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枯木之水流花谢》在线阅读 > 正文 田王寨(二)

田王寨(二)

沈邱雅 2019-07-17 12:40:29
这里免费提供《枯木之水流花谢》田王寨(2) 免费阅读,情结欣赏:九十七人里,已经有症状最快的抢先攻来。林夏微微扬一扬手,使出一招“仙人指路”,这本是平平无奇的一剑,剑的速度亦不最快,剑锋亦不甚凌厉,可是,哪里人竟完全抵挡不住!他拿兵器去格,“叮”地一声,兵器已掉为两截,而哪里人,亦已倒了下去...

棠溪剑!

棠溪剑,位列上古九大名剑之首!传说中一剑斩万候的棠溪剑!剑已如此,那使剑的人呢?

九十七人中,已有反应快的抢先攻来。林夏微微扬一扬手,使出一招“仙人指路”,这本是平平无奇的一剑,剑的速度亦不快,剑锋亦不甚凌厉,可是,那人竟完全抵挡不住!他拿兵器去格,“叮”地一声,兵器已断为两截,而那人,亦已倒了下去——他周身,唯有眉心的一抹红。

一招致命!那人一倒,立刻已有人递补着发动攻势,那是从背后攻来的一剑,林夏已来不及转身!可是林夏不转身,她连一丝的踌躇也没有,仍旧是一招“仙人指路”!只是这一招,是反手指去的。发动攻势的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尚未靠近对手,却已丧了命。

“看锤!”容不得半点犹疑,一个使流星锤的汉子已一锤抡出,那链子极长,这是从远处攻出的,林夏是来不及移动到那人身前的。“啊——”只听一声惨呼,那流星锤已无力落在地上,甚至没有来得及到林夏跟前。而那兵器的主人,已苍然倒地,腰腹中没入的,正是前一人的剑。林夏已在这迅雷不及掩耳之间,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剑,并将这剑整个插入了对手的腹中!

一招致命!一招致命!又是一招致命!他们知道,眼前这个小女孩儿,绝不是他们可以独自抵挡的,因而互相点了点头,霎时间,百般兵刃暗器全出,直将这小女孩儿团团围住!各人的攻击如天罗地网一般砸下来,饶是她有遁地的功夫,也躲不过去了!

林夏自然不能遁地,但她双足一蹬,人已到了空中,脚尖堪堪踏在一人伸出的银枪上,那人自然不会让林夏站在他的兵刃上,猛一抽手,林夏的剑却已抹向他的脖子。他只看见的剑芒。而林夏此刻已在半空中强行扭转身子,躲过了三柄柳叶飞刀,并且将剑一捺,瞬间砍去了那放暗器之人的右臂!那是多快的一柄剑,那是多么奇诡迅速的身法!

没有让众人惊叹的时间,更容不得林夏喘息,长刀短刀大刀峨眉刺都已往她要害之处刺来,林夏剑锋所到之处,却皆是兵刃齐断、血溅当场。

短短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九十八个人已死了三十二个!

当然,血战力竭,单打独斗,林夏当然不是毫无破绽可乘的,她从来不是毫无破绽的人。旁人之所以就算觑出她的破绽,也赢不了她,自然是因为她太快了!她的身法太快,她的剑路又实在太诡异,明明都是平平无奇的剑法,在她手中使出来却偏偏无法抵挡。

“啊——”她一声**,肩头已被一柄缅刀砍中。她飞身夺路而出,又隔开一支判官笔、击碎一颗鎏金珠,却还是挨了一枚铁蒺藜,她将剑尖往地上一拖,踩着一人的尸体退出了两丈远。她终于还是受伤了。她躲得很快,因而那缅刀、那铁蒺藜都没能伤她脏腑,然而身上终究流了血,创口又不算小,一时半会儿止不住。

力战群敌之时,最怕的,便是血虚力竭。因此瞧见了她半身的血,众人已露出喜色。然而,他们不知道,鲜血只会激发她的求生欲,伤痛只会爆发她的潜力!

林夏疾步退后,走出了他们的包围圈,可是她没有逃,当然,她也逃不了。她知道,这一战,双方,都只有死和胜,没有第三条路。她立刻封了自己曲池穴,好让血流的慢一点,自然,她要提气运动,血是不可能被止住的。她知道,自己必须速战速决。

一声唿哨,余下众人已又聚拢过来,林夏俯身急冲,已冲散了先头的几人,阵脚一乱,林夏便挥剑砍去——

日影偏转,林夏剑中寒意更盛,眼中杀意也更浓。

第九十七人倒下的时候,林夏也已支撑不住,跪在了地上。余下的,只有先时她放过的一个赵十七。

“奏折交出来。”林夏一字一字道。

“奏折?”

“信阳太守马建中的奏折,我知道在你们手里。”林夏说。

赵十七原本一头雾水,听见“马建中”这个名字,想了好一会儿,方才想起,半年前他们劫的那趟镖车,似乎就是一位姓马的官员的,那趟镖车里头,除了大量的黄金以外,的确是有一金丝楠木盒子装的奏本。他们原是匹夫,眼睛只瞧着值钱的玩意儿,哪里会把一本奏本放在心上?还是他们头儿长了个心眼,想是拿这么好的盒子装的东西,或许不是寻常物,因此好好收着了。

“啊,在!在!大约还在寨子里的!”赵十七脱口道,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他这么忙不迭地招了,好像是自己贪生怕死一般,他啐了口痰,骂道:“你娘嘞,废什么话奏什么折,你便是杀了老子——”

“我问你,那奏折除了你九十八个人,还有谁知道?有谁看过?”

不知怎的,赵十七被这小丫头截住了话头,竟骂不下去,老老实实说道:“什么破烂玩意儿,除了老大就没人看过那玩意儿!老大说是弹劾什么户头还什么部尚书的文书,你娘嘞,京城里的大老爷关我们什么事!没看过没看过!”话说到这里,那赵十七忽然领悟过来,一个纵跃跳起来,说:“你小丫头就是为了一本破烂纸头杀了我兄弟九十号人?爷爷我没看过也不知道什么破奏折!我兄弟们都没看过!你杀了老子弟兄,老子——”

赵十七言罢便要冲将上来,林夏伸手一格,挡了他一招,并未立刻还击,反而退开一步,道:“我不杀你,你走吧 。”她的声音已有了掩盖不住的虚弱,声音里的冷冽却不曾因此减掉半分。

赵十七看着满地的尸体,仰天大笑,他自己身上也挂彩不少,之所以还有命在,不过是先时林夏看他颇有豪气,不忍伤他性命罢了。

“你自己受的伤可不比我轻,又花掉比我多上许多的力气——我虽功夫不如你,可未必不能拼上一拼!”赵十七狂笑道。

“你很有义气——我不杀你——”林夏说。她此刻仍是半跪在地上的,反倒是赵十七,虽也遍体鳞伤,却还兀自强撑着站着。

“义气······哈哈哈哈哈”不知道是否是一夕之间手足尽死的缘故,赵十七已有了一些癫狂,“你说我有义气不杀我,可你知道,我若是逃走,又算什么义气?小姑娘,你武功真好,我十六岁的时候,武功比不上你的万一——我就算今天四十六岁了,也比不上你的一成,可是小姑娘,我不会逃的,我总不能叫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来笑话我怕死啊!”

林夏此时拄着剑站起来,向赵十七深深鞠了一躬。

赵十七问她:“你做什么?”

林夏说:“我本觉得你讲义气,不失江湖人豪气,可此刻才知道,武人本当如此,你虽武功不如我,却能教我这点,该受我一礼。”

“武人本当如此——”赵十七喃喃念着这一句,又狂笑道:“你因这而放我一命,可你知不知道,今日你杀尽我兄弟手足,这些人——原本也都是这样的武人!”

“你们杀人放火,残害无辜百姓,本当受死。”

赵十七点头高声喊道:“是,本当是这样啊!哈哈哈······好!今日我兄弟,死得本就不冤!小姑娘,江湖中人,格斗而死,都是不冤的!我杀百姓,你杀我们,谁又不是杀人呢!既都是杀人,谁又比谁正义呢!”

他如疯牛般冲了过来,林夏举剑一格,赵十七手中本没了武器,此刻不知从哪个兄弟身上捡来一支峨眉刺,林夏的剑格住了赵十七的身子,却没能格住那峨眉刺,赵十七以为得手,却没料到刺中的是棠溪剑的剑鞘,林夏右手没能将剑刺中赵十七,左手却举着剑鞘挡飞了峨眉刺,她迅速扔掉棠溪剑,单掌劈向赵十七的脑袋——立时脑浆迸裂,命丧黄泉。

赵十七的身子软软倒下去,林夏也软软跌在了他的尸体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雁翎(一) 雁翎(二) 田王寨(二) 初遇(二) 雁翎(五) 初遇(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