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锦临》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闻香

第5章 闻香

格陵南 2021-10-12 20:07:01
西角门确实很偏远,如锦跟在春香身后走了许久都看不见内宅的影子。她这具新的躯壳真的是太瘦小了,也可能会是一路奔波劳累疲倦,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扶着一棵老树站着喘了会粗气,她都忍问着,“还得多久才能到?”春香忙道,“从西角门进去后,随后奴仆的居所,然她这具新的躯壳实在是太瘦弱了,也可能是一路奔波疲惫,渐渐有些体力不支。。...

锦临

推荐指数:10分

《锦临》在线阅读

西角门确实很偏僻,如锦跟在春香身后走了许久都不见内宅的影子。

她这具新的躯壳实在是太瘦弱了,也可能是一路奔波疲惫,渐渐有些体力不支。

扶着一棵老树站着喘了会粗气,她忍不住问道,“还要多久才能到?”

春香忙道,“从西角门进来之后,先是奴仆的居所,然后是浣衣处针织处医药处杂事库房,再过去就是大厨房,然后要经过后花园子,才到府里的后宅。”

她看了一眼四下,“快了快了,过了前面的月牙门就是了。”

如锦叹了一声,“临安侯府还挺大的嘛。”

真是时过境迁,三十年前的临安侯府慕家,只是一个靠着祖宗余荫过日子的闲散家族,在京都城的世家中排在末流,朝中无人,低调地很。

哪里有资格住得上那么大的宅子?

春香是临安侯府的家生子,骨血里天生带着一股对侯府的自豪感。

她眉开眼笑地说道,“老侯爷当初有从龙之功,陛下将侯府隔壁犯了事的陆翰林府和徐侍郎府都赏了咱们家,老侯爷又花了许多年打通改建,这才有了如今的临安侯府。”

从龙之功?

这么说,那个人从冷宫皇子登上帝座,慕家押对了宝。

如锦淡淡一笑,“原来如此。”

她想了想,问道,“你们夫人不在家,府里也没有个迎接的人,等会儿我们进了后宅,该去哪?”

春香忙道,“大小姐不必担心这个,临出发前,夫人就已经让人收拾出来了雪柳阁给您住。”

她顿了顿,“等会儿进了内宅,奴婢先将您安顿好了,再去宁香堂给夫人回话。”

如锦点点头,“有地方去就好。”

她又累又困,只想找个高床暖枕好好睡上一觉。

也许……一觉醒来又回到了从前呢?

虽然都是没爹没娘的小可怜,但庆阳郡主至少还有陛下宠爱,过着天下最奢华张扬的日子,比这一入府门就被后娘给下马威的小丫头可逍遥多了。

春香讨好地说,“大小姐累的话,奴婢扶着您!”

如锦似笑非笑看着她,“你就不怕被夫人知道?”

她吸了口气,“我缓过来了,继续走吧。”

雪柳阁虽说是在内宅,但离中间的主屋距离遥远,在西北角上,快靠近后围墙了。

不过离西角门倒是最近的,过了月牙门往北走,没过多久就到了。

春香推开院门惊呆了,“这……”

院子里杂草丛生,差一点就要将走道给铺满上。

遥遥望过去,门窗上的纸因为太破旧而泛黄飘起,有些干脆就破了洞,风灌了进去,能听见“呼呼”的回响。

如锦毫不意外,“看来你们夫人压根就没有让我活着回来的打算。”

换了她以前的性子,确实是忍不住的。

她有一条随身携带的紫金蟒皮鞭,若有人胆敢像周氏这样欺负她,她必定会以皮鞭相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换了具身体,彷佛连她的喜怒哀乐也都抽走了。

她并不愤怒,只觉得无趣。

春香有些窘迫地说道,“大小姐,不如你在这里先等一等,我去找季嬷嬷。她是夫人身边负责这些日常的管事嬷嬷,先让她安排您到客舍住下,等这里收拾好了您再……”

“春香。”如锦打断了春香的话。

她打了个哈欠,“我实在太困了,先去睡一觉,其他的等我醒来再说吧。”

春香只好在前面带路,一边走,一边将快有一人高的杂草折断。

还好,屋子里一应家具都有,虽然取下了罩布也仍有许多灰尘,但至少有了坐卧的地方。

如锦径直进了里间的卧房,床上空荡荡的,没有被褥。

她真的很困,也就顾不得这些了,随意拿掸子掸了掸床板上的灰,然后身子一软,就倒在了木板之上。

春香小声地叫了两下,“大小姐,大小姐……”

少女脸色苍白,一点动静也没有,像是死了似的。

春香一惊。

大小姐不会是死了吧?

死在路上不打紧,但死在了府里,她必是要给大小姐陪葬的。

她连忙伸出手指,刚要探在大小姐的鼻尖,忽然听到了少女均匀而有力的呼吸声。

春香顿时松了口气。

她苦笑起来,是她虚惊了。

大小姐可是阎王老爷都不收的人物,昨夜她和黄嬷嬷合力都没给她闷死,这会儿怎么会轻易就死了呢?

在这么简陋,甚至可以称得上有些脏的环境,都可以毫不在意呼呼大睡的人,实在是轮不到她来操心的。

一想到接下来要面对夫人的狂风骤雨,春香又忧惧起来,她低低说道,“但愿夫人能放过我一马……”

她不是天生的坏人,所做的一切就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可怎么就那么难呢?

如锦是真的睡着了。

要不是因为太冷了半夜被冻醒,她应该会一觉睡到大天亮。

夜深了,屋子里没有灯。

好在窗户上的破洞送了点光亮进来,不至于眼前乌漆麻黑一片。

今日是十六,天上的月儿又亮又圆。

如锦坐起来搓了搓手,依稀看见床角放了一床有些破旧的小被。

她知道春香来过了。

对于春香,她谈不上什么好感,毕竟闷死原主春香也有份的,不管这是否出于本意,但春香手上沾染的血污是洗不掉的。

可她也没有因此就觉得春香是个十恶不赦必须要死的恶人。

这世道,奴仆的性命如同草芥,又像是风中的浮萍,往左还是往右,原本就不随他们的心。

不去恨扯线的人,却去怪一个木偶,那有什么意思呢?

春香来过,说明她躲过了一劫。

也好。

经过这两夜一天,如锦知道,她再也不是庆阳郡主了。

这具躯壳太过柔弱,身份又略显尴尬,想要过上从前毫不费力就能得到的生活,不知道要付出多少努力。

而春香,是她现在唯一可以用得的人了,虽然也不可靠,但总比没有要好。

“没吃晚饭有点饿,要是现在能有一只烧鸡就好了。”

如锦闭上眼,想象着烧鸡的样子,轻轻抚摸着饥肠辘辘的肚皮。

神奇地,鼻间居然闻到了烧鸡的香味。

她蓦得睁开眼,“真的有人在吃烧鸡!”

京都城的夜冷得有些冻人,但烧鸡的香味不仅诱人,这股烟火气还让如锦有尚在人间的真实感。

她笑了起来,“任性一些也罢,慕如锦在临安侯府的处境再差也不过如此了。”

反正周氏又不能堂而皇之地弄死她。

少女的心情忽然雀跃起来,她欢快地跳下床推开门,顺着如洗的月色闻着烧鸡的香味一路寻了过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2章 一梦三十年 第3章 许你三件事 第4章 无主之宅 第5章 闻香 第6章 我叫青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