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只是朱颜改》在线阅读 > 正文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一)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一)

梧桐阅读 2020-05-24 01:01:58
靖康帝陆皇后小说名字叫作《而已朱颜改》,提供更多而已朱颜改靖康帝陆皇后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而已朱颜改靖康帝陆皇后比较完整版。而已朱颜改小说靖康帝陆皇后节选:靖康帝一身明黄礼服之上,九条金龙光彩夺目。坐于在他身旁的陆皇后早…...

只是朱颜改

推荐指数:10分

《只是朱颜改》在线阅读

宣和帝陆皇后小说名字叫做《只是朱颜改》,这里提供宣和帝陆皇后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只是朱颜改小说精选: 入夜的排云殿,汉白玉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似有袅袅雾气笼罩,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两条金龙欲腾空飞去。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身着粉色长裙的舞姬轻歌曼回,娇艳如花,一派歌舞升平。 宣和帝一身明黄礼服之上,九条金龙光彩夺目。端坐在他身旁的陆皇后早已更换一身宫衣,尊贵华丽的明黄宫裙上,两只金凤展翅欲飞,头上珠翠环绕,雍容华贵。帝后对着下面群臣举杯示意,殿堂上下一片欢腾,都在祝福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陆浩然身材威武…

入夜的排云殿,汉白玉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似有袅袅雾气笼罩,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两条金龙欲腾空飞去。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身着粉色长裙的舞姬轻歌曼回,娇艳如花,一派歌舞升平。

宣和帝一身明黄礼服之上,九条金龙光彩夺目。端坐在他身旁的陆皇后早已更换一身宫衣,尊贵华丽的明黄宫裙上,两只金凤展翅欲飞,头上珠翠环绕,雍容华贵。帝后对着下面群臣举杯示意,殿堂上下一片欢腾,都在祝福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陆浩然身材威武,一身正气。入得宫来,只将前线军情战事据实回禀,丝毫不言自己之能,只为立过战功的将士请赏,并将所有详情细细写了奏折,请皇帝过目。此刻,他毫无居功之意,一泒坦荡,坐于酒宴之旁,于朝臣恭维之声只做不见。

酒过三旬,安**捧出明黄的圣旨,尖细的声音在大殿中响起: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辅国将军陆浩然加封平南王,世袭一等爵位。钦此。“万岁,万岁,万万岁”,陆浩然携夫人及儿子陆锦之跪在殿下,叩谢皇恩。帝后亲自把盏,送与陆浩然,君臣同饮,把臂言欢。恭贺之声,响彻云宵。

原来大军回京之时,皇帝与太子殿下在十里长亭亲自迎接,宣和帝见众军士虽然风尘仆仆,然气势高昂,人人意气风发,不由深赞陆浩然带后之道。感念陆氏一门忠烈,保家为国,心中早有封王之意,此刻酒宴正欢之即宣读圣旨,正是锦上添花。

陆皇后更是心花怒放,想到自己父兄俱为国之栋梁,为岫云国出生入死,如今侄子长成,又是德才兼备,文武双全,不由满心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谢过皇恩,陆浩然奏道:“陛下,那落霞国王子梓灿如今在殿外等候,臣观落霞国求和之意甚切,恳请陛下定夺。

皇帝手捊胡须,含笑道:“如此,宣他上殿。”

落霞国王子梓灿手捧求和国书上得殿来,众人看时,梓灿一身玄色长袍,腰系玉带,顶上玉冠束发,身材高挑,容貌秀雅,虽是败国之臣,然言谈间不卑不亢。

梓灿在大殿之上向宣和帝行了跪拜大礼,坦然言道:“彼国国君悟信奸人之言,挑起两国之战,至两国生灵涂炭。如今追悔莫及,恳请岫云国主念两国交好多年,重递橄榄,再修前缘。”并呈上求和国书一卷,当场当开,宣和帝看时,落霞国割边境三城求和,其意甚坚,遂当场定下两国交好之书,交由史官拟定,邀梓灿王子共赴国宴。

梓灿再拜奏曰:“梓灿之妹明月,年方二八,此次一起随军来朝,愿常侍君王左右,贺两国重修旧好之谊。

宣和帝并未听陆浩然说起此事,不由一楞,看向陆浩然之时,见他面露茫然,竟是丝毫不知。陆浩然与儿子对望一眼,两人也是一头雾水,军中同行多日,并不知梓灿太子随行人中竟然别有乾坤,另藏有一个明月公主。

宣和帝朗朗大笑,握住皇后的手起身言道:“这却不必,朕宫中已有妃嫔无数,况朕年已知命,与皇后夫妻二十余载,伉俪情深,怎忍误公主如花妙龄?”陆皇后言笑晏晏,坦然而受,看向宣和帝,两人深情相视,默默无语,羡煞一殿臣子。

陆皇后言笑晏晏,心里的苦涩只有自己知道。多少年来,宣和帝除了初一、十五按祖制在她宫中留宿,其余时间甚少踏至未央宫。两人夫妻二十余年,已经淡漠得除去亲情毫无所剩。宣和帝说不误公主如花妙龄虽是实情,只不过全然不是因为与陆皇后琴瑟和鸣,而是,宣和帝的心早已随着多年前兰妃的故世而尘封,如今的后宫,形同虚设。

想起那个女子,陆皇后的指甲深深刺入自己的掌心。虽然她不在了,自己却仍旧要面对宣和帝与她的深情,却仍旧要,明明恨着她的女儿,却要日日装成贤良的母后。

梓灿并无放弃之意,上奏说公主起程之时国主已诏告国民,明月公主愿以身侍奉岫云国主,如今举国皆知,明月公主既已前来,断无再回之理,如皇上不受,情愿为婢留在宫中服侍皇后娘娘。

大殿之上一时气氛凝塞,陆皇后为缓和气氛,向宣和帝言道:“陛下,明月以公主之尊,怎么做为臣妾的奴婢。何仿请公主共聚此宴,再做道理,如何?”

宣和帝点头同意,传下口谕,请落霞国明月公主上殿。

不多时,明月公主款款进殿,只见她双眉盈盈,眼如秋波,红衣红裙更衬的肌肤如雪,黑发如瀑。她立在殿中缓缓下拜,声音婉转轻柔,如空谷黄莺。

陆锦之随父进宫面圣毕,先安排了落霞国太子并一干随行人等下榻安歇,又处理完军中琐碎小事,再进宫来已是酉时,正赶上皇后等人回宫。陆锦之恭恭敬敬接了凤驾,陆皇后拉着他的手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绿萝见到他更是眉开眼笑,弃了众人,上来问长问短,问可有礼物带回?陆锦之疲于应付,宁王只好与他相视一笑,暂且别过。

陆皇后大半年未见侄子,此刻眼见比去时容色沧桑许多,也知道这一役胜利来之不易,她心疼侄子年轻,到比挂怀兄长更甚,此刻轻抚陆锦之的臂膀,不由热泪盈眶。陆锦之眼见姑姑如此真情流露,心内也不由感激,只厌烦绿萝相扰,不好抽身而去,又挂念未见红棉,不由左顾右盼。

正纠结间,琉璃过来轻福一福,对陆皇后言道,刚才陛下让安**来催,请皇后娘娘速回宫更衣,莫误了国宴,待晚间再畅续离情。

陆锦之趁机告退,轻轻拂开绿萝的手,弯腰施礼:“臣恭送皇后娘娘。”

陆皇后眼里尚有泪花,嗔怪地看他一眼道:“锦之,这又不是朝堂之上,怎么对姑姑这么生份?”

陆锦之含羞一笑:“侄儿恭送姑妈”。

陆皇后这才拍拍他的肩膀,柔声道:“好孩子,咱们娘儿俩晚宴上再见。”

陆锦之只来得及远远望见人群之中那一抹银白的身影,默默一瞥,心内甘之如饴。

红棉微微回头,望见陆锦之一身白衣恍如谪仙,在人群中犹如鹤立鸡群,那熟悉的身影令她怅然。茯苓催得紧,请她快些回去更衣,红棉再看时,陆锦之还在遥遥相望,只来得及轻叹了一声,随茯苓回宫。

陆锦之再看时,红棉已没了身影,他知道晚宴即刻再见,心里充满了期盼。

此刻他坐在桌旁,对那明月公主上殿直如视而不见,摸到自己怀揣的锦盒,只盼早些送出,并不知本国有凤仪公主和亲之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三) 《只是朱颜改》细雨翦轻愁(二) 《只是朱颜改》细雨翦轻愁(一)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二)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一) 《只是朱颜改》莲叶何田田(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