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只是朱颜改》在线阅读 > 正文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二)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二)

梧桐阅读 2020-05-24 01:01:57
明月小说名字叫作《而已朱颜改》,提供更多而已朱颜改,而已朱颜改小说深度阅读。而已朱颜改小说明月节选:明月就在众人神色各异的视线中屈辱地屈下膝去,跪在大殿冷冰冰的白玉阶前,心里漫过无尽的悲哀。是谁说过,皇家的女子无尚遵…...

只是朱颜改

推荐指数:10分

《只是朱颜改》在线阅读

明月小说名字叫做《只是朱颜改》,这里提供明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只是朱颜改小说精选: 大殿之上,众舞姬退在一旁,灯光烛影中,只有轻柔的乐声缓缓流淌。 众人只听得殿外有环佩叮当之声,看那红衣红裙的女子穿越长长的殿廊,走至大殿正中。女子低下臻首,缓缓下拜,耳上垂下的两串明珠轻轻荡漾,她的裙摆飘拂,在大殿之中被风一吹,泛起层层涟漪。 梓明月就在众人神色各异的视线中屈辱地屈下膝去,跪在大殿冷冰冰的白玉阶前,心里漫过无尽的悲哀。是谁说过,皇家的女子无尚遵荣?其实女子生在皇家才是悲哀,穷其一生都无缘掌控自己的命…

大殿之上,众舞姬退在一旁,灯光烛影中,只有轻柔的乐声缓缓流淌。

众人只听得殿外有环佩叮当之声,看那红衣红裙的女子穿越长长的殿廊,走至大殿正中。女子低下臻首,缓缓下拜,耳上垂下的两串明珠轻轻荡漾,她的裙摆飘拂,在大殿之中被风一吹,泛起层层涟漪。

梓明月就在众人神色各异的视线中屈辱地屈下膝去,跪在大殿冷冰冰的白玉阶前,心里漫过无尽的悲哀。是谁说过,皇家的女子无尚遵荣?其实女子生在皇家才是悲哀,穷其一生都无缘掌控自己的命运。她的幸福其实早在母亲过世时就已经被带走了,皇宫于她,不过是一个华丽的牢笼,永远冲不出去,见不到未来。

来时父皇的不耐,皇后的虚伪,以及一直以来皇兄的平淡都如尖锐的针,直直刺进梓明月那颗柔软的心。

只不过是战败国的一个供品,什么公主,什么帝姬。她告诫自己,再屈辱也要好好生存。生在深宫是自己无法选择,那么至少可以选择把以后的路走好,她只想要一份属于自己的快乐、简单的人生。

皇后慈爱的声音柔和地响起:“明月公主,抬起头来,让哀家好好看看你。”

梓明月微微抬头,眸如点漆,正对上陆皇后笑眯眯的容颜,映得陆皇后有刹那的失色:“皇上瞧瞧,这孩子长得象谁?”

皇帝看了一看,不由笑了:“跟六公主到是有些相象。”

梓明月强迫自己冷静,竭力稳住身躯,颤抖的双手笼在袍袖中,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无助。她并不怕大殿之上神色各异的眼光,这些年来,再冷的眼光她都受过。她怕的是自己未来的命运,不知道还要发生多少转折。

陆皇后走下宝座,亲手搀起她,一如继往地贤良端庄。回头探询皇帝的意见:“公主天姿国色,既然来了,就不能冷落了她去,皇上说是不是?”

宣和帝不甚在意地看向皇后,问道:“皇后有什么好的主意?”

陆皇后眯眼一笑,轻挽住明月的手,看向皇上:“明月公主如此容貌,哀家收在身边做个义女也不为过,只是宫中人多事杂,一时照顾不周,到委曲了明月公主。”

陆皇后的手很温暖,明月却如同握住腊月的玄冰,冰凉彻骨。她的头低低垂下,心内仍是躲不过皇后的话语如六月倾盆之雨,让她避无可避,就如同荒野里那一朵柔弱的小花,无论怎么卑微,仍旧被风无情吹落。

陆皇后的声音再次悠然响起:“臣妾想既然明月公主随平南王的大军千里迢迢而来,与平南王也算有些渊源,平南王妃膝下只有一子锦之,常年随父征战在外,不如请平南王妃收了这个义女,日后也多些照应,陛下以为如何?

宣和帝初时并未注意明月的容貌,此番见到那张与红棉想像的脸,更有兰妃三分影子,不觉又忆起伊人。但此前把话说满了,心下不由惋惜,只好展颜道:“皇后这个主意不错,比留在朕身边妥当的多,不知平南王意下如何?”

皇帝、皇后开了金口,陆浩然心内虽然不愿,觉得家里多了一个生人,别扭的紧,面上却不好说什么,看了妻子一眼,两人双双起身谢恩。陆夫人心里却欢喜得很,丈夫与儿子公务繁忙,家中只她一人,守着偌大庭院,到时常盼着有人能陪在身边。她感念皇后体恤,心怀感激。皇帝望了明月半晌,忽然道:“既是平南王的义女,当以郡主封号赐之。”明月跪下谢恩,就此改为陆姓。

明月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一夕之间,从公主到后妃再到郡主,心下感叹造化弄人,此刻拜过了养父母,偷眼望向梓灿,却见他面上无波无澜,平平如镜。明月心下感伤,想起兄长对自己不闻不问,为妃为婢全无关系,对故国那一丝好感,俱皆泯灭。

明月由宫女带领,挪至陆夫人下首坐下。陆夫人对明月甚有好感,眼见她仪静体闲,眉眼如画,念她一个女孩子,藏身大营,一路风霜,对她十分关切,陆夫人但有所询,明月一一低头含笑做答,两人情深意恰,远远看去,到像已经母女经年。

红棉离得稍远,看不清明月的模样,到是茯苓附耳过来,低低说道:“奴婢来时见到过那明月郡主,与公主真有几分相似,到像姐妹一般,听说年已十六,只比公主大着一岁。”

红棉对明月的样貌不甚在意,只管心中暗叹,与明月公主有几分同病相连。想起明月以清白之身,千里迢迢而来,在殿堂上受被拒之辱,嗟叹不已。又想到父皇赐她郡主身份,归于陆家,陆锦之父子为人正直,陆夫人性情温和,明月从此也算从此有了着落,心内替她欢喜。

此刻只觉一道清澈的目光久久在自己身边萦绕,转头看时,正是陆锦之遥遥相望,见红棉看过来,微微一笑,目光澄澈,满含柔情,红棉竟一阵慌乱,袍袖轻挥带倒了面前的酒杯。

醇红的酒液洒在银白长裙上,立时污了颜色,茯苓欲请红棉更衣,红棉先起身向宣和帝辞道,今日车马劳累了,欲先行回宫。宣和帝也不勉强,只嘱咐好好休息,殷殷关怀之情,确由心生。

红绵告退后,入排云殿内室换过衣裙,却不想回去。抬头看一轮明月大如银盘,高挂中天,恍然又是十五月圆。出了排云殿,见花下隐隐一条尺余宽碎石子小道,潵满月华,亮如银霜,也记不起通往哪里,乃拾阶而上。

走了几步,眼前豁然一亮,却是知春湖明明如镜,近在眼前。此刻天水相映,幽静无比。望着湖畔的大柳树,又想起当年与陆锦之在这里初遇,心下伤感,撒了几滴清泪。

红棉来时饮了几杯酒,被夜风一吹,更是意态阑珊,想起昔年曾经在揽月亭观月,也不管更深露重,只吩咐茯苓回去取琴,再取件厚些的衣服,自己也不要人跟,顺着小路,直往揽月亭而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三) 《只是朱颜改》细雨翦轻愁(二) 《只是朱颜改》细雨翦轻愁(一)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二) 《只是朱颜改》锦瑟弦无端(一) 《只是朱颜改》莲叶何田田(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