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逃宫记》在线阅读 > 正文 四 凉亭避雨逃宫记

四 凉亭避雨逃宫记

琴女 2019-09-17 11:03:33
四凉亭避雨思凡确定以及肯定,假如自己身边不是有这个位好心的玉面大哥,他无论怎么都不会躲在这个里避雨。虽然那紫衫佩剑的女子很酷,虽然那青衣邪美的男子更凉。只是,这个二人不时瞟来的凌厉眼神,实在让他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而那侍从打扮的小厮更是时时警惕他...

逃宫记

推荐指数:10分

《逃宫记》在线阅读

四凉亭避雨思凡确定以及肯定,如果自己身边不是有这位好心的玉面大哥,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躲在这里避雨。虽然那紫衫佩剑的女子很酷,虽然那青衣邪美的男子更冷。只是,这两人不时瞟来的凌厉目光,实在让她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而那侍从打扮的小厮更是时时警惕她,仿佛她是什么外星球来的怪物。算了,她承认自己此刻的狼狈相好了。头发都散下来了,衣服也被蹭出裂缝,露出隐隐如冰雪般白皙的肌肤。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假喉结,阿弥陀佛,好在没有松动。然而,只是这样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便立即引起身边三人的注意。思凡吓得浑身一哆嗦,低下头,希望这三人能将自己当透明物看待。只是……“当心着凉。”低沉温润的嗓音。是玉面大哥在和她说话么?当一件裁剪精细,款式华美的白色绸袍轻轻覆上思凡的双肩,思凡一怔,背脊一僵。“你还是将湿掉的衣服脱下来吧。”玉面青年好心劝慰,并没有注意到思凡脸上耐人寻味的尴尬表情。而思凡却不由略微尴尬的侧过脸,尽量让自己露出感激的笑容。“啊……不用不用,我家就住附近,我回家换就好。”思凡笑容中有几分难掩的尴尬,她尽量推辞着不愿当众出丑。只是她没料到,这位看上去仪表堂堂、玉树临风的青年心肠好到如此地步。于是思凡颇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抬眼,见天还没有要放晴的迹象。再三犹豫着,终于还是接过青年手中的绸袍,笑道:“大哥的恩情小弟铭记于心,改日相逢定当报答。”说完,头也不回的冲进一片迷蒙的雨雾中。任由身后凉亭内的几人面露诧异,定定望着她的背影发怔。良久,一身紫色劲装的少女唇角一勾,漫不经心的道:“那位公子面相清秀,莫不是女扮男装吧。”一旁侍从打扮的小厮怪声怪气道:“我看她就不像好人。”始终沉默的青衣男子冷冷一扬飞眉,眼底闪过一抹神秘好奇的色彩。而那锦衣玉带的青年有些怔怔失神的样子,静静站在凉亭一角远望。萃林间缭绕着薄薄的雨雾,清冷而迷离。恍惚中,使他回想起儿时往事。那一年他刚被册封为恭郡王,在皇宫举行的册封宴上遇到她。而那一年,她尚未及笄。于是有些心思,就此埋在了心底。——一口气跑回府院,思凡的心脏跳得厉害。她探手去敲后院的门,而紧闭的门却蓦然大开。思凡一怔,随即被久侯多时的紫烟姐妹俩拽进门内。然后是意料之中的一通狠批,她信誓旦旦的保证下不为列后才得以逃过一劫。这姐妹俩气得够戗,很是怕她独身一人在外,出些什么乱子又应付不来。泡过热水澡,思凡想要美美的睡上一觉。于是喝下整整一大碗姜汤,盖上厚厚的被子准备入梦。紫烟和紫琰替思凡掖好被角,互相递了个默契的眼色,适时的退出闺房。两人前后相随的步入庭院回廊,满怀心思的模样各自沉默。良久,紫烟听见走在后面的紫琰轻声嘀咕:“怎么这两天发生这么多蹊跷事。”紫琰脸色一沉,唇角一抿,不置可否。“你说……此事要不要如实向老爷汇报。”紫烟明显有些忧心忡忡的,连说起话来也不如往常般伶俐。紫琰脚步蓦地一顿,侧过头,冷冷道:“老爷京中事物繁忙,没什么必要的话还是尽量不去打扰的好。”目光望向庭院中一株飞燕草,幽幽独自舒展在僻静的角落。毫不起眼。眼光一闪,又道:“别忘了平日里小姐待我俩的好,是谁在寒冬腊月里为我们姐妹俩取暖,将我们从生死一线上救回命来。”目光收回,紫琰笑了笑,道:“如果老爷问起,我们应说小姐在江南过得很好,何劳老爷他费心。”紫烟脸色有些苍白,目光飞快的掠过那株静静绽放的飞燕草,咬唇,垂睫。——梦里,思凡晃若又回到儿时。那年父亲将她送进皇宫,虽不舍,却无可奈何。还记得一次宫廷宴会上,她还和福贝公主大打一架。犹记一向处世沉稳的父亲得知此事后惶恐的神情,跪在宫门外苦苦哀求圣上从轻处治。那一跪,就是整整一天一夜。直到父亲虚脱后晕倒在滚烫的青石岩上,才总算被人拉去太医院救治。此后,父亲落下了难以治愈的毛病。不能在炎热的太阳底下呆着超过一刻,也不能在夏天里泡冷水澡。时常会感到全身疲乏,腿部会时不时有钻心刺骨的痛。自那后,父亲便将她接回家中。要她整日乖乖呆在家里,学些女红。也会请些当地有名气的师傅来教她琴画,以及茶艺。她心中有怨愤,却无论如何得憋进肚子里。她发誓自己讨厌皇宫,犹如讨厌皇宫里那些虚伪的嘴脸。只因为福贝公主是贵妃的女儿,是圣上最宠爱的心肝宝贝。于是不分黑白对错的,将她驱逐出宫,一时成为全京城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而沦为笑柄的她,自然也牵累了母亲。那一年母亲大病,康复后也是郁郁寡欢,时常提不起来精神。于是她内心长了枷锁,对于皇宫,再不抱一丝希望。她多想,自己可以像鸟儿般自由飞翔。远远的,思凡似乎闻到什么奇怪的味道。向来心思清浅的紫烟兴奋的一声喊,不顾思凡和紫琰诧异的表情闻“香”寻去。哈哈,果然还是她嗅觉灵敏呢。“大娘——给我来碗水豆腐。”紫烟眼冒精光的盯住油锅里不断翻滚的油泡,阵阵“香味”惹得她垂涎。话说自从搬来杭州城,至今已有大半年的时间没品尝过地道的京城水豆腐。如今头一次在江南街头遇见,哪里肯轻易放过这大饱口福的机会。于是紫烟不顾形象的撸起手袖,一脚踩上身旁的长条凳,一手轻轻扇着风,那表情可别提有多惬意。思凡和紫琰无可奈何的相视一笑,大大方方的走过去,拣了空位坐下。待一碗碗冒着热气的水豆腐摆在眼前,还不等思凡和紫琰拿起筷子,紫烟早已急不可待的开动。思凡低下头,一脸黑线。幸好她三人临出门前精心易了容,否则这架势被人瞧见,只不定让人笑成啥样呢。好歹她纪思凡也是堂堂吏部尚书的千金,怎能于人前丢人现眼。虽然她承认,自己人后也没少做上房揭瓦的勾当。紫琰不动声色的坐在一旁,优雅的咬了口水豆腐,然后用手绢擦了擦唇角。思凡汗颜,心想这姐妹俩从小与自己情同姐妹,她怎么就没发现这俩人性格差异这么大呢。这面三人正吃得津津有味,那边却不知突然发生什么事情。人群越聚越多,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围拢在一起。思凡和紫琰抬眼去看,却被人群那密不透风的气势阻碍了视线。听闻这里发生一些趣事,全城百姓一时都蜂拥而至的赶来。于是那人墙越来越壮观厚实,简直堪称为水泄不通。思凡和紫琰两人都看傻了眼,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而向来后知后觉的紫烟也终于意识到情形不妙,这会才抬起头来,张望间已不由目瞪口呆。紫烟见老大娘继续专注于捞水豆腐,于是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难道今儿个是什么特殊节日么?那些人怎么……。”见紫烟满脸疑问,老大娘不无无奈的道:“哎——岁月催人老。想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江南一带人见人爱的漂亮女子。如今老了老了,没找到好男人,便沦落到当街卖水豆腐的份上。如若上天再重新给我二十年青春,我也收了这豆腐摊,找个有钱有势的美男子许了终身。他对我好,我也会撒娇。这江南岳家的两位少爷咱虽高攀不起,可这……。”老大娘自顾自的罗嗦一通,没想到再一抬眼,面前已是空无一人。于是哀叹了口气,开始收拾桌几上横七竖八的碗筷。思凡和紫琰嘴角一阵抽搐,如若她俩行动再慢点,估计紫烟这会就不是口吐白沫这么简单。沉思片刻,思凡还是决定前去看个究竟。于是吩咐紫琰先带紫烟回府,自己晚些时候再回去。见紫琰拖着紫烟走远,思凡暗自运用轻功,凌空一跃,纵身飞到就近一棵枝叶繁茂的柳树上。五月初的江南,微风和煦。天空碧蓝如洗,澄澈如一面完整无暇的明镜。偶尔一两朵洁白的柳絮随风飘落,自在飞舞。这一次,思凡看得清楚。那少年……单是看背影,看不出丝毫端倪。只是待那少年轻轻一转身,哗,吓得思凡险些一个不稳,从树枝上跌下来。他……他,他不是那日在茶楼上遇见的美少年么?怎么会是他!只是思凡好不容易平定了心神,再仔细一瞧,事情便已了然。因为那少年的衣袖正被一名打扮娇俏的婀娜少女紧紧攥住,连哭带喊的,那少女似乎是让那少年负责任的意思。等等——负责任?如果她没猜错,这江南岳家的阔少果然是个风流种子。家里只不过是多些闲钱而已,玩弄那风尘中的青楼女子也就罢了,怎么人家好端端的良家妇女他也不放过。——简直岂有此理!于是思凡心中越想越怒,越怒也越气。然后,她心中突生一计。那就是——实行阔少改造计划。“你休想!”那少年暴跳如雷的声音遥遥传来。“我数三个数,你若还不放手,休怪我不客气。”那少年沉郁狠决的话语,仿佛真的动怒。围观众人倒吸冷气,心中纳闷,怎么这岳少生气的时候也这么有魅力。天啊,要出人命啦,快点快点,他们要喷鼻血啦。思凡在一旁看得起劲,差点笑倒。只是再看那誓死纠缠的妙龄少女,似乎对岳少故做狠厉的话语不已为意。反而变本加厉的撒起泼来,将整个人的重心都向后靠了过去。只是那美少年看出少女的意图,迅速一个闪身,抽回自己被抓住的手袖。还一脸嫌恶的甩了甩手,仿佛很怕被感染上什么病毒一般。那表情,简直跟大白天见了鬼似的。然后,让人笑喷的一幕上演。那少女见时机不够,计策失败。于是直截了当的就地卧倒,捧腹哭闹。嘴里还念念有词道:“早知道如此,我当初就该听娘亲的话啊。果然是有钱的阔少没人性,人家肚子里都怀了你的‘骨血’,你竟这般冷酷绝情。如今往后,你让我这孤儿寡母的怎样讨生活。”那少女哭得一脸伤心,边哭边捶地。许是一个不小心弄痛了手,又拿到嘴边吹了吹气。偷眼看了看少年此刻的表情,那少女眼底的笑意溢得满满的。此刻,她反复来回的在地上打滚。似乎想笑,又努力忍住的样子。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那美少年见事情不妙,转头想走。然而回头想了想,似是顾及到什么,又折身返回来。思凡心中奇怪,究竟这岳家少爷是什么样的人呢,瞧这情形,倒更像是那女子死缠烂打,一副你不负责我死给你看的赖皮模样。悠闲的坐在树干上,思凡看得兴致正起。她决定,今晚行动,先抓到这少年的把柄再说。如果他不是那种风流成性的伪君子,她自然不会和他多做纠缠。但如果他的确是个金玉其外而败絮其中的人,那么她定然要将事实真相公之于众。呵呵,谁让那天在茶楼里,他以一副趾高气扬又不可一世的表情粉墨登场呢。好吧,就让他见识见识她纪思凡的本事,保准要他好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引子逃宫记 一 天外飞仙逃宫记 二 屋顶有贼逃宫记 三 美是罪过逃宫记 四 凉亭避雨逃宫记 五 夜探岳府逃宫记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