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不求人

第五章 不求人

油灯 2021-10-11 07:31:51
第五章不来求“怎么这会儿除了人在荷塘边?”原本是所以心情烦燥想起荷塘边吹吹冷风,让头脑保持清醒一下的,也没想起这大冷的天气,荷塘边竟然除了不少人,这让心情极好的人更为的厌燥出来。“可能会是天冷,躲在这里喝点酒吧!”近侍的不敢当然的道,这么大冷的“可能是天冷,躲在这里喝点酒吧!”随侍的不敢肯定的道,这么大冷的天气,偷懒躲着喝点酒很正常,可是她们不躲在下人房里跑这里来做什么,吹冷风吗?。...

名门正妻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正妻》在线阅读

第五章不求人

“怎么这会儿还有人在荷塘边?”本来是因为心情烦躁想到荷塘边吹吹冷风,让头脑清醒一下的,没有想到这大冷的天气,荷塘边居然还有不少人,这让心情极不好的人更加的厌燥起来。

“可能是天冷,躲在这里喝点酒吧!”随侍的不敢肯定的道,这么大冷的天气,偷懒躲着喝点酒很正常,可是她们不躲在下人房里跑这里来做什么,吹冷风吗?

“躲这里喝酒?你当她们是疯了吗?”要是一群姑娘或者文人还能说是文雅,一群婆子,除了发疯还有什么解释?

“二老爷,哪里好像还跪了个媳妇子,可能是那一房的下人犯了错,被罚跪在这里吧!”眼尖的小厮看到了跪着的人,不过他只看到了吴妈妈,没有看到被吴妈妈身形挡住了的顺姐儿,立刻猜测道:“这些婆子可能是被派来看守,不让那犯事的媳妇子偷奸耍滑吧!”

被称为二老爷的立刻冷了脸,道:“犯了错该打板子打板子,该撵出府就撵出去,怎么能动私刑?在这种大冷的天罚人跪在这地方,这不明摆着是要那媳妇子的命吗?真要是犯了不能原谅的大错,杖毙也好,送官也罢,怎么能私底下做这样的责罚?青衣,你过去看看是哪一房的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是,二老爷!”被称为青衣的是二老爷身边的长须男子,他跟在二老爷身边已经有四十多个年头,知道主子自己从来就不是个守规矩的人,可这样的人最恨的却偏偏是下面的人不守规矩,他平时极少管府上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哪一房的主子倒了血霉,偏偏遇上了他。

青衣独自过去,看了一眼却愣住了——原来被罚跪在这里的不仅仅是一个看起来有几分体面的媳妇子,还有一个很陌生的小姑娘。她们可能已经跪了不少时候,那小姑娘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色,眼神也有些涣散,已经支持不了多久了。

“这是怎么回事?”青衣喝问一声,那些明显是看守着两个人的粗使婆子他都认不出来,应该是些上不了台面的。

“这里没有你的事,别来多管闲事!”罗妈妈和那个大丫鬟已经早早的就离开了,剩下的粗使婆子哪里认得青衣是何许人也,虽然见他看起来体面,但确定这不是府上的管事,更不是什么主子,哪里会把青衣的喝问放在眼里。大冷的天,在这里守了快一个时辰,就算是有赏钱,她们心里也多有抱怨,语气自然也就不大好了。当然,最最主要的是她们都知道,自己的主子四少夫人虽然和四少爷关系有些不大好,可她不光是四少夫人,还是令国侯府的嫡出姑娘,是府上身份最尊贵的少夫人,有她做靠山,更没有把青衣放在眼里了。

青衣被粗使婆子的话噎住了,他跟在二老爷身边这么多年,别说是侯府的下人,就连几个少爷见了也要带几分笑,那里被人这样无视过,心里恼怒更深,转而问吴妈妈道:“你们是什么人?犯着什么错?怎么会跪在这里?”

吴妈妈倒是不像这些粗使婆子那么没有眼色,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没有穿什么极好的料子,可这里是内院,能够进来的男人不是主子就是极有体面地管事或者老爷、二老爷身边受重用的人,她一边用身子小心的支撑着已经撑不住的顺姐儿,一边道:“奴婢是六姑娘的奶娘,这是六姑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就被罚跪在这里……哎哟……”

青衣没有想到自己问话的时候那些粗使婆子居然敢上前打人,看着被婆子一脚踹倒在地的吴妈妈他更加的恼怒,不过他也没有理会这些看起来十分嚣张的婆子,而是转了一个身,大声道:“二老爷,是六姑娘和她的奶娘不知道为什么被人罚跪在这里!”

二老爷?婆子们都是一惊,齐齐望去,果然见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子在小厮的陪同下缓缓走来,他身上披了一件大麾,用的是上好的白狐狸毛制成,一身的贵气逼人,果然是远远的见过的二老爷。婆子们都忍不住的打了一个激灵,齐齐的跪了下去,哪里还有半点嚣张。

“二老爷?”吴妈妈一惊之后大喜,已经僵硬的身子忽然间有了气力,拼命的磕头,苦求道:“求二老爷发发慈悲,救救我们姑娘吧!”

六姑娘?二老爷眉头微微的一皱,排行第六的好像是四房的姑娘,他见过四房的九姑娘和七姑娘,但却没有见过这个六姑娘,也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跪在这里?

“奶娘,我们不求人!”顺姐儿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已经结成了冰,尤其是心已经冰冷的没有了一丝温度,就算她还是一个孩子,她也清楚的知道,今天是有人要将她置于死地,讽刺的是,那个希望看见她死的人就是给了她生命的母亲。既然是这样,她就把这条命还给她好了,没有必要继续欠下去。

“不求人?”二老爷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小小的、倔强的身影,不过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娃儿就知道不求人了?他看着那个孩子,道:“你可知道我是谁?我是你的叔祖!只要你恳求一声,我就能让你回到温暖的屋子里面,不要在这冷风中跪着受苦。”

“您若是愿意让我不再受着苦,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我求不求都是一样,若是不愿意,我就算是求您也没有用。与其求而不得,反被人讥笑,还不如不求。”顺姐儿脸上再次出现与年纪不相符的成熟,冷淡地道:“求不如不求,争不如不争,还能让自己保持最后的一点点尊严。”

“你这孩子倒也有趣!”二老爷忽然觉得眼前的这娃儿很对自己的胃口,笑道:“你到底犯了什么错,怎么会被罚跪?”

“犯错?”顺姐儿嘴角轻轻的一扯,道:“我的存在就是一个错误!”

这是什么话?二老爷眉头再次紧皱,而他身边的小厮忽然想起什么来,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他这才恍悟,看了看顺姐儿放在身后的右手,他好像记得儿子提起过,说四房生了一个六个指头的孩子,就是她了吗?

顺姐儿最后的气力已经用尽,她身子晃了晃,倒在吴妈妈身上,彻底的晕了过去,最后看见的是吴妈妈一脸的慌张,她挣扎着扯动嘴角,给了她一个笑容,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姑娘~姑娘~”吴妈妈抱着顺姐儿小小的身子,拼命地给二老爷磕头,哀求道:“二老爷,求求您救救我们姑娘吧!她才五岁啊!求求您~求求您~”

“青衣,快点把这孩子送到房里,找人请太医回来!”二老爷没有想到看起来很坚强的孩子忽然间就昏迷了过去,有些懊恼,更多的是一些他自己说不清楚的心疼,这样的感觉很陌生,他连自己的孙子都没有心疼过。

“是,二老爷!”青衣立刻从吴妈妈手里抱过顺姐儿,直接往二老爷的院子里面送,吴妈妈挣扎了几下才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跟在青衣身后,心里满满的尽是凄楚,她的姑娘还能像以前一样活蹦乱跳吗?

“至于你们……”二老爷厌恶的看着那些跪在地上一会就已经冷得瑟瑟发抖的粗使婆子,冷冷的问道:“谁来交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六姑娘怎么会跪在这里?”

这个?粗使婆子们互相看了一眼,她们都知道这是四少夫人的安排,虽然没有亲眼见四少夫人,也没有亲耳听到四少夫人的吩咐,可罗妈妈是四少夫人的陪嫁妈妈,让她们早早的到这里来的又是四少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绮罗姑娘,定然不会有错。只是,能把四少夫人给供出来吗?

“不想说吗?”二老爷其实不想也知道,能够命令下人们做这样事情的无非不过是几个主子,而会做这种事情也就四房自己的人,不是自己那个不成器的侄儿郭儒启就是他的正室柳月卿,再无第三人。

婆子们相互看了一眼,谁都畏惧二老爷,可是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就算是要交代,也不能是自己第一个交代,要不然的话不光是自己一个,恐怕一家人都会被牵连的。

“砚殊,让大总管过来!”二老爷已经是勃然大怒,虽然说侯府没有分家,当家的是他的兄长,承爵的也是他的兄长,可这侯府的事情他一样做得了主。

“是,二老爷!”小厮砚殊恭声领命而去,临去的时候用一种很是怜悯的眼神看了这些死到临头尤未觉的粗使婆子,他们一定不知道,这个府上谁都能惹,就是不要惹二老爷。

大总管郭福很快就赶来了,他听说是二老爷召唤,连问都没有问是什么事情就跟着砚殊过来,在来的路上听砚殊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虽然是寒冬,硬是将他吓出一身的冷汗来——这件事情可不是小事,能够让六姑娘在这种天气下跪在荷塘边的人只有四少爷和四少夫人,这两个人也都有这样的动机。身为这个侯府的大总管,他很清楚这两个主子都恨不得没有六姑娘这个人。

这件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要是没有人遇到,六姑娘就算是因此夭折,也不过是将罪名加诸到她身边侍候的丫鬟婆子身上,说她们侍候不力,让六姑娘不小心受了寒,伤了身子,打发一两个丫鬟婆子也就不了了之。可现在,被二老爷撞个正着,不问清楚事情的真相,二老爷定然不会罢休,到时候不管是四少爷也好,四少夫人也罢,都有可能背上一个残害亲生骨肉的罪名,不脱一层皮是不可能的。至于参与这件事情的丫鬟婆子,没有一个能够全身而退,只是不知道要死几个了!

“这件事情你我好好的查清楚!”二老爷冷冷的看着犹在嘴硬的粗使婆子们,冷冷地道:“我今儿刚好什么事情都没有,就在一旁看着你办事!”

“是,二老爷!”大冷天,郭福的汗都下来了,这不是摆明了不信任自己,担心自己为了维护某些人干脆将这些知情的婆子们杖毙,来个死无对证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见母 第二章 心好疼 第三章 是错误吗? 第四章 母亲召见? 第五章 不求人 第六章 嫁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