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刺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州桥结义(下)

第五章;州桥结义(下)

大闲者学大 2020-08-02 12:41:02
,也有江湖好汉。自金兵南侵北宋,一路烧杀劫掠,城镇和村庄毁的毁,烧的烧,快活容易结伴同行回到汴京。  原本北宋对难民灾民有相关救济措施。但这一次金兵大举进攻北上,一路烧杀彻底毁灭的城镇村庄无数,大批的难民流民蜂涌而来达数十万之多,朝廷有心无力全部统一安置抚慰,“林某来晚了,抱歉抱歉。”林冲歉意的说道。“没事没事,我们给你添麻烦了。”众人说道。原来这些都是因战乱逃离家园的百姓,他们中有武林人士,也有江湖好汉。自金兵南侵宋朝,一路烧杀抢掠,城镇和村庄毁的毁,烧的烧,好不容易结伴来到汴京。。...

刺汗

推荐指数:10分

《刺汗》在线阅读

  第五章;州桥结义(下)

  林冲领了工钱先到集市买了些吃食和用品,然后来到城外的一处客栈里,这里暂住着从各地逃难而来的难民和流民。“林大哥,林兄弟,林教头,林叔叔,林恩人”从客栈里涌出一群衣衫褴褛的百姓,有老人,有小孩,有青状年,还有妇女儿童,都齐声唤着林冲。

  “林某来晚了,抱歉抱歉。”林冲歉意的说道。“没事没事,我们给你添麻烦了。”众人说道。原来这些都是因战乱逃离家园的百姓,他们中有武林人士,也有江湖好汉。自金兵南侵宋朝,一路烧杀抢掠,城镇和村庄毁的毁,烧的烧,好不容易结伴来到汴京。

  本来宋朝对难民灾民有相关救济措施。但这次金兵大举南下,一路烧杀毁灭的城镇村庄无数,大批的难民流民蜂拥而来达数十万之多,朝廷无力全部安置安抚,有相当多的难民流落在城外暂时栖息,生活无以为继。其中有江湖人士和武林好汉听说过林冲的名声,派人去城里找林冲相约。

  原来林冲身为武学大师周桐之高徒,八十万禁军教头,武艺高强,义薄云天,在京城有极高的名声。常有各地江湖人士和武林中人都汴京找林冲比试武功或交流武学,林冲来者不拒。基本上都是点到为止,少有失手。

  确有武功高强的林冲都结交为好友,待为知己。武功低微的,林冲也认真指教点拨,毫无架子,以武会友,礼贤下士。而且来往之武林中人和江湖好汉,林冲都亲自招待,安排住宿,饮酒吃食,临走还赠送盘缠。故在江湖上名声极佳,深得江湖人士赞誉。

  这次林冲听说有江湖武林中人邀约,兴冲冲的来到城外的树林。一见面,林冲顿时就惊呆了,这哪里是什么武林江湖中人啊,完全是一群难民。

  里面有以前见过的武林中人,也有没见过的江湖人士,几乎都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竟是拖家带口,全体结伴而来,十几个江湖武林中人亲戚朋友全家老小一起竟然有上百号人。林冲知道这是金兵战乱引起百姓逃离家园造成的,但没想到会是如此凄惨凄凉,往日的英雄好汉现在竟落得如此地步。

  林冲知道他们的艰难,先帮他们找到一处客栈,又买来食物等物品,将他们暂时安顿。奈何这群江湖人士拖家带口人员众多,每天吃住是一笔不小的开资。林冲虽然身为八十万禁军教头,一月俸钱加上其它俸禄,收入也算不低。

  但平时结交好友,仗义疏财,也没多少积蓄。而这群投奔而来的江湖难民每天吃住消耗要上千文铜钱,林冲也有入不敷出之感。故只好到码头打短工每日也能有几百文铜钱,可以救下急。

  还好林冲平时禁军工作比较清闲,偶尔下午可以出来做事,加上林冲身体强壮,有武功底子,搬运粮袋到也不甚吃力。每日所得也都帮这群难民买了食物,深得大家好感。

  (宋朝一文铜钱相当于现在几块钱。宋朝一个包子二文钱,现在一个包子一块钱。(你别和我说现在有5毛钱一个的包子和10块钱一个的包子,那是扯淡。)

  简单的换算;二文铜钱=一块钱。宋朝大米一石300文-600文,也就是一石约100斤,100斤大米300-600文钱,一斤大米相当于1、5-3块钱。

  现在超市的大米也是1、5-3块钱。(您也别和我说现在有1、5元一斤以下的大米和10元一斤的大米。)宋朝一两银子=一贯铜钱,一贯铜钱=1000文铜钱,也就是宋朝一两银子等于现在的500元钱,北宋略高于500元,南宋略低于500元。这时我本人的算法。

  咱不是什么专家,教授,引经据典,博学多才。算宋朝一两银子相当于现在多少钱要用到;国际金价,金属价格,汇率指数,货币史,兑换率,军机处档案,资本论什么什么的。

  咱老百姓就知道;宋朝一个包子多少钱,现在一个包子多少钱。宋朝一斤大米多少钱,现在一斤大米多少钱。这就是真真实实的代表宋朝一文铜钱等于现在几块钱的算法,宋朝二文铜钱等于现在人民币一元钱。)

  第二日清晨,林冲来到汴河芦苇岸边。李无涯和小黑,小胖三人齐齐来到,一见林冲一起准备磕头行拜。林冲忙拦住说;“不是只有你们两人吗,怎么又多了个小胖?”

  李无涯和小黑说道;“我们三个是好兄弟,都希望林冲大哥能够一起教我们。”

  “什么好兄弟,我看你们也长得不像啊”林冲说道。

  三人面面相窘,齐声道;“我们三人是好朋友,正准备结拜为兄弟,一起闯荡江湖的。”

  “好,那我就作为你们的证人,希望你们三人能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于是在林冲的见证下,李无涯,小黑,小胖三人跪地结拜;“我李无涯,我小黑赵虎,我小胖张百万,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苍天在上,以此为誓!”

  结拜完后,三人紧紧抱在一起。然后又一起向林冲磕头行拜;“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林冲将三人扶起说道;“我林冲虽为号称80万禁军教头,空有一身本领,却不遇明主,屈沉于小人之下,无所事事。今天有缘收你们三人,望不负我望,成为真正的英雄好汉。”

  林冲从基础开始教起;跑步压腿踢腿劈叉下腰,练习耐力和柔韧性,灵活性。再以步伐弓、马、扑、虚、歇五种基本步型,强调扎实,稳健。这时远远走过来一人,原是张正道。

  张正道看见林冲,也是一愣。见此情景,也是一笑。说道;“林冲林教头,久仰久仰!”

  林冲多张正道也是略有所闻,忙回道;“张学士,见笑见笑。”两人都有相识,都互相寒暄。

  这时三个少年过来向张正道行礼。“很好,有林冲兄教习,尔等必有成就。”张正道说道。

  “客气,也是机缘巧合,我在禁军略受排挤,反正空闲,就教教这三个少年。”林冲道。

  “恩,我朝重文轻武,养成了文人浮夸之气,反而真正勇武之人郁郁不得志。军中将领将士都不思进取。现在金兵大举南下,而善战之士却没有多少,状况堪忧啊。”

  张正道叹息说道;“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我看无涯和小黑有此决心和毅力,但愿将来成为我大宋的栋梁之才。这样,我也传授他们一点浅末功夫,希望有用。“

  ”先生言笑了,书院所学,高深莫测,冠绝天下,他们受教是他们的福气。”林冲言道。

  张正道传授三人一套养身练气的功法,要他们每日练身练体后再修习。然后张正道对林冲说道;“林兄,你城外那帮朋友,我来解决。”

  林冲甚喜,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好事难,做好人更难。如今帮下去自己确实吃力,不帮自己又很为难。忙道;“怎么解决?”

  “以工代赈,招募为兵”两个办法。

  ”这个我知道,但是近日流民难民太多,朝廷这边军队编制早已满员了,可能无法全部安置。”林冲说道。

  “你那些江湖朋友大都有武艺在身,我再去找些关系,从军应该不会很难。”

  “恩,我大宋军制宽良,一人从军,全家不饿,这样他们家人就有保障了。”林冲说道。

  “对,不能从军着可以以工代赈,近日朝廷已有大臣提出为加强京城防御,欲加固加修开封内城外城城墙,需要大量民工,所以这些人可以去做临时工,也能有口饭吃。免得总靠你一个人救济,那岂不累死。”张正道言道。

  如此甚好,林冲总算解决了一桩心事。那我们就有时间筹建“金枪班”了。

  ”

  “对,这才你该做的正事。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堂堂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天天去码头抗包,岂不是大材小用。“张正道笑言道。

  ”呵呵“林冲憨厚的笑着,自己一身好武艺,战场杀敌报国一直是自己的梦想。心中灼灼之火早已点燃。

  转眼一月有余,小巷院中。李无涯,小黑,小胖三人正在练习站马步,老人们有的打扫院落,有的在院中晒太阳,有的笑眯眯的看着三人练习。依依则在帮老奶奶梳头,一边梳着一边哼着;“一只小蜻蜓呀,两只小翅膀呀,飞来又飞去呀,飞呀,飞呀!”一片和谐,安详的情景。

  原来张正道来到他们居住的院落后,看三个少年和十几个老人孤苦伶仃,相依为命后大为感动,通过开封府府事帮他们申请了临时户籍,并通过里坊长将这个院子作为他们的固定住所。同时申领了老人福利救济每人每日一升米,10文钱,还帮他们找了一个打跟的跟夫工作。

  这样他们几个老人轮流上班,一个一个晚上值跟守夜,一月也有1500文铜钱,基本生活得以保障。现在三个少年再也不用去乞讨养老人家们了,专心的练功练武。

  这时依依帮老奶奶梳好了头。看见三人还在一动不动的死撑着站马步,于是手里拿了一根树枝,嘻笑着来到跟前。先将树枝伸到小胖脸上,小胖脸痒痒的,想抓又不好抓,只好忍住。不一会实在忍不住,手一松,脚一软,歪倒在地。

  气的大叫;“依依,你捣乱。”依依笑声道;“谁让你们不陪我玩,我就是要捣乱。”说完又将树枝伸到小黑脸上,小黑不为所动。又将树枝伸到李无涯脸上。李无涯也不理不睬。依依有点泄气。又将树枝伸到两人耳朵边撩拨,两人依然不动,依依有点气恼了。

  这时眉目一挑,计上心来。依依转到两人身后,突然大叫一声;“哎哟。”李无涯和小黑几乎同时放下马步,转过身来,以为依依出了什么事。只见依依笑颜如花,笑着说道;“原来还以为你们不理我,还是在乎我的呀!,嘻嘻,嘻嘻。“两人哭笑不得,狠狠瞪了依依一眼,又继续扎起马步来。

  这时张正道手里拿着一大堆物品来到院子。依依跑上前去,蹦到张正道坏里道;”张大叔,张大叔,他们几个不理我,你帮我教训他们。“

  张正道也笑着说道;”好,我们先吃东西,吃完东西有力气了再教训他们。“

  依依连忙拿起吃食,颠颠的来到李无涯跟前说道;”大哥哥,吃吃,吃了有力气。“

  李无涯和小黑也停止了练习,帮张正道把带来的物品放好,招呼老人家们来吃饭。不一会儿,林冲也带着一大包吃食过来,和他们一起吃笑聊天,院子里顿时充满了老人们和孩子们欢乐的笑声。

  张正道和林冲两人边交流着什么,互看了一眼。这时,张正道很随意的问道;“依依,你姓什么啊?“

  依依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随口答道;“我姓赵。”

  霎时,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眼神皆有异样,一日四餐,姓赵!张正道和林冲两人也倒吸一口凉气。依依也发现了异样,挣扎了半天,才小声呢喃道;“我不是有意瞒你们,你们都对我很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书生战神。 第三章;不打不相识。 第四章;州桥结义(上) 第五章;州桥结义(下) 第六章;依依的身世。 第七章;营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