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大宋神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打入死牢

第四章 打入死牢

谷叶 2020-05-23 12:40:58
打在身上,如同剜肉纠心之疼,就的几板子,他还能勉强能能承受,口中还能喝骂,下面更重的板子让他已有心无力叫喊,没办法咬紧牙关,转移到身体上的痛疼。但是更年轻,身强体壮,但巨痛之疼真的是无法能承受,二十板子还没打完,他已疼的昏厥过去的。  县官受了惊吓的怒气他悄悄吐了一口气,平复受惊的心后,重新坐直身体,指着杨丛义,怒道,“大胆匪徒,公堂之上岂容你放肆!来人啊,给我重打三十大板!”。...

大宋神剑

推荐指数:10分

《大宋神剑》在线阅读

  县官见杨丛义突然挣脱衙役压制跳起,大吃一惊,吓的脸色瞬间苍白,正要躲避,却见众衙役又迅速抓住了杨丛义,并死死压住。

  他悄悄吐了一口气,平复受惊的心后,重新坐直身体,指着杨丛义,怒道,“大胆匪徒,公堂之上岂容你放肆!来人啊,给我重打三十大板!”

  众衙役二话不说,不顾杨丛义愤怒的呼喊,把他踢到在地,直接一顿板子招呼上去。

  昨天的二十大板早已将杨丛义打的皮开肉绽,坐不得,站不得,此时的每一板子打在身上,犹如剜肉揪心之疼,开始的几板子,他还能勉强能承受,口中还能叫骂,接下来更重的板子让他已无力呼喊,只能咬紧牙关,转移身体上的疼痛。虽然年轻,身强体壮,但钻心之疼实在是难以承受,三十板子还没打完,他已疼的昏死过去。

  县官受惊的怒气已消,见杨丛义依然昏死,便一挥手道,“押下去,打入死牢。”

  接着又问道,“师爷,问案经过可否记录完全?”

  师爷起身答道,“一字不落,全部记录在案。”

  县官点头道,“好。王小七,你看看你的口供,如若无误,便签字画押。”

  王小七接过师爷的供状迅速看完,确认无误,签上姓名,按上指印,然后跪下叩首道,“大人,我家老爷和小姐现在生死不明,也不知他们身在何处,小的回临安无法向老夫人交代,请大人明察。”

  县官道,“莫大人向来受人敬仰,本官也是仰而望之。莫大人遇难,本县也甚为心痛,不把此案查清,我心也实在难安。你且安心修养,本官定会将匪徒削首以正国法,蔚莫大人在天之灵。”

  王小七叩首再谢道,“谢谢大人为我家老爷和小姐主持公道。”

  县官接着吩咐道,“张捕头,你带上莫大人的画像,一路向西寻访莫大人的下落,如有消息速速回报。”

  张捕头心有所虑,问道,“大人,这是大海捞针吧,我们对莫大人一无所知,匪徒说莫大人向西,我们真要向西?”

  县官道,“据那匪徒所讲,王小二所述,莫大人无论生死,定然还在宿松县境内。你等速速去寻,不得迟误,五日之内,本县便要结果。”

  张捕头听了县老爷的话,虽然心里很不认同,却也不好再反驳,只有辛苦一趟,能不能找到真的要靠运气。

  运气有好有坏,人们想求的当然是好运,求坏运肯定不是为自己。但运气是一个不可捉摸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碰到,特别是好运气。

  张捕头就没有这样的好运。短短五天时间,要想在太湖县和宿松县找一个路过的老头子,谈何容易。他带人一路向西,直奔宿松县,沿路广发莫悠的画像,到了宿松又请求同僚协助寻访。五天来他们吃不好,睡不好,腿都快跑断了,然而宿松县地处山区,面积广阔,几十个捕快撒下去,浪花都不泛一个,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谁都没有见过画中人。

  县官听完张捕头的诉苦和汇报,什么多余的话都没说,只是让他回去休息。

  县官心中早有定论,让他们费力去找,不过是验证犯人供词真伪,以防万一。张捕头已经证明那犯人供词有假,反向推来,结合仆人王小七所供,那么犯人杀人劫财便为真。到此时,县官认为小松坡案已无疑点,可以定案了。

  杨丛义再次来到县衙公堂的时候,是被狱卒架着拖来的,几十板子挨在身上,他全身骨头就像散了架,没有半分力气,眼睛也睁不开,脸色煞白,毫无血色,若不是还有细微的呼吸,没有人会认为他还活着。这几天在狱中也没让他歇着,浑身上下血迹斑斑,脸上几条血痕,看起来有些恐怖,对于将死的匪徒,狱卒向来不会手软,虐他也算是因果报应,为苦主报仇雪恨。

  县官端坐在大堂之上,看着像死人一样的杨丛义,他心里很平静,这种为非作歹的匪徒就应该见一个杀一个。他拿起惊堂木重重的拍下,然后慢悠悠的说道,“犯人杨丛义,本月十二,你伙同小松坡匪徒,在太湖县梅山镇西南小松坡一带,将辞官还乡的吏部侍郎莫悠莫大人父女及一众随从杀害,伤人命十一口,劫掠财物五箱,你可认罪?”

  杨丛义一动不动,没有任何表示,既不说认罪,也不说不认罪。事实上,他什么都没听进去,他都感觉不到自己还活着,如何能回答县官的问话。

  县官见杨丛义的情况,知他难以回答认罪,便向堂上众人说道,“犯人杨丛义,本是天柱山余匪,为害一方,近日流窜至本县,与本县流匪勾结,于本月十二,在梅山镇抢夺财物,杀害辞官还乡的莫大人父女及随从,共十一口人命,谋财害命,罪大恶极。本县接报后,迅速查明案情,广发通缉文告,将同案犯人杨丛义抓获。虽然犯人死不认罪,且口灿莲花,颠倒是非,百般狡辩,但人证物证俱在,本县就容不得这等草菅人命的匪徒在太湖县逃脱大宋国法的惩戒。今日本县依大宋律法,判处匪徒杨丛义死刑,待上报刑部复核之后,游街示众,削首谢罪。”随着一声惊堂木落案的声响,宣判完毕。

  随后县官对师爷吩咐道,“让他在供状上签字画押。”

  师爷拿起昨晚早已写好的供状走到杨丛义身前摊开,衙役抓住他的手指沾了印泥后在供状上印上手印。

  县官见犯人已经画押,便吩咐道,“打入死牢,好生看管。”

  犯人被押回大牢,堂上众人散去。

  至此,这件突如其来的血案,用了不到十天的功夫便已结案,过程还算顺利,并无太大波折,本来是值得庆贺的事情,然而县官却高兴不起来。

  县官很头疼,一个劫案死了十一人,苦主还是刚刚辞官不久的吏部侍郎,这要如何向上汇报,朝廷又会有怎样的责罚?他需要好好想想,稍有不慎,这官就没得做了。

  当杨丛义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被锁链紧紧的束缚着,关在黑暗沉闷的牢狱里的时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停地大呼冤枉。

  一个狱卒听到喊叫声,骂骂咧咧的走过来,嘴里骂道,“给老子安静点,都要被砍头了还不消停。”

  杨丛义见有人过来,连忙挣扎着起身道,“我冤枉,我是冤枉的,我要见知县大人。”

  狱卒环顾一圈,指着其他监牢里的犯人,冷冷的说道,“他们跟你一样,都是冤枉的。现在知道冤枉,当初就别犯事,法网恢恢,疏而不露。什么世道,杀人犯也敢喊冤了。我呸!”说完一口唾沫飞向杨丛义,然后转身离去,不再理会这该死的犯人。

  杨丛义听到这话就闭了嘴,刚刚燃起的斗志和希望瞬间熄灭,倒在地上面动也不动了,双眼再无一点神采,只有泪水不停的涌出,恨?不甘?或者后悔?也许都有吧。

  剩下的时间还有多久,他不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他可以猜到。但他不想死,才刚刚走出大山看到这个世界,他想有一番作为,就这样冤死,他不甘心。

  作为这个世界的孤儿,身陷死牢,没有人会来救他。也没有人会关心他的生死,因为他是孤孤单单的一个外乡人,还是恶名在外的土匪强盗。

  虽然不甘心,却也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等待最后的时刻到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血腥官道 第二章 升堂问案 第三章 人证物证 第四章 打入死牢 第五章 偷鸡道长 第六章 胎息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