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十七世纪帝国崛起》在线阅读 > 正文 1599年

1599年

AugustineLCW 2019-10-25 12:40:10
们身旁的仆人都同样如是。  更甚是距离稍最近,都能闻到他们身体散发出阵阵恶臭,似乎长时间没有换洗衣服与洗澡。  以上的种种,都与他们的身份与地位严重不对。  “船长,那些该死的尼德兰杂碎仍然在後面么?”男士打破了餐桌上的沉默,首先开了口。商船内的餐厅中,船长约翰.罗伯斯正在与两名衣着得体的男士和少女进餐。从二人身上所穿着的,由意大利丝绒所制成的衣着,就可以看出他们身份不凡,非富则贵。。...

  公元1599年12月25日

  平静的帝汶海正被黑夜所笼罩,一艘悬挂着英格兰王国的白底红圣乔治十字旗的武装商船,正以之字走法逆风航行。

  商船内的餐厅中,船长约翰.罗伯斯正在与两名衣着得体的男士和少女进餐。从二人身上所穿着的,由意大利丝绒所制成的衣着,就可以看出他们身份不凡,非富则贵。

  只可惜,本来应该华丽,充满这个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服装,现在却破破烂烂,而且不单是他们二人,甚至船长和站立在他们身旁的仆人都同样如是。

  更甚是距离稍近,都可以闻到他们身上散发出阵阵恶臭,似乎长时间没有换洗衣服和洗澡。

  以上的种种,都与他们的身份和地位严重不符。

  “船长,那些该死的尼德兰杂碎仍然在後面吗?”男士打破了餐桌上的沉默,首先开了口。

  “是的,霍恩布洛尔先生。他们,那些杂碎依然在我们後面,死死地咬住不放。而且相当遗憾的是,我们的淡水即将告罄,食物亦最多支持明早的早餐。”船长说出了船上的情况。

  事实上,这班英国人,和追杀他们的尼德兰人,即是今天的荷兰人,都是商人。东印度盛产香料,吸引了不少商人到这里,要知道如果把这些香料运返欧洲,将会获得百倍,以至更多的利润。

  问题是,当英国的富商霍恩布洛尔家族的亚瑟先生和他的商船飞翔的英格兰人号打算到帝汶岛采购香料时,在萨武海上遇到强烈的的风暴,将他们向南吹,并使船搁浅於一个浅滩上。

  幸运的是,船长和船员无不经验丰富,使商船上并无人因突如其来的风暴而丧命。

  船员通过观察星宿定位,发现他们竟然位於帝汶岛以南的地方,也就是说他们发现了新大陆!

  商船的维修进行了大约七个星期,这段期间,他们发现岛上的资源丰富,有着一些已知地区没有的物种,通过与这片大陆的土着进行艰苦的沟通,甚至发现这是一片辽阔,有着不同地貌的大陆,而非东印度群岛的各种岛屿。

  这些消息都使亚瑟和船员们非常开心,他们知道自己无法独力开发这片新大陆,但是只要把这个消息告知英国王室,他可能因而获得爵位,甚至可以独自建立家族,而这些忠於他的船员们亦可以得到厚报。

  不幸的是,风暴同样把另一艘尼德兰的船──巴达维亚号吹到这片大陆。更不幸的是,它并非极少水手和火炮的尼德兰商船,而是一艘拥用32门火炮,且速度更快的加利恩战舰,而且在今天中午,向北航行的途中,飞翔的英格兰人号就被尼德兰战舰发现,并且为了独占新大陆的消息而跟踪,伺机把他们拦截,或者击沉。

  “船长先生,你有否观察过那艘船的状况?”亚瑟向船长问道。

  “对不起,先生。由於距离关系,我看不清楚对方拥有多少火炮,不过似乎因为风暴而减员不少,只有很少人在甲板活动。”船长道自己所见的一切。

  “今天有月色吗?”亚瑟又问。

  “没有,海上一片黑暗。”船长说完後,面色一变。“你不会是想夜袭对方吧,先生?”

  “没错,罗伯斯船长。”亚瑟点头承认他的企图。“我想,如果可以放出一艘小艇,并装上桅杆,且伪装上船尾的灯光的话,在对方看来应该会有我们仍然在向帝汶驶去的错觉。”说到这里,他停止说话,喝了一口水。

  “事实上,我们熄灭了所有的光源,绕到他们的後面,当他们看见我们的时候,最多只能开几轮火,然後就被迫接舷,我们的人数优势就可以发挥。你是这样想吗,先生?”船长接着亚瑟的话进行猜想。

  “就是这样。”亚瑟微笑着说。“虽然我们不知道他们有没有隐藏兵力,不过似乎对方亦无这个必要。”

  他紧盯着罗伯斯船长的眼睛,正色说:“他们的速度比我们快,早晚会被他们追上,为了封锁消息,我们绝对是死路一条。反而尽力一搏,我们才有生存的希望。”

  “你说的没错,希望你的猜测是正确的,霍恩布洛尔先生。”船长作出了抉择。

  尼德兰战舰──巴达维亚号

  尼德兰战舰上,值夜的水手和军官正在闲聊。诚然出於尼德兰一贯的契约精神,使他们仍然在值夜的岗位上。然而,基於这个时代出现夜战的机会太低,使他们的警觉性降低很多。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这片远东地区中,都称得上人烟罕至的海域,甚少有匹敌这艘战舰的存在。

  “长官。”正在与另一名值班军官聊天的波士文中尉被一名军官打断了。

  “请问是甚麽事呢,马丁尼先生?”被打断了话语的中尉似乎颇为不悦,他的双眉紧皱,深深地吸了口气才询问。

  “对不起,长官。不过,大约左後方10000码哪里是不是有个朦胧的黑影呢?”马丁尼先生这样说。

  “哦?”波士文中尉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出於小心无大错的考虑,他依然拿起望远镜──先看了看方才马丁尼所指的左後方。看了好一会,又转向前方。

  “怎麽样,长官?”波士文中尉才放下望远镜,马丁尼先生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中尉没有回答马丁尼的疑问,而是先看一眼放在一旁的沙漏。

  “不好意思,看来下次才可以继续谈。现在,杰克逊先生──”依然没有回答,而是对另一位军官下令:“时间差不多,可以发出换班的信号了。”

  然後,他才望着马丁尼的眼睛:“马丁尼先生,你似乎有些神经过敏──”他指向前方的灯光处“目标,那艘英国佬的商船依然在前方,即使他们跟我们硬碰硬。”

  中尉转过头,顺着他的右手,看向那灯火通明的一点:“一艘商船与战舰硬碰硬,只不过是自寻死路!当然,他们始终是要死,这样才可以保住新大陆的秘密,而我们亦免於被英国海军──那支可以击败无敌舰队的海军追捕。”

  最後,他盯着马丁尼先生,并且逐字道:“好了,负责早班的军官就快到来,你可以先下船舱休息,马丁尼先生。”

  “是的,长官。”马丁尼先生见波士文中尉如此坚决,而自己亦不清楚自己有否眼花,只好慢慢地船舱走。

  英国商船──飞翔的英格兰人号

  这个时代的人大多不能吸收充足的营养,以致易於被各种疾病所困。而夜盲症就是其中一种。而现在商船已经将船上的一切灯火熄灭,不过他们早就预备好交战的所需的种种:在甲板上铺沙、在舷侧放好一个个塞满上好了子弹的手枪或剑的橡木桶等等。

  此时,罗伯斯船长看着那在漆黑一片的海上唯一的光源,那就是他们的目标。他皱着眉头,无怪他如此苦恼。因为此战无疑是一次越级的挑战,一旦有丝毫失误,他们就必死无疑,但是成功的话,就会获得千万倍的回报。

  “对方是火力强大,而且快速轻巧的加利恩战舰,而我们只是一想火力只够自卫,而且庞大笨拙的克拉克商船。”罗伯斯船长在心中盘算。

  “唯一可以利用的机会,就是他们早班开始不久,船员刚从睡梦中醒来,并开始煮早餐及清洗甲板的早班时间。

  不过,成败亦只差一线,商船和战舰本身的差距太大了。”

  眼见与对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当大约距离10000码的时候,已经大致可以看见尼德兰战舰的模糊轮廓,罗伯斯船长向大副下令:“全员进入战斗岗位!”

  然後他又向霍恩布洛尔先生说:“请你下到船舱,并且不要靠近船壁。”

  亚瑟听见船长的话,似乎感到非常惊讶,他断然问口道:“不,船长先生。假如作战失败,惟有一死,只有尽全力一搏,才有一线生机。因此,每个人都应该有所付出。而且,我的剑术在伦敦都可谓数一数二,我相信你或许有所听闻。”

  罗伯斯船长见亚瑟如此坚决,亦没有多说,他耸一耸肩头,说:“好吧,我听你的,霍恩布洛尔先生。”

  顺着现在的风势,船速大约可以达到5至6节,也就是说约莫1小时左右,双方就会进入白刃战距离。

  平时似乎非常之短的1小时,在此刻的商船船员而言,却彷如1年般漫长而又难耐。

  过了25分钟,飞翔的英格兰人号已经推进到6000码,敌舰似乎发现了他们,开始展开作战帆并进行转向。

  当双方距谁接近1000码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升起,炮手开始装填火炮。然而,尼德兰的加利恩战舰早已完成转向,并且以12磅炮炮击商船。

  不过,由於商船仍然在12磅炮的最大有效射程中,只有偶尔一两发打中,并且没有一发击中吃水线。至到700码,对方火炮的命中率已经有所提升。同时,英国人开始以船首的9磅炮还击。

  “舵手,左满舵,与对方平行。先生们,到我们的回合了,给那些该死的低地人看看我们不列颠人的厉害吧!”罗伯斯船长的话,使本来因为长时间受到炮击而有所动摇的士气提升。

  水手们纷纷从桶中拔出手枪,并握紧早就拿在手中的军刀。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已经成为了一条闻到血腥味的鲨鱼,而对面的战舰在他们眼中,似乎变成了美味的猎物。

  商船平安到达100码,虽然吃了不少炮弹,但是大多都只是命中不要紧的部位,而且甚少对船员造成巨大的伤害,亚瑟和罗伯斯船长甚至考虑替此船改名叫雪风号。

  同时,船上部分手持火绳枪的水手开始进行射击,虽然在这个距离射击,命中率与子弹击中月亮的机率一样。不过,随着两船贴近,亦对战舰上的水手造成伤害。

  对方似乎不怕进行跳帮战,没有回避英国商船的靠近。这叫罗伯斯船长多少有些不安。

  当双方的水手都承受了一轮葡萄弹的洗礼後,便互相抛掷带着钩子的粗麻绳。从甲板上的情况推断,亚瑟和罗伯斯船长并无估计错误,战舰上只有少数水手和军官。同时,亦解释到为什麽刚才所受的炮击如此稀疏,甚至可以使一艘商船贴近军舰。

  甲板上的敌人面对优势的兵力,很快便一个不留地被清除。亚瑟眼见情况大好,便打算回到飞翔的英格兰人号上,而水手们则在罗伯斯领头下,继续深入和清除每一个敌人。

  轰──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从亚瑟背後响起。

  “那些低地杂碎宁愿同归於尽,都不让我们把新大陆的消息带回本土吗?”亚瑟马上就反应到。

  “恩,吾──”由於爆炸过於突然,亚瑟的身体并来不及闪避,便被几块木碎片击中躯干。

  “先生,还好吧?”几个留守在商船的水手见亚瑟被击倒在地上,就立刻上前。眼前触目惊心的伤口,使见者无不倒抽一口凉气。亚瑟的颈大动脉被割破,正在不断地流血。,不,与其说是流,倒不如说是喷。

  “放......放下......小......船,带上......”亚瑟的话本来是断断续续的,但是下一刻,他却变得非常流利,明显是回光返照的状态:“带上安妮,并叫她带上那本书,她知道的。快,快带她走。”说完,他便断气了。

  水手们默默地划了个十字,便遵从他的话行动起来。

  不久,尼德兰的战舰率先沉入海中,并且造成漩涡,加快了商船下沉的速度。

  当水手們、安妮和她的侍女乘着小船,并且划到安全距离时,商船被破坏得更严重的船头已经沉在海里,只露出船尾。

  最终,船尾在黎明的照耀下,慢慢地不见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1599年 2009年?1805年! 第一章 帝汶海上的奇蹟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