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三国之悠闲生涯》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这个年可不好过

第六章 这个年可不好过

谭子理 2021-04-08
上下都就忙绿出来,杨洪自然而然也不列外。杨洪做为账房总管,所办年货的花销都需经过他的手,说他的任务是蔡府中最轻的丝毫也不为过。这不,杨洪终于等到严禁不被打破了这数个月每日都呆在蔡邕书房里的规律,就在雒阳城中的各个商铺之间忙着奔波劳累了。忽然,杨洪...

  时光转瞬即逝,不知不觉之中就已经到了正月。雒阳城中,无论是世家豪门还是寒苦百姓都在筹办着过年的货物,期盼明年是个好年头,有个好收成。不过对于这个期盼世家豪门和寒苦百姓所想的可是截然不同,世家豪门期盼的是好年头到了那么他们所收的租佃直然也就增多了,而寒苦百姓想的是好年头到了,收成多了,那么自家的日子也就好过了,虽然吃不饱但至少也饿不死人是不。蔡府……随着年关的越来越近,蔡府也开始筹办年货了。府中上下都开始忙碌起来,杨洪自然也不例外。杨洪身为账房管事,所办年货的花销都需要经过他的手,说他的任务是蔡府中最重的丝毫也不为过。这不,杨洪终于不得不打破了这数个月每天都呆在蔡邕书房里的规律,开始在雒阳城中的各个商铺之间忙于奔波了。突然,杨洪发现在前面的不远处聚集了一群人,仿佛在围观着什么,他们那嘈杂的声音连距离他们数十步远的杨洪都可以听得见。好奇是人的本性,更何况国人本身就喜欢观看热闹,杨洪自然也不例外。于是他三步并作两步,不消一会,就到了围观的人群外围,奔力的挤了进去。可是当杨洪挤进人群之中,看到的这一幕不由得让他一愣,然后心里一阵心酸。因为杨洪看到的不是什么喜景,而是一个令人心酸的场景。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女孩子跪在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男子身旁,女孩的头上插着一根草,身边有一块木牌,牌子上写着四个字——卖身葬父。当杨洪看到女孩头上那一根草的时候,在杨洪心中顿时就想到了四个字,就是在关羽斩颜良之前所说的插标卖首。而所谓的插标卖首就是指在物品上或人身上插草以为出卖的标志。这个女孩的双手双脚和脸蛋都是灰不溜秋的,看不清楚容貌的好坏。下身只穿了一条薄薄的长裤,上身更是只有一件破破烂烂的贴身衣服,隐约露出身上不少细嫩的皮肤,看样子原来外面应该还有一件外套。从她细嫩的皮肤中不难推出,此女一定是个美人胚子。这时,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声音传出“刚好府中缺了个丫鬟,说吧!多少钱?本少爷买下你了。”杨洪顺着声音朝说此话的人看去,眉头不由得突然一皱。只看见说此话的人手里轻摇着一把折扇,眼睛内陷,面色泛白,脚步虚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此人定是一个纵欲过度的富家子弟。而且更让杨洪看不爽的是,此人看向那女孩的目光中竟充满着占有欲。为了不让这命运本就凄苦的女孩再受到这富家子弟的凌辱,杨洪终于下定决心买下这女孩。于是他向前踏了一步,对女孩行了一礼,说道:“姑娘,正所谓死者为大,令尊既已仙逝,自然应尽早让他入土为安。在下虽不是豪门子弟有着家财万贯,但在下愿倾囊相倾,用来安葬令尊”。那女孩本以为人群之中已经无人肯帮自己埋葬父亲了,虽然那富家子弟看向她的眼光令她也觉得不太舒服,可是毕竟当下只有他一个人答应帮助自己安葬父亲了。自己心中虽然对他那眼神万般不爽,但也无可奈何,岂料当她正要准备答应那富家公子的时候竟然也有其他人愿意帮助自己安葬父亲,真可谓是拨开云雾重见天日啊。于是她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了刚刚说完那番话的杨洪。由于她是跪着的,抬起头来她的眼睛正好仰视到了杨洪的眼睛,从杨洪的眼神中她看到了坦荡荡,甚至在看向她的眼神中竟然还有着些许的怜悯,丝亳没有那富家子弟眼神中的占有欲。她对着杨洪福了一礼,说道:“劳烦公子了”。虽然她并没有直说杨洪买下了她,可是杨洪和周围围观的人群乃至那个富家子弟都从她所说的这句话中听出了她已经决定把自己卖给杨洪了。那个富家子弟看到杨洪竟然从他的手中将他心中已经内定的丫鬟给买走了,心里不由得突然一怒。于是他用手指着杨洪,对着杨洪说道:“大胆,观你穿着不过也是一个穷苦百姓之家,竟然敢和本少爷抢女人,你是不是活腻歪了你,你可知我父亲是谁吗?我父亲乃当今太傅袁隗,只需我父亲一声令下,你定活不过今日,还不快将你刚刚买下的那个女子送予我”杨洪刚听到“其父乃袁隗”此话时,心中不由得突然一惊,要知道汝南袁氏四世三公,门生子弟遍布近一半的大汉天下。如果袁隗真的要对自己动手,恐怕只需一句话他的门生子弟就非常乐意的为他代劳,以对其示好。但是当杨洪听到那富家子弟,哦,不对,现在应该称他为袁家子弟后面那句话的时候,心中顿时一阵冷笑。古代君王极其看重自己手中的权力,最痛恨的就是有臣子敢于挑战自己的权威,而这袁家子弟这最后的一句话正好给予了杨洪机会。只见杨洪先对着皇宫方向行了一礼,然后向那袁家子弟问道:“我尝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可如今听你说若你父袁隗让我今日死,我定活不过今日。我有一言相问,我与汝父并非父子,故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自然无从谈起。既然如此,便只有君臣之道了,可如今乃汉氏江山,天子姓刘并非姓袁,普天之下皆是汉臣,并非袁臣,难道你父欲篡汉称帝耶?”那袁家子弟纵然**,但却也并不是无脑之辈。如果他要是承认了杨洪的说法,那么即使袁家出了四世三公也难逃灭族之罪。要知道篡汉自立乃谋逆之举,乃是诛连九族的大罪,所以他是万万不能够也绝对不可以承认的。那袁家子弟听到杨洪此言顿时面色苍白,伸手指着杨洪一直说道“你……你”,但一时之间却又想不出什么词来反驳杨洪。杨洪见况,嘴角轻轻上扬的说道:“莫非我说中了事实,令阁下无言以对乎?”。那袁家子弟一听此话,心中知道再在这里只会把他袁家的声名给败坏光,于是放出一句狠话“你等着,待我回去禀告家父再来与你算账”,说完此话便带着自己身旁的家丁匆匆离开了。周围围观的群众见此景顿时鼓掌,纷纷为杨洪叫好。在那袁家子弟走后,人群纷纷散去,杨洪买了一付棺材和那女孩一起将她的父亲葬在雒阳城西十里外,当把这些事都忙完时竟用去了近两个时辰,天色已经开始渐渐变黑了。所幸杨洪早已经安排下人买好所需要的年货,所以他并不着急。夜色降临,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杨洪虽然不担心住的地方,可是他要为这女孩找个住的地方啊,于是杨洪只好将那女孩安置在他刚来雒阳时所买的房子里。在和那女孩的交流中,杨洪知道了这个女孩叫杜月轩,刚刚十五岁,是颖川人,家中经商颇有资产,结果被当地豪强勾结贪官强抢了她家的房产,她的母亲因此郁愤成疾不久就病死了,而她的父亲带她上京原本是为了告御状的,却不料在途中患上恶疾,谁知道在花光了身上的盘缠给父亲治病之后父亲竟然还是病死了。杜月轩说道此处,突然痛哭起来,杨洪不得不轻声地安慰着她。一番哭泣之后,杜月轩身上的污尘混和着泪水变得更脏了,因此她不得不去沐浴一番。而杨洪则坐在庭院中望着天上的明月,心中一阵叹惜,没想到大汉的吏治竟已腐败至此,也就不奇怪黄巾起义的响应者竟遍布大汉了。半晌后,杜月轩终于沐浴好出来了,杨洪看着沐浴好后的杜月轩不由得震惊了,因为杨洪发现这杜月轩的美貌竟然比蔡琰还要美上几分。杜月轩看着杨洪的痴呆样,不由的捂着嘴轻笑一下。杨洪听见杜月轩的笑声,脸色变得略微有些发红。他不由自主地对着杜月轩赞美的说道:“杜小姐,你真的很漂亮”。杜月轩听到杨洪的这句话,面色轻微一变,对杨洪说道:“先生既已经买下了我,为什么还要叫我杜小姐呢?”杨洪一愣,心中在呐喊这他妈是在**我啊,于是对着杜月轩试探性的说道“那……叫月儿?”。杜月轩脸色变得通红,轻声的答了一声“嗯”,然后福了一礼对着杨洪叫了一声“老爷”。杨洪一听此话,心中暗道我有这么老吗?他连忙摆手,对杜月轩说“我不过年长你几岁,没有那么老,你唤我公子即可”。杜月轩听闻此言,再次福礼,道了声“诺,公子!”杨洪听闻此言,点了点头,心中终于舒了一口气。然后开始给杜月轩安排她的住宿问题,幸好当初杨洪所买的是间庭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所以房子问题倒没有什么。杨洪把杜月轩安排在了偏房,跟自己的卧室相近,也好相互照应。杨洪是终于忙活完了,可是他今天对那袁家子弟所说的话却被有心的人听到了,于是在朝堂之上开始了新一轮的较量……,而在北方的冀州也开始暗流涌动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杨洪 第二章 初入蔡府 第三章 心算初现 第四章 一等管事 第五章 只为保命 第六章 这个年可不好过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