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如意事》在线阅读 > 正文 003 怪病

003 怪病

非10 2021-10-10 21:31:54
“这是怎么了……但是睡得太久,做噩梦了?”崔氏自问好一会儿才寻回自己的声音——然落在许明时耳中……他还从来没有听过母亲拿如此温柔如水谨慎小心,像是深怕砸碎了什么很脆弱的珍宝通常的语气同谁曾说话!“嗯……做了一场极长的噩梦……”许明意声音梗咽地乱地应道。生生前所历,确实犹如一场噩梦。。...

如意事

推荐指数:10分

《如意事》在线阅读

“这是怎么了……可是睡得太久,做噩梦了?”

崔氏自认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然落在许明时耳中……他还从未听过母亲拿如此温柔谨慎,像是生怕打碎了什么脆弱的珍宝一般的语气同谁说过话!

“嗯……做了一场极长的噩梦……”许明意声音哽咽胡乱地应道。

生前所历,确实犹如一场噩梦。

而至于为何死后还能继续做梦,她亦是惊诧无解,毕竟也是头一回死,没有经验,这般局面也是她不曾料想到的。

只是不知这梦会不会很快便消失不见?

她紧紧抱着崔氏不肯松开。

察觉到她的不安,崔氏颇觉心疼,是比打马吊输了一千两银子还要心疼的那一种。

她轻拍了拍女孩子的后背,轻声安慰:“不打紧,只是梦而已。从今日起,那些鬼怪奇谈的书且莫要再看了……”

都怪二叔净出馊主意,说是看那些玩意儿能提神,才吓得小姑娘做起了噩梦。

想着又道:“若当真害怕得紧,就去我那里睡几晚……”

母亲可是这世间最有力的庇护,有母亲在,孩子才能心安嘛。

许明时听得抽了抽嘴角。

母亲还真是擅长趁虚而入啊。

只是这情形委实怪异得很,他忍无可忍地出言打破:“到底还要不要我去买吃食回来了?若是不用,我便要回去看书了。”

依旧抱着崔氏的许明意摇头。

她不饿,更加不想将时间浪费在吃东西上头,她只想同家人多呆一会儿,多说些话。

许明时:“你昨日不是说想吃清风楼里的冰粉?”

清风楼的冰粉吗?

晶透冰凉的红糖冰粉,上面盖些弹口韧道的小圆子,现铺了一层新鲜的花生西瓜碎及葡萄干……舀上一勺送入口中,甜而不腻且清爽解暑。

许明意从崔氏怀中将头探出,眼里还挂着泪,看向许明时:“除了清风楼的冰粉和翡翠虾仁饺子,还要郭记的包子和枣糕……再有河市街的脆皮烤鸭,记得要片得薄一些,多要几张春饼……”

“……你吃得下吗?”

且这些地方离得不近,这是故意要累死他?

崔氏眼一瞪:“怎么就吃不下!快些去,冰粉记得用冰块隔着,鸭肉不能凉了!”

昭昭想吃,便是把满京城可吃的东西都买回来,一样只尝半口也是使得的。

许明时面上不耐,却还是没有耽搁地带着小厮出府去了。

许明意吃了个大饱。

崔氏则因管家寻了来,说是有要事,暂时唯有先回去见了人,只又说定晚间再来陪着。

哎,女儿太黏人也是件麻烦事啊。

但她还受得住,不妨且黏得再厉害些吧。

崔氏走后,阿葵端了药进来。

“这是什么药?”许明意问。

阿葵愣了愣:“自然是拿来治姑娘嗜睡之症的药啊。”

嗜睡之症?

许明意有些意外。

这梦做得倒是古怪,竟还有她以往身患嗜睡症的事情。

“放着吧。”

她因这“病症”吃的冤枉药已是足够多了,梦中断没有再自找苦吃的道理,有这肚子,多吃一碗糖粉难道不舒服吗。

“姑娘……”阿葵只当自家姑娘的性子又上来了。

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向来谨慎周全的丫头竟不曾再多劝。

这时,外间传来了说话声。

“昭昭可是醒了?”这是一道娴静悦耳的少女声音。

许明意微微皱眉。

脑海中刚有什么思绪浮现,下一刻却忽然陷入空白。

“姑娘!”

阿珠忙将坐在椅中猝然睡去的许明意扶住。

“昭昭又睡去了?”

见得阿葵出来,外间等着的少女探着头低声问道。

少女十六七的模样,身形生得高挑窈窕,五官趋于寻常,然肤色白净,穿衣首饰看似简单却花了心思,因此倒也堆出了几分干净素雅的气质来。

阿葵轻一点头,少女便担忧地叹息了一声。

她与阿葵一道出了外堂,忽而问:“听说今日夫人来过了?昭昭近来因患病之事脾气难免有些收不住……未曾惹恼夫人吧?”

“姑娘与夫人相处甚好。”

少女面上浮现出半真半假的讶然之色。

原来她听到的消息竟是真的?

昭昭当真抱着夫人喊了母亲?

她还想再问些什么,却见阿葵脚步匆匆,已经回了抱厦。

……

如此过了三日,许明意再次从昏睡中醒来,却是靠在窗边陷入了沉思当中。

这场梦当真太长也太真实了。

而她起初一心沉浸在重见家人的喜悦当中,许多细节来不及去细思,这两日细细观察,却是越发感到意外。

从镜中自己的容貌和身边所有人的年纪,以及眼下她祖父很快就要回京等大小事来看,她这场“梦”,竟处处都是六年前的情形!

这到底是做梦,还是她真的就回到了十六岁?

纷杂的猜测在脑海中浮现,许明意一颗心跳得飞快。

眼下,她需要去印证这些猜测——

“姑娘,该喝药了。”

阿葵端着药走了过来。

许明意道:“阿珠去外面守着。”

阿珠没有迟疑地应下。

“这药以后都不必再煎了。”许明意看着阿葵手中托盘上的药碗直言道。

阿葵意外地看着她。

女孩子语气平静,看起来与任性毫无关系——可若不是不愿吃药,姑娘何故说出这样的话?

毕竟她家姑娘向来惜命的紧,此次得了这怪病,许多时候两眼一睁头一句话就是:“阿葵,我的药呢?”,每每请了新的郎中或是太医来,少不了要问一句“大夫,我这病可会死人?”

因有一位郎中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老夫从未见过此等怪病,长此以往地睡下去,失调之下,只怕要毁了身子根基”,姑娘强忍到那郎中离去,转头就闷在枕头里大哭了一场,兼以直白地抽噎道“我还年轻不想死”,“我若死了,祖父和父亲定是受不住的……这般细细一算,没了我,镇国公府十之八九也要垮了”——这么一说,哭得更凶了。

想着这些,阿葵的眼神担忧之余更多的是困惑:“姑娘为何不愿吃药了?”

许明意不答反问:“此前数次我不愿吃药,你也未有劝太多,这是为何?”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 前尘 002 想母亲了 003 怪病 004 印证 005 祖父归京 006 那个少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