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刺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七章;营妓。

第七章;营妓。

大闲者学大 2020-08-02
战力决非那些望风而逃的普普通通北宋军队,名日“背嵬”,乃优选产品军中角其勇健者,别置亲随军,谓之背嵬。  骁勇善战无比,骁勇善战极其,皆配双长短刀,硬弓铁箭,一发短弩,重盔环甲,作战准备制作精良。而对岸金军一路杀抢回来,再加投降之后的部队已达十万之众。自己这一点人马强胭脂淡抹出京口,志随世忠过楚州。。...

刺汗

推荐指数:10分

《刺汗》在线阅读

  第七章;营妓。

  胭脂淡抹出京口,志随世忠过楚州。

  一心只怀男儿志,巾帼逊须何时有。

  娘子军败浮图下,天地变色山河忧。

  肝肠寸断汗巾裹,以身殉国狮子吼。

  黄河南岸,宋军韩世忠大营。自金兵大举南侵,黄河北岸宋军几乎没有相抗,稍作接触即一败涂地,溃逃败退。这只大军已是唯一一只在此扎营的宋朝军队。

  韩世忠忧心忡忡,自己手下只有两千士兵,还有数百人的铁甲骑兵,这两千步卒是自己亲自训练的精兵,战力绝非那些望风而逃的普通宋朝军队,名曰“背嵬”,乃优选军中角其勇健者,别置亲随军,谓之背嵬。

  勇猛无比,骁勇异常,皆配双长短刀,硬弓铁箭,连发短弩,重盔环甲,整备精良。而对岸金兵一路杀抢过来,加上投降的部队已达十万之众。自己这点人马强拼肯定是不行的,只有智取。

  据斥候报告,距离此处三十里外彭村有一处金兵辎重粮仓所在,驻守的金兵约万余人。对面是金军主营,有五万之众,其中有三万多降兵,还有三万金军骑兵正朝黄河岸边疾行。

  只有打掉金军辎重,才能延缓数十万金兵进攻的步伐,毕竟金兵以骑兵为主,粮草辎重是步兵的数倍,若没有充足的粮草,是不敢悍然发动进攻的。

  想到这里,韩世忠目光不由朝远方投去。夫人梁红玉正带领探马斥候在收留溃兵,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今天过后,最迟今晚就有行动了,否则金兵大队汇合更难对付。

  这时前方传来一阵欢呼声;“夫人回来了”。但见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子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骏马,身后跟随着数千军士正朝大营过来,显然夫人没有让人失望,短短时间收拢了近千溃兵。

  看着梁红玉渐渐近来,韩世忠心头一阵温暖,数年前的一幕回想在眼前。

  那时自己还只是一名小校,手下就十五名军士。当时方腊造反,攻占六州五十二县,其势滔滔,天下俱震。朝廷派童贯带二十万大军来剿灭平叛。

  先败方腊主力方七佛之义军,再收复杭州,最后将方腊余部包围在帮源峒。方腊狡黠异常,不与大军直接交锋,展开游击战,童贯围攻数日不破。

  韩世忠立功心切,亲率手下十余名军士通过当地百姓指引,抄小路直奔方腊所藏山洞。不料遇到方腊残部遭到围攻,自己凭借一身好武艺杀出重围,所带部下死伤全无。

  最后逃到半山一座山神庙时,体力殆尽,身心力竭,昏倒过去。

  这时一队人马正朝这边走来,打头的是一名骑着高头大马的军人,一身戎装,背负双刀,英姿飒爽,竟是一名女子。

  女子名叫梁红玉,出身武将世家,祖父,父亲皆是军中武官,自幼就随兄长练习武功,骑马射箭不逊其兄。

  适时睦州青溪县人方腊造反,数日间聚众十万。自号圣公,改元永乐,设置官吏将帅,以头巾区别等级,从红巾往上分六等。十月起兵造反至十二月两个月内攻占睦州,歙州,婺州、衢州、处州,杭州六州五十二县。

  尤其是两浙路首府杭州,又是造作局所在地,乃大宋最富饶最繁华之重镇。攻占杭州,就等于断了宋朝南上运输的粮道,岁贡和财路。

  梁红玉父亲兄长当时都在驻守在湖州的广德军任统领指挥,奉命前去剿灭叛军。进军至富阳县城时与方腊大军相遇,叛军人多势大,广德军据城坚守。坚守半日,城破。

  方腊军之残暴虐杀成性当时路人皆知。凡抓获的宋朝各地方官员,不论文官武官,官衔品级大小,从不招降,一律杀掉。

  不是一般的杀掉,而是开肠破肚的残忍杀害。要不用大锅煮熟了,要不用乱箭射成刺猬,仇恨朝廷之心令人发指。所攻占的洲县城镇,官吏皆杀,妇女皆掳,钱财粮食能带多少是多少,带不走的全烧掉。

  百姓要么投降进来做贼兵,不愿入伙皆杀。所过之处,满目苍夷,杀人如麻。梁红玉父亲和兄长知道叛军残暴,城破后忙带领剩下的军士和百姓撤退。最后被指责为畏战逃跑。梁红玉父兄作为败军之将,百口莫辩,最后被当做替罪羊以战败之罪被杀。

  梁红玉身为女子,被罚没入为京口(今江苏镇江)营妓。这是一个对于女子而言,特别是梁红玉这样一个美艳的女子来说,是一个生不如死的处罚,她有什么错。但她活了下来,用一种特别的方式,这是一个个性极为刚烈的女子。

  而且会武艺,被罚入军营的时候,梁红玉面如死灰,心如枯木,没什么意思了。但,有一个信念,活下去,而且一定要出人头地,女子又如何。只一条,我虽为京口营妓,但谁也别想碰我,否则我杀了他。

  自已的这一切,都是方腊起义所造成的,所以,梁红玉对方腊这个人很愤恨。立下誓言,必生杀此人。

  初到京口的时候,梁红玉不从,长官动怒了,下令随从十余名男子对她围堵,还怕你不能就范。梁红玉横刀在颈前,老娘不活了。虽说是营妓,但逼出人命,而且是这种罪犯的女子,也说不过去。算了,那你想怎么办。

  梁红玉说:“我肯定是要跟一个人的,但,谁能建立功业,立下男儿本应做的事情,杀敌英雄,我才从他,否则,我必死不从。”

  这一番话,让众男子无言,是的,那好,到时再说。

  长官再问:“现在你总要做些事吧。”

  梁红玉答:“我学艺总可以吧。”

  长官说:“那好,今天放过你吧。”

  梁红玉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从此无人敢乱逼近。但梁红玉也后退了,从此在大型的场合,或是庆功的宴会上,梁红玉总是做为陪同的女子在后。

  别的女子以欢笑歌舞取悦士兵,而自己则凭一身武功表演助兴。梁红玉自幼习武,刀法精湛,一套鸳鸯刀使得出神入化。军人崇武,对梁红玉这样的刚烈女子都欣赏有加,且大都知道其父兄皆不是贪生怕死之人,死的冤枉,所以对梁红玉也略有照顾。

  岁月流逝,看多了军营中的男儿,当然,军营的男子也很敬重她,只因为她并不是不让男子靠近,只是说托付其身于英雄。谁做的了英雄,战场英雄,谁就可以成为梁红玉的夫君。

  这是一条很好的激励,用强从来是错误的。到时,梁红玉自会主动,很多军士这样看着这个美女。须知,随便动手还干不过她呢,能建功业还能抱得美人归,多好。

  但是,时日长久,错矣。这是一名绝望的女子,每日笑对众人,却在众人笑后暗抹眼泪。没有人知道梁红玉的苦楚,她的绝望,她根本就没有生的欲望。

  杀了方腊,杀了方腊,杀了方腊,这一副身体给谁不是给,罢了,杀了方腊之后,对这个人世也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这时,大军征发攻击方腊,梁红玉随军出发。这次朝廷大军进展顺利,将方腊叛军主力击败,方腊率残部一路从临安,新城,桐庐,建德,逃入家乡青溪,最后退守帮源洞,据险抵抗。

  此处山丘纵横,地势复杂,且帮源洞分上中下三窟,广深约四十余里,皆为藏身,藏兵之处,极为隐蔽,朝廷大军数日不克。这日梁红玉前往中军大帐****,回来时天色渐晚,为赶路抄山中小路回驻地。路过这座山神庙时,梁红玉突然心中悸动,此时,天气转凉,很冷,很冷。梁红玉下马,她想进去看一下。旁人想跟从,梁红玉挥手让大家停止。

  梁红玉说:“我就不能一个人静一下吗?”

  众人不敢说什么,毕竟,大家都知道梁红玉的性格,无人敢得罪。这一进去,就开始了一段传奇。

  梁红玉慢慢的走了进去,见到地上一个物体倦缩在那里,似乎时不时抖动着。全是污血,地上很散乱的样子。

  梁红玉静静的望着那个物体,最终,确认下来,那是一个人。梁红玉慢慢的翻转了一下那人的身体,一个昏迷中的人,片体鳞伤,大小伤口竟有十几处。头发很乱,面容憔悴不堪。

  但是,那一眼,却触动灵魂,这个男子的额头和棱角无不透露着英气,而且身形高大,眉目如刀刻,方正坚毅的轮廓里,目瞬如电。梁红玉望着他,心中在想,他怎么了,怎么会伤到这个地步。

  男子此时轻哼了一声,翻了下眼皮,看到了梁红玉,静静的望着。

  梁红玉问他:“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男子说不出话来。梁红玉脱下身上的披衣,将男子扶正,触手时,方发现,男子身旁的衣服下有把剑。此时,梁红玉看了看男子的手掌,明白了,这是一个长年习武的人。

  粗略的明白了些。梁红玉就这样,望着男子。用她随身的一些吃的,再从庙里的破碗中拿了些庙地水沟中的水给男子喝,轻轻的,慢慢的。然后细心的脱下男子的衣服,替他擦洗,帮他包扎伤口。

  那一时,梁红玉的心归于平静,只感到这是和她一样命运的人,他方才醒了,又睡了。如果自已不是因为方腊叛军,也可以找这样一个男子做夫君吧。时间停了下来,四周就暗了下来,梁红玉发现男子很冷,她抱紧了男子,男子慢慢的开始出汗。

  庙外此时有人来了,梁红玉听到声音,说:“你们先回去吧,放心,我随后就来,都不要进来,我要待一晚上,谁进来我不放过谁。”

  众人退后了。梁红玉放下了男子,走出了庙,到众人处拿了些男子的衣服和药品等物,重走回了庙中。众人留了二名军士,就回去了。因为大家晓得,依梁红玉的武艺,谁也抗不住她。梁红玉走了进去。

  那名男子,应该是军人。附近只有方腊的叛军,这名男子应该是和叛军搏杀过受的伤。看伤口和伤势应该流了很多血,伤情很重,此处又天寒地冻,既然是杀方腊叛军的,也算是一条好汉。罢了,罢了,今天就救人救到底吧。梁红玉用身体温暖着那男子。

  那个后半夜,男子没说一句话,梁红玉将男子抱着,半坐在庙里,用衣服包着二人。梁红玉的心其实是冰冷的,但又是善良的,只是没有人燃她罢了。

  命苦的女子,抱着这样一个将死未死的男子。夜很静,男子复醒了,身体仍很虚弱,但能闻到女子的气息,那一刻,她便是女神。

  天亮了,梁红玉放下了男子,用手摸了摸男子的额头,此时,男子突然用手抓住了女子。梁红玉吃了一惊,但没有抽开手,望着他,时间静止了。

  男子抓住了梁红玉的手。梁红玉望着他,不发一言。男子注视着她。时间过去了许久。梁红玉叹息一声,抽出了手,慢慢的走了出去。只留给了男子一个背影。

  不久之后,男子恢复了体力,他走出了庙里,他还有大事要去做,哪怕去死,他也无悔,至少,他见过了今生对他印象深刻的一个女人,也许是他今生最后的一个女人,他不知道明天能否活着回来。

  这名男子就是韩世忠。虽然这次他带领十几名军士袭击失败,但他已彻底摸清了这里的地形地貌和敌情,这次他要独自前去剿杀方腊。

  次日传来消息,叛军大败,方腊被人活捉。被一名下级军官所捉,此战,那名小军官升职了,童贯大帅很高兴,召各有功之士入庆功宴,令军营各名妓陪同侍宴,为英雄助兴。席间,梁红玉同众女子进入,唱歌跳舞,外加陪酒等等。

  众将官纷纷高兴的喝着,唯独一名将官沉默着,望着梁红玉,梁红玉望了他几声,心想不过又是一好色之人,也是,这种眼神梁红玉还见的少吗,不少了,但,是哪一位好汉捉住的方腊,我要问一问。

  梁红玉拉住了一名将官,问他席中何人者是首功者。那名将官指向那名望向他的沉默者。

  梁红玉怔了怔,走了过去,是啊,今夜就随从了他吧,明天过后,自尽了事,此生,灭了方腊,便可,一切因方腊而起,此妖灭,我便可归去。

  梁红玉走向了那人。那人激动的站了起来。脱下头盔,梁红玉怔住了。是他,就是那个风雪夜的男子。就是那个山神庙的男子。那一夜,他在我的怀里。

  男子流下了眼泪,不意竟在此见面,还能见到面,此一见,不能再放过她了,我能有今日,若非此女子,早已是荒野枯骨,男子流泪了。

  众人都在狂欢,没人知晓这二人的流泪,夜深了,男子对主席者说:“今夜,就让这名营女陪我吧。”

  梁红玉没有说话,顺从的和男子走进了他的房间。那一夜过后,梁红玉不再接见任何男子,也不再陪酒。

  数个月后,那名青年将官拿着钱替梁红玉赎身,军营长官接过钱后同意了,毕竟,梁红玉是因罚没入军营为妓的,现在能有赎金也可以,再不放她走,她怕会杀了我,再然后的事情,我们就不必太多说了,讲一下主线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书生战神。 第三章;不打不相识。 第四章;州桥结义(上) 第五章;州桥结义(下) 第六章;依依的身世。 第七章;营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