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十七世纪帝国崛起》在线阅读 > 正文 2009年?1805年!

2009年?1805年!

AugustineLCW 2019-10-25
的几个小学女同学的关系,亦因时候的流逝而日本渐疏离。事实上,自升级上初中後,大便没有再收过圣诞礼物了。  不过,武田公从来不介意这个问题,时时节礼日本对他而言,重要性远远不及平安夜与圣诞时时节。  洗刷过後,武田公被冰冷彻骨的冻水刺激得打了个颤。依着习惯走今天是节礼日,按照本地的习惯,圣诞礼物在节礼日才可以拆开。所以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拆开别人送给自己的礼物。但是不包括武田公。他和他的男性朋友一直没有互相交换礼物的习惯。至於女性朋友?不好意思,武田公初中至高中,一直都在男校中渡过,而且不喜欢於陌生人交流。仅有的几个小学女同学的关系,亦因时间的流逝而日渐疏离。事实上,自升上初中後,便没有再收过圣诞礼物了。。...

  公元2009年12月26日某房间中

  武田公是一个非常平凡的男人,除了有张小帅的面孔和一个让人误会是信玄控的名字外,就没有其他特别之处。

  今天是节礼日,按照本地的习惯,圣诞礼物在节礼日才可以拆开。所以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拆开别人送给自己的礼物。但是不包括武田公。他和他的男性朋友一直没有互相交换礼物的习惯。至於女性朋友?不好意思,武田公初中至高中,一直都在男校中渡过,而且不喜欢於陌生人交流。仅有的几个小学女同学的关系,亦因时间的流逝而日渐疏离。事实上,自升上初中後,便没有再收过圣诞礼物了。

  不过,武田公从不介意这个问题,节礼日对他而言,重要性远远不及平安夜和圣诞节。

  洗刷过後,武田公被冰冷彻骨的冻水刺激得打了个颤。依着习惯走到一家茶餐厅中,吃个丰富的早餐,就快步回到家中。

  途中,他又看了看黑压压的天空,和高度比平时低的云层,就知道一场雨即将来临,因此把脚步加快。

  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启动电脑,然後安装前些天才存够钱买来的《帝国:全面战争》。

  作为一个全面战争系列的死忠粉丝,哪怕正版再贵,他都会努力储蓄。而本作,更是他在全系列中最喜欢的一作。

  今人戏称为排隊枪毙的近代战争方式中,為武田公而言,完全就是軍人的纪律和勇气的表现,加上那一身華麗奪目的軍服。

  看完精彩的开头动画,便先来一场特拉法加海战热身。与此同时,天空开始传来阵阵电闪雷鸣,骤雨顿降。

  但是,武田公没有理会风云变色的外面,一心只管眼前萤幕中,27艘属於大不列颠的战列舰。

  只不过,窗外一闪──

  “晤──”一阵骚麻的感觉经由滑鼠传遍全身。

  公元1805年10月21日拂晓特拉法加角对开海面

  “长官,长官。”武田公被人以英语从休克状态中唤醒。

  “甚麽事,基德先生?”武田公发觉自己条件反射地开口回应了那位基德先生的话。

  “法西联合舰队现在距离我方12海里左右,请问需要列阵了吗?”基德先生问道。

  “我是谁,基德先生?”熟悉的情节,使武田公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於是刻意露出自信的笑容,并且出口试探。

  “你是英国和皇家海军的英雄──霍拉肖.纳尔逊子爵。”基德先生听见武田公,亦即是现在的纳尔逊风马牛不相及的发问稍为呆了一呆,但是随即便对他的问题作出回覆。

  听到自己的推测被证实的纳尔逊,思绪却因此而陷入凌乱当中。

  双方的距离又近了1海里,纳尔逊却因为难以接受自己将死的事实而依然在迷糊的状态中。

  以基德先生为首的军官们眼见距离渐近,又对纳尔逊发起了新一轮的询问。

  “发出备战信号:以本舰和“皇家君主”号为先导舰分成两列纵队。”现在的纳尔逊根本没有指挥一艘战列舰的经验,更何况是作为一支舰队的指挥官,因此他只好接照历史下命令。

  接到命令的军官们开始行动起来,其中负责旗号的通讯官帕斯科中尉最为忙碌,只见他不断按照旗语手册升起一面面信号旗,向全舰队发出命令。

  正当纳尔逊再次陷入云游之际,他的副官基德先生兴奋地大叫起来:“长官,长官,请看对方。他们正在转向,似乎打算返回加的斯,目前他们正在混乱状态中。”

  “机不可失,全舰张满所有主帆和副帆,以最大战速进攻,让科林伍德上校进攻下风处,截断对方後卫,本舰则进攻对方前卫,不要让他们有机会回到加的斯港。”有着後世记忆的纳尔逊当然明白对方陷入混乱状态中的原因,因此他按照原本那位纳尔逊子爵的意图再次下达了命令。

  公元1805年10月21日11时30分特拉法加角对开海面

  英国舰队顺着微弱的西风,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纳尔逊舰队即将进入交战距离。而从下风处进行突击的科林伍德舰队已经开始交火,双方悬起自己的国旗,并且不约而同地奏起军乐,顿时双方鼓乐齐鸣,陆战队们互相举枪敬礼。

  不久,法国海军的战列舰“弗高克斯”号率先对科林伍德的旗舰展开炮击,这意味着决定英国国运的特法拉加海战正式开始。

  纳尔逊透过望远镜看见下风处已经交火中,便向通讯官帕斯科中尉下命令:“旗语:英格兰相信每个男人都恪尽其责。”

  “不好意思,长官。请问可以用企盼代替相信吗?”帕斯科中尉如同原来时空一样,作出了同样的建议。因为旗语手册上并无相信(confides)一词,需要逐字拼写,而企盼(expects)有记载於手册上,只需三面旗。

  虽然纳尔逊认为希望继续使用相信,不过战场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非常重要,惟有同意这个变动。

  之後纳尔逊又再次开口,竟然唱起歌来:

  “当不列颠在世界之初由造物主安置於蔚蓝大海之上的时候,

  就已向这片这片土地的众神契誓,誓将与众神一起永远守护这片大陆。”

  闻到歌声的军官和水手都向身边的人愕视,随即又加入到合唱中,胜利号上的歌声,甚至渲染到後面的战列舰,所有人同声唱起这首深受英国人,特别是海军喜爱的歌曲“统治吧,不列颠尼亚!”

  “统治吧!不列颠尼亚!统治这片汹涌的海洋!

  不列颠人永远都不会被奴役!

  世上再也没有比我们更神圣的民族了!

  因而必须要打倒暴君

  使我们的国家繁荣且自由

  让别的国家只能向我们投向嫉妒与恐惧的目光!

  统治吧!不列颠尼亚!统治这片汹涌的海洋!

  不列颠人永远都不会被奴役!”

  就在正式开战後不久,突入到“弗高克斯”号和西舰“中的“皇家君主号”号在以左舷火炮重创“圣安娜”号的舰尾後,接着以右舷的火炮炮击“弗高克斯”号舰首,接着驶至“圣安娜”吮的右後方再度进行炮击。

  但是,酣战当中的科林伍德突然发现自己这支分舰队的四周都是敌方战列舰。

  “向前突击,把联合舰队一分为二,配合科林伍德吃掉对方的後卫舰队。”经过了几个小时後,纳尔逊逐渐适应自己的身分,多亏游戏的真实及对历史的熟悉,按原本历史上的打法,应该可以顺利战胜法西联合舰队。而只要小心对方的暗算,大概可以避免一死。

  距离正式开战後的25分钟,“胜利”号舰首的两门12磅加农炮和两门68磅短重炮已经完成了发射准备,於是纳尔逊发布命令:

  “帕斯科先生!”“是的,长官”

  “让“提米莱尔”号和“海王星”号攻击“至圣三位一体”号。另外,通知所有船长,再近一点接敌。”“是的,长官。”

  与历史不同的是纳尔逊知道维尔纳夫在“布桑托尔”号上,故此他向“胜利”号的舰长──托马斯.哈代下令:“攻击“布桑托尔”号。”

  很快,占有风向优势的“胜利”号比“布桑托尔”号的转向更快到达炮击位置,而且在“胜利”号攻击前,对方的左舷就经历了“提米莱尔”号的炮击而损失不少火炮。

  绕到“布桑托尔”号後方的“胜利”号开始了第一轮炮击,位於左舷的15门32磅炮、14门24磅炮和15门12磅炮,合共44门火炮的齐射,把44颗铁球送进船身,从舰尾贯穿至舰首,导致舰内四处都是高速飞行的木屑,甚至有火药被炽热的实心弹引爆,使“布桑托尔”号的伤亡严重,士气大降。

  “长官!长官!法舰“敬畏”号接近中。”在右舷的基德先生大声报告。

  “右舷火炮装填链弹,阻止对方靠近。”听见“敬畏”号接近的消息,纳爾遜的瞳孔猛然一缩,他歇斯底里地要求击沉或阻截对方。

  幸运的是,皇家海军今天似乎被幸运女神所护佑,加上水手们皆经过长期的训练,右舷44门火炮大多命中“敬畏”号的桅杆和主帆,甚至其中两支桅杆被打断,不但使航速大减,亦使好几个不及解开救生索的水手和陆战队员被拖入水底。

  “噢!噢哟!”水手们发出欢呼。

  与此同时,左舷的炮手已经再度装填完毕。这次,连同顶层甲板的6门12磅短炮,所有火炮都装上了葡萄弹,那些霰弹有些落在“布桑托尔”号的露天甲板中,但是更多透过先前炮击造成的破洞进入船体,密集的弹丸掀起一波波腥风血雨。

  事後上船受降的皇家海军军官在他的日记中,这样记载该舰的惨状:“到处都是死尸,景象非常之凄惨。死伤总数在400人以上,多数尸体没有脑袋。”要知道,一级战列舰“布桑托尔”号载员才800至900人左右。由此可见,战况之激烈。

  当“胜利”号开始与法舰“海王星”号交战时,“布桑托尔”号遭到後续的二级战列舰“海怪”号和“征服者”号接连炮击後,便扬起了象徵投降的白旗。

  联合舰队总司令的投降,对联合舰队造成极大的打击,本来与“胜利”号有一拼之力的“海王星”号开始向右转向,打算脱离战斗,但是随即被“胜利”号赶上,被迫展开平行炮击。

  而即使主桅杆只剩下一支的“敬畏”号亦有同样的打算,可惜才刚刚向左转向,便被“海怪”号打断所有桅杆,并被英舰“阿伽门农”号的船员登舰进入惨烈的白刃战。

  眼见目前战况大好,本来因为持续指挥和精神压力,导致异常疲惫的纳尔逊精神大好,在哈代舰长的伴随下巡视。

  只不过──

  位於右舷的“海王星”号以仅存的几门火炮进行最後一次齐射,命中“胜利”号的船体,其中一颗从顶层甲板甲板掠过,击中左舷舷侧的拦杆,使木屑乱飞,收割了附近几名船员的性命。

  同时,紧随纳尔逊的哈代只见纳尔逊猛地一颤,及後僵硬转头向他说:“船长先生,我累了,先下船舱休息,把指挥交给基德吧。”

  哈代在纳尔逊转身的瞬间,看见他以左手不自然地捂着腹部,隐约可见一片深红慢慢扩散,便反应到发生了甚麽事。

  “是的,长官。请好好休息,庆功宴上不可以没有你的存在。”哈代这样说完,就走到基德身旁细声告诉他纳尔逊受伤的消息,并宣布把指标权交给基德。

  是役,战果大致与历史相同,英军有449人阵亡,1246人受伤,无战舰被击沉。联合舰队有7000人和21艘战舰被俘,1艘战舰被炸毁。而法军和西军分别有2218人和1025人阵亡,1155人和1383人受伤。

  而当哈代、基德等军官到船舱探望纳尔逊时,他已经因为失血过多,陷入弥留之际。闻得如此大捷,他忽然感到本来失血而丧失的力气回来了,他向一众人表达了原本那位纳尔逊的遗愿:“请各位绅士们,替我照顾可怜的汉弥尔顿爵士夫人。”

  接着,他看向随军的牧师斯科特说:“感谢主,使我得以恪守责任,为了主、我的国王陛下以及祖国。”然後便默默地闭上眼睛。

  纳尔逊看着眼前一片的黑暗,感受着身体慢慢地流失的力气,似乎眼见一把好听的女声念着熟悉的咒语: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天主聖三之聖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在此起誓:

  吾愿成就世间一切之善行,

  吾愿诛尽世间一切之恶行。

  因父,及子,及聖神而缠绕吾之一生,穿越抑制之轮出现吧!

  吾之守护者!”

  纳尔逊心想:“这根本是赤果果地抄襲Fate召唤英灵的咒语好不好!”然後就被强迫性地遭到一股强烈刺眼的白光包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1599年 2009年?1805年! 第一章 帝汶海上的奇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