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枯木之水流花谢》在线阅读 > 正文 雁翎(二)

雁翎(二)

沈邱雅 2019-07-17
这里免费提供《枯木之水流花谢》雁翎(2) 免费阅读,情结欣赏:林晓看她竟无视自己,她是林南天独生子,从小至大有谁敢无视她的?她立刻横剑当胸部,一个燕子3炒水便离开那小马驹,刺了过去。精瘦汉子虽不明白这小孩子是哪里窜出来的,但也只当他是小孩子玩闹,并不理睬。他做的是女娃娃生意,对这男童是没有兴趣的。。...

林晓横马拦住了那汉子去路,欲学着武林人士模样,气宇轩昂地问话,就像他此次去嵩山看见的那样。但无奈他年纪实在太小,稚气未脱地说着话,摇头晃脑学大人模样,倒是有些可笑了。

精瘦汉子虽不明白这小孩子是哪里窜出来的,但也只当他是小孩子玩闹,并不理睬。他做的是女娃娃生意,对这男童是没有兴趣的。

林晓看他竟无视自己,他是林南天独子,从小到大有谁敢无视他的?他立刻横剑当胸,一个燕子三抄水便离开那小马驹,刺了过去。

这汉子毕竟也是个练家子,哪会把一个十岁毛孩放在眼中?只一掌便将林晓掌中剑打下,林晓哪里肯认输,赤手空拳便使出一套九曲掌,掌风很是霸道,那汉子抱着女童,回转不便,让林晓钻了空,拾回了地上宝剑。

但他只顾着林晓,却对手中女童放了松,那女童瞧准时机,一口对他胳膊咬下去。精瘦汉子吃痛甩开,那女童便一下跌在地上。这样大力,地上又都是碎石子,想必是疼得很,但那女童竟咬紧了牙,连声疼也不喊。她是宁可掉泪,也不愿**一声的。

林晓觑准了那汉子的破绽,忙握紧了剑攻去。他原本预料,自己宝剑脱手,爹爹必定是会赶来相助的,哪知斗了这一会儿,却连爹爹的影子也没瞧见。他的那帮属下,随便哪个都可收拾了这精瘦汉子的,竟也无一人施以援手。他咬了牙,知道爹爹是不会来救自己的了,不禁有些懊恼自己到底为何要来趟这样一个浑水,弄得不好连小命也要丢了。然而他最是不愿服输的,决定的事情也绝不会更改和后退,因此只得拼力一搏。

人一旦拼起命来,必然会爆发出平日里绝没有的能力。林晓年纪虽小,但毕竟是得过名师指点,所使剑法虽然稚嫩,但也精妙,竟逼得精瘦汉子连连后退,竟有些手忙脚乱,大怒一吼,掏出腰间一把匕首便对林晓刺去。

林晓毕竟年幼,又无应战经验,那精瘦汉子早先是轻敌了,才会被林晓逼得大落下风,此刻那汉子也使了全力,林晓怎躲得过去?正是慌乱间,他使出全身力气往斜里一跃,那匕首堪堪划过他左臂,未能伤及要害。

林南天虽只是远远看着,要袖手旁观,但当真见了儿子受伤,焉能不心疼?只见他随手抄起身边之人的佩剑,一掷十几丈远,竟一剑刺穿了那精瘦汉子的胸膛。可怜这汉子,临死竟也未能看见杀害自己之人,甚至没来得及反应,便已断气。

林晓与那女童见着了林南天如此随意一击,竟杀敌于霎时,早看得呆了。精瘦汉子根本未曾料得到会有这一击,是以他倒地之时,双目也还未来得及闭上,人倒在血泊里,嘴巴还张着,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便断了气,煞是可怖。

林晓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杀人之事,也并不是第一次见着,他见敌人死了,也就松了一口气,转身对那女童粲然一笑,问:“你没事吧?”

女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似是被吓得傻了。

林晓见她痴痴的模样,反倒笑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儿并不说话,却拿手指了指林晓的左臂,他方才被那汉子匕首所伤,伤口虽不甚深,却一直不停渗着血。林晓自己受伤,却并不觉得十分疼痛,只是看着那小姑娘眼睛,眼中笑意更浓了。

“流了这许多血,却要先关心人家小姑娘叫什么名字。可见少庄主您,倒是与庄主年轻时有几分相像呀,都是——”周吉咧着嘴打趣道。

此刻林南天也已策马走到他们身边,不怒自威,对那周吉说道:“不要紧去给晓儿包扎,还有这会儿说闲话的功夫。”

周吉忙道了喏,下马扶起林晓到一边包扎伤口。

林晓忍着痛任由他们上药,却依旧看着那女童,那女童显然身上也有不少擦伤淤青,但并未哭泣,林晓年纪虽小,却和他爹一样最要面子,硬是忍着伤口疼痛不掉眼泪,见那女童呆呆地看着马上的林南天,十分得意地对她说:“这是我爹,他是有名的大英雄大豪杰,你看,厉害吧?”

那女童倒是懂事,走到林南天面前,“扑通”跪下朝他磕了一个头。

林南天抚须颔首道:“礼数倒是周全。”

原来,方才那个精瘦汉子正是方圆几十里出了名的人贩子“燕子”李三,专靠拐卖妇女儿童为生,这个女童被他从外省买来,准备养大了卖到窑子里去当清倌的,素日里便让其装作小乞丐四处去讨饭去,女童因吃不饱,又总是挨打,便要逃走,但一个小小孩子,哪里跑的远,又被抓了回来,幸而遇上了林南天一行人,不然,回去就是被活活打死也是未可知的。

女童忽闪着大眼打量着这几个救命恩人,身上虽是又脏又破,眼睛却没失了神采,很是好看。

林晓心中悲怜,便恳求父亲道:“爹,我们收养了她吧。她无父无母无家可归的,多可怜呀。”

林南天皱了眉,没有答应,万里山庄既不是收容所,怎会随意收留来路不明的人。

“她是来路不明,可她只是一个小孩子呀!”林晓恳求道。

林南天眯起眼,对儿子这般的慈悲心肠,显然是有些不满:“我收留她,又有何用?”

“爹您不是武林中人人敬仰的大英雄吗?”对于父亲似乎是铁石心肠的模样,林晓也甚是吃惊,他不过是一黄毛小儿,对于大人间的利弊计较,自然是无法全然领会的。

那女孩儿始终跪在那里,林南天也并未叫她起来。只见她定定盯着林南天,也不开口说话。

林晓带着哭腔哀求了半天,林南天也不为所动。但林南天也并没有走开的打算,只微眯起眼,打量着那女孩儿。

那女孩儿忽然又“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听说您是有名的大英雄,那您一定很厉害了?”

林南天抚了抚须,笑道:“厉害又如何?不厉害又如何?”

那女童道:“您刚才在那么远的地方,跟变戏法一样就把他杀了,您一定很厉害了。”

林南天听得人的恭维,也不禁有些得意。他方才使出的一招,正是他得以享誉江湖的枯木剑法当中的一记杀招,人人都知道剑在近身攻击时是极顺手的武器,若是距离远了,则不可及,但如此远的距离,他竟以长剑作暗器掷出,一招致命。

女童的这一句恭维,林南天似乎很是受用,要知他是江湖名宿,平日里要恭维他的人不知有多少,然而这话从一个垂髫女童口中说出,却是必定不会是虚与委蛇的。要知成人的世界多的是欺瞒,但稚子心中却是没有谎话的。她恭维他,那便是真心敬服了。

“您的武功那么厉害,教我学武好吗?”那女童口中,却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林南天不由得笑道:“小小年纪,怎么要学武?”

那女童低着头,搓着衣角,半晌才说:“学了武,便没有人敢欺负我,只有我欺负别人了。”

林南天随行的人都笑起来,唯林南天皱了眉,道:“小娃娃,学武功可不是为了欺负别人的,难不成你学了天下第一的武功,就要把天下人都欺负个遍吗?”

“那我也不许别人来欺负我。”那小女孩儿似乎很是执拗。

“爹,你就答应我这一次吧,你就把她也领回家去,好不好?”林晓在一旁亦说道。他此刻已包扎好了伤口,方才受伤也不见得会喊一声疼,此刻却撒起娇来。

“庄主,看少庄主这样欢喜的劲儿,不如就收留了这女娃娃,给少庄主添一个玩伴也好。”一旁的周吉亦说道。

林南天似有不豫,正待发话,林晓转头去问那女孩儿:“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孩摇了摇头,说:“我没有名字。我一出生便被爹妈给丢弃啦,听人说,我是亥年亥月亥日亥时出生的女娃娃,是最不吉利的,所以,没有人想要我,那个人贩子想要卖了我,都没有人愿意买我,他只好叫我上街去讨钱,有时讨不到钱,他便随意打骂,我才拼了命的要逃。”

林南天心中一动,面上却无半分神色,转头对周吉嗔道:“你这老头啊,晓儿都被你娇宠坏了。”

那女童仍是跪着,对林南天说道:“您若是收留了我,我一定什么都会做,当牛做马都可以,只要给我吃饱了就行。我长大以后,您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做,我这条性命,就是您的了。那个坏蛋从来都说我聪明,您收留我,一定不会吃亏的。”

林南天见着这女童的眼神里透出坚毅来,也不由得暗赞,于是温声道:“那你会做什么?”

女童道:“我现在年纪还小,自然什么都不会,可等我长大一些,一定什么都能学会。”

林南天听了哈哈大笑,对着林晓说道:“晓儿,你好好学学,她比你小了这许多,说出来的话却要比你有用的多。你需得知道,有些事情,但是恳求撒娇是没有用的,只因这世上,没有几个人愿意看人撒娇哀求的。你得让人知道,你的价值在哪里。记住了吗?”

林晓自然也是七窍玲珑的心肠,听见这一句话,早高兴得跳起来:“谢谢爹爹!”又赶紧示意那女孩儿:“你还不赶紧谢谢我爹!”

那女童连忙又给林南天磕了一个头。

林南天对着林晓说:“喜怒不形于色,也是你的必修课。你看看你,一点小事,高兴成什么样了。”

林晓连忙闭嘴,倒是那女童,重重地给林南天磕了一个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雁翎(一) 雁翎(二) 田王寨(二) 初遇(二) 雁翎(五) 初遇(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