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枯木之水流花谢》在线阅读 > 正文 雁翎(一)

雁翎(一)

沈邱雅 2019-07-17 12:40:33
这里免费提供《枯木之水流花谢》雁翎(1) 免费阅读,情结欣赏:她身后紧跟着1匹小驹,上面端坐着个十岁不能到的青衣童子,年龄虽小,腰板儿却直,模样也是英气,1眼便看得出定是1个聪明极了的童子,竟似是这区区几岁的年龄,胸中却有大河山。她胯下的小驹虽无长成,但脚底程却并不能输入和普通马匹,可见日后定成千里良驹。领头的男人一袭玄黑长袍,一柄玄铁重剑,七尺来长的身子,肩宽腰阔,跨在马上,煞是雄姿。看他剑眉入鬓、星目高额,年纪只在三十五上下,但目中精气,却是极为凌厉霸道,不怒自威,大有一副指点江山的味道,这男子年纪未届中年,但却隐隐然已是一代宗师的气魄了。。...

雁翎山下,山脚远远地行着一支队伍。

领头的男人一袭玄黑长袍,一柄玄铁重剑,七尺来长的身子,肩宽腰阔,跨在马上,煞是雄姿。看他剑眉入鬓、星目高额,年纪只在三十五上下,但目中精气,却是极为凌厉霸道,不怒自威,大有一副指点江山的味道,这男子年纪未届中年,但却隐隐然已是一代宗师的气魄了。

他身后紧跟着一匹小驹,上面端坐着个十岁不到的青衣童子,年纪虽小,腰板儿却直,模样也是英气,一眼便看得出定是一个聪明极了的童子,竟似是这区区几岁的年纪,胸中却有大河山。他胯下的小驹虽未长成,但脚程却并不输与普通马匹,可见日后定成千里良驹。

再后边是二十余个跨着高头大马的粗莽大汉,一个个只着了褐色坎肩,露出古铜的肌肤来,虽说不上是凶神恶煞,但也让人望而生畏。

这支队伍,乍一看来似乎只是一群普普通通江湖人士,可细心的人却能发现,那群大汉右臂上,皆刺了一个九星图纹,图纹只有手指头大小,若不是这群大汉都露了臂膀,是决然轻易察觉不了的。行走江湖,身上刺青原属正常,但凡是江湖中稍稍有些身份名气的门派帮会,其门徒弟子多会有一纹身,以彰显自己身份派别的。但这九星图纹,却哪里是寻常江湖人士可刺得的?这正是万里山庄林庄主门下的图纹!不错,万里山庄!

江湖中人,谁人不知万里山庄?谁人不敬万里山庄?“雁翎山下,万里山庄,棠溪宝剑,饮马江湖。”这一十六个字,早已被传遍江南疆北,大凡要在这武林中活的,谁人敢不知道万里山庄?而这万里山庄的庄主,早已成为了江湖中人口中的领袖,武林的泰斗!

万里山庄,立足江湖百余年之久,历代庄主哪个不是响当当的大英雄?万里山庄出来的人,哪个不是武林中人人敬之的大豪杰?万里山庄,早已不是一处普普通通的庄园了,它是江湖的一个地标,是黄河地区人人敬仰的圣地!万里山庄现任庄主林南天,更是一了不得的人物,此人昔年横空出世,年纪轻轻,便以一柄棠溪宝剑驰骋江湖,打遍华北武林,使得万里山庄之名遍布天下,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庄!

棠溪宝剑,是传说中上古九大名剑之首,称其为天下第一剑亦不为过。剑锋利凌冽无比,那么,使这剑的林南天,大约也可称得上是天下第一剑客了。此人不但武功绝高,而且行事作风都有大家风范,大义凛然,因此很得人心,众多武林名宿都视其为知己好友,俨然是当今黄河一带武林中领袖人物了。

看那群大汉对那领头之人言语中,大约可知,这一袭黑袍的男人,正是万里山庄庄主林南天了。

一路无话。这一支队伍并不甚长,那马匹也都是千里挑一的好马,马上之人更具是人中龙凤,这一支队伍,虽行得极快,但人与马自成整齐队列,一看便知门风严谨。

此刻正是盛夏,又是正午十分,烈日当空,自是十分炎热。马上众人皆已满头大汗,饶那马匹均是良马,却也是喘着粗气,兼之马背上套鞍沉重,纵是千里良驹,也已耐不住这炎热酷暑了。然而那林南天却仍是气定神闲的模样,额上竟连一丝汗意也无,只见他衣袂飘飘,十分的神清气爽,可见其内功之深厚。可他林南天自是功力深厚不惧炎日,其余众人却耐不住天气,心里暗自叫苦,在庄主面前却是不敢表现分毫出来。

那名青衣童子更是吃力,他原本年纪便小,体力早已不支,何况自小是娇生惯养惯了的,哪里禁得住这烈日蒸蒸,便驱马上前,对着林南天抱怨道:“爹,歇会儿吧,好累啊。”不料听见这一句,林南天却皱了眉:“男儿汉大丈夫,怎可轻易喊累的?”

原来这童子,正是林南天的爱子,名唤林晓。

只见林晓嘟嘴道:“这样热的天气,就是小马儿也热得直喘气,我可走不动了。”

身后一劲装大汉闻言笑道:“少主,这样热的天气,小马儿虽困乏劳累却也仍在驮着人勉力赶路,而少主您一身轻装,是您骑着马,又不是马骑着您,怎的您竟比马还累了?”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大笑。这说话的人,是林南天手下第一得力的,叫周吉,是万里山庄头号大管家。

林晓闹起了不快:“周大叔就知道拿我寻开心,当心我长大了以后,也脱了大叔你的裤子,打你的**。”他毕竟只是一顽童,年纪尚幼,以为天底下最残酷的惩罚,不过是脱了裤子打**而已。他哪里知道,这天底下的酷刑多的是,小孩子被打两下**后,尚且有父母垂怜,哪里算得上是惩罚呢。

这句话一出来,连林南天也忍俊不禁,只得好言道:“我们已进了雁翎山区,马上就到家了,再坚持半个时辰便是。”

林晓只得无话,勒紧了缰绳,吃劲赶路。

也难怪他是要累的,且不说这天气见鬼的是何等炎热,此次林南天远赴河南嵩山参加武林大会,雁翎山地处西北,路程是何等遥远,中途又绕路进了趟京,一来一去,竟耗费了一个多月。从京师回来,更是日夜兼程地赶路,连日来都只在深夜小憩,他们脚下所跨虽是西域产的好马,但如此赶路,人与马俱都疲劳了,就是常人也已受不了,万里山庄林南天手下,那个不是武功一等一的好手,内功更是深厚,然而林晓他,却只是一个十岁的幼童。如此风雨兼程,连睡觉也不能安稳,正是在长身体的年纪,哪里受得住这些折腾。

嵩山武林大会,林南天携幼子出席,要的正是折腾一下林晓,要他这独子多见些世面,多受些历练,长长见识,更是要磨练他的武功和胆气,因此儿子在路上多受些苦难,正是磨练他的好时候,哪里肯因宠溺便多照拂他。

林南天是武林大豪,他年少成名,三十余岁便已饮马江湖,他醉心武学,膝下只得这一子,其母又早逝,当然是望子成龙,心心念念,要的便是这宝贝儿子青出于蓝,打小便对这儿子严加管教,诗文经史、琴棋书道、十八般武艺样样不落,更教其熟稔江湖事,洞晓天下局,将来好继承其衣钵。

不料这林晓体质纯阳,林南天赖以享誉江湖的一套武林绝学“枯木剑法”,却是要阴寒体质才能修习,那林晓虽是林南天亲生,竟也是无法修习。所幸除枯木剑法以外,那林晓学武天资极高,生性又活泼聪明,学什么会什么,年纪虽小,武功却不弱,林南天虽可惜他武功最精妙处无法习得,但得子如此,也是得意的了。况且天下武学千万种,不见得他林南天最厉害的武功,便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了,何必在乎“枯木剑法”一种,纯阳体质,自也能习得纯阳之功法。而那枯木剑法,虽然精妙无比,却也失之阴辣,纵使林南天自己,也甚少使用的。

一行人又走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忽见一中年精瘦汉子,手中抱了个约莫五六岁的娃娃,口中骂骂咧咧,一路走得极快。经过林南天等人身侧时,更是加快了脚步。

林晓眼尖,已瞧见那女娃娃周身都被制住,不断扭动挣扎,但毕竟身躯弱小,怎挣得脱那精瘦汉子的掌控?只见那汉子狠狠几巴掌抽在那女童身上,口中犹骂道:“小兔崽子,叫你还跑!你跑呀!看爷爷我不弄死你!跑呀你倒是!”

虽只是一陌生人经过,然林晓却似乎是已被那女童的一双眸子给震住了。那是一双怎样清亮的眼眸呀,五六岁的孩童,未有经历过人世的许多风雨,眼神自然是澄澈的,只是这个女童,眼神里却莫名透出一股清冷倔劲来,林晓自幼生长环境,身边多是些习武的粗汉,哪里见过这样的女娃娃。他心中一动,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自然,他自己也年纪尚幼,心中并没有太多计较,只是见那女童被制,当真是可怜的紧。那女童的一双清亮眼睛,直勾勾盯着天空,眼底映出一方蓝天,虽是澄澈无比,却有一丝决绝与坚毅。林晓想象不出来,那样小的年纪的人,为何会有那样坚毅的眼神。

他正欲喊话,却被林南天一把拉住:“莫管闲事。”林南天是何等人,怎么看不出自己儿子心中所想,只是此地虽已是他万里山庄势力范围,他们一路赶路,到底不愿多惹事非。

万里山庄大管家周吉也说道:“少庄主,看来只是山脚下的村民在管教女儿罢了。”

林晓啐了一口:“呸!你看那个人的步法,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山脚的村民哪里会有这么快的脚程?”

林晓还欲说话,但那精瘦汉子却已走得远了。

林晓勒住马,再不愿前行,说:“我方才见那小女孩儿,眼睛里面都是泪水,这样恶狠狠的眼神,哪里会是看着自己父亲的?定是人贩子了。爹,您不是大侠吗?求您救一救她吧。”

林南天心中一阵冷笑,他自是大侠,只救武林大事,若连这等小事也要他去管,那他这个“大侠”,岂不管得也太“大”了些?当然他心念一动,反而笑道:“未料你小小年纪,竟是有的是侠骨心肠,不过爹爹是万里山庄庄主,若也跟此等鼠辈交手,难免要教人说我以大欺小,失了风度。我看晓儿,你若真要救那小娃娃,不如自己去救。”

“我去救?”林晓一愣,他也不过是一十岁幼童,而那精瘦汉子,却正当壮年,单是两人个头,就要相差一个头多,怎么看也不算势均力敌。

林南天却颔首道:“你自己去想法子,爹只在这里看着,看一看前日爹教你的功夫,你还记不记得。”

原来林南天竟是想趁此机会,磨练一下林晓,看看这宝贝儿子长进如何,那林晓只当爹爹必定会在暗中相助,周遭都是自己庄里的人,胆子也大一些,立刻驱马掉头,赶上了那精瘦汉子与女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雁翎(一) 雁翎(二) 田王寨(二) 初遇(二) 雁翎(五) 初遇(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