醒来,童子醒来!……”

  弄了两下,小孩儿便醒来了,翻起身子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人,但他脸上没有半点怯色,反而天真烂漫地笑着。

  张仪见了,更加惊讶,因问道:“敢问小童,你家在何处?”

  小儿用手指了指山下的茅舍,笑道:“嗯,就是那儿。”

  张仪又问:“你叫什么名字?家中可有什么人?”

  小孩说:“我叫苏秦,跟着师父住。”

  张仪听了,惊了一下,便以为,或许这小孩是鬼谷子收养的徒弟。

  “你的师父是谁?”

  “我师父名唤鬼谷子!”

  “那鬼谷先师今在何处?”

  小孩儿用手指了一下身后的大山,说:“师父上山采药去了。”

  张仪看了看云梦山,见山中云深雾浓,只隐约能见到山脉林影,然后转身来问:“你知道师父何时归来吗?”

  小孩儿摇摇头,只笑道:“该回来的时候他就回来了。”

  张仪听了这富有玄机的话语,心中有些不安起来,但又不好说什么,只暗笑道:“这鬼谷子真神人矣!”

  小孩儿似乎看出了张仪的心思,稍息又说道:“师父说了,当有外人进入鬼谷时,他就回来了,大概就在这一两天吧!他让我在这里等候上山的人,我等了好久也不见人来,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小孩说到这里,似乎才想起了正事,于是盯着张仪打量道:“师父说的那个人不会就是你吧?”仪当下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觉得鬼谷子真有通天彻地的本领,是千古奇人。

  鬼谷子到云梦山采药修道,常一去数日不返。每次进山,都要打坐修炼,常达出神入化、物我两忘的境界,没日没夜的不知所以。

  可这一回,他才进山三天,就从修炼中醒来了。

  这日拂晓,鬼谷子依然在云梦山上的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松树下的那块修道石上打坐。

  看他一身衣着简单,虽骨瘦如柴却红光满面,虽白发苍苍却体格健朗、精气十足,俨然一副道骨仙风之貌。

  鬼谷子正在打坐,本该是忘身于天地间,但不知从何时起,他便觉得有些心神不定起来。

  但他没有睁开眼睛,直到一束万丈霞光刺得他实在忍无可忍了,他才极为不爽地把眼睛睁开来。

  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

  鬼谷子抬起头来,从松树中间望去,云梦上空的天空全是红霞,红得似血,就连眼前的山水草木都被霞光染红了。

  鬼谷子惊愕之余,忙掐指一算,然后自言自语地说:“是他来了!”说罢,便顺手挎上旁边装满药材的篮子下山来。

  张仪有苏秦引路,跟着回到了茅舍,食宿自然无忧。但每想起拜师之事,内心就忧伤起来,他既希望早些见到鬼谷子,又怕见到鬼谷子。

  次日早起,苏秦和张仪在屋子里闲聊,苏秦见张仪有些紧张,就劝说道:“你且无忧,师父必定会如约而至的。”

  二人正说着,只听得草舍外有人吟诗高唱,苏秦喜得直叫道:“是师父,是师父回来了。”说着便跑了出去。

  张仪听了,既喜又惧,不知所措的也跟着苏秦出屋来迎接鬼谷子。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张仪拜师 第二章 公孙衍收复河西 第三章 张仪出山 第四章 张仪遭难遇屈原 第五章 屈原舍身救张仪 第六章 张仪入秦祭商鞅遇贵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