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重返荣辉》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作客

第一章 作客

大阿尔卡纳 2020-10-18 19:22:52
第一次了,通常很多喝多了的家伙会随便横躺在回去的路上,无论路面是否可以光滑平整、是否可以净洁、是否可以避风处、是否可以安全,统统不在意。喝多后,挑选出地点的权利,已不再归属于他的意志。上一次送另一个醉汉回去,好心的主妇不但请他吃两块肉松饼,给他他五个亮晶晶的分币。伊卡尔盯着这个仰躺在垃圾堆里的家伙,在感到好笑的同时又想到上一次这样的情形,这不是第一次了,往往很多喝多了的家伙会随便倒卧在回家的路上,不管路面是否平整、是否洁净、是否避风、是否安全,全都不在乎。喝醉后,挑选地点的权利,不再归属他的意志。上一次送另一个醉汉回家,好心的主妇不仅请他吃一块肉松饼,还给他五个亮晶晶的分币。。...

重返荣辉

推荐指数:10分

《重返荣辉》在线阅读

  一个头脑简单什么事都能干出来,干什么事情都无所顾忌的人是疯子;人们通常对这样的疯子敬而远之,不是害怕而是怜悯。如果这个疯子有着清晰的逻辑,强大的力量,会令周围的人敬畏。不是尊敬而是恐惧,人们排斥这种疯子,过后往往会让这种疯子付出代价。但人们面对一个喝醉酒的人时,会表现出一种奇怪的尊敬和好奇,较多是善意和戏谑。

  伊卡尔盯着这个仰躺在垃圾堆里的家伙,在感到好笑的同时又想到上一次这样的情形,这不是第一次了,往往很多喝多了的家伙会随便倒卧在回家的路上,不管路面是否平整、是否洁净、是否避风、是否安全,全都不在乎。喝醉后,挑选地点的权利,不再归属他的意志。上一次送另一个醉汉回家,好心的主妇不仅请他吃一块肉松饼,还给他五个亮晶晶的分币。

  “这事儿,瞧,这事儿”伊卡尔低声嘟囔着,不情愿的将醉汉自垃圾堆里拖出来,在将醉汉的身体用肩膀支撑住后,象是觉察到有人,醉汉眯着的双眼一下大大的张开,“该死的家伙,你弄疼我了,放我下来”醉汉模糊不清的说。“你弄清楚你现在糟糕的处境了吗,先生?如果你打算回垃圾堆里吃早餐,我乐意之至”伊卡尔嬉笑着说。“好吧,好吧,知道第五大街吗?真该死,你又弄疼我了”醉汉费力的大口的喘着气说。

  伊卡尔并不在乎醉汉的呼喝,在他看来和一个喝多了酒的家伙争论没有任何的意义,在得知了详细地址后,完全不再理会醉汉的其他言词;半背半拖的,向第五大街走去。

  黎明前的昏暗,掩盖了垃圾堆里暗红的血迹。

  那人推开大门,走了进去,他身后跟着一个瘦弱的年轻人,此人紧了紧手中的红酒瓶。他身穿粗制的衣服,脚下一双不符合脚形的鞋子,很显然与他身处的这间宽敞大厅完全不相配。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置手中的红酒,是直接放在桌子上,还是先找到厨房?当他下定决心,将要伸出胳膊想把红酒放在桌子上时,那人从他手中轻轻抽走那瓶红酒,这一举动无声无息,也很自然,这位局促不安的年轻人很是感激。“他知道我很紧张”他心里想“他会照顾我的。”他走在那人身后,重重的步子踩在厚厚的地毯上,他谨慎的步伐令这个宽敞的房间显得很狭窄,他呢,很害怕自己的身体会碰到门廊或把墙壁上的画框、墙角的小摆设给带下来。他跟在那人身后,畏畏缩缩的穿行在各种物体之间,不时东躲西闪,似乎房间里的各种家具和摆设都是为了加重只存在于他心中的紧张感而设似的。看着走在他前面的那个人从容不迫大方优雅的姿势,他第一次将自己的走路姿态与他人作比较,一时间,他为自己的笨拙样感到阵阵羞愧。他停了下来。

  “我说,等一等,狄塞尔,我的朋友。”他高声说道,试图用较高的腔调来掩盖住自己的不安,“让我这样,一下子见你的家人,对我来说太突然了。给我个机会让我定定神那,你知道我不想来的,我猜你家人也不一定急着见我,下一次,下一次我再见他们吧。”

  “没什么,”狄塞尔的回答给了他一些安慰,“你一定不要被邦特这两个字吓住,瞧这,我们长的和普通人没什么不同,没有奇怪的鼻子,我们和普通人家没什么区别。喔,哦,这个花瓶怎么放这里了。”

  狄塞尔回身走到桌旁,放下手里的红酒,拿起桌角摆设的花瓶,开始左右摆弄,给这个陌生人一个镇定自己的机会。这个陌生人理解也很感激这一番好意,他善于理解别人,他感受到了别人的良苦用心;他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过往的生活经验一点都帮助不了他,不知道该怎么作,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意识到自己的举止行为都很笨拙,紧张局促的情绪主宰了他的心灵,他生怕一个不小心就闹个大笑话。他现在异常敏感,一边看着狄塞尔摆弄花瓶,一边感到自惭形秽,以至于狄塞尔在摆弄花瓶的间隙投来的善意的微笑,都能象一根针刺痛他的自尊,他顿时感到脸上热辣辣的。他后悔自己不该来,但同时又记起那些荒野猎人所说过的一句话儿:既来之,则安之。他努力昂起头,控制住自己已经急促的呼吸,生硬的板起脸,装作一副莫测高深淡定非常的样子,为躲避狄塞尔的目光并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开始向四下里看,他看得很仔细,这个奢华的房间每一个华丽的装饰都映入他的大脑,他的目光敏锐,什么都逃不过他的视线。他的这些作法,很有效果,生硬板起的脸不再是硬绑绑的,眼神里也多了些平静和好奇。

  一副油画吸引了他,令他驻足。昏暗的天空电闪雷鸣,一艘帆船船身倾斜,暴风雨和船身下肆虐的浪头似乎在下一刻就可将它毫不留情的摧毁,甲板上水手的表情清晰可见,有的勇敢,有的坚毅,有的惊恐万分。他没有见过帆船,也没有见过海洋,他好奇的向前走去,勇敢坚毅惊恐万分的表情消失了,就好象从没有过一样,连昏暗的天空也不是那么昏暗了,他满脸疑惑,又退回刚刚的位置,水手们的表情又是那么生动的出现了。“会耍把戏的东西”他心里嘀咕。他不了解油画,更未曾见过行使在风暴中的帆船,酒吧里平版印刷的宣传画儿倒是经常发放。

  他的那位贴心的新朋友,放下手里的活计,走到他身边,手指着墙壁上的画儿,向他作介绍:“这个叫油画儿,我的兄弟,你不用疑惑,它不属于我们的时代,是的,是的,这是大破灭时代里才有的玩意儿,你摸摸看,它的表面凹凸不平,这意味着折射后的光线在每一个角度都是不一样的。恩,事实上最好别摸它,那些油彩儿。对,这些不同的颜色就是油彩,那些油彩对温度很敏感。”他靠近油画仔细的观察,注意到画左下有个小小的签名—米哈伊·基罗斯,1988。他感激的望了望他的新朋友,大胆的指着签名问:“那么这幅画,是他画的?”“是的,米哈伊·基罗斯是大破灭时代里最有天分的巨匠之一,说他是天才并不过分,告诉你个小秘密,这幅画是一副赝品,不过即使是赝品也依然出众。”他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心满意足的开始四处巡视,他指着墙角处书柜里码放着整整齐齐的书籍问他的新朋友:“那些,那些又是什么啊?”

  “那些是书籍,记录着这个大陆上所有的知识和很多荒野上有趣儿的事儿。”他的贴心人儿耐心的讲述着。“是关于荒野的吗?”他有些兴致勃勃的追问。“不单单是荒野,还有我们这个时代之前这个世界的事儿,恩,就象我们从那里来,又要到那里去诸如此类的事儿。”他的贴心人儿继续耐心的讲解着。等他的贴心人儿耐心的对他讲解完这个房间内所有他感兴趣的,没见过的东西后,他望向他新朋友的眼神已充满了热切。“你是说,要读懂它们首先要会识字是吧,并且你说识字并不难,对吗?”他有些迫切的说。“是的,我的朋友,我想你现在感觉好多了,对么?恩,你是很清楚明白了我的意思么。”他的贴心人儿耐心的说。“好啦,伙计,我们走吧”他坚定的表明他的意志。

  他继续跟随在他的新朋友身后,努力模仿他新朋友走路时的姿态,脚步不再那么沉重了,他们又穿过几个大厅,一路上他的脑海里净是那些书籍,他决定明天一有空,就要找人问清楚,如何认识字儿,他满脑子都已被那些书籍吸引,以至于一路上一些更新奇的摆设都没能再占据他的大脑。

  他们又来到一个装饰更华丽,更大的一个大厅,背靠着入口坐在沙发上;他安静着坐着,脑子里却翻江倒海,惊奇着他刚所接触到的那些新奇事物,盘算着明天该怎样去认识字儿。这个新环境,这些新奇的事物,时刻都在冲刷着他稚嫩的心灵,使他感到迷惑和茫然。

  “狄安娜,这位是伊卡尔先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作客 第二章 伊卡尔先生和狄安娜小姐 第三章 用餐 第四章 过往 第五章 决定 第六章 迷梦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