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我滴个良人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土狗

第三章 土狗

金无彩 2022-01-11 09:37:13
被千山一路抱回和国国公府的微飏,完全没料想到她面对自己的是这样的一个极其混乱不堪的局面:她那个又瘦又高的胞兄,正被她那魁梧愚昧无知的烂赌鬼祖父满院子追着打。她那个端庄大方理智的母亲,正长跪不起在正院正房正中间的蒲团上流着泪、合什祷祝。她那个方一直到了耿介的父亲,正跟她那个端庄理智的母亲,正长跪在正院正房正中间的蒲团上流着泪、合十祝祷。。...

被千山一路抱回和国公府的微飏,完全没料到她面对的是这样的一个极度混乱的局面:

她那个又瘦又高的胞兄,正被她那壮硕无知的烂赌鬼祖父满院子追着打。

她那个端庄理智的母亲,正长跪在正院正房正中间的蒲团上流着泪、合十祝祷。

她那个方直到了耿介的父亲,正跟她那自私而又愚蠢的大伯父争吵。

而她那虚伪的大伯娘和虚荣的二堂姐,则无聊地站在旁边,高一声低一声地拉着偏架。

千山的到来令一切都停了下来。

可是这个情形要怎么处理呢?千山也有些发懵。

“皇帝爷爷不是有口谕传给我祖父?”微飏细声细气地提醒千山,让他放下自己。

口谕?!

这两个字瞬间提醒了众人,这位黑衣人乃是当朝皇帝的侍卫,他是代表皇帝来说话的!

魂飞魄散的微家众人急忙按照长幼尊卑跪了一地,屏息静听。

千山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看立即便被紧紧抱在母亲怀里的微飏,清了清嗓子,把端方帝的话一一讲完,顿了顿,冷冷地居高临下看着额上冒汗的和国公,哼道:

“新朝立国已经三十余年。各位国公也该知道些规矩礼仪了。若是果然还齐不了家,就乖乖地跟朕说,朕来帮你们管孩子!不然老的倒三不着两,倒耽误了小的!

“和国公,你那个极出色的庶长孙,三年前改名换姓去从军。如今朕已经查出来了,他就在边镇,勇猛善战,功劳卓著。

“你果然好好的,朕让那孩子回来承继你的国公之位。你要再糊涂下去,朕就一辈子不让他认祖归宗!朕给他赐姓,让他自立门户!”

头发花白程度远超端方帝的和国公打雷似的“啊”了一声,茫然地抬起头来看向千山:“阿谟还活着?”

这世上哪有正常人咒自己亲孙子死的?!

千山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板着脸转向微飏的父亲,道:“微主事明天去寻李太傅,陛下另有安排。”

又点微飏的胞兄:“二小郎君也不得天天在家游手好闲。明天一早,二小郎君去国子监寻孔祭酒。陛下说,你须好好读书。”

一院子的人都呆滞了。

千山才不搭理他们,冲着微飏微微欠身示意,转身扬长而去!

“阿芥这是,这是……要进宫当娘娘了吗?!”微家大娘子焦氏半晌才惊醒一般,脱口而出一句蠢话。

和国公一眼瞪过去,闷雷一般喝道:“放屁!阿芥八岁,皇上阿哥都六十七了,”

可一转念,又嘿嘿地乐:“不过,太子家的小庄郡王今年七岁,倒是跟我们阿芥挺般配的……”

“父亲!”微家二郎气得七窍生烟,一声断喝,腾地站了起来,吼道,“这种事是能乱说的吗?您再这样,我就请旨给您续弦,找个能管得住您这张嘴的来!”

微家大郎也跟着站了起来,伸了袖子去掸膝盖上的泥,嗤道:“凭他什么人,进了咱们家门,父亲也是她的天,我就不信在这个家里还有什么人比父亲还大?!”

偎依在母亲怀里的微飏嘻嘻一笑:“宫里的女官啊!”

众人顿时一静。

已经确认了微飏身上并没有伤,微家的二娘子林氏便也款款站了起来,携着微飏的手,温声补刀:“倒是巧了。此事正不好由儿子们上奏呢。赶明儿阿芥进宫的时候,直接跟陛下或者后宫娘娘们央告一声,求个好的来,多方便!父亲倒不孤单了呢。”

大秦建国不过三十余年,和国公这帮跟着当今皇帝打天下的将领,都还没洗干净脚底板的泥呢。几位封了公侯的,生平最怕的就是各式各样的规矩礼节!

若真是弄个什么女官来家里管理中馈,那不是要了和国公的老命吗?!

脸色顿时大变的和国公咬着牙闭上了嘴,双手叉着腰,死死地盯着微家二郎,转向林氏,再看向微飏。

“祖父,您今天带我去了银钩赌坊还记得吧?我说里头吵得人头疼,您就把我扔到了后巷让我自己玩您还记得吧?然后您怎么就自己走了呢?如果今天没遇见皇帝爷爷,我就要被人拐走了您知道吗?”

微飏丝毫不惧,脆生生地一口气说完,感觉母亲牵着自己的手冰凉微颤,知道母亲已经愤怒到了临界点,立即一抬下巴,哼了一声,威风凛凛地迎着和国公的目光往前迈了一步,大声续道:

“这事儿若是传扬出去,大姐姐在婆家会怎样?二姐姐正要相看的人家会怎样?二哥哥可还找得着媳妇?我才八岁不假,可我不傻!连我都知道,祖父,您再这样下去,咱家就完了!”

干脆利落地将还在旁边施施然看热闹的大房拖下了水。

果然,微家大郎和焦氏齐齐变色!

他家长女微琅被皇帝指婚给嘉定侯长子,人家本就应得十分勉强。老侯夫人和侯夫人都看着这个长媳不满意,横挑鼻子竖挑眼。微琅的日子过得艰难,合家皆知。

若是因为此事,微琅被婆家挖苦责难迁怒,只怕那孩子就煎熬死了!

更何况,微飏才八岁,只是个孩子,她的名声即便此时坏了,还有时间慢慢修复。可自家的次女微环却已十二岁,相看个两年,就得定亲。此时此刻,哪里经得起半点儿波澜闲话?

“其实……弟妹说的倒也不错。咱家都不是什么大族出身,这些规矩还真是不大懂。不然,阿芥入宫时,真的……”焦氏期期艾艾说着,悄悄伸手拽了拽微家大郎。

微家大郎呃了一声,再嗯嗯两声,偷眼看看已经气得胡子都打了颤的父亲,忙低下头去,小声嘀咕道:“倒也不是不行……”

“逆子!”和国公气得一声怒吼,跳着脚指着众人一顿海骂:“一窝的土狗!就看着人家高枝儿去攀,倒拿你亲爹当上马石!便刷掉皮肉也是贱骨头!

“娶个女官就能成凤凰了?那你怎么不休了你婆娘?五姓七望家里有的是母猪,弄回来教你个棒槌怎么拱地吃粪,正好!”

“明儿个我跟皇帝爷爷说,请个宫里的女官来家当教养嬷嬷,只说是给二姐姐和我上课,顺便教教大伯娘和我娘。阿爹你说可好?祖父觉得呢?”

微飏见缝插针,神情自若地一句话终结了吵闹。

院子里瞬间安静下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如释重负。

无聊地跟着父母胞兄回自己的院子,微飏临走回头,不出所料瞧见了大房一家三口齐齐看向自己背影的复杂目光。

唉,段位这样低,收拾起来都不过瘾。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又来 第二章 老乡 第三章 土狗 第四章 舅爷 第五章 林氏 第六章 察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