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朕的皇后是反贼》在线阅读 > 正文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1章 隔夜皇后不如鸡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1章 隔夜皇后不如鸡

阅读王 2020-07-01
萧湛容真小说名字叫作《朕的皇后是反贼》,提供更多萧湛容真小说,萧湛容真小说名字。朕的皇后是反贼小说萧湛容真摘选:萧湛怀中的美人是丽妃。萧湛的妃子们风格相同,左右都是明眸杏眼、樱桃一小口的类型,平常还能按着衣服分一分…...

萧湛容真小说名字叫做《朕的皇后是反贼》,这里提供萧湛容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朕的皇后是反贼小说精选: 腊月初九,整个皇宫仍旧浸润在昨日新皇登基大典的喜气洋洋中,处处红绸结花,披红挂彩,喜气非常。但是,养心殿内却是一片惨淡,病怏怏的老皇帝斜靠在床上,握着新帝与新后的手,话不成句。“让朕再看……看看凤星,乖孙——孙,爷爷——爷爷……”小公主眼泪汪汪地抱着老皇帝的胳膊,无声地哭泣,让人心疼万分。殿内弥漫着浓重的药味,苦涩且压抑,所有人都跪着,默默垂头流泪。许久之后,老皇帝的气息终于顺畅了些,拽紧新帝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容真是个好媳妇…

腊月初九,整个皇宫仍旧浸润在昨日新皇登基大典的喜气洋洋中,处处红绸结花,披红挂彩,喜气非常。

但是,养心殿内却是一片惨淡,病怏怏的老皇帝斜靠在床上,握着新帝与新后的手,话不成句。

“让朕再看……看看凤星,乖孙——孙,爷爷——爷爷……”

小公主眼泪汪汪地抱着老皇帝的胳膊,无声地哭泣,让人心疼万分。

殿内弥漫着浓重的药味,苦涩且压抑,所有人都跪着,默默垂头流泪。许久之后,老皇帝的气息终于顺畅了些,拽紧新帝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容真是个好媳妇,你莫要苛待她,纵然不喜欢,也万万不要苛待她……”

“儿臣知道。”

新帝剑眉英挺,冰冷的视线扫过自己身边的皇后,弧形优美的唇瓣轻启,再次强调道:“父皇,儿臣不会苛待她。”

他的皇后,容真,皮肤黝黑,两坨高原红上斑斑点点,丑得感人至深。

她体型壮硕,跪在那里,如小山般巍峨,占了整整两个人的地方,这叫什么皇后?

听到儿子许诺,老皇帝点点头,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先帝驾崩了,宫内一夜忙乱,就在第二天早晨,皇后容真接到了圣旨。圣旨上说:皇后忠孝贤淑,愿为先帝守孝三年,圣上感其孝心,再三挽留不得,便休整后宫西苑为佛堂,令皇后安居守孝,凤星公主一同搬入,陪伴母亲。

接到圣旨的时候,容真已经哭了一夜,世上再没有疼爱她的长辈了。

她只做了一天一夜的皇后,便被打入了冷宫。

西苑,建在皇宫内墙根儿下,隔壁是散养着奇珍异兽的兽苑,自建成起,就只住历代先帝遗妃,是皇宫内最隔绝于世的存在,清静到残忍。

而这份残忍,是自己的丈夫亲手赐予的,赤裸裸的恶意摊在明面上,他厌恶她,甚至是恨她。

按照规矩,容真还得去谢恩,宫人对她很尊敬,即便明知容真将入冷宫,宫人也没有半分不恭敬,只是皇帝的妃子们却得了意,曾经暗地里的讥讽,如今毫无顾忌。

“哎哟,我说天色怎么突然暗了,原来是娘娘您来了。”一声黄莺妙语嫣然的娇呼响起,容真定睛一看,才勉强分辨出腻在皇帝萧湛怀中的美人是丽妃。

萧湛的妃子们风格相近,大约都是明眸杏眼、樱桃小口的类型,平时还能按着衣服分一分,如今宫内一片素白,容真揉了揉眼睛,才勉强分清楚。哎,她快要被萧湛折磨成脸盲了。

三位娇滴滴的新晋妃嫔,围着萧湛献殷勤,竞相争着关心皇帝,她们手上端着各式各样的补品,正软声哄萧湛吃。

瞧见她进殿,却是没人打算请安,容真心道也好,都这种时候了,省得她扯着脸,硬憋出个假惺惺的雍容假笑来。如此看来,不做皇后倒是轻松,幸福感飙升许多。

“皇后,你来做什么?”萧湛俊美的脸转过来,如冰黑眸冷冷地盯着容真,讥讽的眼神里,流露着丝丝看好戏的邪魅残忍,道:“或许你不想去西苑,那不如住兽苑好了,反正皇后自边关乱军中长大,能生撕野狼,想来兽苑也消受的起。”

闻言,容真一脸平静,忽视众妃略带挑衅和鄙视的目光,迳自来到萧湛跟前,俯身淡淡道:“臣妾领旨谢恩。”

萧湛看都没看她一眼,对着怀中的女子一笑,“丽妃,知道皇后为何不跪么?就是因为太肥了跪不下去。”他冷峻的凤眼轻轻转开,投下蔑视一瞥,勾唇冷笑。

容真身边的老嬷嬷义愤填膺,皇上昨夜才答应先帝,不会苛待皇后娘娘,转头就如此羞辱娘娘,简直不仁不孝!

“皇……”嬷嬷正要劝谏,容真却暗中拉住了她的衣袖,轻轻地摇了摇头。从外貌来讲,她确实配不上萧湛,他丰神俊朗,一代天骄,自己出身行伍,壮如男子,确实难为他接受自己了。

但相反,从人品来说,容真只觉得萧湛恶心,她要是勉强能算人的话,萧湛就是个披着人皮的动物,人面兽心。

所以,容真觉得自己或许是坏事做多遭了报应,被嫁给一个牲口。

“凤星公主也在啊,圆圆的,好似个皮球。”贵妃不甘人后,见皇帝对皇后满脸不屑,也出声凑热闹,讥讽容真的女儿,众妃子听罢娇笑更甚。

萧湛斜眼睨了凤星一眼,倏然大笑:“是呀,好似个小母熊,朕记得十五岁的时候,春山围猎,正是射中如此小母熊的。”说着,萧湛黑着脸冲着凤星比了一个挽弓瞄准的动作,吓得孩子躲在了容真身后,不敢出声。

见状,萧湛与众妃放声大笑,容真握紧了拳头,努力平复心情,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一刀砍了皇帝,但现在她实力不济,恐一刀不能毙命,而且,她答应过父亲,要好好做个忠臣……

哈,忠臣啊……

容真觉得面前的景象十分刺眼,先帝才刚刚归天,妃嫔便放声调笑,实在是大逆不道,毫无孝道可言。

“皇上,如今国丧悲痛,莫失言行。”面无表情地说完官方辞令,容真眼底却透出浓重的不屑,萧湛你个畜生,亲爹死了这么高兴,比你那些虎视眈眈的兄弟还不如,至少他们都守在灵前,而你个畜生却沉浸在美人堆里不能自拔。

言罢,容真躬身再施一礼,便头也不回地转身而去。

望着容真决然离去的背影,萧湛心下甚觉舒服,三年来,他身边站着这么个母熊,真是糟心的厉害,父皇还灌醉他,逼着他和她生下了一头小母熊。

若非为了皇位,他怎么可能忍受那么多年,这三年来,他堂堂神威将军,成了皇室笑柄,颜面扫地,这一切,李容真死一万次都弥补不回来。她还有脸提先帝,若非父皇嘱托,他登基第一件事,就是赐死大小母熊!

现在的结局已经足够好,希望李容真能领会这一点,不要给他找麻烦。

是的,结局已经足够圆满,没有流血,没有凄惨囚禁。

容真也不想做白眼狼,但萧湛和先帝是她父亲从乱军中浴血救出,父亲替萧湛挡了三刀,忍着被野狼撕咬的痛苦,将萧湛托举而起爬上山崖。她从狼群里抢出父亲遗体,却没想到成了萧湛的笑柄。

她不讨人喜欢没问题,因为她的模样确实难以讨人喜欢,但是萧湛不该如此报复,嘲笑她。

容真的心一直是凉的,此时此刻,真正凉透了。

夜深了,凤星趴在容真怀里睡着了,孩子还小,不知道父亲称她为“小母熊”是什么意思,懵懵懂懂得只晓得害怕,连睡觉都不安稳,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可怜得紧。

昔日唯唯诺诺的苏侧妃,此刻正在西苑外耀武扬威,尖细的声音宛如针扎一样,刺在容真心上。

“皇上说熬铜汁,灌死锁眼,但皇后娘娘神力无比,还是钉死大门保险些呢。”

老嬷嬷坐在床上,暗自叹气,容真低头抚摸着女儿稚嫩的脸庞,嘴角带笑,如释重负地说:“锁死也好,没人再烦我,我也不用再做那些不伦不类的可笑姿态了。”

她,再不用做什么忠心耿耿的臣了。

锁头被灌死,开始两个月,还有足够的饭菜和衣服送来,渐渐地,西苑就像是被遗忘了一样,没人送饭了。从前东宫的婢女和太监便隔三差五夹带些米面菜籽送来,容真和孩子,还有老嬷嬷才不至于饿死。

转眼间,就是开春,容真饿瘦了很多,她每天省着口粮,给凤星磨米糊喝。纵然如此,凤星也是一脸菜色,从前圆滚滚的胖娃娃,三月时间,已瘦得见骨。

老嬷嬷拆了容真的旧衣,坐在窗下缝缝补补,她絮絮叨叨地,说着大雨过后,菜地里能多多少收成。

“东宫的春丫头上次带来的盐巴还多,收了菜腌一些。”

大雨下了三天,容真依在门口,默默地望着高大的宫墙发呆,嬷嬷絮叨的话语她听到了,却不知如何回应。

东西很少,春丫头也不能天天来,她和嬷嬷经常是两三天才吃一顿饭,她还年轻受得了,可是嬷嬷老了,孩子也太小,饿不起。

“嬷嬷,这红墙真的是最后一道宫墙吗?”容真抿了抿发白的嘴唇,心中那个大胆的计划清晰可见。

“是啊,宫墙外面就是护城河,西北角的出水口落下去就是护城河。”

这个问题,容真已经问了整整一个月,她内心也已经挣扎了一个月,如果这真是最后一道宫墙,如果外面真是护城河,她从出水口钻出去,能不能顺利离开。

护城河三丈深,宽约百尺,下了三天雨,水涨得厉害,很危险。

但是现在,现实已经不给她考虑危险性的时间了,凤星才三岁,再这样下去,孩子会饿傻的。

雨淅淅沥沥小了些,天青色阴翳,外面是哗啦啦的河水声。容真咬咬牙,转身回屋,将头发梳成辫子盘起,换了身结实的布衣,收拾了首饰盒里为数不多的几样东西,裹严实,径直走向了出水口。

在容真忙活的这段时间里,嬷嬷一直低着头,不敢开口,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哭。她的大小姐,曾经大炎第一的容大将军,如今竟成了什么模样!老天真是不长眼啊!

外面“噗通”一声,容真顺着挖开的出水口掉进了护城河,刺骨的河水瞬间袭来,容真猛地呛了几口水,冰凉的河水充斥着口鼻,刺得人生疼,恍惚间,容真听见了凤星的哭声,她可怜的孩子,饿得直哭!

她要活着,她必须活着,活着给孩子弄口吃的回来!

容真挣扎着往上浮起,猛地久违的空气袭来,抹了一把脸,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水面宽阔,自由了,她自由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8章 良好开端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1章 隔夜皇后不如鸡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10章 谁人设局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9章 皇后再见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6章 贵客临门 《朕的皇后是反贼》第2章 第一个同伙儿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