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枯木之水流花谢》在线阅读 > 正文 初遇(二)

初遇(二)

沈邱雅 2019-07-17
甜宠新书《枯木之水流花谢》由沈邱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里的主是萧泉林晓,文里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杨西子是个最不愿意认输的主儿,招招攻势越来越凌厉,只是那年少人只守不攻,又让轻功缠着,真真是半分也奈何不得。酒楼里少有江湖人士,所以那些客商都只是闪到了一边,唯恐避之不及的。但人又是天性最爱凑热闹的,虽...酒楼中少有江湖人士,所以那些客商都只是闪到了一边,唯恐避之不及的。但人又是天性最爱凑热闹的,虽知道危险,却人人都不愿错过这一场好戏,因此旁观的人俱看得认真,甚至交头接耳起来。杨西子心下烦躁,招式下“噼噼啪啪”砸碎了不少东西,唬得怕事的人连忙跑了,更有甚者,已跑到了酒楼外。人都是随大流的,一人逃跑,便都跟着跑了,谁愿意无端端招惹是非,为了看一场热闹把性命也丢了呢?。...
《枯木之水流花谢》 初遇(二) 免费试读

杨西子是个最不愿认输的主儿,招招攻势越来越凌厉,只是那少年人只守不攻,又使轻功缠着,真真是半分也奈何不得。

酒楼中少有江湖人士,所以那些客商都只是闪到了一边,唯恐避之不及的。但人又是天性最爱凑热闹的,虽知道危险,却人人都不愿错过这一场好戏,因此旁观的人俱看得认真,甚至交头接耳起来。杨西子心下烦躁,招式下“噼噼啪啪”砸碎了不少东西,唬得怕事的人连忙跑了,更有甚者,已跑到了酒楼外。人都是随大流的,一人逃跑,便都跟着跑了,谁愿意无端端招惹是非,为了看一场热闹把性命也丢了呢?

霎时之间,酒楼上上下下已走了个空,连酒保店伙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只余下了些桌椅碗筷,却也都已被杨西子给打碎了。

唯有林晓,仍坐在那里,不紧不慢吃着菜,似乎身边的纷争全与他无关似的。

杨西子一连攻出两百多招,早累得气喘吁吁,只觉得又羞又怒,但自己武功又不如人,反要受人欺侮,索性把剑一扔,涨红了脸狠狠瞪着那落拓少年:“不打了!打不过,认输了!”

她脾气虽暴躁,动不动便要拔剑,可认输倒也干脆,反正她亦不是男儿汉大丈夫,打输了也不羞的。

那少年正是玩得兴起,杨西子却忽然撤手,也觉得好没意思,只笑嘻嘻道:“我以为青城杨谷的女儿,必定不是泛泛之辈,谁知武功却这样平庸。”

他这是拿话激她,好再痛痛快快地打一场,但杨西子也是极聪明的人怎么不知道这人是在故意惹自己生气,便说道:“你这人好生奇怪,难道是手痒了一天非得跟人打一架不可?我偏不和你打。”她方才明明自己武功远低于这少年,但这少年却未下狠手败她,她倒是忽然觉得这人并不算太坏了。

女人,脾气都这样坏吗?早认输不就好了,何必还多花这许多力气。“

杨西子嘴上却还要饶舌:”你一个大男人,欺负我一个弱女子,臊不臊!“

那落拓少年便夸张地大喊起来:”呦呵!你是弱女子?谁人敢说青城派杨大小姐是弱女子!谁不知道您是多么厉害的人物!我一个无名小卒哪能欺负你呢?“

杨西子听得他提起自己家门,便有了些得意之色,啐道:”你不过是欺负我孤身在外,若我爹爹在这里,哼!要你好看!“

那少年笑嘻嘻冲一直在那里自斟自饮的林晓道:”兄台,你说,这位漂亮姑娘拿她爹爹来吓唬我,我是该不该害怕呢?“

林晓旁观了这一场闹剧,他本是最熟悉江湖各门派武功的,因此早从这少年人的身法里看出他的身份,便对杨西子说:”杨姑娘,这位兄台的名号,真说起来倒真的不必要怕你爹爹。“

杨西子不由得斜眼多看了几眼那小子,不屑道:”我竟不知,凭他这无名小卒,也敢和我爹爹比肩吗?哼,恐怕他连我爹爹一招也挨不住呢!“

林晓不由得暗笑,这杨西子与那少年人动手这许多招,竟还看不出对手的武功深浅,真不知是她过于自信呢,还是对她父亲过于膜拜了。林晓站起身来,对着那落拓少年拱了拱手道:”早听得于兄大名,不想今日竟有幸一见风采,果然不凡,在下万里山庄,林晓,幸会。“

江湖之中,初次见面先报名姓,本是寻常礼节。但那少年人听了,却是一愣,半晌才从桌子上跳下来,说:”你的眼力不错。“

林晓昂首笑道:”浪子于彤的大名,在下早已是如雷贯耳了。“

于彤被人瞧破了身份,也说不上来有没有恼,神色却有些尴尬了:”我方才与这位杨姑娘缠斗,刻意未露出本门功夫来,不想还是瞒不住你这样的高手,可知万里山庄林南天的儿子,当真是眼睛忒毒了一些。“

两人俱都会意,一齐哈哈大笑起来。有些人,纵使生活环境截然不同,纵使是平生未见,可只消得这样一笑,便可消弭一切了。

杨西子在一旁听着这二人说话,本来还没觉得什么,毕竟她初出江湖,什么”浪子于彤“的名号,她是听也没有听过的。可她骤然听见一句”林南天的儿子“,当真如晴空霹雳一般,呆若木鸡。要知她此番千辛万苦,离家出走,为的不过是躲避一桩婚事,却不想千躲万躲,竟在这里撞见。

可知生命之中,有些人,有些事,纵使你提前预知了,纵使你有心躲开,也决计避不开去的,那都叫做命里的劫。

杨西子的神色尴尬,林晓也有些窘迫,而于彤,大笑一番过后的神色却是愈发地古怪。似乎三人心中都各有心事,重新坐下,只是此地已是杯盘狼藉,再无酒菜可用了。

杨西子故意不去看林晓,可于彤刚刚惹了她,她也懒怠去和于彤说话,于彤则直直看着林晓,不知在寻思什么。

既然场面是尴尬得紧,于彤便想要首先离开,谁知他一站起身,林晓也站了起来,见林晓站起,于彤反而重又坐了下去,林晓自然不解其意,走也不是,继续坐下也不对,还是杨西子倏忽站起身来,狠狠瞪了林晓一眼,说:”我先走了!“

林晓便也对着于彤说道:”那么,于兄,在下也告辞了。“

林晓语音未毕,杨西子早已”噔噔噔“走了出去,于彤仍在顾自喝酒,虽然那桌上已经着实是杯盘狼藉了。林晓无奈一笑,取出怀中一锭银子放于柜台上,算是对杨西子砸了这酒楼的一点儿补偿,然后对着于彤拱了拱手,也走了出去。

于彤却装作没有看到,反而伸了个懒腰,随意倒在了地上睡觉。

林晓一路往城外走,走了不多久,却瞧见了杨西子走在前头,暗笑一声冤家路窄,他的步子比起杨西子来要快上许多,此时却不好刻意赶到她前头去。这是他二人生平第一次碰面,但”杨西子“这一个名字,他听得却是多了,若不是父亲执意要撮合这一桩婚事,他与雯雯······若不是父亲硬生生要逼他去娶这一位名门千金,他与雯雯,必定不会变成这般模样,阴阳相隔,生死不见。

想起雯雯,他心中自然又是一痛,其实这痛楚并不曾走远,有些时候,他觉得自己已经放下了,然而总是在最不经意的时候,这痛楚便又奔袭回来,叫他投降。

年少时的欢喜,岂是可以轻易便放下的,其实人生无论是何时,无论是在什么年纪,只要真心付出过,那么结局无论是喜是悲,无论用多长的时间去努力遗忘,都是做不到的。会被遗忘的感情,不是因为时间,只是因为没有用心。

许雯雯于他而言,怎么可以算是不用心?他早已倾心赋予,何况——何况死亡是最会凝固时间的东西,死亡是一道深痕,叫他不得不去铭记,无论如何都是抹不掉的了。他也不愿意抹掉,若是连真心的感情也可以抹掉,人岂非与鸟兽无异?

”喂!你跟踪**什么!“

正在林晓有些恍惚之际,一声炸雷在面前响起,将他的思绪拉回。原来,是杨西子站在他的面前。

林晓似乎还未完全回过神来,呆呆看着杨西子,没有说话。

”喂!淫贼!你好大胆子!竟敢一路跟着我!“杨西子下意识地退后一步,骂道。

林晓不禁觉得好笑:”怎么与杨大小姐同路的人,都算是淫贼了么?“

杨西子怒道:”哼!我不管,谁跟我同路都行,你这淫贼不许!“

林晓说道:”我自城中酒楼出来,往中州田王寨方向走,出城的路只这一条,怎么成了跟着你了?“

听见林晓这样说,杨西子哂道:”听说中州城周遭山头十几个寨子九十八个头目日前惨遭杀害,只剩下一些妇孺老弱被官府安置于田王寨中。切,我道你是什么名门公子,原来也喜欢同山寨野盗厮混,可见不是淫贼也是个混混。“

林晓暗道这姑娘果然是刁蛮霸道的,想分辨几句,转念一想,倒起了一分兴致,便打趣道:”杨姑娘,你我本是未婚夫妇,在下不才,却也懂得一个女子三从四德的道理,杨姑娘如此不讲理,当心日后过门——“

话未说完,已被杨西子抢白道:”呸!谁跟你是未婚夫妇!不要脸!痴心妄想!“

林晓”嗤嗤“笑着,也不说话,他见杨西子已急的满脸通红,也知道玩笑开大了,刚想赔礼道罪,那杨西子已经跑出好几步远,又回过头来大喊一声:”淫贼,我警告你,别再跟着我!“

林晓被人无端端骂了好几声”淫贼“,却只觉得好笑,耸了耸肩,回过身去,往与杨西子相反的大路走了。刚走了几步,忽听得身后一声轻叫,他回身看去,却又什么也没有,连杨西子的身影也全无了。

他心中觉得奇怪,这四周空空荡荡的大路,只有远处几间零星房屋,并无任何遮挡视线的物件,那杨西子的武功虽不算得很差,但这么瞬息之间就跑得没了影儿,以她的轻功,却是欠了些火候的,怎么可能的这短短时间里面踪影全无?何况,何况方才,林晓分明是听得了一声轻叫,虽不分明,却是杨西子无疑的。莫非就在这眨眼之间,杨西子便已遭遇了不测?

”怎么可能?有谁能够做到呢?林晓暗忖自己武功并不算得很差,况且这么短的时间里,四周又没有人,除非有人以绝顶轻功掠过,可这世间又有谁能够在这瞬息之间,使出完全避过林晓眼力的轻功,并且掳走一人呢?

林晓为人虽有些狂傲浮逆,但却有着这个年纪少年人都有的英豪侠气,何况青城派与万里山庄交情实在不浅,杨西子又或多或少与他有那么一些无厘头的关系,她虽对他无理,他却到底不能坐视不管,连忙施展轻功四处查看,却发觉附近没有任何一丝迹象,他纵使要追,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去了。

他轻叹了口气,只觉附近空旷如许,连只鸟儿也不曾飞过,何况是一个大活人?他张开喉咙叫了几声,更加无人回应。回答他的,唯有空中一声鹰鸣。

鹰?他眉头不禁一皱。鹰是山野之中常见的,然而这里地处城郊,虽人烟稀少,却并算不得荒僻,怎么会有鹰?他抬头望去,只见高空之中,一只硕大的秃鹰正往西飞去,这鹰的个头未免有些太大了,大得简直可以载得了一个人,他自幼在雁翎山区长大,却从未见过这么大的秃鹰。

他心念一动,暗道一声好厉害的手段,立刻提气跟了上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雁翎(一) 雁翎(二) 田王寨(二) 初遇(二) 雁翎(五) 初遇(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