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重生:邪王冷妃》在线阅读 > 正文 《重生:邪王冷妃》梦中血色,谁生谁死?

《重生:邪王冷妃》梦中血色,谁生谁死?

梧桐阅读 2020-08-02 01:02:37
复活:邪王冷妃小说名字叫作《复活:邪王冷妃》,提供更多复活:邪王冷妃是哪部小说,复活:邪王冷妃是什么小说。复活邪王冷妃小说复活:邪王冷妃摘选:娇眉紧锁,放佛锁了太多心事。羽睫轻微鼓动,沉眠中的夜魅时不时已发出很微弱的呻吟…...

重生:邪王冷妃小说名字叫做《重生:邪王冷妃》,这里提供重生:邪王冷妃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邪王冷妃小说精选:娇眉紧锁,仿佛锁住了太多心事。羽睫轻微煽动,沉睡中的夜魅不时发出微弱的呻吟。额头烧得滚烫,干裂渗血的唇略有抖动,喉间不断冒出断断续续的胡话。十指紧紧攥着床单,纤细的手几乎要将床单拧出血来。历历在目的战场,鲜血的嫣红代替了生命里所有的颜色。迷迷糊糊间,夜魅仿佛又看见那场惨烈的杀戮。梦里的场景,与现实如出一辙,让人难辨真伪,也让夜魅深陷梦境中难以自拔。荒山野岭,军士送嫁,红色的花轿。玛瑙串成的绺子随着轿夫的脚程发出清脆…

娇眉紧锁,仿佛锁住了太多心事。羽睫轻微煽动,沉睡中的夜魅不时发出微弱的呻吟。额头烧得滚烫,干裂渗血的唇略有抖动,喉间不断冒出断断续续的胡话。十指紧紧攥着床单,纤细的手几乎要将床单拧出血来。

历历在目的战场,鲜血的嫣红代替了生命里所有的颜色。

迷迷糊糊间,夜魅仿佛又看见那场惨烈的杀戮。梦里的场景,与现实如出一辙,让人难辨真伪,也让夜魅深陷梦境中难以自拔。

荒山野岭,军士送嫁,红色的花轿。玛瑙串成的绺子随着轿夫的脚程发出清脆的声响,金丝绣成的合欢暗纹轿帘稳稳垂着,风过轿顶也无法撩开半点缝隙。

喜娘在轿侧走着,笑容之外颇显谨慎。

一道黑影骤然落在队伍之前,却是负伤的夜魅。身后黑压压近十人,一个个长剑拖在地上,发出惊悚之音。

紧捂不断流血的胸口,夜魅黑纱下的脸颊越发惨白。

寒光乍现,死士们竟对无辜的送亲队伍挥刀相向。她想阻止却来不及阻止,也无法阻止,眼睁睁看着死士们将所有的军士屠灭殆尽。

耳边,仿佛又想起新嫁娘冰冷惊恐却带着几分绝傲的声音。

“你们是谁?将军府的轿子岂是你们可以动,就不怕我爹杀了你们?”嫁衣女子恨不能将夜魅拆骨入腹,甩开夜魅的手。趁着交战的空隙,疯似的往一条小径上跑去。

“那是悬崖。”夜魅一声厉喝。强提起真气,纵身一跃,落在新嫁娘跟前。冷剑横在胸前,径直拦住她的去路。

她看到为首的黑衣男子,眼底腾然杀气,“杀了你,我就会成为碧夜楼第一杀手。这个位置早就该属于我!偏你这个女人,占据不放。”

“冷箭是你放的?”夜魅恨然,胸口的血染红了衣衫。

“不错!”残风笑得得意,“不然凭你的身手,何至逍遥王府未进,便失手折回?本来,我想让你死在那里,谁知你功力深厚竟然逃了。是我走运,终于能亲手杀了你!”

夜魅一口血喷出,体内真气乱窜,“背叛碧夜楼,楼主必会让你死无全尸。”

残风凛冽的笑着,“今日我带的全是亲信,就算你死在这里,楼主也不会知道。夜魅,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回眸看了新嫁娘一眼,夜魅笑得有些冷冽,“今日你要随我死在这里的,你叫什么?”

“我乃云大将军府千金,云罗。”云罗怒目圆睁,“你别猫哭耗子,实话告诉你们,若敢动我,别说将军府,就是逍遥王府和大月朝廷都不会放过你们。”

夜魅轻蔑,“待会打起来,一有生路你就跑,不许回头。”

她听见云罗恨然,“我不会相信你这种冷血动物。”

夜魅嘴角微咧,不知为何,她第一眼看到云罗,总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仿佛,她们有种无法言语的联系。

残风步步紧逼,丝毫不给夜魅脱身的机会。好在残风立誓要手刃夜魅,众黑衣人皆没有上前相助,只是将崖顶团团围住。

硬是凝起一股真气,夜魅纵身一跃,赫然出现在残风身后。然她的目标却不是残风,而是那一圈看戏的黑衣人。长剑陡然划过那人脖颈,对方连丝毫还手的反应都没有。愠色冲云罗怒喊,夜魅目色如血,“快滚!”

云罗自知难以逃开,听到夜魅大喊,撒腿就跑。

谁知,身后赫然冷风袭来。

蓦然回首,却是残风冷若利刃的眸子。

那一刻,夜魅看到云罗的身子像凋零的雪花,快速向悬崖边飞去。伸手,却只扯下她的嫁衣外套,红色如血。

突然间,冷剑从背后穿胸而过,冰冷的剑尖正淌着她炙热的鲜血。夜魅低头,只见鲜血不断滴落在手中的嫁衣上,愈发鲜艳夺目。身后,是残风刺耳的笑声,他终于如愿以偿,将剑刺进了她的胸膛。

猛然间,夜魅仰天一声长啸,声音如狼般锐利而惊悚。浑身上下竟发出一股强大而无可抗拒的力量,足足将残风逼退数米远才能站定。众人心惊,待抬眸,却一个个呆若木鸡,都怔在当场。

残风立时大叫一声,“鬼母阴姬?!”

顷刻间,万丈华光从四面八方而来,犹如万箭齐发。在一片地狱般的哀嚎中,让那些黑衣人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全部杀死。阴冷的悬崖,独剩下惊惧交加的残风,微颤的盯着徐徐转过身来的夜魅。

青丝飞舞,美丽的脸上杀气尽散,独剩下妩媚娇娆的五官,精致而不可方物。红色的羽睫如纨扇般轻轻煽动,明媚如月的眸子流动着熠熠之光,**的红唇不点而朱。唇角维扬,却与眉心的红色火焰印记交相辉映,更显妖艳魅惑。

指尖妖娆的抚过脸颊,一样的脸一样的衣裳,却分明是两个人。细致的抚摸着手中的红嫁衣,夜魅笑得很轻。眉眼轻挑,但见她用食指轻沾胸口的鲜血,丝毫不觉痛苦之色。

“你不是夜魅,你到底是谁?”残风的声音有些发抖。

“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只不过……”她的眉梢邪邪的挑动一下,“知道答案的人,都会死!”手,缓缓伸出去。

残风瞪大眼眸,赫然尖叫一声,“你的掌心、你的掌心是、是……”

“你没机会记住它了!”陡然厉喝,夜魅果真如鬼魅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借着指甲的锋利,划开了残风的颈动脉。鲜血霎时如潮喷涌,他却只能睁大眼眸,到死都没能将话说完。

悬崖之上,风声萧瑟。所见妖娆,所闻惊悚的怒吼,“木清风,我要杀了你……”

不远处陡然一阵纷乱的马蹄声,夜魅的眼睛不经意的眨动。垂首凝视手中的红嫁衣,眉心的火焰印记缓缓退去,终于消失不见。眼前一黑,夜魅砰然倒地,晕死过去。

身子滚烫,夜魅在床榻上辗转,不断低语,“木清风……木清风……血……血……”

站起身,萧宿附耳在夜魅唇边。他想知道,她反反复复说着什么。

“子……子限……子限快跑……不要杀风儿,不要……不要……”

陡然直起身子,萧宿剑眉横立,“子限是谁?”蓦然间,他仿佛想起什么,面色骤然一沉。随即拂袖,大步走出房去。

门外站着砚台,颇为奇怪的看着萧宿怒气冲冲的出来,“爷?爷,您怎么了?莫不是王妃醒了?”

“把清华庄腾出来,待她醒了就挪过去。”萧宿冷然。

砚台愣了一下,他分明看到主子的眼底有些怒色,与抱回王妃时略带忧心的表情截然不同。这是怎么了?

见萧宿走远,砚台忙不迭跟上去。

这边萧宿刚走,那头芙蓉夫人便领着婢女小玉走进了夜魅的房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重生:邪王冷妃》王妃云罗 《重生:邪王冷妃》认出她?他? 《重生:邪王冷妃》密林深处,谁与谁的缠绵不休 《重生:邪王冷妃》灭门 《重生:邪王冷妃》梦中血色,谁生谁死? 《重生:邪王冷妃》讨好的英夫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