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大宋神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人证物证

第三章 人证物证

谷叶 2020-05-23 12:40:58
来,解了眼前的冤情反正,便道,“大人,草民这就说于大人听。那日我见情况危在旦夕,再不一次出手,那可伶的父女二人就得被杀,殒命荒山成孤魂野鬼,便赶忙跳出去去,把扛着小女孩的匪徒踢到在地,扶起那老者,把他们护在身后。”  “那些匪徒人多势众,后来见仅有他此时胸有成竹,于是轻松的说道,“还讲不讲了?再不讲,本官就宣判了。”。...

大宋神剑

推荐指数:10分

《大宋神剑》在线阅读

  县官见杨丛义眼神闪烁,知他心中定然有鬼,这就更加确定了他先前对此案的判断。不过在师爷和众衙役面前,他想让他们也知道他的手段,让他们也心悦诚服,以后好好办事,再不要遇事便想找借口拖拉推诿,或擅作主张。因此他决定让杨丛义把他的故事继续讲下去,假的故事一定会有破绽,经不住推敲。

  他此时胸有成竹,于是轻松的说道,“还讲不讲了?再不讲,本官就宣判了。”

  杨丛义权衡再三,又见县官催促,便决定将细节说出来,解了眼前的冤情再说,便道,“大人,草民这就说于大人听。那日我见情况危急,再不出手,那可怜的父女二人就要被杀,命丧荒山成孤魂野鬼,便急忙跳出去,把拖着小女孩的匪徒踢到在地,扶起那老者,把他们护在身后。”

  “那些匪徒人多势众,当时见只有我一人,就没把我放在眼中,虽然我踢了他们的人,但他们并不怕我。为首的匪徒以为我跟他们一样,也是土匪强盗,便问我是哪个山头的,怎么跑来他的地盘抢生意。我见他们对土匪强盗好像没有太大的恶意,便想这也许就是生路,于是就说我是天柱山的杨老五,这趟生意天柱山已经跟了一路,只待出了淮西再动手,却不曾想被他们抢先了。”

  “不料那匪首却问我,天柱山不是在八年前已经被灭了吗,哪里又来的什么杨老五?我正不知该如何辩解的时候,有匪徒对匪首说,听说八年前天柱山逃脱的残余势力又悄悄的重聚了,这两年都小心的很,做了事都留下线索牵上别家山头,把自己摘的一干二净,阴险的很。匪首听了手下人的话,便骂了一句脏话,对于天柱山的所做所为好像很看不上眼。”

  “我当时就想,可能要坏事,便急忙对那匪首说,天柱山做事一向清白,敢做敢当,你去打听打听,天柱山在安庆可做了什么大案,推给别家山头了?我们现在几乎不在安庆做生意,兄弟们找生意奔波十里、百里,有时候甚至上千里,就是不想在自家地头上惹事。眼下这桩生意,兄弟我已经跟了半个多月,本打算出了太湖,过了宿松,到蕲州和安庆两不交界的地方再动手,也好不惹麻烦,谁知他们抢先动手,坏了计划。那匪首他连天柱山匪徒上山重聚都不知道,他们做过的案子,定然也没有听过。”

  “听到这话,他便不再有所怀疑,就问现在财他们已经劫了,人也杀了,先来后到,自古如此,该怎么分配可以坐下来商量。我本意只在救人,匪徒势众,那父女二人所带财物众多,为了方便尽早远离是非之地,我便说,天柱山做事向来讲规矩,既然贵山头动了手,出了力,这些财物就归你们,但这人我要带回去,不然我没法跟山上的兄弟们交代,我杨老五做事向来光明磊落,要是因为这事被兄弟们背后议论,那我还不如死了。”

  “那匪首听了这话,说天柱山早年名头很响,一直没有机会拜会,如今正好遇到,实在是缘分不浅,既然我追了半个月,肯定不能空手回去,这一老一小可以带走,财物也随一箱,就当交个朋友。”

  “这父女二人遭此大难已是人间惨剧,若能保得些许财物也是好的,就挑了一箱金银珠宝,绑上那父女二人准备向西离去。匪首生疑,问我天柱山在东,为何要往西?我说手下的兄弟都等在宿松,到了宿松与兄弟们会合后,便借道北上返回天柱山。那匪首再无疑虑,就让开了路,放我们离开。”

  “上了马车我一路疾行,不敢有半刻停留,跑了一个多时辰,离得远了我才停下马车,解开那父女二人的绳索,把我的身份和本意说与他们听,虽然他们惊吓过度,心力交瘁,但那老者是个明白人,很快就知晓了事情的原委,对我千恩万谢,问了我的来历与姓名。他的管家和随行仆人全都不在了,西去江陵万水千山,路上一老一小多有不便,就想邀我与他们同去江陵,好与他们有个伴。萍水相逢,片刻功夫他们对我已有了信任,我打心底里感动,但我早已决定要去临安,只好据实相告,实在不能同行。无奈,我们只能相互道别,分道而行。”

  “大人,这就是草民方才未说完的全部细节。”讲完事情的经过原委后,杨丛义静静等待县官评判。

  哪知县官把惊堂木一拍,厉喝道,“好一个合谋害命,坐地分赃。既然你的同伙在宿松,那就不归本官管理,只治你一人即可,倒省了本官许多麻烦。”

  杨丛义听得此话大惊失色,原本心下淡然,只要把事情的经过全说清楚便可以得到清白,怎知县官还是一口认定是他劫财害命,这可真是百口莫辩了,该说的和不该说的全都说了,再无任何可以辩解的了,这可如何是好?一时惊恐无措,只能大呼冤枉,请知县大人明察。

  县官不再理会杨丛义的呼喊,却道,“带证人。”

  不多时,一个仆人模样的人被衙役带上堂来跪下,那人一跪下就口呼冤枉。

  县官正声道,“堂下所跪何人,你有何冤屈?如实禀来。”

  那人俯首哭道,“草民王小七,家住临安府,本是吏部侍郎莫大人府上的家丁,莫大人辞官返乡,路途遥远,草民随老爷和小姐先行,从临安到怀宁一路顺利,老爷以为天下太平,就让随行的部分护卫返回了临安。谁知天降横祸,我家老爷和小姐竟遭歹徒杀害。”说到此处,竟是泣不成声。

  县官神情肃穆,自语道,“观文殿直学士莫悠莫大人,向来是我等为官者的楷模,我等终其一生恐也难望其项背。莫大人路过鄙县,我等若是得到消息定然出城相迎,怎奈莫大人身居高位,为人处世却又是异常低调。莫大人博学多才,善文章,通音律,书法绘画皆有所长,深得圣上器重,如今在我县内被贼人所害,使我朝痛失人才,本县难辞其咎,若圣上责罚,本县甘愿领罪。”

  县官见王小七渐渐止住了哭声,又道,“莫大人遇害,本县一定会为他申冤血恨。你且把当日经过细述一遍。”

  王小七连连磕头道,“谢大人。那日午时左右,天气炎热,我们一行人经过一片密林,就想借着阴凉休息一下,不料刚停下没多久,前边就闪出一帮贼人,话没说几句就杀人,随行的护卫只有五个,根本敌不住贼人人多势众,眨眼的功夫他们就倒在血泊中,我见老爷危险就想带着老爷和小姐逃跑,结果被砍了一刀,昏迷过去。”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听到小姐的哭声,老爷也还活着,原来是两伙贼人为财起了纷争。草民亲眼看到,有一个贼人脸面干干净净,年纪轻轻,约有二十二三,听他自己说,他是天柱山的匪徒,号称杨老五,他已经跟着我们半个多月。”

  “那伙贼人不想有人出来分他们到手的财物,领头的就说天柱山他知道,八年前就被官府剿灭了,哪里来的杨老五,自然不信他说的话。那人说天柱山在两年前就已经重建了,只不过行事隐秘,他们外人很少知道。那伙贼人将信将疑,领头的说天柱山他年轻的时候拜会过,认识一些人,山头上教授武艺的不多,也领教过他们的武艺,是不是真的,只要露上几手他便知道真假。”

  “那人听后就举起长矛跟那领头的打起来了,打了没多久那人就被打倒在地,领头的哈哈大笑,说那人辱没天柱山的名头,武艺学成那样也敢下山。后来他们就开始分财物,那人带着一大箱金银珠宝,绑住老爷和小姐就走了,说是要去宿松与其他贼人回合,然后再回天柱山。”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大人,您一定要为我家老爷申冤啊!”说完又是一顿叩头,长嚎。

  县官作若有所悟的样子,点头道,“你的意思是那帮匪徒通过比试武艺,确定了前来分赃的人是天柱山的匪徒,之后他们两伙人坐地分赃,最终后来的那贼人将莫大人父女二人捆绑起来带走了,是吗?”

  王小七点头答道,“是,大人,是这样。”

  县官又问道,“你可认得那人的容貌?”

  王小七点头,坚定的答道,“认得,化成灰草民也认得出来。”

  县官道,“王小七,你现在起身看看跪在你旁边的这人,你可认得?”

  王小七起身站到杨丛义跟前,俯身看着杨丛义,只看了一眼,就哭着喊道,“就是他,就是他把老爷和小姐绑走杀害了。大人,您可要为我家老爷做主啊!”

  县官对着杨丛义冷笑一声道,“王小七所述可是实情?可有你与那伙匪徒比武较技之事?”

  杨丛义已然无话可说,不知如何辩解了,只得大呼道,“大人,草民冤枉。草民真的不是那天柱山的匪徒,草民家住蕲州黄梅县,一查便知啊。”

  县官喝道,“与匪首比武,可有此事?说!”

  此事杨丛义无法辩解,他确实与匪首比过武艺,输了之后被认为学艺不精,丢了天柱山的脸面,也正是通过比武,那匪首才相信他是来自天柱山的匪徒。

  杨丛义只得低头道,“是,我跟那匪首比过武,可我不是匪徒,大人可以派人去黄梅县查证。草民冤枉啊,请大人明察。”

  得到回答,县官便不再理会他,向师爷道,“把物证呈上来。”

  师爷将桌案上用锦帛包裹着的物件送到县官案上。

  县官轻轻打开包裹着的锦帛后,里面露出了一只乳白色的玉佩,精美的花纹十分惹眼。县官小心拿起玉佩,问道,“王小七,你可识得这只玉佩?”

  王小二上前细看之后答道,“回大人,这正是我家老爷的随身玉佩,十多年来,从未离身。”

  县官又冷笑着问杨丛义,“这玉佩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你作何解释?”

  杨丛义辩解道,“这是那老者临别时送我的,大人不信的话,现在就可以派人向西追去,肯定还能追到那对父女。”

  县官冷笑连连,收好玉佩,交予师爷,然后高声道,“莫大人从不离身的贵重之物,怎会出现在陌生人身上。事实已然明了,这玉佩便是你杀人劫财所得。杨丛义,你还有什么话说?”

  杨丛义猛然挣脱衙役站起来,向县官愤怒的吼道,“我没有杀人,我是冤枉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血腥官道 第二章 升堂问案 第三章 人证物证 第四章 打入死牢 第五章 偷鸡道长 第六章 胎息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