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水怪传说》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探秘湖底

第五章 探秘湖底

老坛酸秀才 2021-01-19 19:21:09
,早上还也可以去欣赏十分迷人的晨雾和日落啊。毕竟前提是你得起得来!哈哈、、、”岳哥笑着地说。“那谢谢您岳哥了,你看又要大麻烦您了,我们哥儿俩啊过意不去。”邵冰地说。小强心说:还跟他客套什么,大早上的把咱俩拉回来,害得咱在乌市玩不成了,就该他给咱买...

水怪传说

推荐指数:10分

《水怪传说》在线阅读

  等他们到了喀纳斯机场已经是午夜了。舱门打开,小强刚一探头,立马就缩回去了!他没想到这里晚上会这么冷!赶紧招呼其他人也换上厚衣服。等下了飞机,感觉暖和多了。真是十层单赶不上一层棉啊!就是鼻子有点冷,吸进去的都是凉气能不冷嘛。倒也败火了。小强一边感叹一边自己安慰自己。“别着急,一会儿咱们的专车就来了。直接到达目的地——图瓦村。离喀纳斯湖很近的。我已经租好了几户人家。不但可以体验一下图瓦人的民俗风情,早晨还可以欣赏迷人的晨雾和日出啊。当然前提是你得起得来!哈哈、、、”岳哥笑着说道。“那谢谢岳哥了,你看又要麻烦您了,我们哥儿俩真是过意不去。”邵冰说道。小强心想:还跟他客气什么,大晚上的把咱俩拉过来,害得咱在乌市玩儿不成了,就该他给咱买单。也罢,回去的时候再玩儿也不迟。心里这么想,可嘴上不能这么说啊。赶紧附和着说:“是啊,是啊,又给岳哥您添麻烦了。”“没关系,这都是小意思啦,毛毛雨啦!”岳哥刚说完,一辆SUV也到了他们跟前。岳哥招呼邵冰他俩及他的助手美芳上车。还训斥了司机几句,说他晚点了,应该有时间观念之类的话。司机一个劲儿的点头说是、是、是。因为他们是勘测、科考,也算是特别情况。所以可以直接开车进景区的。经过了个把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图瓦村。岳哥给他俩分配了房间,然后忙自己的事去了。他俩也顾不得仔细欣赏图瓦人家了。心想明天再看吧。这一天半宿的累坏了,倒在床上就进入了梦乡。第二天快中午了才起床。刚洗漱完毕,岳哥就推门进来了:“你俩可真能睡!早晨我过来看你俩睡得正香,就没叫醒你们。怎么样,睡得还习惯吧?”“岳哥好。我还行,睡得挺死的。也难怪昨天玩儿的太累了。”小强乐呵呵地说道。邵冰也说道:“我跟他一样。”“嗯,那就好,出去活动一下筋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一会一块儿吃个午饭吧。这儿的空气可比BJ的新鲜多了。”岳哥边说着,边往屋外走。他俩也赶紧跟了上去。等走出屋,眼前的美景把他俩惊呆了。从院子里一直到小山包上都是绿绿的草原,嫩嫩的牧草像是被洗过了一样,太阳一照个儿个都反着金光。牛羊幸福的在草坪上自由徜徉。时而啃几口草,时而抬头望着远处发呆,甚是惬意。散布的桦树也郁郁葱葱的。这景色蒙古草原是不可比拟的。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那空气清新的就像把肺洗了一遍似的。抬头望望天,碧空如洗,真是很久没见过这么蓝的天了!除了XC没有地方比这里的天更蓝更纯洁。远处还飘着几朵白云。这场景,也许只能到了草原,不,确切地说是到了喀纳斯草原你才能看得见。放眼四周,清一色的小木屋。比起DXAL的木屋,这里的更具有图瓦人家的特色。真称的上是“人间净土”啊。让人流连忘返的有些恍惚。而且这才仅仅是旅途的刚开始。人这一辈子到此一游,不枉此生啊!他俩人不由得感叹到。真是来值了!“开饭了啊。”正当他俩思绪万千的时候,岳哥说道。他俩只好拉回思绪,悻悻地跟着岳哥去他那屋吃饭去了。午饭还算丰盛。都是本地特色的:奶茶、奶疙瘩、面片子、烤鱼、手抓饭、烤馕、肉串、羊腿等等。席间,乐哥说下午打算去湖底勘测一下,但是他们人手不够。虽然微型潜艇及操作手已到位,可是大学的相关人员还未到位。希望他俩能帮忙替补一下。看着岳哥这么诚恳,心想:就算自己来多少回也不可能去的了湖底啊,最多也就坐游艇在湖面上转悠转悠。虽然有些担心自己的能力,可是岳哥说,也就是让他们帮着记录一下数据。所以他俩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吃过午饭,岳哥忙活下湖的事去了。让他俩先自由活动一下。没事看看风景,了解一下当地的民俗风情。等下湖在叫他们。他俩漫无目的的在村里溜达着。快走到村口的时候,看见一个老爹模样的人,悠闲地坐在凳子上晒太阳。他俩忙上前去打招呼,并试着跟老爹攀谈起来。虽然老爹的普通话实在有些蹩脚,但他们也能听明白个大概齐。老爹说他的儿子儿媳在开旅馆,他也帮不上什么忙。也就干些劈柴、出去买东西这些力所能及的活计,忙完了就出来坐会儿。等到邵冰他俩问道关于喀纳斯湖及图瓦村落的时候,老人立马有了精神,两眼放光。但基本上都跟邵冰在网上搜索的信息差不多。老爹说他是成吉思汗亲兵的后代,成吉思汗死后沉尸于此。他们祖先就在这里世代守卫王陵。其他村落也有从现俄罗斯所属的图瓦共和国迁徙而来。而当邵冰问起湖怪的时候,老人欲言又止,似乎在顾忌什么。最后只说了句,那是我们的“湖圣”,得罪了它会遭报应的。这时,正好岳哥找他俩来了。跟老爹道了别,随后坐上车向北驶去。他们此次勘测的起始点是喀纳斯湖的中央位置——变色湖。因为湖水会随着两岸的景色、季节的变化、天气的变化而变成不同的颜色而得名。等到了湖边,邵冰看见工作人员正在忙着调试各种仪器设备。半透明的迷你圆型潜艇也吊在了游艇支架上。说它半透明,是因为潜艇上半部由几个玻璃窗组成。当然这不是普通的玻璃。岳哥把他俩跟工作人员做了个彼此介绍。然后让他们熟悉一些设备。说是设备,其实也就是些与岸上的通话设备啊、录像设备啊、下潜深度啊,以及报告舱内声呐显示屏显示情况,已与岸上校对等一些简单活儿。最多也就算个观察手。虽说是微型潜艇,但是里边可以容纳4个人。岳哥说让他俩和操作手郝师傅他们三人下去,以减轻潜艇的负担。既然答应了岳哥,他俩也不好说什么了。反正教给他们的活儿他们也能干。不过他俩由衷佩服岳哥的口才。这么简单的活儿说成记录数据,显得倍儿有学问还特有面子。感叹汉语真是够博大精深的。待他们做到潜艇舱里,游艇上的绳索开始慢慢往下方,直至潜艇漂浮在水面上。摘走索钩,操作手郝师傅开始检查舱内各仪表是否正常。邵冰他俩也开始检查他们所负责的设备。待报告一切正常之后,郝师傅开始启动贮水舱。只见潜艇慢慢地往下沉。“报告一号。下潜深度2米,各仪器正常。收到请回答。”小强说道。“一号收到。请打开声纳航行中下潜。完毕。”岸上的工作人员回复到。“二号收到,打开声纳,航行中下潜。完毕。”小强重复道。等潜艇下潜到3米时,水里就已经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了。郝师傅把强光照射灯打开,继续下潜航行。5米,10米、、、、时不时的会有些单个儿或小群的鱼儿在眼前游过。也有伴行的。或许是觉得这“大家伙”太闷,没有共同语言。伴行了一段又游走了。邵冰觉得这勘测的有点蹊跷。潜艇只顾下潜航行,像什么湖水取样、勘测水纹啊,这些最基本的怎么没有呢。他带着这些疑虑向操作手问道:”郝师傅,咱这勘测科考不取样、测水纹什么的吗?“”这些都已经做过了,这次主要是勘测湖底地形及水中生物。顺便拍些视频。”郝师傅回答到。”奥奥,那咱不会碰到传说中的水怪吧?“邵冰继续问道。”有可能哦,要是碰见了把咱吃喽,你们怕不怕?“郝师傅打趣道。”不怕,还指不定谁吃谁呢。再说它能把咱的潜艇吞了不成。哈哈、、、“小强乐呵呵的答道。就在这时,邵冰说道:“小强你看看,这声纳显示器上是不是显示湖底有个洞穴啊?”小强扭过头凑近了看了看说道:“看着像。那我报告岸上的人,让他们也看看。”不待邵冰回答。就听对讲机里传来:“二号,二号收到请回答。”“二号收到,请问有何指示?”小强回复到。“刚才发现疑点。请你们往回再走一遍,完毕。”一号说道。“好的,报告一号,刚才我们发现湖底有一个疑似洞穴的地点。请核实一下。完毕。”小强回复道。“好的。”一号回复道。潜艇在水里绕了个弯,调头又回来走了一遍。“二号,请在疑点处继续下潜。完毕。“一号说道。”二号收到,完毕。“小强说道。说完顿时他们三人就兴奋起来。他们认为这有可能是水怪的洞穴。当然也有可能是泉眼。不管是什么到时候就知道了。等兴奋过后,冷静下来又有些担心和害怕。怕万一真是水怪的洞穴,那他们就可能有危险。不过最后还是兴奋、好奇战胜了担心和恐惧。潜艇一点点的下潜,随着深度的增加,潜艇受的压力也越大,舱壁开始咯吱咯吱的响。好像说不定哪会儿湖水就要灌进来似的。邵冰他俩紧张的心跳明显加快了。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毕竟头一次遇见这情形,没经验嘛。郝师傅看了看他俩,淡定的说道:”别担心,只是舱壁受力而已。下潜能力极限在250米呢。这湖顶天了也就200米深。“听到这里,他俩长出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在距离洞穴大概还有10米的时候,一号让他们悬停,然后勘察洞穴四周有无异常。声呐扫描显示,四周并无生命迹象,洞口直径有六米,有缓慢暗流流出。当然这些数据也实时传回到岸上了。经过大家磋商最后决定继续潜行。如无意外情况,可进洞勘察。潜艇慢慢的向洞穴靠近。九米、八米、、、、待到离洞口五米的时候,突然声呐显示,有一个巨大生物向他们快速游来。”有水怪!“邵冰失声道。与此同时,一号也说道:”有个巨大生物正向你们快速游去,请小心。“待他们反应过来时,巨大生物早已游到他们前面去了。是什么东西根本没看清,只看见一个巨大的身躯唰一下游过去了。潜艇也被一股强劲的暗流推出几米远去。原来是巨大生物的尾流。潜艇摇晃的厉害,差点儿没翻了一个圈。当时就把他们吓出身汗来。等把潜艇稳住,他们三人才发现彼此的上衣都湿透了。”你们没事吧?“一号问道。”没事,躲过一劫,目前安全。“小强回答道。惊魂未定,他们刚长出了一口气。只见声纳显示那家伙又游回来了。这次没有游的那么快,是慢慢的游过来的。像是在观察他们。因为不是渔船捕猎艇,他们也没有鱼枪啥的啊。只能干着急,眼巴巴的看着那巨兽游过来把自己吃掉或者怎样。想逃跑还能游的过它么,最多也就是周旋。惹急了它,再真被它吃掉。当时他们恨不得驾驶的是攻击型核潜艇。给那家伙一个鱼雷吃。不管用的话还有深水炸弹、导弹啥的伺候呢。那巨兽慢慢的靠近他们。这次他们看清了,原来是条巨大的鱼!光鱼头就有他们差不多两个小艇大。嘴上长着锋利的牙齿。眼睛跟个大柴锅似的。这条大鱼围着他们转了一圈。谁知道是饿了还是想尝尝这亮呼呼的东西好吃不好吃啊。再游到他们正前方时,猛地一加速冲着他们就来了。“哇哦,哇哦。赶快转舵,看样子它是要吃了咱们。奥,不不不。我可不想被这家伙吃掉。”小强喊道。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大鱼快速游到潜艇跟前时,张开长着锋利牙齿的大嘴就把他们吞在了嘴里。小强一闭眼,心想:这下完了。这是真要吃了我们啊。以前是我拿鱼饵钓鱼。现在倒好,鱼拿我当鱼饵吃我。这算是报应么?!也许是大鱼的嗓子眼不够大,边吞边咬还使劲摇动尾巴。幸亏潜艇的材质够厚够硬,不然非得漏水不可。好歹算是吞进去了。”二号,二号,收到请回答。“一号看到巨大生物到了二号跟前,信号就消失了,焦急的问道。因为信号已经断了联系不上。所以岸上也只能干着急没办法。邵冰看了一眼小强。呵,只见他紧闭着双眼咬着嘴唇,浑身绷着劲儿啊。不由得暗笑:你这是给自己绷劲儿啊还是替大鱼使劲儿啊?捅了小强一下说:”咱还没死呢,你闭什么眼。赶紧跟着想办法怎么出去。”小强睁眼一看,呵,前方粉嘟嘟的,这场景像是在做胃镜时看到过似的。不会是到了鱼的胃里了吧。正瞎想呢,只见一股粘糊糊的半透明液体落在潜艇的前半部。“哦。恶心!赶紧打开雨刷器把它刮干净。”“你吓傻了啊,什么时候见过潜艇有雨刷器!”邵冰瞪了他一眼说道。小强尴尬的笑了笑,甚是勉强。他觉得这是他有史以来最难看的笑。倒不是因为这点尴尬,而是他的情绪虽由惊恐转向平静,但面部肌肉还处于僵硬状态。所以是皮笑肉不笑。“咱们不能干等死啊。试试倒车原路返回行不?”小强问道。”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关键时刻还得说是铁瓷啊。脑瓜儿就是活份。“邵冰如梦初醒似的说道。“好吧,我试试。”郝师傅回答道。说完郝师傅开始试着倒车。因为潜艇的螺旋桨四周有一圈护板,所以即使在鱼的胃里也伤不着它。可是这胃里不同水里啊,没有那么多水。充其量也就是些胃液。费了半天劲,也是徒劳无功。“不行啊,没有水,螺旋桨就跟电风扇一样。要不咱就等鱼消化不了咱,把咱排泄出去吧。”郝师傅说道。“哦,得了吧。我可不想从它的那个地方出去。想想就恶心!要是它便秘怎么办?“小强神叨的说道。”去你的,你见过鱼便秘啊?“邵冰反问道。”即使不便秘,就咱驾驶的这个大家伙,他那玩意儿够尺寸吗?在卡那儿就更麻烦了。”小强话痨似的说道。”哈哈,你俩可真够逗的!太哏儿了。”郝师傅笑道。“没事,别着急,别慌。遇事要冷静,天无绝人之路,会有办法的。“郝师傅又安慰他俩。听了郝师傅这些话,他俩心里踏实多了。“水!对,有了。咱们潜艇里不是有水嘛!”小强惊呼道。“对啊,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呢。”邵冰和郝师傅同时说道。“它不是胃口大嘛。想把咱吃了然后当便便拉出去么,那咱就放水,不嫌稀管够!撑死它!引擎开着,还能给它来个翻江倒海。”小强说道。“对,撑死它!恶心死它!哈哈!”邵冰和郝师傅笑着附和道。随后他们就把贮水舱里的水都放了出来。这大鱼可惨喽,就觉得胃里越来越胀。虽然它也往外吐,但这老吐老有也不是个事儿啊。他们仨也忘了,这鱼生活在水里,还怕水么。再不会吐个水,那不撑死啦。眼看这水放完了,吐得也快差不多了,这鱼就是没动静。他们仨正发愁呢,就在这时,就觉得有股力量正在往后吸他们似的。潜艇慢慢地再往后动。没错就是再往后动。也许是这条大鱼觉得刚才吞下的这个大家伙并不合它胃口。没滋没味不好吃不说,还不宜消化。最让它反胃的是还老在胃里放水瞎折腾。索性吐出来算了。就这样,他们的潜艇被反刍到大鱼的嗓子眼时给卡住了。毕竟进来时也够费劲的。大鱼一看卡住了,索性又费点事把他们吞回去了。憋足了劲,又来了一次。这次压力真够大的。他们三个好不容易又回到了到胃里,没待多久,就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让潜艇快速的就向大鱼的喉咙滑去。噗的一下就把他们喷出去了。就算是在水里有阻力,那也把他们喷出去十来米远。因为潜艇贮水舱里没有水了,潜艇快速的上浮。再加上引擎是开着的,被喷出来以后,加足马力浮向水面。岸上一看二号有信号了,马上问道:“二号,报告一下情况。完毕。”“有、、、有、、、有情况,水怪,不、、、不、、、不是,是大鱼、、、”小强语无伦次的回答道。“什么?什么水怪、大鱼的?请说清楚。”一号问道。这条大鱼把他们吐出来以后,缓了缓劲。觉得胃里舒服了。然后快速游向他们。也许是这家伙觉得,你们不能白恶心我这么半天,吃不了你们我也得报复一下。他们刚上浮了几十米,大鱼追上了他们。他们通过声纳,早就看见这个可恶的大家伙又奔他们来了。心想这是要报复我们啊。”有条大鱼吃了我们,又吐了出来。现在又来了。啊、、、、“没等小强说完,大鱼就开始袭击他们了。猛地一转舵,这次算是躲过去了。借着大鱼搅动的尾流又上浮了不少。就这样,他们边上浮边跟大鱼在水里斗智斗勇。就在快要浮出水面的时候,大鱼又追了上来。这次可逃不掉了。一尾巴直接就潜艇从水里拍出去了。潜艇“飞起来”距离湖面有十多米高,成抛物线型落在了岸边不远处的丛林里。岸上的人们正焦急的呼叫他们呢。忽然从水里蹿出一个黑影直奔树林里。定睛一看,原来是他们的潜艇,赶忙跑过去。等到了潜艇落地点一看。万幸,潜艇被两棵树夹在距离地面约一米的半空中。虽然树林不算太茂密,但也起了一定的缓冲作用。岳哥赶紧组织人进行营救。虽说树林缓冲了一部分惯性,但等营救人员进了艇舱,看到他们三个因为冲击力仍被磕昏迷了。随后一边呼喊,一边又掐人中什么的。总算把他们三个弄苏醒了。询问了一下伤情。还好都没大碍,都只是些轻微磕碰擦伤。小强和郝师傅的头部各有一处被磕出血了。因为潜艇被拍出水前,水缓解了一部分冲击力。树林又缓解了一部分。他们自己在“飞行时”也做好了准备。所以受这点伤真算是上天眷顾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心烦意乱 第二章 铁瓷来电 第三章 踏上旅程 第四章 巧遇专机 第五章 探秘湖底 第六章 休养待潜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