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旅途旅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回 初始之雨

第一回 初始之雨

入缘如梦 2020-09-16 09:20:44
别急,立刻到了。”  这少女话音刚落,她便停下来了脚步:“你看,到了。”少女指了指面前的超豪华大宅,门牌上写着明府两个金灿灿的大字。少女嘴角钩起一抹微笑,三步并作两步走见状去,轻轻地扣了扣门环。不久,宅子里传来了一个沧老沙哑的声音:“何人?”少行人忽然之间都没了踪影,像是被这倾盆大雨吓跑了一般。往日喧闹的大街寂静下来,只有一位少女依然行走着,行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雨点打在少女的油纸伞上,顺着伞滑落在青石板街,溅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水花,打湿了少女的布鞋。趴在少女肩上的黑猫懒洋洋地“喵~”了一声,少女拍了拍那黑猫的小脑袋,轻声道:“别急,马上到了。”。...

旅途旅人

推荐指数:10分

《旅途旅人》在线阅读

  雨夜,总是给人一种阴森之感。细雨从天空中洒落,仿佛在述说着什么。那是无根之水的话语,似低言,又似哭嚎。

  行人忽然之间都没了踪影,像是被这倾盆大雨吓跑了一般。往日喧闹的大街寂静下来,只有一位少女依然行走着,行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雨点打在少女的油纸伞上,顺着伞滑落在青石板街,溅出一个又一个的小水花,打湿了少女的布鞋。趴在少女肩上的黑猫懒洋洋地“喵~”了一声,少女拍了拍那黑猫的小脑袋,轻声道:“别急,马上到了。”

  这少女话音刚落,她便停下了脚步:“你看,到了。”少女指了指面前的豪华大宅,门牌上写着明府两个金灿灿的大字。少女唇角勾起一抹微笑,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去,轻轻扣了扣门环。不久,宅子里传来了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何人?”少女的微笑更深了几分,清了清嗓子道:“请先生先帮小女子开个门可好?小女子保证,绝无恶意。”门内那声音没有回应,好像在沉思。过了一会儿,门,缓缓打开了。少女眉眼弯弯,从门内走出了一位老者,那老者的脸上爬满皱纹,如同一张粗糙的树皮,他看起来七八十岁的样子,一副古板刻薄的神情,两条白眉紧紧皱在一起,望了望少女的笑颜,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何人?”少女看着老者,含笑说道:“小女子是个旅人,初到这梧仁镇就下起了大雨,小女子没办法,只好来借宿一晚。”说道这,少女塞了一锭银子在老者手中,“还望老人家,通融通融。”那老者凝视着少女,许久,长叹一声,无奈地道:“进来吧。”说完,老者转身进了明府那沉重的大门。少女收起布满雨水的油纸伞,快步跟了上去。少女肩上的黑猫跳了下来,随即隐匿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

  门,不知道被谁合上了,夜,还很长。

  “那是西厢房,今晚府里没客人,你就住那吧。”老者抬手指了指一间房,转身对少女道。“恩,谢谢老人家了。”少女对老者点了点头,表示感谢。老者也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去。待老者走远,,少女才又迈开了步伐,走向了老者口中的西厢房。少女推开了西厢房房门,只见一双闪着寒光的双瞳正紧盯着她,少女只是笑笑。走进屋子,关上了房门,少女把背在背上的那巨大木箱放了下来,那木箱上刻着一串又一串的古老花纹,仿佛勾勒着什么。少女从木箱中拿出了火折子,点燃了柴油灯,整个屋子都明亮起来。屋子不大,靠着微弱的烛光就能看清它的全貌:一张不大的木床上铺着素色的床单,盖着同色的被褥。一个四方桌,两个圆木凳,再加上角落里的一个梨木衣柜,这就是房间里的所有东西。。

  “暮,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少女微笑着问道。“本大爷的速度一直都很快好吧。”双瞳的主人,那只黑猫答道,说完还高傲的昂起了它的小脑袋。少女揉了揉暮的头,微笑着道:“是是是,我家暮最棒了。”少女移步床前,抱起那只被她称作暮的黑猫抱起,柔声问道:“查到什么了吗?”暮则摇了摇头,道:“什么也没查到。我总有种不好的感觉,我们还要在这呆多久?”少女顺着暮的毛,沉默不语。暮见少女并没有回答的意思,便合上双眼,静静的趴着。

  月光透过窗子洒落在石地板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从窗外窜进来的风吹灭了幽幽的烛火,淅淅沥沥的雨点也随着风进入了屋子。少女把沉睡的暮放在床上,起身关上了木窗。

  一夜无话。

  清晨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在地上留下斑驳的痕迹,那是它存在的证明。暮跳下床,环顾四周,并未发现少女的身影。有些焦急的暮跑出西厢房,只见明府后花园中,两位少女相谈甚欢。暮直径奔向了其中一位少女,她微笑着抱起暮。另一名少女惊喜地开口:“萦纡,这,难道是暮?”萦纡微微点了点头,唇角勾了勾:“恩,青娥,这就是我给你提到过的暮。”

  暮对着那名唤青娥的少女呲了呲牙,便又缩回了萦纡的怀中。“哈哈,真有意思,萦纡,你家猫可真护主啊!”青娥说完又对暮做了个鬼脸,暮又缩了缩身子,青娥又开始哈哈大笑起来。萦纡则笑着,沉默不语。这时,一个身着深绿色罗裙,扎着丫鬟髻的小姑娘匆匆忙忙地跑过来,气喘吁吁地道:“二,二小姐,老爷找,找你。”那小姑娘的鹅蛋脸因为跑步而变得通红,可爱极了。“梧桐,爹找我什么事?”青娥收起了笑容,有些关切地问道。“不,不知道,老爷只是吩咐我叫二小姐去主堂。对了,那边的姑娘也请一同前去。”梧桐又喘了口气。青娥疑惑的望了一眼萦纡,随后又转过头来对梧桐吩咐道:“梧桐,带路吧。”听见此言,梧桐微微躬身,行了一礼,应了一声是后,便在前面引路。青娥跟在梧桐后面,没有看见萦纡颇有深意的望了她一眼,暮慵懒的打了个哈欠,发出了懒洋洋的一声“喵”。

  不久,一行人就到了明家主堂,主堂十分宽敞,主位上坐着一个严肃的中年男子,男子的眼神十分犀利,颇有种上位者应有的风范。他的旁边站着一名老者,白发白须,正是昨天给萦纡开门的那位老者,老者是脸色很不好。而男子的身旁坐着一位贵妇人,那妇人正值徐娘半老之年,去依旧不失美貌,可以看出这妇人当年的风采。“爹,您找女儿,所为何事?”青娥垂下了眼睑,比起刚才和萦纡聊天时显得乖顺不少。“明青娥,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半夜三更不好好呆在房间里,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尽然跑出府去,你,你是存心要把我气死是不是!”那原本还显沉稳的中年男人大声吼了起来,一手指着明青娥,一手拍着自己的胸口顺着气。“老爷,老爷您没事吧?”妇人被吓得不轻,连忙柔声问道。

  “青娥你也是的,老爷身体本来就不怎么样,你还变着法儿来气他,不是我说你,你这样子实在不好啊。”那妇人一边用手拍着明老爷的背,一边数落着明青娥。明青娥的眼眶微微泛,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少女却倔强地不让它掉下。“我没错,都是你这个贱女人逼得!”“你说什么!你怎么说你母亲呢!没教养!”明老爷拍案而起,生气的喊道。“她才不是我母亲,我母亲早就去世了!”明青娥话音至此,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少女哭泣着跑出门去。。

  暮静静地趴在萦纡怀里,幽深的瞳孔之中倒映着的是少女坚强而又落寞的背影。萦纡则从始至终,一直挂着浅浅的微笑。“抱歉,让你见笑了。”明老爷的情绪,在明青娥离开后平缓了不少,对萦纡抱以歉意一笑。萦纡摇了摇头,回道:“这倒没什么,倒是明老爷,为何找小女来?”明老爷坐会主座,双手交叉道:“苏姑娘是吧,想必您也看出来了,我们这栋宅子,是座不祥之宅。”“明老爷,此话怎讲?”苏萦纡并未惊讶于明家家主为何知晓自己的姓氏,而是微微一笑,落落大方地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明老爷好像松了一口气,便又开口道:“我们一族自从住进这宅子后,就没过一天安生日子。我们从祖上三辈,也就是我爷爷那代就住在这里了。不知道为什么,家族里第一个孩子总会死去,我的姑姑,我的大姐,我的女儿,她们都在不到三岁时夭折了。而且总会有东西朝我们飞来,花瓶,瓦片,砚台等等物件都会莫名其妙的砸过来,夜晚还总会传来女人与婴孩的啼哭声,还有,每一个嫡母,也会在孩子夭折后死去……”话音戛然而止,明老爷露出了一个无比悲伤的表情。

  这应该是明老爷在思念已故的妻子吧。暮这样想着。。

  “为什么不搬出去呢?”淡淡的,充满笑意的声音响起,那声音属于苏萦纡。听到苏萦纡的话,明老爷的神情又暗淡了几分,长叹了一口气道:“我们是想搬,可这是皇上赐给明家的宅子,明家不能搬啊。”苏萦纡顺了顺暮的毛,暮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呼噜声。明老爷看苏萦纡并没有做出回应,便又开口道:“苏姑娘,请您帮帮我们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回 初始之雨 第二回汶水之镜 第三回大婚之日 第四回说谎之人 第五回 面对之时 第六回 魂魄之灵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