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我能提炼古董》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捡漏

第5章 捡漏

山高水流 2021-04-28 18:52:11
“周帅气小哥你这话说的就有点儿不太上道。”余正德尬笑两声,回过头瞥了冯都未几眼:“怎么说大家都是开在鸾凤街的铺子,谁家里严禁有个压堂货?”“是压堂货,你能让他摸到?”周余正德尬笑两声,回头瞥了冯都未一眼:“怎么说大家都是开在鸾凤街的铺子,谁家里不得有个压堂货?”。...

“周小哥你这话说的就有点不太上道。”

余正德尬笑两声,回头瞥了冯都未一眼:“怎么说大家都是开在鸾凤街的铺子,谁家里不得有个压堂货?”

“是压堂货,你能让他摸到?”

周诚指了指少年,以这少年的打扮,别说碰到余正德的压堂宝贝,估计连看都没机会看到。

余正德嘴角垂了垂,目光落到冯都未面前的麻布。

“哟,这不是刚才那个童子牧牛把件吗?”

瞥了眼少年攒在手里的几张钞票,余正德阴阳怪气道:“冯老今天这是怎么了?连我都能看出来是水货的把件,怎么到您这儿就被收下了?”

撂下少年,余正德迈着八字步凑到茶桌前:“还是个断头的手把件,冯老这都敢收?”

冯都未皱眉冷哼了一声,他跟余正德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跟他争辩,掉份儿!

“这是我买下的。”

周诚缓步走至余正德对面,手里还捏着从少年处得来的断裂牛头。

“啧啧,原来是周小哥买下的啊?”

余正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说也是,不然以冯老的眼光,怎么能看得上这么个东西呢?不过周小哥,你跟着冯老学了这么久,是不是没学到点儿上?就这么个榆木疙瘩,你还花了三百块钱?”

一边说着,余正德还极其做作的唉声叹气道:“身为冯老的关门大弟子,你就不怕给冯老丢脸吗?”

“换做是头猪,跟冯老学了这么久,也该学到点东西才对的。”

注意到冯老脸色越来越难看,余正德乐呵呵一笑,刚想继续说下去,却只见周诚抓起了手把件。

“谁说这是个榆木疙瘩?”

周诚上下翻看几遍,照着刚才脑中响起的声音道:“木雕工艺早在战国时期便以留有记载,兴于唐五代,成熟于宋元,在明清时期步入巅峰,而这只童子牧牛手把件正是出自于清代初期。”

闻言,冯都未稍稍点头表示认可,早在少年进门时,他就已经看出了这一点。

“虽然这只木雕手把件品相不佳,但不知道余老板有没有注意到断口处的纹路?”

提及木质纹路,余正德眉头一跳,就连冯都未都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行内人都清楚,小叶紫檀是为木中之王,但有一种木头,却能与其争锋一二。”

周诚自顾自讲解,完全忽略了余正德的眼神:“那就是黄花梨木,而在黄花梨木中,又以海南黄花梨为最佳。”

“那照你这意思,这木把件是海南黄花梨木?”

余正德不屑的瞥了周诚一眼,准确的说,是瞥了一眼那块黑乎乎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本样貌的童子牧牛手把件。

周诚微微一笑:“对,不仅是海南黄花梨,而且还是黄花梨中的三色混种。”

“三色黄花梨?”

余正德闻言,不由大笑起来:“真以为黄花梨木是街边破烂,哪儿哪儿都能遇到?”

“不信?”

周诚把玩着手把件,目光落到余正德手上:“不如咱们来赌一赌?”

余正德左手盘了两个核桃,正儿八经的闷尖儿狮子头,要知道正宗的闷尖儿狮子头早已绝种,已知的野树全国上下只剩下三颗,余正德弄到这对般配的核桃可是费了不少力气。

几年把玩下来,一对核桃早已呈现琥铂色,极为漂亮,余正德仗着这对核桃,没少涨面子。

注意到周诚的目光,余正德啧了一声:“看上我这对狮子头了?赌我倒是没意见,但彩头总得讲究一个门当户对,想跟我这对狮子头赌,你总得拿出点像样的东西。”

顿了顿,瞥了一眼周诚手里的木把件,余正德又说道:“你个一穷二白的毛头小子,拿什么跟我赌?”

“拿这个。”

正在一旁喝茶的冯都未突然出声,继而从桌上挑出一个茶杯推了出去。

余正德立即瞪大了双眼。

冯都未何等人物?

鄯西大学考古系的教授,圈子里公认的鉴赏大师,能让他时常品茶的物件,能是一般物件?

大眼一扫,余正德便认出了那茶杯的来历。

“嚯,兔毫纹茶盏,建窑的吧?”

余正德刚想上手,当场被冯都未一个眼神瞪了回来。

讪讪一笑,余正德把玩着核桃道:“看我这嘴,能被冯老相中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凡品,啧啧,小五万的东西拿来给徒弟撑场子,不亏是冯老。”

“少废话,够门当户对的吧?”

“够,当然够。”

余正德乐呵呵看向周诚:“周小哥,你可想好了?要跟我赌?你如果输了,冯老这套建窑茶具可要少一只杯子咯?”

“老师?”

周诚感激的看了冯都未一眼,冯都未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继续品茶。

“赌,当然要赌。”

停下把玩的动作,周诚淡然道:“余老板怎么说也是个大人物,咱们就不打条子了,由老师作证,如果这东西是黄花梨木的,这兔毫盏归你,但如果……”

不等周诚说完,余正德直接摆手道:“废话少说,输了我当然不会赖账。”

言罢,余正德又朝冯都未拱了拱手:“我在这儿就先谢谢冯老好心送我这么一只杯子咯。”

“不着急。”

周诚嘴角上扬:“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跟冯都未打了招呼,周诚扭身找来一个盒子。

在余正德的注视下,周诚从两个小瓶子中倒出些许液体,而后混合着泡茶的纯净水搅拌均匀,接着又从盒子里挑出一块棉布,就着杯子里的液体直接在把件上擦拭起来。

不多时,原本乌漆嘛黑的童子牧牛显露出自身的颜色。

位于底座的水牛身呈黑色,但令人诧异的是,坐在牛身上的童子在雕刻师精湛的技术下,却给人一种身披紫袍的感觉。

而且随着周诚摩擦的动作,一股淡淡的香味飘散出来,余正德自己就有黄花梨木的手串,所以很清楚这味道是怎么回事。

他娘的,活见鬼了!

随着黄花梨木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余正德仍旧不死心道:“你不是说三色混种吗?第三个颜色呢?”

周诚咧嘴一笑,把棉布从手把件上挪开,只见牧童的手上,正捏着一根红色的笛子。

红紫黑,本不应该出现在同一块木料上的颜色就这样展露在几人眼前。

余正德瞬间瞪大双眼,就连冯都未都走了神,茶水洒了满手。

“这怎么可能?拼接的!绝对是拼接的!”

余正德说着就要抓向手把件,只不过,没等他碰到东西,旁边便传来冯都未的冷哼声。

“余老板这是想赖账?”

随着冯都未的询问,余正德的手立即僵在半空,笑容格外勉强:“冯老说笑了,我只是想鉴赏,对鉴赏一下。”

随手把棉布丢进垃圾桶,周诚捧着已经恢复原样的手把件,轻轻把玩:“余老板,你说,这赌,谁赢了?”

余正德眉头跳动不止,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就算这是清代木雕,就算是三色混种的黄花梨,那又能怎样?一个断了头的木把件……”

“啪。”

随着一道轻响,周诚直接把牛头扣到了断口处,然后还特地掰了掰,只见牛头纹丝不动。

周诚故作诧异的回头:“老师,你这胶水这么好使?”

冯都未含笑饮茶,也不说话。

余正德脸色越发难看,可当着冯都未的面,又着实不敢过于放肆,恨恨将闷尖儿狮子头往茶桌上一砸,黑着脸道:“老子赏给你了!”

“打赌赢家通吃,输家滚蛋,余老板这个赏字何来?”

周诚像模像样的拱了拱手,笑呵呵道:“不过看在这对核桃的份儿上,我就不跟余老板计较那么多了。”

听着这话,余正德气得脸色又紫又黑,最后只能剜了周诚一眼,甩袖而去。

等到余正德走出好远,周诚这才扶起少年,替他拍了拍身上的土:“赶快回去帮你爷爷买药吧,等到有时间,可以来这里玩儿。”

少年重重点头,有些依依不舍的看了童子牧牛把件一眼,这才一路小跑离开了未道阁。

被少年和余正德这一打岔,冯都未早就把刚才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

“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三色混种的黄花梨木。”

冯都未一脸感慨,以他的眼界,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说明这童子牧牛手把件有多么稀罕:“三百块收来的断头手把件,不说断首的事,你这也算是捡了个小漏了。”

面对冯都未的称赞,周诚咧着嘴笑了笑:“买一送一,还有核桃呢。”

指了指茶桌上那对文玩核桃,周诚笑道:“这对核桃,就当我送老师的礼物。”

“我对这东西又不感兴趣,自己收着吧。”

冯都未淡笑着推辞,而后又问道:“这两样东西,需要我帮你出手吗?”

“我想先放一放。”

人生第一次捡漏,周诚并不急着将东西出手。

之后,跟冯都未打了招呼,周诚便带着东西离开。在他离开未道阁没多久后,斜对面的一家铺子里,余正德拍着光头,神色阴冷。

“周诚?我倒是好奇,你还能神气多久!”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当众羞辱 第2章 医疗费 第3章 汉代青松立石瓦砚 第4章 断头古玩 第5章 捡漏 第6章 上门的周瑞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