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逃宫记》在线阅读 > 正文 三 美是罪过逃宫记

三 美是罪过逃宫记

琴女 2019-09-17 11:03:32
三美是罪过男性生得如此模样,大抵应是一种罪过。阿弥陀佛祖,良久后,好不容易回过思绪的思凡就有这样的感慨。他生在京城,长在京城。那些京城的名门子弟他认识不少,虽见过许多天生丽质的帅哥靓妹,却没有一个可以使人看到一眼便相形见绌、惟有惊叹的地步。而今...

逃宫记

推荐指数:10分

《逃宫记》在线阅读

三美是罪过男人生得如此模样,大抵应是一种罪过。阿弥陀佛,良久之后,好不容易回过思绪的思凡就有这样的感慨。她生在京城,长在京城。那些京城的名门子弟她认识不少,虽见过许多天生丽质的帅哥靓妹,却没有一个能让人看一眼便相形见绌、惟有惊叹的地步。而今,她总算见识到了,也饱了眼福。看来,今此一见,定然是不枉此生来世一遭。好半天,店家老者带着一名店小二走过来,先是躬身一鞠,随后俯首轻问:“不知岳公子今日得闲,怠慢了。”说完一扬手,身侧模样机灵的小二嘻嘻一笑,奉上店里最奢华的茶具。奉承道:“公子请慢用,有事尽管吩咐。”那逢迎讨好的表情很是滑稽,惹得思凡忍笑忍到嘴抽筋。茶楼里此刻已然坐满了人,大姑娘小媳妇,目光通通扫向坐在靠窗位置的少年。而那少年的目光只望向窗外。再继续坐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思凡招了招手,起身要走。小二来结帐,统共一两银子。思凡下意识的将手探进手袖,脸色蓦地苍白。左翻右找,银子哪去了。小二在旁边站着,上下打量起一身上好绸袍的纪思凡。瞧这位公子生得好不俊俏,眉目间颇有几分女儿家的秀色。看来可真真是世风日下,人不可貌相啊。明明是个穷光蛋,偏偏好面子。“公子许是被人顺了吧?”那店小二眼神促狭,贼贼一笑。他嘴上虽这么问,心里却不以为然。这年头不只胆大妄为的飞贼猖狂,就连这蹭吃蹭喝的也来这没创意的一套。思凡一怔,显然不明白小二话里话外的意思。什么顺了逆了的,她的银子不翼而飞了。“呵呵,公子兜里若是没银子,也别上咱这高雅地方消费不是。让大家伙瞧了去,白白惹了笑柄是次,亏了咱这小本生意是主呀。公子您……。”店小二有些促狭的笑笑,咧着嘴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话再往后说就该难听了,怎么着也该给人家留些情面的好。“……”思凡杵在茶座里,同样也是哭笑不得的表情。她仔细想了想,才忽然记起银子才被那衣不遮体的小少年偷了去。罢了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丢了也就丢了。心思一动,思凡正想用随身佩带的玉扳指暂且抵押这里,待她回府中取来银两再赎回来。只是思虑片刻后,她尚未开口。“咣——”的一声,一锭闪闪发光的金子已然掷到她面前,思凡全身一震,险些一声尖叫脱口而出。然而,她突然意识到事态不对。却只一转头的功夫,那白袍玉带的少年神情傲慢,头也不回的向楼下走去。——此人轻功了得!擦身而过的一瞬,思凡心中思忖。看着少年颀长英挺的背影,袍角随风无声的飘摆着。想这黄金自古以来都是好东西,寻常百姓人家恐怕一生也不得一见。只是放在今日这种场面,显然是对她的一种羞辱。她纪思凡再不济,好歹也是堂堂吏部尚书的千金。无非是今日倒霉丢了银两,何必这样颐指气使的羞辱她呢。这样想来,血冲脑海。行动快于思维,思凡快速扯下腰间玉带丢给小二,道:“这玉带暂且抵押给你,待我取了银两再回来。呃……这锭金子嘛……。”偷眼看向正缓步走出茶楼的美少年,思凡刻意压低声线,眼角俏皮的光芒一闪,轻轻松松的打趣道:“就当是赏钱啦。”哄——!一时间,举座哗然。众人无不用惊疑猜测外带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思凡。而思凡的目光却停留在一楼门口,那少年的背影一滞,原本迈出的脚步瞬间顿住。然后,时间仿佛定格般。那少年似是漫不经心的抬眸,视线停留在笑容得意的玉面少年脸上。此刻,阳光透过茶楼二层的扇形镂空窗,一缕一缕,碎金般染上思凡白皙红润的脸颊。淡淡的,将她整个人笼罩,勾勒出温柔秀挺的线条。少年微虚着眼,怕是被那强烈刺目的阳光灼伤了双眸。就这样,两人的目光相互碰撞、纠缠。众人皆迷惑,惟独互相凝视的两人依旧倔强着不肯先收回视线。沉默良久,那少年眉峰傲然一振,决然的拂袖而去。最后只留下淡淡一句:“随你。”呆呆的,思凡收敛唇边笑意,对周边望来的种种探究目光视而不见。不去看店小二此刻微妙富于变化的滑稽表情,思凡举步离去。直到她走出老远的距离,甚至还能听见身后店小二歇斯底里的喊道:“公子不必挂心,这玉带暂且先寄存我这里。公子若有空记得来……。”那话音里的阿谀十分明显,思凡心里冷笑,算计着怎样让那店小二多长些见识。只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天不遂人愿,老天偏又闹起情绪。这还没走出几步远,又下起绵绵细雨来。思凡用衣袖挡在头顶,想着先找处地方避雨再说。原本热闹喧嚣的集市,转眼就冷清寂静许多。人群于瞬间作鸟兽散,消失得一个人影也不见。乌黑如上等丝绸的长发,湿粘粘的熨贴在后背。虽然搬到这杭州城半年有余,然而平时不常出门的她对杭州地形仍然不熟。此刻,被雨淋昏了头般,思凡开始漫无目的的朝树林深处跑。脚下一片泥泞,坑洼不平。她满脑就只有避雨两个字,也不管方向对不对。好在这杭州城天气莫测是人尽皆知,自然随处可见亭台楼阁用以避雨。眼见八角凉亭近在眼前,思凡心一急,脚下不稳。“扑通——!”一声,整个人结结实实的趴倒在污浊泥泞的雨水里。手腕好痛,思凡心中暗暗叫苦,却硬是咬唇忍住痛意不做声。此刻,翠林环绕的凉亭内,正坐着三男一女。其中一名青年丰神淡雅,眉目间隐约泛有玉色光泽。他负手而立,唇角抿出淡漠弧度。这时候突然听到树林里的响动,刚一偏头,恰巧看见跌倒在地的清秀少年。刚欲举步上前,却蓦然被身侧随行的侍从阻拦。青年蹙眉,沉默着听侍从焦声说了些什么。随后不耐的挥了挥手,终究还是冒雨而来。挣扎着想站起身,思凡用手肘抹掉溅落脸上的泥渍。心里暗骂究竟什么鬼天气,说风就是雨的,变天竟比变脸的把戏还神速。“可否需要帮忙?”低沉温润的声音响在头顶,思凡垂着头,一脸无奈的黑线。现在这种情况明摆在眼前,究竟是何等强人还能问得如此理所当然。算了,人家也是好心帮忙,她何必计较这些。于是思凡仰起脸璨然一笑,打趣道:“多谢大哥好意,我自己可以……。”后面的话渐渐隐匿在凄清淅沥的细雨里,思凡眼也不眨一下的紧紧盯住面前青年,口水横流。抬眼的刹那,思凡脑海里第一个冒出的词汇竟是秀色可餐。等等——秀色可餐?!思凡一愣,脸颊烧起一抹飞红。于是乖乖的,将自己的纤纤玉手伸进那青年掌心,故意表现出娇滴滴的样子,想惹人垂怜。只是思凡没料到,这青年却立即自动自觉的收回手,分外莫明的瞅向她,见她埋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于是略觉尴尬的清咳一声,背过身去。左找右找——呃——,手呢?思凡诧异抬眼,见青年只是玉立在她面前并不理自己,心里涌出些许失落。只是她也不会蠢到硬要别人来扶自己,所以干脆利落的站起身,重新拢了拢自己有些狼狈的秀发。清风习习,雨幕如珠。八角凉亭内,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望向树林里。青年的随身侍从此刻正在原地跳脚,似是担心主人遭遇不测。还有一名佩剑女子沉稳的站在凉亭一角,目光深沉冷定。一袭紫衫随风飘摆,身后紫色流苏摇曳在斜风细雨中。而这三人之中,气质最为出众的就是那青衣束发的邪美男子。他眉目不动,手指把玩着腰间一方明晃晃的长软剑。指尖轻弹,不时发出质地有声的音色。雨声叮咚,敲打在凉亭上沿。那男子靠在凉亭最外围的亭柱上,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只是如果再细心些观察则不难发现,那青衣束发的男子眼珠淡漠无比,眼瞳呈极具魔力的碧绿色。而且最为奇异的一点,是他所站的地方,无论是身上还是脚下,都没有被雨水打湿的迹象。依此种种不难判定,此人武功定然极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引子逃宫记 一 天外飞仙逃宫记 二 屋顶有贼逃宫记 三 美是罪过逃宫记 四 凉亭避雨逃宫记 五 夜探岳府逃宫记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