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乱世姻缘》在线阅读 > 正文 《乱世姻缘》乱世姻缘第二章求婚五

《乱世姻缘》乱世姻缘第二章求婚五

梧桐阅读 2020-06-27 07:41:17
张静张霞小说名字叫作《乱世姻缘》,提供更多乱世姻缘小说以及最新章节,乱世姻缘以及最新更新。乱世姻缘小说张静张霞摘选:张静这一次一听就欢笑地叫了出来:“娘和张霞来了!”徐尧赶紧去打开门,门口真的站着睁大了惊讶眼睛的邢秀珍和张霞。…...

乱世姻缘

推荐指数:10分

《乱世姻缘》在线阅读

张静张霞小说名字叫做《乱世姻缘》,这里提供张静张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乱世姻缘小说精选: 五,发生了好几件不寻常的事 热好汤,2人又准备吃晚饭时,门口又传来敲门声。 张静这次一听就欢乐地叫了起来:“娘和张霞来了!”徐尧赶快去开门,门口真的站着睁大了吃惊眼睛的邢秀珍和张霞。徐尧忙问:“邢娘,就你们俩?还没吃晚饭吧?” 邢娘和张霞走进病房,看着这病房里的一切,还没能回过神来,只是连连点头。徐尧马上站起来,拿了二只搪瓷饭盆和代价券就出了门,等到邢娘问清楚徐尧是去买饭时,她赶快叫张霞去喊徐尧回来,不要去买了,张霞追到电…

五,发生了好几件不寻常的事

热好汤,2人又准备吃晚饭时,门口又传来敲门声。

张静这次一听就欢乐地叫了起来:“娘和张霞来了!”徐尧赶快去开门,门口真的站着睁大了吃惊眼睛的邢秀珍和张霞。徐尧忙问:“邢娘,就你们俩?还没吃晚饭吧?”

邢娘和张霞走进病房,看着这病房里的一切,还没能回过神来,只是连连点头。徐尧马上站起来,拿了二只搪瓷饭盆和代价券就出了门,等到邢娘问清楚徐尧是去买饭时,她赶快叫张霞去喊徐尧回来,不要去买了,张霞追到电梯口,电梯已下去了。

等徐尧到一搂大食堂买了饭,又买了两份青菜和两份肉饼子蒸蛋回到801房间时,邢秀珍已知道张静能住进这高干病房的原由。

刚才在门卫查张静住在那个房间时,当门卫找到下午办住院手续的张静的名字后,看了看邢秀珍母女俩说了声:“往801室,要乘电梯上去……保姆怎么这时才来?”当时邢秀珍听了就一头雾水,她一学门卫的话,大家都忍不住笑开了。

张霞兴奋地说:“看来徐尧大哥在我们家一出现,我们家运气就来了!”邢娘开心地横了女儿一眼:“少贫嘴!”

邢秀珍她今天上午去了区公司,10点钟盘沙湾菜场革委会全体人员在会议室集合,迎接由区公司革委会副主任王丽仙亲自送过来的邢秀珍,宣布了区革委会的任命书,邢秀珍正式任命为盘沙湾菜场革委会副主任,下午正式将工作接了下来。她一边吃饭一边和大家说了经过,3人自然是很高兴。

晚饭后,徐尧就忙着对昨晚基本成文的一篇德文资料进行了修改。邢娘收拾好碗筷,服侍张静吃药,张静小便后,又按医生要求用配的药水洗了下身,三人正商议着,护士来给张静进行药物处理。

徐尧被支在门外时,他将邢娘喊了出来,给了邢娘一百元钱,并说:“邢娘,这钱你先用着,我估计你扣发的工资很快会补发的,到时你再还我。医生说张静的身体太亏了,反正这里有煤气,要烧点给她补补。安主任说再不看病,搞不好有生命危险。”

邢娘想了想,就把10张大团结收了起来。告诉徐尧:“张霞初三毕业了,反正不上课,又不分配,全部升高中读书。她明天上午来陪她姐姐,这里能住,她就不回家了。”

邢娘和张霞8点敲过就回去了,9点钟护士给张静量了体温,又打了一针,还关照不能吃东西了。十点半,徐尧将一篇资料修改好,此时张静打了针后已沉沉睡过去,徐尧轻手轻脚的离开了病房。

此时电梯已没有了,他和值班护士打了个招呼,就从扶梯上下了搂。通宵车21路车站正好在医院门边,他回到宿舍已是11点1刻了。

周三中午吃午饭时,徐尧将陈敏叫到宿舍,将第一篇译好的文稿给了陈敏,对陈敏说:“我又翻成中文,请教授赶快审阅,一些心血管病和医学专用名字,不知有没有译对?我将他们摘录在后面,请教授审定。”陈敏连连称谢。

徐尧注视了一下陈敏,疑惑地说:“小敏,你脸色不大对头,眼眶怎么这样青黑?你感到身体怎么样?”陈敏轻松的蹦跳了2下说:“没事!身体很好!”

徐尧又对陈敏说:“不要太用功,要注意劳勉结合。”陈敏应了一声就欢快地走了。

且说徐尧在凌志同教授审定了心血管病和医学专用名字后,翻译速度也快了起来,第2周交了2篇,第3周交了3篇,第4周交了3篇,第5周又交了2篇,凌志同教授精选的11篇心血管疾病的论文全部译了出来。徐尧的德文也有了长足的提高。张静的病在安主任的悉心医疗下,也得到了彻底的治愈,也将出院。

这一个多月来,在本书主人公徐尧的周围发生了好几件不寻常的事:

第一件事是,在邢秀珍到盘沙湾菜场任革委会副主任半个月,造反派潘再呜到区公司办学习班半个月后,正准备分到兰海路菜场去当大班长时,潘再鸣被市公安局秘密逮捕。经过初步审讯,在人证、物证面前,他承认了自己本名朱海涛,在抗战后从苏北响水到本市来讨生活,经同村人介绍,拜了老头子,混在菜市场里,干起了欺行霸市的勾当,同时趁世道混乱,师兄弟几个干起了灭绝人性的“背猪仔”恶事,死在他手里的就有19个人。

潘再鸣就是他害死者之一,当时他看看潘再鸣的良民证上照片与他很像,他就将它留了下来。后来警察署布下陷阱,一下子抓了几个“背猪仔”的恶贼,并将他们的老头子也抓起来杀了。那次他正好返乡有事,逃过了一劫。

他回来后,就改头换面,从徐家汇躲进盘沙湾一带。冒充潘再鸣贩菜混日子,后来他将不出5服的堂妹朱兰英带出来成了婚,近亲结婚,生了两个憨大儿子。公安局将他抓起来后,他检举揭发交待较好,在他指证下又查出当年“背猪仔”的恶贼6人。在公安局命令下,朱兰英带着两个儿子1个媳妇,在1天晚上不声不响地从张家弄一号搬走了。

第二天清早邢秀珍到井里打水洗衣服时,看见围墙门和中门开着,再一看潘家已人去屋空。她赶快回屋告诉了丈夫张宏喜,张宏喜高兴地说:“估计姓潘的事发了。”

又吩咐邢秀珍:“秀珍,先将房子和围墙门锁起来,晚上到医院先告诉徐尧,叫他转告刘金声和曹玉梁他们。”

第二件事是,在邢秀珍到盘沙湾菜场任革委会副主任半个月后,正逢发工资,她被叫到区公司开会,陆主任对到会的20多位职工讲了话,批判了当权派扩大化,斗错了人,扣发工资将全数补发。当场就有人豪淘大哭,连硬气的男子汉也热泪盈眶。“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口号声马上响彻公司大楼。邢秀珍补到3年零9个月工资,合计为1507元5角,加上当月45元5角,在当时,这是一笔不小的款子,张家在经济上一下子翻了身。

第三件事是,邢秀珍恢复了学文化的计划,文革前,她陪着大女儿、二女儿学习,到1965年她获得了区夜中学初中毕业文凭。文革中她被打倒,学文化一事断了四年,现在她工作重又安排,进一步提高文化水平成了她的迫切需要。在徐尧的影响下,张静和张霞也复习起了功课,邢秀珍又拿起了高一的功课,在徐尧的帮助下,订了5年计划,集中学习高中的语文、物理、化学、数学、几何、英语。徐尧答应做她的教师。

第四件事是,张宏喜在徐尧背扶下,去医院拆了石膏,在徐尧陪同下,到单位浴室彻彻底底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在张宏喜的指导下,徐尧初步学会了帮人擦背的基本要领。并陪撑着拐撑的张宏喜,回组里和大家见了次面,几个农场知青认了认师父的师父。再到队部拜访了宋学明、蒋光西等领导。

然后看了看徐尧暂时借到队部技术组的办公地方。港务局五区改造工程的施工图设计,必须按实际情况进行设计,加上运动后,实行三结合现场设计,设计所下来了6位老大学生,在蒋光西领导下搞设计。9队的徐尧等3个67、68届毕业的大学生暂借队部技术组,协助设计所工作。主要是负责对老码头实测和探摸资料的收集与整理,提供给设计使用。

第五件事是,徐尧向张静求婚。先是徐尧父母来了一次S市,拜访了潭子湾路福寿巷张家弄一号张宏喜家,又到了市妇婴保健医院看望了张静,大姑妈家也没去,当天就乘夜班火车赶回了锡城,临走时,父亲徐仁祥在火车站上对徐尧说了一句话:“徐尧,只要你看准了,我和你妈没有意见,我们总是站在你一边的。但你要有思想准备,要承受得住社会各方面与论的压力。”

对于徐家夫妇的突然到来,又突然回去,张家夫妇和子女都搞得一头雾水,但又不好直接问徐尧。也就在张宏喜拆了石膏那个周末,也是徐仁祥夫妇来S市的下一个周末,也是徐尧的结拜兄弟黄启立和王吉,还有李俊友、朱士茵几人来市妇婴保健医院看望张静和邢秀珍、张霞后的二天。那天张秀也随母亲来了医院。也是徐尧收到结拜兄弟赵怀仁和唐人龙电报的当天,也是张静进医院的第4个周末,也是张静毛病治好了,身体也基本康复了,胎儿也一切正常了,思想上准备出院的那个周末。徐尧趁吃过晚饭,邢娘和张霞在收拾碗筷和房间时,带着张秀一起下楼到楼下小花园一起散步时,徐尧向张静求了婚。张静止不住热泪汹涌,张秀看到大姐无原无故哭了起来,正睁大了双眼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看到大姐就扑在大哥哥身上痛哭不止,大哥哥也紧紧的抱着大姐。

聪明的张秀一看就明白了原因,转身拔脚就赶回住院大搂,乘了电梯就回到了801房间,见母亲和张霞正要出门下楼去会他们,张秀扑在母亲怀里,欣喜若狂,高声地说:“妈!妈!他们俩人抱在一起!紧紧地抱在一起!真的!妈!大姐还哭!”

邢娘和张霞先是一愣,继而张霞惊喜万状,涨红了脸,一拍双掌,高兴得跳了起来:“真的!”邢娘也高兴得涨红了脸,她坐回椅子上,想了想说:“怪不得他将他父母喊上来,到我家,到医院转了一圈,还叫他几个好朋友来医院打样?等他俩回来,问落实了,我马上回家告诉你们爸爸!张秀今天就住在这里。”

此时张秀且盯着张霞吵着要打还一记耳光。张霞被张秀缠得没办法,只得闭着眼,扬起面孔让张秀打耳光,张秀笑嘻嘻的挽起袖子,嘴里高喊着:“打了!打了!1,2,3!”这见她的小手掌轻轻地在姐姐红嫩的面孔上摸了一下,张霞一把将张秀抱起,二人就笑滚在沙发上。

此时,邢秀珍反倒平静了下来,她对徐尧决定娶张静的原因,感到拿捏不准,事实上对徐尧还真不能说了解,但她心里明白,徐尧不正是能执行当年张静父母,定下的那件匪意所想的秘密之事的合适人吗?但她也知道,最大的焦点是,就是谁要娶张静为妻的话,就必须将她邢秀珍一起娶过去的死约定能否执行,若不能执行的话,那件事即使外界条件已允许去办了,但还是办不成的。如何让徐尧入伙,达成共识,共进退?既不能预先将实情相告,这有一定风险,又不能将到手的机会失去,必竟她和张静两人,是不可能再遇到,像徐尧一样条件的人了。

她决定先和徐尧谈次话,但第一次应谈到多少深呢?她苦苦的思考起来。所以她必须首先弄明白,徐尧决定娶张静的原因是什么?他内心的道稳标准,思想意识里,有没有能将她邢秀珍一起娶过去的可能性?

半个小时后,徐尧和张静2人手牵手春光满面地走进病房,邢娘带着两个女儿笑容满面地鼓起了掌,张静羞涩的走到邢秀珍身边低声说:“妈!徐尧向我求婚,爸会同意吗?”

邢娘微笑地告诉她:“爸会一千个一万个同意,就是委曲了大知识分子。我们家的情况,因你也不大清楚,等会叫徐尧送我,我来告诉他,要他慎重考虑,这是终身大事,我们都要赤诚相待。”徐尧一听,心里头一顿,面上疑虑。

“那他会收回求婚要求吗?”张静一听就急了,泪花就滚到眼眶边。邢娘说:“傻丫头,对他要有信心,该是你的,跑不了!”

这时张秀可就依偎在徐尧身上笑闹着说:“大哥哥!你真伟大!”

邢娘将张霞3人安排了一下,对徐尧说:“徐尧,你送送我,我有话和你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乱世姻缘》乱世姻缘第二章求婚五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