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大宋神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胎息诀

第六章 胎息诀

谷叶 2020-05-23
”  道人盈盈笑道,“而已有点儿热吗,试着站出来看一看。”  杨丛义摇了摇头道,“道长,我被他们打得全身也没好肉,浑身上下一点儿力气都也没,动一下都难,怎么能站的出来。”  道人胸有成竹,再次笑道,“让你站出来,你就试一试,站不出来贫道就跟你一同趴着老道拍拍手,笑道,“小友,你现在感觉如何?”。...

大宋神剑

推荐指数:10分

《大宋神剑》在线阅读

  打定主意,老道便介绍道,“贫道乃武当山陈抟老祖门下第六代弟子清木子,你与贫道在此相见,缘分着实不浅,今日贫道便送你一番机缘。”说完便不等杨丛义回话,手指在他后背连点,之后又迅速脱去他脚上的鞋子,抓住脚掌对着脚底的穴位击打,指如疾风,瞬间完成。

  老道拍拍手,笑道,“小友,你现在感觉如何?”

  杨丛义只觉得从脚底升起两团暖气,慢慢散开在全身,片刻之后消失于无形,便回道,“刚才有点热,现在没事了。”

  老道盈盈笑道,“只是有点热吗,试着站起来看看。”

  杨丛义苦笑道,“道长,我被他们打得全身没有好肉,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动一下都难,怎么能站的起来。”

  老道胸有成竹,继续笑道,“让你站起来,你就试试,站不起来贫道就跟你一起趴着。”

  杨丛义已经在地上趴了好多天,都快忘记人本来就应该站着。听老道这么一说,便想着试试,大不了疼一下而已,这些天也没少疼。当他尝试着支撑起手臂的时候,突然发现双臂充满了力量,居然毫不费力的就用双臂撑起了上半身,后背也不是那么疼了,他这才相信了老道。有了信心,站起来自然就不再是难事,即便是疼痛感依然很强。

  老道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杨丛义,笑道,“怎么样,小友,现在告诉贫道感觉如何?”

  杨丛义答道,“我感觉全身都有力气,身上也不那么疼了,真是神奇。道长真是神人,多谢道长。”说完就跪了下去。

  老道没有伸手阻拦杨丛义的跪谢,待跪实之后才把他扶起来,笑道,“不用谢贫道,这是你与我教的机缘。今日在这不详之地,得遇贵人,说来也是机缘巧合。”

  杨丛义起身后,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觉得这个老道本领很大,修行肯定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位列一代宗师也极有可能,能得到他的帮助真是三生有幸。他知道老道肯定还有话说,便闭口不再言谢,静静地听老道继续说下去。

  老道继续道,“贫道知道小友你是非凡之人,若修仙炼道必是开宗立派的宗师,入红尘定然能就成一番大功业,出将入相,不论将来的路如何走,小友都将名扬天下。方才见你脉象奇异,实乃与我机缘不浅,今日便将祖师秘法传授于你,助你日后修行。”

  老道说的非凡之人,开宗立派,出将入相,杨丛义自是不信。但听到老道要传授秘法,他急忙谢绝道,“道长,传授秘法万万不可,晚辈自知资质驽钝,懂不了,也学不会。再说晚辈并未入道门,如何能坏了规矩。还是不学为好。”

  老道收住笑容,“贫道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友无需推辞。至于规矩,更不必在意,贫道不受约束,小友亦不受。贫道这就将祖师秘法说于你听,小友要牢记在心。”

  杨丛义根本不想学什么秘法,道家呼吸吐纳之法以前早有耳闻,对修身养性确有益处,但要坚持练习十年,甚至二十年才会有效果,他自知坚持不下来,正要拒绝,却听老道念道,“夫道化少,少化老,老化病,病化死,死化神。神化万物,气化成灵,精化成形。神气精三化,炼成真仙。故云存精、养神、炼气,此乃三德之神,不可不知。子午卯酉四时,乃是阴阳出入之门户也......”

  老道朗声将秘法口诀念出,正在熟睡的众多犯人被老道吵醒,顿时骂声滔天,只把老道的口诀淹没的一字不剩。

  杨丛义听得开头几句,不明所以,也就无心去记,到了后面就只能听到犯人的叫骂声,就更不用去听了,只有老道还背对着他继续念祖师的秘法口诀。

  秘法口诀不长,老道念完回过身来,看着若有所思的杨丛义,老道问道,“小友可记下了?”

  杨丛义装作虚心求教的样子,“刚才太吵,没听全,道长可否再说一遍?”

  老道叹气道,“这里确实不是教授秘法的地方,改天贫道把口诀写给你,现在先教你修炼之法。此法名叫五龙蛰伏法,是陈抟老祖两百年前在武当山修炼之时由仙人传授,凡人修炼此法能延年益寿,受用无穷。修炼此法贵在坚持,若配合方才的口诀,练习十年便有成效。贫道现在就将修炼之法传授于你。”

  杨丛义听到这秘法来历久远,且是源于道教圣地武当山,顿时便有了兴致。对天下闻名的事情,他总是先入为主的喜欢,并且充满探究的兴趣。刚才老道念的口诀他没听懂,觉得很有高深,很有道理,便问道,“道长,你刚才念的口诀是不是也来历非凡?”

  道长笑道,“不错,方才贫道所念口诀乃祖师所创,叫《胎息诀》,是祖师留于后人的无上秘法,虽然篇幅不多,却是修仙炼道的精要。先不说口诀,贫道先把修炼五龙蛰伏法的方法传给你。”

  不等杨丛义回话,老道便将双掌按在他背上。杨丛义顿时感知到一团热气从后背向四肢四散开去,在周身循环流转,一时便犹如身处温泉之中,毛孔顿开,舒爽极了。

  运功约一炷香之后,老道收功,盘膝而坐,示意杨丛义坐下听话。

  杨丛义沉在静温泉之中惬意无边,看到老道让他坐下,方才回过神来,赶紧坐下。

  老道看着杨丛义双眼,认真的说道,“贫道之前已经打通你的七经八脉,方才又传给你引气之法,现在你已经入了道门,与我那几个小师侄一样,正式成为陈抟老祖门下第七代弟子。”

  杨丛义虽然学过《道德经》,可从来就没有修道的想法,经老道一番运功,自己就成了修道之人,这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就像被人卖了一样。

  老道见杨从义神情有异,轻轻一笑,抬头望天,“道家行天地人三道,不管哪一道,都是顺天之道,修心修身之道,小友莫要多虑,贫道不强人所难,不管是此时,还是以后,你仍然是你,天地人三道,道道可行,全凭一心。”

  听完老道的话杨丛义倒疑惑了,便问道,“道长既然不是要逼我,那费这一番功夫,又传秘法,又教功法,却是为何?”

  道长的神情顿时严肃起来,沉思了片刻,回道,“师兄原本交代贫道相机行事,既然小友问起,贫道便不隐瞒,这就说于小友听。”

  杨丛义不知老道原本要隐瞒什么,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那到底是听还是不听?这是一个问题。秘密既然成为秘密就是因为其不可告人,若是听到了耳朵里,然后记在心里,那这保护秘密的重担岂不是要压在自己身上。想到这里,他连忙说道,“道长你别说,我不想听。”

  道长此时却笑了,只听他说道,“小友,贫道已经想说了,话已在喉,如何让贫道把话咽回去,人立天地,行三道,皆要顺其自然。说到顺,贫道便要顺道讲话,小友却要让贫道把话咽回去,这是反道而行。小友是想坏了贫道几十年苦修的道行?”

  杨丛义一时无语,这老道话还真多,只好说道,“不敢不敢,道长你说,我听着就是。”

  老道满意一笑,然后恢复严肃的神情道,“贫道前几年在武当山修炼时,曾夜观天象,偶然发现东南方星象有异,便去请教师兄,请他解惑。师兄说他早已发现,此星时明时暗,不知是福是祸,实难捉摸,恐天下将有大事发生,但细观紫微星,一连数月,却未见它有丝毫减弱,赵氏仍可安坐百年。师兄百思不解,便让贫道多多查看。贫道不修天道,哪里有那耐性日日查看天象,紫微星不动,就天下无事,便没将这事放在心上。谁知一个月前,贫道途径鄂州替人解灾除困,偶遇几个小师侄,他们带来师兄手书,说师傅要他们随贫道修行。这可让贫道大大的吃惊,我门历来重天道,弟子十有八九修天道,此次师兄命三名弟子随贫道修炼人道,真是奇了,怪了。贫道拆开师兄手书一看,原来是说几年前出现的那颗异星渐渐消失,隐去无形,紫微星也有黯淡之势,恐怕真有大事发生。盛世天道修身,平世人道修缘,乱世地道修天下,要贫道率领门下弟子行尘世,修人地两道。贫道自来修的就是人道,替人相面摸骨,判前程消灾祸,自己修当然没问题,要让贫道带弟子却是万万不能,贫道就甩开了那几个小家伙,独自东行修道。”

  杨丛义不懂天象,也不深究,只是笑道,“道长真是好眼力,确实不能带弟子,”

  老道一瞪眼道,“此话怎讲?贫道修为不够吗?”他明明是自己不想带,怎么能让别人说他不能带。

  杨丛义笑道,“若是道长带弟子,那此时他们岂不是也在这监牢里受苦,其实道长早就知道自己有牢狱之灾,所以才独自修行,是不是这样?”

  老道听完这话忍不住笑道,“小友心思机敏,正好修人道。不过你这话却入不得同道中人的耳。”

  杨丛义正要问为何,却听老道说道,“相面摸骨,相人不相己,摸人不摸己,与医道所说医者不自医是一个道理。贫道能看清天下人的前程,却看不清自己。至于贫道为何会在这里,完全是机缘。”

  杨丛义揪住老道坐牢的问题不放,问道,“道长,究竟是什么机缘,让你走进这牢房?”

  老道抬头望天,长叹道,“这是一条狗和一只鸡的故事,不说也罢。”说完,盯着杨丛义,反问道,“你却是为何在这死牢里?你若出不去,那贫道不是白费一番功夫?”

  与老道一番交谈,杨丛义都已经快忘了自己是将死之人,待死之身,此时回过神来,心情瞬间低落。他已经知道这老道是有能耐的,靠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于是便把救人蒙冤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于老道听。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血腥官道 第二章 升堂问案 第三章 人证物证 第四章 打入死牢 第五章 偷鸡道长 第六章 胎息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