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大讼师》在线阅读 > 正文 001 谁是你娘

001 谁是你娘

莫风流 2021-10-13 16:21:41
咔嚓,咔嚓!杜九言被从梦中惊醒,一睁眼就看见一个四五岁的熊孩子,正贴着她,剪她的头发。那孩子圆圆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婴儿肥的脸颊鼓鼓囊囊的,梳着个冲天的辫子,像个白白又嫩的萝卜。“小萝卜,”杜九言把握住小孩,厉声:“你谁家的,你家大人呢,太过份了。那孩子圆圆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婴儿肥的脸颊鼓鼓囊囊的,梳着个冲天的辫子,像个白白嫩嫩的萝卜。。...

大讼师

推荐指数:10分

《大讼师》在线阅读

咔嚓,咔嚓!

杜九言被惊醒,一睁眼就看到一个三四岁的熊孩子,正贴着她,剪她的头发。

那孩子圆圆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婴儿肥的脸颊鼓鼓囊囊的,梳着个冲天的辫子,像个白白嫩嫩的萝卜。

“小萝卜,”杜九言抓住小孩,喝道:“你谁家的,你家大人呢,太过分了。”

地上掉了好几缕,要不是她醒的早,这小萝卜就要将她剪成秃子了。

“娘,乖啊。”没想到,小萝卜一点不慌不怕,还反过来摸了摸她的头,抓着豁口的剪刀,奶声奶气的道:“头发剪了你就会变丑,变丑了我们才能接着去找爹,你想不想找爹啊。”

他这语气,分明就是大人在哄小孩。

“找什么爹,谁是你娘?”杜九言说完,才发现这小孩子穿了一件灰扑扑的短褂,虽然破旧但却是粗麻的,就是一副古代人的打扮。

她像被雷劈了,又低头看看自己,也是一身粗麻的短褂,下面是条松垮垮的裤子,脚上一双圆口黑色布鞋,脚尖还破了个洞。

杜九言僵在原地,脑袋里嗡嗡的响。

她是谁,她在哪里?

“娘长的太美了,”小萝卜还在循循善诱,“出门太危险了哦,头发剪短了才安全,这样你才能找到爹呢,是不是啊。”

“娘乖乖的,”小萝卜笑眯眯的,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摸着杜九言的脸,“一会儿我就带你找好吃的。”

这小萝卜一口一声的喊她娘……难道她不但穿越了,还成了别人的娘?

这简直是一步登天,跨度也太大了。

“我?”杜九言指了指自己,“是你妈妈?”

小萝卜点着头,头顶的辫子一颤一颤的,“是娘,如假包换。”

“我的天!”杜九言捂着脸,靠在墙上闭着眼睛。她上个礼拜接了件案子,为被告辩护。今天刚去法院递交材料出来,在停车场刚打开车门,就出现了十几个彪形大汉。

她专接刑事案件,经常遇到对手闹事甚至动手,所以她拜师练了散打过了六段青龙,一般应付自保没有问题。

这一次不同,对方人多又带了兵器……最后的记忆,背后被人捅了两刀,扎在了要害。

死了,还死的这么不明不白的,杜九言沉着脸,一睁眼又看到肉呼呼的小脸,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的笑容。

很假,但耐不住人家长的软萌可爱。

“娘,你是不是困了,要不再睡会儿?”

杜九言捏着小萝卜的脸,“小子,你是打算哄我睡着了,再接着剪我头发,嗯?”

小萝卜嘴巴一瘪,委屈巴巴的,“娘,您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我不会乘人之危的。”

“呃……”杜九言有种被小孩骗了的弱智感。

但这孩子,真是太可爱了,她还没见过这么精明的小孩。

虽然死了,可又重生了,不但如此她还免去了生孩子的辛苦,白得了一个儿子。

这样想想,她死一回也不全是悲剧。

“小萝卜,你几岁了?”杜九言看着小萝卜。

小萝卜挤啊挤的,钻她怀里来坐她腿上,仰头望着她,大大的眼睛跟葡萄似的眨巴着,“娘,我四岁了啊。你都不记得了?要不要找大夫呢,头还疼不疼?”

他说着,去摸杜九言的额头。

受伤了?杜九言自己也摸了一下,果然在发根摸到了黏糊糊的血迹。

看来原主的死是因为这伤。

“没事。”伤口很疼,杜九言皱着眉头。

小萝卜攥着她的衣襟,瘪着小嘴,眼泪啪嗒啪嗒的落掉,“娘啊,你不要死。”

可怜巴巴的。

你娘已经死了!杜九言心软,抱着小萝卜,“我死不了,就是忘事了。我的伤怎么来的?”

“真、真的?”小萝卜抹着眼泪。

杜九言点头。

“我以后再也不丢下你了。”小萝卜抱着杜九言,“刚刚我去找吃的,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赖四在欺负你,他还拿砖头打你的头!”

赖四?这名字一听就不是个好人!杜九言拍了拍他的脑袋,柔声道:“没事,以后谁都欺负不了我们。”

“嗯嗯。”小萝卜抽着鼻子,点着头,“那我们把头发剪了好不好啊。”

这孩子,哭的这么伤心还不忘记剪她的头发,“想丑办法多的很,剪头发多麻烦。”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名字,”小萝卜眨巴着眼睛试探的看着杜九言,“你一直喊我小宝。”

小宝?杜九言撇嘴,这名字取的太没诚意了,还不如小萝卜好听。

她左右打量,她们待的地方像是个破庙的后院,她们坐在宝殿的屋檐下,四处残垣断壁杂草丛生,但更破的是,她们母子两人周身上下的衣服,简直惨到衣不遮体的地步了,和乞丐没什么两样,“小萝卜,这什么地方?”

“宝庆,隆安寺。”杜九言没有质疑,小萝卜暗暗松了口气。

杜九言回忆方位地理,应该在湖南境内,但又不知道两个宝庆是不是一个地方,“我们就是宝庆人?你爹呢?家里人呢。”

看这情况,她们母子应该在外很久了。

“不知道。”小萝卜眼睛骨碌碌的转着,“我爹死了,祖父母也死了,至于外祖家……您说不要他们了,就我们两个人在一起。”

爹死了,那原主就是寡妇喽?

一个身体虚弱生存能力更弱的寡妇,带着小孩不回娘家,在外面流浪……古代这么开放了?她觉得奇怪。

“不对,你刚刚明明说要找爹。这么快就死了?”不会哪天蹦出个男人,说是她相公吧?

捡个孩子可以,可她不想捡别人的相公。

小萝卜摇着头,“不,我爹真死了,可是你一直不相信,非要找我爹。我、刚才哄你呢,真的。”

杜九言打量着小萝卜,小萝卜一脸纯真的看着她,点着头,“娘,我说的都是真的。”

蹦出男人来,她也不会认,大不了鱼死网破!杜九言正要说话,忽然隔着一道墙的宝殿里传来砰的一声响,有个男人喝道:“都给老子蹲着别动,否则,将你们剁碎了喂狗!”

她们一直在后院没留意宝殿内还有人,母子俩对视一眼,小萝卜一骨碌站起来,“有杀气!此地不宜久留!”

“走。”杜九言当机立断,甩腿就溜,忽然,有人绕到后院,冲着他们一声爆喝,“什么人鬼鬼祟祟,站住!”

“娘别怕,有我在。”小萝卜停步,原地转身,脸上挤出笑容,谄媚却不讨人嫌,拱着手作揖,像个招财童子,“大爷,我们是路过的人。”

杜九言跟着点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 谁是你娘 002 一锭金子 003 是你太蠢 004 把帐结了 005 我娘最帅 006 兔子鸭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