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枯木之水流花谢》在线阅读 > 正文 初遇(三)

初遇(三)

沈邱雅 2019-07-17 12:40:33
小说主人公是萧泉林晓的小说叫《枯木之水流花谢》,它的作者是沈邱雅写的1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掳走杨西子的,的确就是这个1头巨大无比的老鹰,然而鸟兽自己是不会随便掳人的,自然,这个老鹰也是受了人的指使。训练出这个头老鹰的,是1对叫“快刀5鬼”的兄弟。他们称是称呼有“5鬼”,实际上却只有四人,这个第5鬼,自...快刀五鬼,是近年来忽然出现在江湖上的一行人,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武功路数、为谁做事。只知这四兄弟武功诡异高强,更兼之他们的“五弟”,那头巨鹰凶猛异常,又可来去天地间,任是武功再高的高手,也对付不了。要知人的轻功固然再高,又怎能比得过天生就有巨翅的鹰能够来去自如?。...
《枯木之水流花谢》 初遇(三) 免费试读

掳走杨西子的,的确就是这一头巨大无比的鹰,然而鸟兽自己是不会随便掳人的,自然,这鹰也是受了人的指使。训练出这头鹰的,是一对叫做“快刀五鬼”的兄弟。他们称是称呼有“五鬼”,实际上却只有四人,这第五鬼,自然就是这头鹰。

快刀五鬼,是近年来忽然出现在江湖上的一行人,谁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更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武功路数、为谁做事。只知这四兄弟武功诡异高强,更兼之他们的“五弟”,那头巨鹰凶猛异常,又可来去天地间,任是武功再高的高手,也对付不了。要知人的轻功固然再高,又怎能比得过天生就有巨翅的鹰能够来去自如?

杨西子猝然遇袭,袭击她的又不是人,而是一头凶猛无比的禽兽,她怎么来得及反应,来得及抵抗?她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大力扫过,连剑也未曾来得及拔出,就被一只巨爪抓住,再挣扎动弹不得。

她惊吓未定,人已被带到了半空中,往下望去,地面离她越来越远了,她渐渐清醒,却不能放松一分,只能紧紧搂住那鹰的脖子,稍有松手,便是坠落万丈高空,尸骨无存。

她只得紧紧伏在那鹰背上,任由它把她带走,因为极度的恐惧,连喊也喊不出,可喊又有什么用呢?在这高空之中,谁可以来救她?谁能够来救她?

抓她的人是谁?为什么要抓她?她一点也不知道,她只知道,她不能松开手,她只能任由这巨鹰把她带走,带到敌人的魔窟里去,却无可奈何。她偷偷从家里跑出来,一路上并未受什么惊险,更加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谁想得到,最终竟连自己会死在何人手上也不知道。

杨西子不由得委屈落泪:“难道我年纪轻轻,竟就要死在这里了吗?”可是,她人在半空,却连哭也不敢大声哭,生怕惊了这头巨鹰,把她甩下去,摔得粉身碎骨。

她不知道这巨鹰将她带到了哪里,只觉得自己落地的时候,身子和腿都是软的,而手却因为太过用力而麻了。她没有一丝喘息或定神的时机,因为她落地的那一刹那,周身穴道便已被人制住。

一双手迅速将她捉住,套进了一个布袋子里,她感觉到自己被人拦腰扛起,然而那布袋子里密不透风,漆黑无比,自己又被人制住了穴道动弹不得,连来人的面孔也未及看见。隐约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人扛着,正迅速移动,可抓她的人是谁?她正被人运到哪里去?似乎自己移动了不久的时间,忽然那人停住脚步,然后她就感觉到自己身子一沉,整个人被狠狠抛在地上,磕到了右胳膊**辣地疼,她疼得要哭出来,却掉不出眼泪,只有恐惧。

从小到大,她哪里经历过这种事情?当下又惊又怕,思绪万千而无可奈何,那歹徒点了她穴道,让她喊不出也动不得,凭她自己的武功,根本不可能冲破穴道,更不用说是逃出去了。黑暗的布袋子里只有她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

终于,一双手把她从暗无天日的布袋子里放了出来,她这才发觉,自己已身处了一间大屋子里,看起来没有什么特殊,像是一间客栈的上等客房。她用余光费力瞄向窗户,才发觉此刻天早已黑了。

“老四,你可对这妮子温柔一点儿,这么把她仍在地上,要是磕破了她这细皮嫩肉的哪里,谷主怪罪下来,可怎么好?”只听得一人说。

“谷主怪罪?哼,三哥,我看是你自个儿心疼吧。”另一人啐道。

杨西子这才开始打量这几个凶恶之徒。掳她来的人原来不止一个,自然就是快刀五鬼了,此时房中只有三人,像客栈这种地方,第五鬼那头巨鹰自然是不会出现的。

只见这三人都穿着一样的黑色斗篷,戴着帽子,烛火摇曳之下,看不清面孔,杨西子更是无从知晓这几人来历了。

“老二也真是,磨磨蹭蹭半天不回来!”五鬼中的老三说。

“大哥,拿这丫头怎么办?”老四问。

“四鬼”之中身形最魁梧的,无疑是那位“大哥”了,只听他说:“谷主的人明天早上才来,今晚好好看着,别出什么岔子。”

“嘿嘿,这一回干了一票大的,老子要好好出去耍两天,谁也别拦着我!”老三笑道。

几个人正说话间,只听得木门“吱呀”一声,一个穿着打扮和这三鬼一样的人走了进来,搓着手,直勾勾盯着杨西子。杨西子只觉得心中厌恶,奈何动弹不得。

“老二,撒泡尿出去半天,干嘛去了?”老大问道。

那老二也不答话,只盯着那杨西子。

老四便笑道:“咱们二哥是看这妞儿漂亮,若这不是谷主要的人,恐怕早把持不住了。”

老二问:“大哥,你说谷主要咱们抓了她,是要做什么?”他的声音粗噶难听,叫人听了一次便不想再听第二次。

老大只回答:“谷主的心思,咱哥儿几个瞎猜什么,知道太多没好处!”

“我说,这妞儿长得确实水灵,咱们几个,谁不眼馋,谁不想尝鲜?可惜——”老四摘下了头上的帽子,露出滴溜溜的眼睛来,他蹲下身去嗅杨西子的秀发,因离得极近,杨西子能清楚看到那人脸上的红斑,一块一块,大的怕人,她只觉得心中恶心,一阵酸味从胃里冒出,可一动也动不了,只能任由这红斑男子在她头上脸上抚摸。

“老四,你也太贪心,”老三说道,“杨大小姐生的这样国色,你不先孝敬哥哥们,到要自己先吃了独食?”

红斑老四仍是笑嘻嘻的,手指划过杨西子的胸脯,“三哥,你也别怪小弟贪心,老实说,这样水灵的雏儿,你们几个不想尝尝鲜?”

老三说道:“咱们几个就是有这心,大哥还在这里,不济还有我和二哥,哪里轮得着你?何况,就是大哥不计较,这妞儿是谷主要的人,你有这贼胆?”

老四十分不情愿的样子,站起身来,嘟囔道:“咱们一起抓来的货,回回叫你们吃了个底朝天,单叫小弟我尝点渣渣,好没意思。”

“大哥”身量最为魁梧,语声中也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严:“有点出息成不?回回为了女人闹事,也不想想这回咱们抓的是什么人,她老爹是青城派掌门,咱们几个可吞得下?见好就收,拿了赏银就走,知道不!”

“老大,咱们几个如今背后有靠山,还怕什么青城派?再说,我们抓了她来,早得罪了青城派了,既总是没有好果子吃的了,何不先尝口好吃的?”老四喊道。

一直在旁不怎么说话的老儿扯了扯老四的衣角,低声道:“你还不知道大哥?他这分明是要吃独食,你跟他争辩什么。”

杨西子缩在地上听着这几人的污言秽语,她再未经世事,又怎会不知接下来自己要面对的,会是什么光景?可恨她自己学艺不精,无力自救,只能为人鱼肉。可怜她清清白白的身子,难道要葬送在此处?

“爹爹,爹爹。”她的喉头只能这样无声地嘶喊,她的爹爹纵然是一派掌门,盖世英雄,此刻也远在天边,不知自己的独生爱女,此刻正面临这种耻辱!

她好懊悔,好懊悔一个人偷跑出家门,懊悔自己怎么这样不听话,这样任性。若是在家中,她怎么会受到这种委屈?若是在家中,谁敢不听她的话?一直以来,她都是被高高在上地捧在手心,爹娘甚至从来未曾对她疾言厉色过,她哪里知道,外面竟会有这许多的凶险?

她甚至有些后悔没有和林晓同行,阴差阳错,她是为了躲避这桩婚事才从家里跑出来的,谁知道,他们竟还是会在外面相遇?与这四个凶神恶煞又丑陋恶心的人比起来,林晓简直要好到天上去。她只要一看见那张长满了红斑的脸,那只脏兮兮划过她胸脯的手,那吹在她耳边的恶心气味,她就阵阵作呕——如果——如果——

她都不敢再想,她杨西子是堂堂的青城派千金,怎能忍受得了这种屈辱?她早咬紧了牙关,做好了准备,她现在动弹不得,连开口或者咬舌自尽都做不到,然而,他们不能一辈子这样困住她,穴道总有解开的那一天,一旦他们解开她的穴道,一旦——她就要咬舌自尽——

她心念如死,早不去在乎那四个人在继续说些什么。

也不知道这四个人又继续说了些什么话,除了那老大以外,其余三人都向门口走去,准备出门。

房门刚被打开,老大忽然开口发问:“老二,谷主的使者什么时候来?”

那老二的手还停留在门沿上,他明显顿了一顿,说:“大约——应该快来了吧。”

老四忽然发问:“二哥,平日里你话最多,怎么今日话却少了这许多?嗓子不好?不是着了风寒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雁翎(一) 雁翎(二) 田王寨(二) 初遇(二) 雁翎(五) 初遇(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