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水怪传说》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休养待潜

第六章 休养待潜

老坛酸秀才 2021-01-19
以外,还得有一颗更年轻不羁、不喜欢冒险的的心!毕竟了,过程正如小强所说——“剌激”!说实话,生活……当中,的话缺了像小强这样“有点儿二”,又有点儿“活宝”的人或者朋友,生活……枯燥乏味的多!就这样,小强一路激动的回了扎营地——图瓦村。回村里,岳哥急忙带他们...

水怪传说

推荐指数:10分

《水怪传说》在线阅读

  刚刚缓过神来的小强,环顾了一下四周,突然来了句:“哦耶!看来我还活着!真是太刺激了!”一句话把大伙儿都逗笑了。顿时缓解了不少紧张的气氛。救援人员也算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总算踏实下来了。邵冰也暗暗佩服小强,都这样了还能兴奋的喊出来!更佩服他的心理素质过硬!是呀,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刚才还在险象环生、生死攸关的鬼门关里惊恐、紧张的挣扎保命,转眼这会儿就安然无恙了。还能淡定地发出感叹!除了心理素质以外,还要有一颗年轻不羁、喜欢冒险的心!当然了,过程正如小强所说——“刺激”!说实话,生活当中,如果缺了像小强这样“有点二”,又有点“活宝”的人或是朋友,生活乏味的多!就这样,小强一路兴奋的回到了宿营地——图瓦村。回到村里,岳哥赶忙带他们去村里的卫生室处理伤口。虽然邵冰他们坚称没什么大碍,不用去卫生室,自己简单处理一下就行了。但岳哥不放心,还是把他们带到村卫生室包扎了一下。说是包扎,其实也就是用碘酒给伤口消消毒,贴上了一个创口贴。毕竟没那么严重嘛。等包扎完,小强照了照镜子,又看了看郝师傅,笑道:“好么,去趟湖底再上来,咱俩还升级了!一个二郎真君一个马王爷!不愧是神湖啊!”大伙又是一阵笑。从卫生室回来,岳哥又再三鼓励、安慰、开导他们,好让他们心里阴影少些。三人均表示,事后心里虽有些余悸,但兴奋大于惊恐并不会落下多大阴影。休息两天就好了。小强更是说到,都说美国人有冒险精神,我就不信国人能差到哪去。这句增强民族自豪感的话更给邵冰他俩打了针强心剂。岳哥见他们三人心理状态也还算好,嘱咐他们好好休息就去忙他的事了。岳哥走后,他们三个没吃东西也没洗澡直接躺下睡了。也难怪,忙活半天了,又困又乏还有点小惊吓,也吃不下什么东西了。不一会他们就进入了梦乡。一觉睡到第二天十一点多才醒。“啊,这觉睡得真是又香又解乏啊。很久没睡着么踏实、过瘾了。”伸完懒腰,小强揉着惺忪的睡眼道。“没做个美梦啊?”郝师傅打趣道。“郝师傅您也醒了啊,您还甭说,真就做了个美梦。”小强回复到。“嗯,我也刚醒。说说看,什么美梦啊?”郝师傅回答道。“发财梦!”邵冰接过话茬说道。“哈哈、、、”郝师傅笑道。没等小强开口,紧接着邵冰又说道:“以前一准竟惦记怎么赚人家钱了,你会睡得踏实。”“你可拉倒吧,哪凉快哪待着去。我那叫互利共赢,懂不?醒了就说胡话,昨天吓傻了还是昨晚做噩梦了你?”小强揶揄道。“哈哈。”郝师傅被这俩活宝兄弟逗得直笑:“好了好了,你还是说说做的什么美梦吧?”“我呀,我梦见咱又去湖底了。并且看见了一个美人鱼,慢慢地向咱游过来。然后、、、然后、、、”小强声色并茂的说道。好像真有那么回事儿似的。“然后什么啊?快点说,你就别卖关子了。”邵冰催促道。“然后张开血盆大口就像你扑过去了。”小强说完,噌一下就从被窝里蹿出来跳到邵冰的床上去了。“啊呀,”邵冰失声的叫道。没想到这小子会来这一手。“看我兔子蹬鹰。”邵冰叫喊道。“降龙十八掌。”小强也不示弱。“佛山无影脚。”“如来神掌。”、、、、、、“哈哈、、、好了好了,你俩别闹了,咱们赶紧起床洗漱一下去吃饭吧。还真有点饿了。”郝师傅忍住笑说道。他俩这才罢休。“还真是啊,昨晚咱就没吃。经您这么一说,哎呦,我这五脏庙也要开仗了。把我这馋虫也勾引上来了。赶紧起床吃饭。”小强一边摸肚子一边说道。“经您这么一说,我也饿了。”邵冰也说道。说完,他们三个赶紧起床洗漱完毕去吃饭。刚出屋,就见美芳向他们走来。还没等他们开口,美芳就先说话了:“三位帅哥英雄起来了啊。我正要叫你们吃饭呢。”“美芳姐早。叫我们英雄我们可不敢当啊。”邵冰回答道。“呵呵,早?几点了还早?称呼你们为英雄,是因为你们有冒险精神呀,又化险为夷,死里逃生的,称呼为英雄一点也不为过嘛。”美芳说道。“呵呵,那我们谢谢美芳姐了。不过您还是叫我们的名字吧。这样我们听着心里也舒坦点。呵呵”小强笑呵呵地说道。“好吧,那三位帅哥跟我来吧,咱们去吃饭。一定都饿了吧?”美芳问道。“嗯嗯,确实真有点饿了。我们昨晚忘吃了。”小强说完,吐了一下舌头。“呵呵,那赶紧跟我走吧。奖励奖励你们,请你们吃大餐去。”美芳笑着说道。就这样,他们跟着美芳美美的吃了顿大餐。那场面简直是狼狈不堪啊!都饿急了么,哪还管吃相啊!填饱肚子最重要。更何况,人饿了吃什么都是香的,又有大餐,那还不敞开吃啊。尤其是小强,走南闯北的什么没见过。更不顾脸面。甩开俩腮帮子,见什么好吃就往嘴里塞。看着他们那吃样儿,把美芳逗得直乐。心想,不知道的还以为哪逃难过来的呢。等吃饱了,他们才发现,席间没有看到岳哥出现。刚才真是饿晕了,一听请吃大餐什么都忘了,就想着吃了。小强擦了擦嘴,带着疑问问道:“芳姐,今天怎么没看到岳哥一起来吃饭啊?”“奥,他在忙潜艇的善后工作呢。毕竟他不像你们,把潜艇摔坏了,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咯咯、、、”美芳接着又说道:“昨晚从你们那走后,就一直忙活那事呢。今天上午打过电话来,让我照顾好你们。”“奥,你看岳哥那么忙,还惦记要您照顾好我们。我们心里真是过意不去。一定要岳哥注意身体,别累坏了。”邵冰感动地说。”就是就是。“小强也附和道。“好的,谢谢!别看你们人不大,还挺会关心人的嘛。咯咯、、、你们的心意我一定给你们转达到。”美芳紧接着又说道:“如果你们吃饱了,那就好好休息吧。当然,出去看看风景也行。我还有些事要忙,就先不陪你们了啊。那谁,你跟我一块儿走吧。”说完,看了看郝师傅。“好的。芳姐。那你们哥儿俩好好休息,我先跟芳姐去一下。”郝师傅说道。“芳姐,那我们哥儿俩也跟着帮忙去吧。老实白吃您不做事,打心眼里觉得太过意不去了我俩。”邵冰说道。“是呀是呀,老白吃干饭不干活儿,我们真觉得太不合适了。”小强也说道。“咯咯、、、、你俩呀,还是好好休息吧,要是实在觉得闷,也可以去骑骑马啊、各景点转转啊。真让你们帮忙,就怕越帮越忙哦。”“芳姐,我们是真心想帮您做点事的。”邵冰又一次说道。“对呀对呀。简单的、力气活儿也行啊。”小强也附和道。“嗯,你们的心意我领了。这样吧,有用得着你们哥俩的地方我一定叫你们好不好?”美芳说道。既然芳姐都这样说了,那他俩也没啥好说的了。只好说那好吧,有事帮忙的话一定要叫我们。就这样,他俩把芳姐他俩送出了饭店。见美芳他们走远了,小强一伸懒腰,打了哈欠:“唉,吃饱了就犯困啊,就想打个盹儿。”“嗯,这中午的太阳光暖暖的,是让人有些睡意。”邵冰也说道。“嗯,这大学生就是不一样啊,说起话来文飕飕的。够酸!哈哈、、、”小强坏笑道。“谁像你似的。刚睡醒了就吃,吃饱了又睡。猪啊你?”邵冰反讥道。“你还别说,要是有猪那待遇,好吃好喝还有钱花。这辈子也知足了。”小强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我就等你份量够了,送到屠宰场去。看在哥们的儿份上,头上路请你吃顿好的。”邵冰诡异的说道。“我呸呸呸。吃你个大头鬼啊吃。你这什么朋友、哥们儿、发小儿、铁瓷啊?良心何在啊你?简直是最佳损友!”小强故作生气的说道。“哈哈、、、,别闹了,赶紧想想咱干嘛去?难不成真去睡觉啊?”邵冰笑道。“切,你真以为我是猪啊,还能干嘛。芳姐不是说了嘛,看风景、骑马什么的都行。要不咱就骑马去吧。我看这里的草原比内蒙的好看的多,还能看见雪山、牦牛啥的。啊,骑上骏马,奔驰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把所有的不幸都抛在脑后,何等的快意啊。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说到陶醉处,小强还唱上了。“吁、、、,打住。你再把狼招来。”邵冰揶揄道。“切,那我也比你唱得好听,谁跟你似的,一张嘴就把母狼招来了。”小强也不示弱。“我打”说着,邵冰一拳就奔小强胸口来了。小强躲过这拳,又还给邵冰一脚。当然他们是在闹着玩的。就这样,他俩边打边闹的像草原跑去。在牧民那一人租了一匹马。骑上马就比谁的马跑得快。图瓦村离他们越来越远。翻过了几个小山包后,他俩觉得马有点累了。回头瞧瞧,后边的牧民也没了踪影。只好放慢速度让马儿慢悠悠的漫无目地的溜达着。然后躺在马背上欣赏着如此洁净、蔚蓝的天空。不由得让他俩浮想联翩。等他们再回到驻地,已经晚上了。不时有几处篝火,游客们围着篝火唱啊跳啊的。折腾了半天,他俩早把大餐消化掉了。骑在马背上,上下前后颠的。也促进胃肠道消化吸收嘛。他俩也没去洗洗,直接就去饭店了。刚要进饭店的门,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两位兄弟要去吃饭啊。“他俩回头一看,原来是岳哥带着美芳向他们走来。邵冰赶忙上前说到:”岳哥芳姐好,我俩这不刚骑完马回来么,有点儿饿了,就来这儿吃点东西。“小强也问了好。”奥,我说的呢,刚才去你门屋没人呢。这么晚了,还以为你俩走丢了呢。哈哈、、、“岳哥笑的仍是那么爽朗。”哪能呢,有岳哥这么关心惦记我们,我们也走不丢啊。“小强跟嘴里抹了蜜似的说道。”哈哈,这话我爱听。就冲你这句话,走,咱吃饭去,我请客。两位兄弟可要赏脸哦。“岳哥笑罢说道。小强心想,这岳哥就是会说话!不愧是老江湖!我俩要是不答应,得说我们不赏脸。答应吧,老吃人家,心里也实在过意不去。毕竟吃人家嘴短。两为难。”岳哥您看啊,自打来到这儿,老是您请客。老让您破费。我们哥俩着实心里过意不去。不如我们请你吧?“邵冰诚恳的说道。小强也附和地说对对。”哎,哪里话嘛。自家兄弟不说两家话嘛。你们也为我做事了啊。还差点丢了命。本来中午我就该亲自请的。好好的谢谢你们。我又比你们大,理应我来请嘛。还请两位兄弟再次赏脸哦。“岳哥再次邀请他俩。话说到这份上,他俩也不好推脱了。只能依了岳哥。席间,岳哥告诉他们,科考还会继续。两天后,会再运来一艘全金属外壳水滴形潜艇。就像缩小版的军用潜艇。能发射鱼枪这种简单的自卫手段。只是经历上次事件后,没人敢下湖了。还希望他俩能帮忙。当然,决定权在他俩。不勉强,想好了以后再回复他。邵冰当时没答应。说上次的事,仍历历在目。现在想想都后怕。容他们考虑考虑再给岳哥回复。回房间的时候,被小强奚落了一路。等进了屋,邵冰才把心中的顾虑说出来。主要是考虑到自身的安危。如果真出了事,把命丢了,家里人怎么办?得多伤心!咱俩又是独苗儿!虽然也觉得有点对不住岳哥,但毕竟关系到自身性命啊。又有前车之鉴。小强哪管他那一套说辞。劈头盖脸就说他怕死、惜命!你的命是命,值钱。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不值钱了啊。没有冒险精神!再说这次的潜艇跟上次的不同了,安全的多,还有自卫武器。有什么可担心的!如果成功了,在发现个水怪什么的,没准还能扬名立万呢!就算不出名,那咱也贡献了一分力量啊。退一步说,就算什么都没发现,至少咱也长阅历了啊!何况这件事也挺刺激的啊!中国人就是缺乏冒险探索精神!就这样,他俩面红耳赤的吵了一阵。最后谁也不说话了。时空好像停顿了。空气也凝住了似的。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氛围,邵冰转身去洗澡了。小强则索性上床把头一蒙睡大觉。等邵冰洗完澡出来,小强的呼噜声已经起来了。邵冰无奈地摇了摇头,心想:这没心没肺的家伙还真像头猪。喝了点水,他也躺下睡了。第二天,小强一早起来。看见邵冰还在睡,就去洗漱了。喜美了的时候,还不时哼上几句歌。邵冰也被他的动静弄醒了。心想,这家伙昨晚一定睡好了,今天起这么早。但是又懒得起床,还想再躺会。也怕自己起来彼此看见不知道说什么好,多尴尬啊。这时听见小强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声音时,赶忙蒙头装睡。小强出来一看,邵冰还在睡。嘴里嘟囔了一句:真是头猪!能吃能睡的。“你才是猪呢!我早醒了。早被你那杀猪般的歌声惊醒啦!”邵冰一掀被子说道。小强哪成想他醒了啊,一点防备也没有,被他吓了一跳。又因为昨晚吵了一架,本来想好了今天跟他道歉的词儿也给忘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吱吱唔唔的说了句:“你醒啦!”“嗯,被猪吵醒了。”邵冰装作还在气头儿上似的说道。“昨、、、昨、、、昨晚是我不好、、、、”没等小强说完,邵冰打断道:“呦嗬,这哪儿来了一结巴哥们儿啊?新鲜啊!头一次见着!我那伶牙俐齿特贫的二师兄哪去了啊?”说完,邵冰绷住笑看着小强。小强眼睛一瞪刚要发火,再看邵冰,那表情不对。心想:噢,拿我开涮哪。好小子,真有你的!随即”一本正经“道:“二师兄取经去了,还没回来。犯贫的那头猪太贫被送到屠宰场了。就剩个结巴的陪你,你看行不?”“哈哈、、、你呀你呀,真行!我看这个也够贫的!”邵冰忍不住了笑道。“行了,别笑了。昨晚是我不好啊,我向你道歉。”小强诚恳的说道。“你看你看,又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我故意打断你的话茬啊。就是不让你道歉。要论对错,我也有错啊。没事,我根本没放在心上,咱俩谁跟谁啊。也希望你别放心上。这么多年的”组合“,这点事儿还叫事儿啊。以后不许道歉了啊,弄得我心里特别扭。后来我想了想,你说得也有道理啊。”邵冰安慰道。小强听邵冰这么一说,心里放松了不少,面部表情也自然了很多。“确实为了这点事儿伤了和气不值当的。我也想过了,昨晚你说的也有道理。那现在怎么办?”小强问道。“怎么办?凉拌呗!哈哈!等我起床吃完饭咱俩再商量吧。”说完,邵冰赶紧起床去洗漱了。小强暗想:你这个烂烧饼还知道起床啊!直接成糊饼得了!等邵冰洗漱完毕,他俩就去餐厅吃饭去了。席间并没有看见岳哥也来吃早饭。也许是他俩起的早,也许是故意躲他俩,给他们空间考虑。他俩边吃边商量着。经过深思熟虑后,最后决定,还是再去湖底一探究竟。既满足了好奇心,岳哥那边也好交代。利大于弊。吃完早饭,他俩无所事事的随处瞎溜达。他们打算吃午饭时再告诉岳哥他们的决定。小强抬手看看表,一看快中午了,跟邵冰说道:”你还别说,很久没遛弯儿了,还真有点累。饿得也快。快中午了,咱回去啊。”邵冰明白他的意思了:“嗯,好吧。那就回去吃饭。”等他们到了餐厅,看见岳哥也在餐厅里,忙过去打招呼。岳哥看他俩来了,忙招呼他俩一块儿坐下,问他们去哪玩了。他俩说随便走了走。岳哥又开玩笑的说,早晨叫他俩去吃饭,发现他俩早就起来不在屋里了。还以为不辞而别了呢。却只字不提他俩想的怎么样了。邵冰觉得还是这时候说出他们的决定比较合适。然后就和岳哥说了他们的想法。岳哥听了很高兴,说他俩就是够义气、够朋友等一些夸赞的话。然后让他俩别客气,点些硬菜,既是奖励犒劳也是增加营养保持体能以备再次下湖。他俩倒也没客气,捡着自己爱吃的、好吃的都点上了。推杯换盏的也没少喝。酒足饭饱后,岳哥告诉他俩,新的潜艇明天就到了,最快明天傍晚就能下湖,稍晚的话,后天中午也就下湖了。叮嘱他俩做好准备,调整好状态。他俩忙应声说:是是。小强喝点酒,那说话更离谱没边儿了。说什么岳哥你把心踏实放肚子里吧。有我们哥俩在,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在碰见那条大鱼啊、水怪什么的,就算我灭不了它,我哥们儿能灭了它。他亲戚是军队上的,一个电话,炸不平它算我白说。邵冰一看,小强是真喝多了,连忙拿胳膊肘捅他,那意思你别说了。要说也得说点靠谱儿的啊。小强哪管这个啊,还在那继续吹牛呢。最后没辙了,邵冰只好跟岳哥说他喝多了,有说错话的地方,您多担待,别放心上。我先扶他回去休息。等他酒醒了再过来跟您道歉。岳哥忙说,没事没事,是这位兄弟喝美了,喝出真情了,句句大实话,我很欣赏他。就这样,跟岳哥道了个别,扶小强回去休息了。回到房间后,小强借着酒劲就睡了。等睡醒后,邵冰问他:“大神,你还记得中午都说了些什么话么?”小强看了一眼邵冰,嘿嘿一笑:”当然,我记性还没那么差。听你这意思,以为我喝多了吧。我跟你说、、、““你可拉倒吧,那还叫没喝多?那牛皮吹的,真有点没边儿没沿儿了我跟你说!再喝,你就把自己当成联合国秘书长了。那家伙,那喝点酒真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当时我把弄的都特尴尬我跟你说。以前你可不这样啊。”邵冰埋怨道。“你听我把话说完嘛。”小强耐心的说道。“嗯,你说。我看你还能吹出什么新花样来。”邵冰继续埋怨道。小强无奈的笑道:“我当时确实喝得不少!但绝对不多!还是有意识的,思路很清晰。之所以装喝多了,说大话,是为了震慑岳哥,别让他小瞧了咱。万一咱下湖出了事,他要撒手不管了,跟咱撇清关系前也得掂量掂量,有所顾忌。这话又不能明说,只能借着酒场喝点酒说出来比较好,你说呢?”邵冰想了想也对,别看这小子平时有点活宝,但粗中有细啊。关键时刻还是有点心眼的。也知道自己错怪他了。但出于面子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只好硬着头皮说:“那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啊?”小强一听,好小子,你现在明白了,知道错怪我了,还这么嘴硬,赖我没提前告诉你。好啊,看我怎么治你。随即说道:“我要提前告诉你,以你这笨猪的演技,你以为岳哥那老油子会看不出来?还会有这效果么?还会有你埋怨我、错怪我这出儿么?”小强一连串的反问,弄得邵冰哑口无言。没办法,是自己理亏嘛,还嘴硬,能有什么好说的。晕头晕脑的来了句:“那怎么办啊现在?”“怎么办?这还用说,给我按摩来!我这又伤脑筋又伤身体的,多累啊。快点。”小强喝道。邵冰一愣,当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以为以小强那刁钻的破嘴,指不定拽出什么话来数落自己呢。看着邵冰发愣,小强催促道:“快点的,还愣着干嘛?”邵冰这才缓过神来。奥,原来是整我啊。好小子,等着,有你受的。随即说道:”好的,二师兄。那就让你享受一下,我家祖传的按摩手法——降猪十八捏!“说罢,摆了个架势就扑向了小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心烦意乱 第二章 铁瓷来电 第三章 踏上旅程 第四章 巧遇专机 第五章 探秘湖底 第六章 休养待潜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