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刺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依依的身世。

第六章;依依的身世。

大闲者学大 2020-08-02 12:41:02
大宗正司安排好独门独院抚养孩子。虽是皇嗣待遇,却无皇家名分,可伶的依依自小被乳娘带大,宫中从无亲人眷属探望你的陪伴,整天做完后礼仪功课后就在院中一个人呆呆,没人陪她说话的,没人和她闲聊,没人和她玩耍嬉戏。  吃饭时时一个人,去学习是一个人,睡着也是一个人睡在宽原来当今官家赵佶放浪形骸,风流成性。经常微服游幸青楼歌馆,寻花问柳,凡是京城有名的妓女,几乎都与他有染。依依的母亲原是汴京有名的行首,文书极佳。。...

刺汗

推荐指数:10分

《刺汗》在线阅读

  第六章;依依的身世。

  原来当今官家赵佶放浪形骸,风流成性。经常微服游幸青楼歌馆,寻花问柳,凡是京城有名的妓女,几乎都与他有染。依依的母亲原是汴京有名的行首,文书极佳。

  被赵佶看上后宠爱有加,多次宠幸,终至有孕。赵佶索性命行幸局将其接入宫中安抚待产。谁知生产那天依依的母亲长待宫中,因久坐久卧,气不运行,气血消耗过大,产下依依后大出血离去。

  赵佶心伤意冷,只给赐名“夕颜”名字后黯然离开。后命大宗正司安排独门独院抚养。虽是皇嗣待遇,却无皇家名分,可怜的依依从小被乳娘带大,宫中从无亲人眷属看望陪伴,天天做完礼仪功课后就在院中一个人发呆,没人陪她说话,没人和她聊天,没人和她玩耍。

  吃饭时一个人,学习是一个人,睡觉也是一个人睡在宽大的床上。遇到打雷闪电,依依害怕极了,只有把头蒙住默默的一个人哭泣。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她想呼吸自然的空气,她想尝试自由的感觉,,,,,,总之她想离开这个让人压抑让人抑郁让人无所适从的地方。

  正月十五,这天是上元节即元宵节是大宋最重要的节日。元宵节放假早宋朝叫放灯,意思是开放城门,解除宵禁,允许城乡居民自由进出,彻夜观赏花灯。

  往常东京放灯一般只有三到五天,当今天子赵佶宣布今年京师开封放灯七天,金吾不禁。一时满朝上下好评如潮,东京市民更是喜不自胜。

  白天皇城以南的御街已是人山人海,到处是彩棚,商铺,各种演出杂技,魔术,驯兽、评书、说唱、乐曲……教坊艺人与民间艺人同台,文武百官与庶民百姓共赏,两廊下奇术异能,歌舞百戏,鳞鳞相切,乐声嘈杂十余里。

  而宫中所有人都忙忙碌碌,到处张灯结彩,火树银花。进进出出运送物资的车辆来往不断,摆放着各类酒水食物。

  因为当今天子为显示大宋的繁荣昌盛,在皇城端门大摆御酒,叫“金瓯酒”,由光禄寺的近千名工作人员把着金卮劝酒;“那看灯的百姓,休问富贵贫贱老少尊卑,尽到端门下赐御酒一杯。”

  偶有皇城司侍卫呼喝提醒游人:“一人只得吃一杯,杯子莫要顺走!”

  十五之夜,当今天子赵佶驾登宣德楼,宣德楼下早已搭好一个大露台,诸色艺人在露台上表演相扑、蹴鞠、百戏等节目,皇帝坐在楼上欣赏表演,宫嫔嬉笑之声,下闻于外。

  百姓皆在露台下观看,先到宣德门下的市民,犹得瞻见天表,都望一睹龙颜,官家则是身着衮龙衣,绛纱袍,头戴通天冠,腰束金玉带,满脸自得,意气风发。在这样重大的日子,全京师禁军都发动起来。

  都辖房手下早已遍布大街小巷。殿前司,侍卫司,皇城司,骐骥院,等三衙禁军分布各处,近身“班”、“直”两组亲信随侍周围,而最贴身的两名佩带御剑贴身侍卫左右站立,旁边皇后身边站立一名,右边太子赵桓。但见太子赵桓一身朱明衣,紫公服,云游冠配犀金玉带,亦是义气风发,神采飞扬,身边也站立一名佩带御剑贴身侍卫。

  当今天下共六名“带御器械”顶尖高手竟来了四位在此护驾。伴随天子近前的一名戴进贤冠着紫袍,佩金鱼袋的中年官员竟是张正道。能够随侍官家左右的人,显然张正道官阶不低,而且深得天子信任。

  张正道手里拿着一幅长轴,慢慢一点点的展开给官家看。赵佶边看边点头,看到精妙处大声叫好。引得太子赵桓也近身过来观看,这是一幅长画。

  首段;描写郊原景色,枯树草桥行旅不绝。

  中断;描写虹桥之景,大小船只穿过虹桥,桥头摊商栉比,行人云集。

  末段;画城内街景,歌楼酒市,作坊商家。人物众多,场景宏大,主体突出,首尾呼应,全卷浑然一体,深刻展现了汴京这座城市的真实面貌和当时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片段,以及汴京的繁荣景象和真实写照。

  赵佶看着爱不释手,当即亲笔在卷首题下“清明上河图”并加盖双龙小印,命收入御府。随即挥退太子赵桓,神色郑重的对张正道说道;“今日乃元宵佳节,你画的这幅清明上河图甚好,我也看的出这画里的蕴意。虽是盛世繁荣,也是曲谏和提醒。这是一幅带有忧患意识的“盛世危图”,朕说的对吗?”

  张正道心中大震;原来官家不是表面沉迷于声色犬马,官家在书法绘画的造诣有极高的天赋和才能。

  自己数年精心观察描写在画中的微小细节处,如通过表现惊马闯郊市为伏笔,铺垫出全卷矛盾的视觉中心,船与桥的险情和桥上文武官员争道交织成的矛盾景像,还有前后出现的消防缺失,城防涣散,商贸侵街,商贾囤粮,酒患成灾等场景。

  以及朝政多年的经验,隐略的提出国门洞开,军力懈怠,大宋还沉浸在盛世繁华,而北方强虏的虎视眈眈等,张择端以画曲谏,提出对城防、安全、交通等诸多社会问题的忧虑,特别是这座城市的军民都过于安逸,享受靡乐的现状。官家一眼就看出来了。张正道忙下跪道;“臣不敢”

  赵佶言道;“今日佳节,不扫民兴,你上次提出的组建“金枪班”的事,朕准了,即日下旨,你可去筹办,一定要办稳,办好,办实,朕既为天子,当然要为江山社稷着想,朕也不想当昏君,朕也不愿做昏君啊!”

  “是,谢主隆恩。”张正道忙磕头跪谢。最后扬院长要臣带一句话给圣上;“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将。”

  说完后张正道转身离去,只留下天子赵佶在那皱眉沉思。

  大内皇宫中。依依说自己要到外面看花灯,乘机甩开贴身的宫女,一头钻入宫中黄院子准备的食盒之中,又被皇城司快行装上马车,进过皇城司守阙入内院子处时,因近日皇城司人手到处调派,人员紧张,且官家高兴摆御酒,来回运送次数较多,所以就简单抽查放行。

  再过皇城内宿卫、守门时,亲事官正好换岗,在分配岗位,无人注意,机缘巧合的被送到宫外端门摆御酒处,依依随即溜下马车,混入狂欢的百姓之中。但见街上张灯结彩,热闹非凡。说唱,舞蹈,杂技,音乐,击丸蹴踘,踏索上竿,哥吞铁剑,药法傀儡,奇巧百端,日新耳目。

  依依看的眼花缭乱,眉飞色舞。不知不觉已是深夜,肚子饿的咕咕叫。在街旁的吃食摊上看着食物发呆。摊主也不介意,随手递给几串食物,依依吃的津津有味。这时一声响鞭传来,宣德楼上悠悠忽忽升起一盏红纱灯,这是天子要离开的信号。

  人群继续赏灯,纷纷往大相国寺方向涌去。依依也随着人流朝大相国寺走去,路上看着那些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新奇东西,小眼睛东瞅瞅,西望望,不亦乐乎。

  这样渐至凌晨,人群渐渐稀少,依依来到一处影戏棚子,看见这里有好几个小孩,一旁有开封府的衙役在看护。原来这里是开封府为大型集会专门设立的看护场所,收留走失和走散的儿童小孩的地方。

  依依人也累了,就在此处休息。到了早上,陆续有大人来接领走失的孩童,最后只有依依无人认领,依依对看护的衙役说自己知道回家的路。开封府的衙役熬了大半夜,见依依衣服华贵,也不像流浪走失的孩童,就让依依自行离去。

  依依继续独自玩耍。因为这几日是节日,街上的商铺以彩灯和娱乐为主,也有吃食摊主见依依前来,也都大度的将食物免费给予,所以这几日依依也算勉强没有饿着,晚上则到影戏棚子去栖身。最后直到元宵节落幕,街道恢复了往常,人们该上朝的上朝,该读书的读书,该工作的工作,依依没有了地方可去,

  那些食物摊主也不再免费始于,最后依依闻着食物的香味,来到包子铺前,然后遇到了李无涯,然后又遇到小胖小黑,然后来到了这座院子,再没有然后了。依依离宫后,乳娘和服侍的宫女大惊失色,上报到了皇城司。

  皇城司自留备份,又报到大宗正司,大宗正司上报天子赵佶处。因金兵大举南侵,奏章多如片雪,大宗正司的奏章被压到了最底处。而皇城司也因京城流难民众多,皆需安排甄别,调查,以及后续工作,以免混入金国奸细和细作,人手极为紧张,所以这份报告也被压了下来。

  知道了依依的身世,众人都沉静了下来。大宋重礼仪,而今是是中国古代明堂礼制的鼎盛期。

  自宋仁宗末年开始,宋代的三岁一亲郊制度形成完善、固定的制度,皇帝每三年一次亲自举行南郊大礼或明堂大礼,当今天子赵佶修建的明堂,是历史上最符合儒家明堂形制思想的明堂。

  且衣食住行皆有讲究。衣;其士、农、工、商,诸行百户,衣装各有本色,不敢越外,稍似懈怠,众所不容。食,百姓一日两餐,亲王诸侯一日三餐,天子皇家一日四餐。住;官员住房分。赐宅,官廨,买房,租房等,多大面积,多少间房都有规矩。

  行;文官坐轿,武官骑马。凡是三品以上的京官,在京城乘“四人抬”,出京城乘“八人抬”;外省督抚乘“八人抬”,督抚部属乘“四人抬”;三品以上的钦差大臣,乘“八人抬”等。

  依依身为皇家子嗣,平民百姓是没有资格在一起的,这是严重的僭越礼制。这里只有张正道官最大,众人皆望向张正道。张正道长叹一声,亦是不语。

  依依顿时哭了出来;“我不要回宫里,我不要一个人住大房子,晚上我好怕好怕。我喜欢和你们在一起,不要把我送回去,我能帮你们看家做事,我还会干活,我会乞讨赚钱,我还会很多很多,不要抛弃我,不要不要我啊,,,,,,,依依求你们了。”说完依依俯身下去就要给众人磕头。

  “万万不可”张正道忙一把扶起依依。这时,李无涯和小黑,小胖三人一起跪倒在地向张正道说道;“我们愿意收留依依,只要她高兴,我们做什么都行。”

  其它老人家们也一起伏地向张先生磕头说道;“我们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有依依在一起都觉得活下去才有欢乐,求先生大量。”依依伏在地上,冲张正道说道;“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边说边从指缝里瞧张正道,见张正道默默无语,又将头低下准备磕头行拜。

  张正道和林冲互看了一眼,唯有苦笑道;“依依以后不可轻易下跪,更不能随便磕头,这关乎天子威仪。现在金兵入侵,大战在即,唯有守住京城,再从长计议,先暂时居住再说,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

  众人皆曰好,老奶那将依依搂在怀里,一边拂去她脸上的泪水,一边说道;“依依不哭,我们大家都愿意和你在一起。”

  “恩”依依哭笑着点头道。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书生战神。 第三章;不打不相识。 第四章;州桥结义(上) 第五章;州桥结义(下) 第六章;依依的身世。 第七章;营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