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刺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不打不相识。

第三章;不打不相识。

大闲者学大 2020-08-02
吃不饱,哪有精神漱洗。李无涯边将碗口房门。依依不干,再次指指自己的脸道;“洗,洗。”的确这小丫头片子现在当然是大户人家出身贫寒,每日出来都要梳洗打扮。再看依依脸上非常干净许多,显然她自己彻底清洗过了,小脸白里透红,竟一个俊秀的美人胚子。  无可奈何,李无“爹”李无涯猛然惊醒,数月前父亲那铿锵有力的话语仿佛就在眼前,在名字面前加上大宋,既是对国家的尊重,又是对蛮夷之族的蔑视,更是我中华民族的呐喊!。...

刺汗

推荐指数:10分

《刺汗》在线阅读

  第三章;不打不相识。

  “爹”李无涯猛然惊醒,数月前父亲那铿锵有力的话语仿佛就在眼前,在名字面前加上大宋,既是对国家的尊重,又是对蛮夷之族的蔑视,更是我中华民族的呐喊!

  我一定要做父亲那样的斗士,李无涯在心里暗暗发誓。可是空有热血沸腾,现在手无缚鸡之力,连下一顿吃的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办?

  这时只见小依依端来一碗水,对自己说道;“洗,洗。”李无涯这数月都不曾洗过脸,脸上早已是灰蒙蒙的,饭都吃不饱,哪有精神漱洗。李无涯边将碗口推开。依依不干,继续指着自己的脸道;“洗,洗。”看来这小丫头片子以前肯定是大户人家出身,每天起来都必须梳洗。再看依依脸上干净许多,显然她自己清洗过了,小脸白里透红,竟是一个清秀的美人胚子。

  无奈,李无涯双手捧水往脸上随意呼啦几下,正想用手背擦干。依依近前来,小手捏住衣服的衣襟,轻轻的帮自己擦弄,擦的很小心很认真,两人贴的很近,一丝少女的气息传来,仿佛从前母亲在帮自己擦抚一般。李无涯一阵感动,握住依依的小手说道;“我们一定能够活下去,一定!”嗯,依依用力的点点头。

  李无涯正冥思苦想到哪里找吃的,这时依依过来,一手拿着刚在的碗,一手拉着李无涯的手说;“走”。李无涯只好被拉着跟着依依走,不一会,来到了昨天自己呆着的地方。

  只见对面的包子铺依然热气腾腾,人来人往的,对面老地方小黑和小胖早已在那蹲点,面前还是那个破碗,可碗里还是没有一个铜钱。依依把碗放到跟前,自己跪坐在碗后,看见有人过来忙低头朝地上磕去。

  路人有的一愣,见这么小的女孩给自己磕头,似乎恻隐之心被打动,会放上一个铜钱,有的路人还是匆匆而过,但上十个路人之中也会有一两个停下,往碗里留个铜钱。依依努力的给每个路过的行人磕着头,虽是泥地额头上业已是乌青一块,着实让人心疼。

  一会儿工夫小半个时辰,碗里竟然有了六个铜钱,可以买三个大热包子了。而对面的小黑小胖那边,还是一无所获。

  这时小胖发现这边的情况,看了看,想了想,于是用手朝旁边坐着的小黑头上按去,似乎想要学这边的做法。谁知小黑脖子一拧依然扬着头,似乎有大丈夫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气慨,就是不肯低头。

  无奈小胖自己低头朝地上磕去,但是小胖身体肥胖,肚子上全是肉,磕个头极其困难,气喘嘘嘘,难以为继。这时小黑猛然站了起来,大步来到依依面前,一脚踢飞了小碗。依依顿时不知所措,边哭边在地上爬行想将飞出去的铜钱捡回来。

  李无涯大怒,上去朝小黑扑去。小黑身体强壮的多,随手就把李无涯推倒,李无涯挣扎的准备爬起来拼命,就在这时,一双大手伸过来,将李无涯拉起说道;“想不被人欺负吗?跟我来。”

  原是张正道在楼上看到这一幕即下楼来,似乎内心有一种极其特别的愿望想帮助这两个少年男女。李无涯见是白矾楼上的中年文士,知其善意于是拉起还在地上捡铜钱的依依随张正道而行。小黑看着一路走还在一路哭泣的小女孩,似乎心有悔意,但一想自己身上肩负的担子,无奈长呼一口气。

  张正道三人来到虹桥远处的一处芦苇旁,表情严肃的对李无涯说道;身为男人,保护家人及弱小是一种责任,你若身无所长,怎能担负起这个重任?我看这个小女孩身份肯定不简单,但她既然相信你,信任你,你就有责任保护她,照顾她,你懂吗?

  李无涯看着低声抽泣的依依和她额头上的青紫肿块,心如刀绞,想起以前父亲虽为书生但为保护自己和村民的大义凛然,浑身涌起一骨豪情说道;“我能够保护她,更能够保护自己,请先生教我,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说完就欲跪下拜叩。

  这时张正道双手虚托,一股柔和绵强之力将欲下叩的身体托起说道;“你暂时不能喊我师傅,我叫张择端,字正道,你可以叫我张先生,我只是暂时教你而已,以后的路还很长,你要自己走。”

  “是的,张先生,我一定会向前走,不负先生所望。”李无涯回答道。

  “不是负我所望,而是不负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不负大宋江山!”张正道一字一句的吐出。

  “不负国家民族,不负大宋江山!”李无涯扬声应道。

  “很好,希望我没有看错你。”张正道说道;“我原翰林学士,半年前少林寺藏经阁堂主慈慧大师来书院后山拜访,其下两名弟子表演了一套新创的武功,名曰“沾衣十八跌”,我看过一遍觉得不错,后来和慈惠大师交流将其精髓体会。

  我见你身体单弱,底子极差,其它刚猛雄劲的武学你没有基础,很难学成,这套“沾衣十八跌”主要是借力打力,后发制人,亦适合你现在的条件,现在我来教你。”

  “是,李无涯应道。”此时的依依到底还是小孩,看见芦苇纷飞的蜻蜓早已被吸引,笨拙的跑去抓蜻蜓玩了。

  “所谓沾衣,有两重意思:一是等敌手沾衣,势尽而力未至之际;二是自身与敌身无力点处相触,运用螺旋原理粘衣以劲击敌。沾衣的关健是在于如何粘接敌攻击力点,消化敌攻击力量,破坏敌自身平衡,,,,,,,,,,你要一定牢记,下面教你招法,,,,,,”

  一个谆谆教导,一个刻苦学习,转眼一天快过去了,直到依依步履蹒跚的过来低声道;“大哥哥,我饿,我饿。”两人才想起从早上到现在依依都没有吃东西,显然她极其懂事,从早上饿到现在,还磕头行乞这么长时间,肯定早就饿坏了。

  但见张正道一直在教习李无涯,借抓蜻蜓闪到一边,现在估计真的是撑不住了。李无涯眼里一红,忙说道;“我们现在就去买热包子吃,依依早上帮我们赚了好多钱的。”

  “是呀,有六个大铜钱呢,要不是那坏人来捣乱,肯定还要多。”依依骄傲的说道。

  这时张正道低下头来,抚摸着依依的头发说道;“依依,你以前吃几餐啊?”

  “四餐”依依脱口而出。

  顿时,张正道和李无涯两人对视一眼,表情极为凝重。

  张正道身为翰林学士,对礼制极为知晓。宋之前;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百姓一日两餐,诸侯王爷一日三餐,皇室一日四餐。自大宋以来,国家富足,经济繁荣,取消了宵禁以后,城市有了夜生活,所以才加一顿晚饭。

  但也只有大城市是这样,一般农村和小地方,都还是一日两餐。依依竟然平时一日四餐,身份之贵重不言而喻。李无涯也明白,父亲李行舟除了武学没有教,一身所学全部都传授给了自己,自然清楚这一日四餐的含义。

  两人心情顿时沉重起来。依依极聪慧,见两人表情后小脑袋顿时就转了过来,忙又稚声稚气道;“我想吃四餐,那样就不会饿了,大哥哥吃几餐我就吃几餐。”

  两人不做他想,先把眼前这餐解决再说。于是拉着依依来到街前,张正道买了十个包子,包好递给李无涯说道;回去慢慢体会,认真练习,明日再见。

  “再见,依依口里说着再见,眼里却盯着李无涯手上的包子。”李无涯笑道;“小馋猫,别急,回去慢慢吃。”

  “嗯”依依咽了咽口水边点头道。

  回到桥拱下面,打了一碗水,两人开始狼吞虎咽,一口气吃完十个包子,依依拍着略有鼓起的小肚皮伸懒腰道;“好困,我想睡觉了”

  这一天估计是饿坏了,累坏了,现在吃饱后困意上来拉着李无涯的一只手放在脑袋边就开始睡觉了。

  李无涯现在却毫无睡意,白天张先生教给自己的招式和套路不断在眼前浮现,于是轻轻的抽出手来到汴河边开始独自练习。展腰,转胯,崩肘,落膝,边练边想其中的要点,一直到深夜方才回去休息。

  清早,照例是依依打水过来叫醒。李无涯起来牵着依依来到老地方,见小黑小胖仍然比他们早到,小碗里还是没有几个铜钱。依依慢慢的把碗放到身前,双膝跪地,对来往的路人磕头行乞。

  李无涯想起依依那背后神秘的身份,实在不忍让她弱小的身躯再受委屈,暗暗想到,明日定要想办法找其它的出路。今天是大相国寺开放日,街市彩楼相对,绣旗招展,熙来攘往,热闹非凡。行人众多,依依磕头都磕不过来,小脸满是汗水,但小碗里的铜钱却是越来越多,连对面小黑小胖那边碗里都有收获,但是比起依依这边显然不及。

  指望今天节日能有个好收获,但街市上的路人都往依依这边施放的铜钱多,小黑子的脸越来越黑,小胖脸色也是极为难看。小黑忍了忍,犹豫了一下还是站了起来朝这边过来。

  小黑这次没有踢碗,而是对李无涯和依依说道;“这里是我们先来的,你们去别的地方。”依依唾声说道;“这里是公家的地方,你们在那边,我们在这边,凭什么走?”

  小黑咬牙说道;“叫你们走就走,不要逼我。”

  这时李无涯站到小黑身前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不管我,我不管你,就是不走!”

  “你,你,小黑顿声道”,右手朝李无涯推来动起手来。李无涯速用左手从上往下按压小黑上臂随即上右脚,落于其右脚后,同时以右手、臂、肩撞击小黑中路,左脚前跟,整劲齐发,瞬间将小黑击倒。

  小黑不忿,爬起身来,化手为拳向李无涯胸部击来,李无涯速用右小臂向左下沉挂其右肘弯部,一抖即转。接着,右脚在下向前逼住其左脚外侧,上下合劲,将小黑向后跌出。小黑再不忿,爬起身来,突然以右脚斜身向李无涯踢来,李无涯立即身抽左腿后缩,让他踢空,然后向前滑步,左脚插入其脚后封别住,借前进之势,身体前撞,将小黑撞跌而出。

  这时小胖突然从后面将李无涯死死抱住,李无涯用右脚由外向后向里缠勾住其插入两脚间的右脚踝,逆其劲而挺身,借此反劲,腰腿同时发力,小胖顿时失重后跌到底。就在这时,倒在地上的小胖猛然大声的哭了出来,边哭边说道;“爷爷奶奶,小胖没用,不能帮你们找吃的,呜呜,呜呜,”

  “起来,别丢脸了,”小黑爬起来边欲拉起坐在地上哭泣的小胖,边恨恨的盯着李无涯。“我不,今天再不多弄些吃的回去,爷爷奶奶们都快不行了。”小胖哭诉道。

  “小胖哥哥,别哭,我们一起找吃的,好吗?”这时依依过来,将自己碗中堆起的铜钱播划到小胖的碗里,然后把两个小碗放在一起,左手拉起小黑的手右手拉着李无涯的手说道;“两个哥哥都不要打了好么,我们只要在一起,以后都会好的。”

  这时小胖也停止了抽泣,将自己胖墩墩的肥手伸了过来。“在一起,以后都会好的。”听到这句话,李无涯不由百感交加。

  “在一起,以后都会好的。”小黑也是老实人家出身,看见如此羸弱的女孩却如此通情达理,再想起那些老人家们,心里也是一阵苦暖,向李无涯伸出自己的右手,李无涯也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四个少年,四双小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书生战神。 第三章;不打不相识。 第四章;州桥结义(上) 第五章;州桥结义(下) 第六章;依依的身世。 第七章;营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