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只是朱颜改》在线阅读 > 正文 《只是朱颜改》莲叶何田田(一)

《只是朱颜改》莲叶何田田(一)

梧桐阅读 2020-05-24
陆皇后陆锦之小说名字叫做《只是朱颜改》,这里提供陆皇后陆锦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只是朱颜改小说精选: 岫云国的皇族大婚前七日,都要去皇家寺院隆福寺祈福。陆皇后早...

只是朱颜改

推荐指数:10分

《只是朱颜改》在线阅读

陆皇后陆锦之小说名字叫做《只是朱颜改》,这里提供陆皇后陆锦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只是朱颜改小说精选: 岫云国的皇族大婚前七日,都要去皇家寺院隆福寺祈福。陆皇后早早颁下懿旨,命宫中斋戒三日,又泒人先去寺中准备齐全。到了正日子,天色微萌,五更不到,陆皇后带着德、馨二妃亲自相伴,太子妃徐氏、宁王妃赵氏,五公主蓝郁、七公主绿萝等一干女眷都在随行之列。太子跟宁王亲自护送,带着若干侍卫,早已久候,虽是车马众多,却秩序井然,鸦雀不闻。 陆皇后等人先下了步辇,早有宫人牵过备好的马车,红棉直待皇后及二妃都上了马车,才由茯苓扶着走至自己车…

岫云国的皇族大婚前七日,都要去皇家寺院隆福寺祈福。陆皇后早早颁下懿旨,命宫中斋戒三日,又泒人先去寺中准备齐全。到了正日子,天色微萌,五更不到,陆皇后带着德、馨二妃亲自相伴,太子妃徐氏、宁王妃赵氏,五公主蓝郁、七公主绿萝等一干女眷都在随行之列。太子跟宁王亲自护送,带着若干侍卫,早已久候,虽是车马众多,却秩序井然,鸦雀不闻。

陆皇后等人先下了步辇,早有宫人牵过备好的马车,红棉直待皇后及二妃都上了马车,才由茯苓扶着走至自己车前。车厢内宽大舒适,早铺好厚厚的绒毯,暗紫底色,米黄、粉白的大朵团花点缀,毯上四个米色提花靠枕,各置一侧。后方有卧榻,上置一床淡紫薄丝锦被,可坐可卧。茯苓取一靠枕放好,请红棉坐了,又打开一侧的暗格看时,里面茶水点心都已预备现成。

及至安排妥当,听得小太监过来传话,车队行将出发。等了片刻,只听车轮碌碌,约千余众,香车宝马缓缓而行,直奔宫门而去。

茯苓见红棉早膳用得极少,这会儿取了几色点心请红棉再添一些,红棉起得早了,没什么胃口,吩咐有粥盛一碗来喝,点心却不用。青黛恐车上点心不和胃口,早于车内另备食盒,茯苓打开看时,正有红棉爱吃的五子粥,薏仁、燕麦透着层层米香,就取青花瓷碗,盛了半碗递于红棉。

粥极清淡,带点儿百合的清香,红棉尝了一尝,正对胃口,不觉把半碗都吃下了。茯苓取过碗问道:“公主要再添些么?”

未及回答,忽觉得马车行速变慢,缓缓停至路边,两人不解其意,茯苓掀了门帘探出身去查看,命随行的小太监去问何故停车。不多时,小太监跑来回话,原来是辅国将军陆浩然今日带兵凯旋,消息刚到宫内,皇帝命太子殿下速返,要亲迎大军于十里长亭。因今日随行女眷众多,恐有闪失,皇帝另遣了定王殿下护送皇后及各位主子去隆福寺,现下定王殿下人已来到,跟宁王殿下车马并在一处。

红棉不觉一呆,心中微微起了涟漪,吩咐小太监道:“去看看谁随太子殿下返宫。”

小太监不敢怠慢,立时前去打探明白,回来奏道:“并没别人,只太子殿下贴身护卫相随,已然快马赶回。”

红棉哦了一声,放下帘去,静静沉思。忽听门帘一动,却是绿萝站在车前,正要上来。小太监不及放下脚踏,绿萝已把手搭在茯苓胳膊上,外头阿绮向上一送,方上得车来。红绵拉她坐下,笑道:“就是七妹淘气。”

绿萝上车时被帘子刮到头发,弄乱了发髻,一脸懊恼,沉着脸说:“我想跟太子哥哥回去接舅舅,母后就是不允。”

红棉心中又是一动,吩咐茯苓取过妆奁,亲手替绿萝将发髻抿上,拍着她的背安慰道:“晚上回去再见辅国将军也是一样,莫要惹母后生气。”

绿萝脸上一红,偎在红棉怀中轻声说道:“六姐,其实我也不是想接舅舅,我只是想看看,这半年不见,锦之哥哥可曾瘦了、黑了,可曾想着给我带回什么好东西来?”

红棉心内涟漪愈重,美眸轻轻流转,面上却如和风轻送,温言道:“这半年是一场恶战,大将军跟锦之兄餐风露宿,想必十分辛苦。”

车内笼了一炉梅花香,香气氤氲,沉沉催人欲睡。

绿萝偎在红棉怀中絮絮而谈,聊些儿时旧事,宫内景致,总没有一件离开陆锦之。陆锦之小太子殿下十岁,大红棉四岁,与宁王同年,宣和帝亲自选中为宁王殿下伴读,又是陆皇后的侄子,时常出入宫帷。众人幼年常聚在一处玩耍,十分熟稔,也算是青梅竹马。

红棉听着绿萝的话,也跟着忆起那些陈年旧事,想起初遇陆锦之,他跟宁王站在御花园知春湖畔,细细的柳枝轻拂,是那样眉清目秀的两位少年。

那时,自己只有五六岁的样子,刚从陆皇后宫中出来,手里还牵着绿萝,茯苓捧了陆皇后赏赐的点心,跟在两个人身后,远远看见宁王,规规矩矩行了一礼:“见过宁王殿下”。

宁王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到那俊秀的少年面前,说:“红棉,我来给你介绍,这是陆锦之,我的好兄弟”。红棉含羞微笑,轻轻望向陆锦之,身边的绿萝却却跑过去牵陆锦之的手,嗲声嗲气地说:“六姐,这是我的锦之表哥,我舅舅的儿子。”陆锦之轻轻地推开绿萝的手,明朗的声音如和熙的春风:“臣陆锦之,参见二位公主。”

春日暖风迟迟,心境舒畅,红棉想起茯苓还捧着陆皇后赏的点心,邀二人同去漪兰宫小坐,品茶闲谈。绿萝也撒娇地拽着陆锦之的衣袖晃来晃去:“走啦,走啦。”四个人沿着林间的小路穿行,一路撒下轻快的笑语,在春日的暖阳里,拥有着最美好纯真的回忆。

想起那年暮春,四个人去放风筝,自己的风筝掉在后院海棠树上,红棉不许众人帮忙,自己爬上树去却怎么也不敢跳下来,只有十岁的陆锦之站在树下,张开怀抱让她闭上眼睛,放心往下跳。彼时阳光灿烂,穿透层层繁花嫩叶,晶亮的光线在陆锦之脸上明快地跳动,红棉从树上看到那些跳跃的亮点闪来闪去,忽然就安了心,往陆锦之怀中轻轻一跃,陆锦之稳稳接住了她,红棉长长的发丝缠上陆锦之的纽扣,她窘迫地去解,却越缠越紧。

陆锦之第一次随父出征,只有十二岁。那天,银盔银甲的陆锦之站在她面前跟她告别,红棉惊讶地发现,多日不见,面前的陆锦之剑眉星目,神明爽俊,已然身如玉树。两人四目相对,久久凝眸,他的嘴角轻扬,如一湾春水,给了红棉一个温暖的笑容。陆锦之握着她的手说:“红棉你等着,我要给你带个礼物回来,你一定要等我。”红棉不敢对上陆锦之的眼睛,甩开手跑去,却又回头轻笑。后来陆锦之回来,真给她送来一对雪白的兔子,温柔可爱,可惜没养了多久就不知所踪,红棉找了好久也没找到,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有隐隐的难过。

自那一次,红棉心里就有了隐隐的期待如雨后的花朵悄然绽开,希望看到那银色的身影,又常常躲得很远。那个上远佳节的夜里,两个人撇开宁王跟绿萝溜到揽月亭去看烟花满天,火树银花、姹紫嫣红,陆锦之忽然握住红棉的手,认真地说璀璨的烟花再绚烂也不及红棉的倾城笑颜。

烟花渐渐散去,宁王跟绿萝找来,四个人坐在亭中看那一轮满月,繁星无数,陆锦之沉静优雅地端坐在那里,长长的睫毛微闭,给了红棉一个如雕刻般俊美的侧影。那夜红棉梦中,总有一个少年丰姿奇秀,高贵清华,微笑着向她伸出手来。

忍不住伸出手去,眼前恍惚是那年少俊美的容颜,红棉一惊,却发现怀中的绿萝已然在马车轻轻的晃动中沉沉睡去。茯苓取了靠枕,将绿萝安放在卧榻上,抛起帘子往外看了看,路程还早,一时半会儿也到不了,就劝红棉也歇一歇。

红棉半卧在榻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梅花香的气味愈浓,红棉微微皱了眉头,茯苓忙取了锦被盖在绿萝身上,然后打开一侧的窗扇问道:“公主不舒服么?要不要叫他们停车休息一下再走?”

红棉摆摆手,吩咐茯苓倒杯茶来,茯苓看时,青黛于食盒内备下一壶莲心茶,遂斟给红棉尝,入口微微苦涩,细品又有清甜入喉,正解了红棉心中烦闷,一气饮了两杯,吹了许久窗外的新鲜空气,才觉稍稍平复。

正闷坐间,忽然车马又停。跟车的小太监在外头回话:“皇后娘娘说,此地风景极佳,闲杂人等已经回避,问公主可愿下车走走?”

绿萝睡着未醒,红棉也不唤她,只让阿绮好生侍候,自己带了茯苓欲下车来。山上风大,茯苓随手取了一件秋香色夹衣为红棉披上,这才扶她走下车来。

隆福寺依山而建,地势高拔,两旁景致十分清悠,红棉以前来过几次,却从未在此停留。此刻微微望去,只见满山郁郁葱葱,两旁茂林修竹,遮天蔽日,三步一泉、五步一水,青山苍苍绿水潺潺,只觉心旷神怡,胸内浊气,荡然无存。

往前走了两步,却见陆皇后面有不虞,身旁侍立的太子侧妃低着头不敢发一语。陆皇后望见红棉,瞥了太子侧妃一眼,袍袖一挥,太子侧妃诺诺地退了下去,却转眼对红棉感激一笑。红棉只做不见,走到陆皇后跟前,只说七妹睡着了未醒,就没有叫她下来。陆皇后亲热地拉起她的手问道:“累了吧?也快到了,觉得这个地方好,让你们姐妹下来走走,省得在车上颠得骨头疼。”

早有随行的宫女在一旁石头上铺下锦褥,陆皇后拉红棉坐下,馨妃娘娘也过来说了两句闲话,德妃推说乏了,也没下车。宁王跟定王上来请了安,定王说道:“刚才在路上未及细禀,父皇让儿臣请母后娘娘示下,今日宫中设宴,为定国将军接风,请娘娘斟酌着,早去早归。”皇后含笑点头,说道:“既如此,略坐一坐,这就起程。众人吹着山风,都觉神清气爽,休息片刻,皇后才命起程。

及到了车上,茯苓悄悄说与红棉,原来太子侧妃偷偷带了庶子前来,小孩子在车内烦闷,哭嚷不止,不知怎么惊动了皇后娘娘,这才命停车小憩,方才正是在教训侧妃,红棉过来,刚好解围,由不得侧妃心怀感激。

车辆辘辘,这次不觉已至寺前。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三) 《只是朱颜改》细雨翦轻愁(二) 《只是朱颜改》细雨翦轻愁(一)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二)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一) 《只是朱颜改》莲叶何田田(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