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朕的皇后是反贼》在线阅读 > 正文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10章 谁人设局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10章 谁人设局

阅读王 2020-07-01 01:01:35
容真小说名字叫作《朕的皇后是反贼》,提供更多朕的皇后是反贼小说以及最新章节,朕的皇后是反贼以及最新更新。朕的皇后是反贼小说容真摘选:容真猜测的是的,萧湛巴严禁西苑出事,在西苑大火冲天的时候,整个皇城西北角却像是被被冻结了,…...

容真小说名字叫做《朕的皇后是反贼》,这里提供容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朕的皇后是反贼小说精选: 容真猜想的没错,萧湛巴不得西苑出事,在西苑大火冲天的时候,整个皇城西北角却像是被冻结了,毫无声息,就连巡逻的御林军都刻意避开了西苑宫墙,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回到店铺的时候,京城依旧安睡,容真一脸淡定,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丹丹侧脸看去,却见容真眼神坚定,傲气满满,她微勾的唇角流露出丝丝邪魅笑意,就像是沙场上得胜的将军,自信非常。丹丹记得,姐姐的眼角一直都是耷拉着,看起来没精打采,以前时常低着头,就像个被欺负…

容真猜想的没错,萧湛巴不得西苑出事,在西苑大火冲天的时候,整个皇城西北角却像是被冻结了,毫无声息,就连巡逻的御林军都刻意避开了西苑宫墙,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回到店铺的时候,京城依旧安睡,容真一脸淡定,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丹丹侧脸看去,却见容真眼神坚定,傲气满满,她微勾的唇角流露出丝丝邪魅笑意,就像是沙场上得胜的将军,自信非常。

丹丹记得,姐姐的眼角一直都是耷拉着,看起来没精打采,以前时常低着头,就像个被欺负惯了的怂包。但此刻,她变了,变得骄傲,变得锐气,如同磨掉锈迹的利剑,锋芒毕露。

没有软肋的她,所向披靡。

因为语言便利,她平时帮西域小商人跑跑官府办公文,在西域商人的圈子里,越来越有名气。接回凤星,容真再无所顾忌,便开始施展自己的计划,她同成老板几番商议,打算成立西域商会,集中力量,这样,西域的商品销路就更好打开。

八月初四,容真正在后院练功,外面店里却来了闹事的,而且阵仗还不小,七八号人堵住了店门,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自打开店以来,还是头一回遇上这么大的事情,容真换了衣服出来,打量着来人,见他青色绸衣,头带一顶乌纱小帽,脸上阴沉沉的,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就差拿着鼻孔看人了。

“不知客人何事?”容真漆黑明亮的双眸里闪过一缕诧异,但立刻便敛去惊讶,平湖不动地笑了。对面酒楼里坐的不就是京城最大胭脂铺的老板么,看来他们是打算撕破脸,要大闹一番了。

果然,为首的中年男人笑不见底,阴阳怪气地说:“你竟敢卖毒口脂,毒死我的女儿!”

下毒?容真微微一愣,秀挺的眉毛一动,心下了然,以往都是小打小闹,都是些烂脸的来闹,也被白沐雨打发了回去。今天外面突然鬼哭狼嚎,呼天抢地的,原来是趁着白沐雨回江南的空隙,要和她要打人命官司!

驴车上拉来一具尸体,有三五个妇人围着鬼嚎,“你们卖毒胭脂,还我儿命来,还我儿命来!”

妇人们哭得伤心欲绝,人们围在店门口,议论纷纷,容真冷笑,一记断子绝孙脚踢开了中年男人,将他踢得脸色发青,满地打滚,这惨状生生吓得堵在门口外的大汉们一怔。

但旋即,大汉们就反应了过来,凶狠地朝着容真扑过来。劲风刮到面门,她淡淡地笑了笑,战场腥风血雨里厮杀过,这样的攻击在她眼里算不得什么。

容真飞快地一跺脚跟,身形一矮,瞬间躲开了迎面而来的拳头!然后闪电般起身,肘部带着劲风狠狠击在那人胸口,那大汉“嗷”得一声,痛呼倒地。

她身手利落,接连放倒两个壮汉,唬得人一愣一愣的,容真压了压拳头,松了松脖颈,邪魅一笑,“不好意思,很久没动手了,没控制住力道。”现场一片寂静,剩下的壮汉面面相觑,就连鬼哭狼嚎的女人们都吓得噤了声,僵硬地看着朝驴车走来的容真。

其中一个胆大的,仗着自己是女人,耸了耸波涛汹涌的胸脯,喊道:“打人啦!恶霸打人啦!恶霸卖毒药欺压良民啦!”

容真无视她,径直走进驴车,掀开了车上的草席——一个面色青紫的少女躺在稻草里,头发蓬乱,衣衫却是整整齐齐,容真一扫,心里便有底了。

女人们大着胆子又哭了起来,大汉们见拳脚上讨不到便宜,干脆也加入了哭丧的行列,围着驴车哭得热闹:“杀人啦,花颜小铺杀人啦!”

场面混乱,有人报了官,巡逻的捕头很快带着人赶来了,见花颜小铺前坐着男男女女十数人,都在号丧,瞬间头大了,于是他横眉倒竖,大手一挥,厉声呵斥道:“哭什么哭!通通带回官衙候审!”

“慢着!”容真冷目转向捕头,寒冰一样的眼神盯得捕头心里发毛,好像是被狼盯上了,阴森森的目光,简直就是通向地狱大道的灯火,森冷又可怕。

“你们说这姑娘是怎么死的?”

“被你家的口脂毒死的!你看看,这就是证据!”一个夫人甩出一盒口脂,又喊出跟来的大夫,叫他指认。大夫朝众人施礼过后,指着口脂义愤填膺地说:“这口脂里有罂粟花汁,能让人上瘾,欲罢不能,用后毒素积累,长期就会致死啊!”

“呼……”人们倒抽冷气,罂粟,这分明是剧毒啊,大炎明令禁止种植的毒物。

捕头一听有罂粟,正要发作,却被容真抢先一步堵了话。

容真仰天大笑三声,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上前扒开了死者的衣服。家属更加哭天抢地,要和容真拼命,撕扯着她的衣襟,要捕头赶快抓人。

“你说你女儿是中毒而死,那她脖子上的勒痕从何而来——而且,她身上!”说着,容真狞笑着,狠手一扯,将死者的上衣全数撕开,指着上面的****痕迹,中气十足地冷声喝道:“既是亲娘来哭,那王家女儿未出阁吧,她这怕是**被发现,吊死的才对吧。”

说罢,容真便从车上跳了下来,对周围人拱了拱手,诚恳道:“众位邻里看得清楚,听得更清楚,他们王家是要接着死人来讹诈钱财,真真是无德!”

这时候,丹丹也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偏头看向那一家人,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凉凉地说:“也对啊,能养出**女儿的人家,家风可见一斑,难为你们找了这么多人串供。”

瞬间,局势大扭转,人们纷纷指责王家人,一时间唾骂声高涨。

但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一道好事的声音,喊道:“可是罂粟是打哪里来的?讹诈是真,罂粟不一定假啊!”

容真一惊,这局还是连环扣!她循着声音望去,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捕头却怒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挥手下令:“都拘回去,等府尹发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8章 良好开端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1章 隔夜皇后不如鸡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10章 谁人设局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9章 皇后再见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6章 贵客临门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2章 第一个同伙儿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