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大宋神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血腥官道

第一章 血腥官道

谷叶 2020-05-23 12:40:57
有一丝阴森森。  不知道过了多久,官道终于等到会出现了行人,远远超过传来的对话也使这静寂的山林有了些许人气。  抬头一看远处一辆拉着货物的驴车缓缓地前进,一老一少分离左右跟在毛驴身旁。  “爹,你上次就不应该拦我,这种下路不带眼睛的就该往死里骂。”  “闺女啊黄历记载,当天宜修造,动土,沐浴,祈福;忌开市,入宅,安床,作灶,出行。。...

大宋神剑

推荐指数:10分

《大宋神剑》在线阅读

  绍兴十五年,四月十二,晴。

  黄历记载,当天宜修造,动土,沐浴,祈福;忌开市,入宅,安床,作灶,出行。

  初夏,灼热的阳光透过繁密的枝叶,星星点点洒在地面,生满野草的官道上空无一人,显得异常冷清。远处偶尔传来几声鸟叫,使这条穿过密林的官道愈加安静。古树上停落的几只鸟雀正警惕地观察着四周,不知感觉到了什么,突然几只鸟雀几乎同时拍翅破空而去,瞬间不见踪影,空中只有几支羽毛随风飘落。官道更静了,静的有一丝阴森。

  不知过了多久,官道终于出现了行人,远远传来的对话也使这寂静的山林有了些许人气。

  只见远处一辆拉着货物的驴车缓缓前行,一老一少分开左右跟在毛驴身旁。

  “爹,你刚才就不该拦我,这种上路不带眼睛的就该往死里骂。”

  “闺女啊,你这脾气得改改。你也不看看你多大了,再这样以后可怎么嫁的出去,爹可养不了你一辈子。”

  “爹,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你忘了刚才那赶车的,这么宽的路,大白天的直接就往我们撞过来,要不是我眼疾手快,你就被他们撞上了。”

  “爹这不是没事吗?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四海皆平,遇事多忍让,总是没错的。”

  “你看,我衣裳都被那车给挂破了,还怎么忍啊。这可是过年新做的衣裳,我都没舍得穿就让那不长眼的弄破了,你能忍,我可忍不了。不骂他祖宗十八代,我咽不下这口气。”

  “之前教你的,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出门在外,少惹事,少说话,多做,多看。一点记性都没有,以后可怎么办哟。”老汉走在路中,无奈的拍着驴背,就像在对它说话一样。

  “爹,你的话我都记着呢,可我心里就是气不过。”姑娘说着扬起枝条照着驴屁股就是一下。那驴吃痛之下,迈起小步紧跑起来,将二人甩在身后几丈开外,方才放缓脚步。

  “那你给我说说刚才那车上坐得是什么人?”

  “我哪知道啊,就看到那赶车的脏的跟地底下钻出来的一样,肯定不是好人。”

  老头摇摇头,叹了口气,“你看清拉车的是什么了吗?”

  姑娘扬起枝条拍着脑门,想了想,“好像是马。跑太快了,看不太清。”

  “确实是马,还是高头大马。这样的马只有三个地方有,一是军营,二是官府,三是豪门大户。这三种人,我们都惹不起,不仅不能惹,一旦遇上了,能躲多远就躲多远,千万别招惹他们。”

  “那你说刚才车上的是哪种人?”

  “依我看啊,多半是豪门大户出来的。”

  “为什么,依我看倒像是官府的。”

  “傻闺女,官府的人出来,哪有跑那么快的,还不带随从?一准是富贵人家,路过这荒山野岭的,害怕了,就拼了命的跑。”

  “胆小鬼,前边十多里就有人家,有什么可怕的。肯定是平常做多了亏心事,才会大白天的也怕鬼。”小姑娘随口一说,却把老头急得想要捂住闺女的嘴,姑娘被老头的表情吓了一跳。

  “爹,你怎么了?我又说错什么了?”

  “荒山野岭,莫谈鬼神。”老头警惕的四下环顾,压低声音。

  “爹,这大白天的,太阳就在脑袋上,你怕什么啊,就算有鬼它也不敢出来。”小姑娘压根就不信鬼神之说。

  老头干咳两声,“爹什么风浪没见过,什么时候怕过。我只是怕在这僻静的地方,有人装神弄鬼,趁火打劫。”说着便往路边密林里悄悄察看。

  小姑娘摇摇头,显然不相信她爹的话。“从这儿不到两个时辰就能到县城,谁敢在这儿打劫,哪有这么胆大的强盗。”

  “出门在外什么都可能发生,小心为好。赶紧走吧,我总觉心里不踏实。”老头说完,招呼闺女加快脚步追赶前边的驴车。

  “大惊小怪。”姑娘嘴里嘟囔了一句,见她爹甩开她了,赶紧紧跑几步跟上去,不敢离开她爹太远。

  追上驴车的父女两人,各怀心事未再言语。

  微风吹过,头顶的树叶随风摇动,沙沙作响,一路上陪伴他们的鸟叫虫鸣,到了这里全然听不见,除了驴车熟悉而有节奏的声响,林中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周围静的沉闷,静的让老头心里十分不安。一把年纪了,大大小小的风浪遇到过不少,这条官道也走了不下百次,却从未像现在这样心神不宁过,这不是好兆头。

  周围弥漫着不祥的气氛,老头心里盘算着,接着便有了行动,只见他扬起手里的鞭子,那驴刚好偏头看到了主人的动作,不等鞭子落下,抬脚便跑。

  “闺女,赶紧走。”老头催促着。

  “爹,我走不动了。这儿凉快,我们歇一会儿吧。”姑娘摆弄着衣裳上那个挂破的洞,犹自心痛,心里把那个赶车的骂了千百遍,仍然觉得不解恨。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周遭的环境全然没有感觉。

  “出了这片林子再歇,快走。”老头的语气已经不再温和,他心里开始有些紧张。

  姑娘从她爹的语气里觉察出一丝异样的气氛,不自觉的放开手里的衣襟,慢慢向密林左右看了一眼后,林子里静的感觉不到有其他生命存在,她心里顿时生出丝丝恐惧。

  姑娘赶紧向她爹靠近了一步,紧跟在老头身旁,不敢稍有落下,也不敢再开口说话。

  走着走着,隐隐约约有一股怪异的气味飘进她鼻子里,当她想仔细闻闻的时候,那丝气味又消失不见,反复几次之后,她清晰的闻到了那种怪异的令人作呕的气味,并且感觉越来越浓烈。

  “爹,你闻到没,好难闻。”姑娘连连用手扇着鼻子前的空气,但不管怎么驱赶,那气味还是直往鼻孔里钻。

  老头心里正想着其他事,经女儿提醒,这才发觉周遭弥漫着异样的气味。他仔细闻了闻之后,突然脸色大变,额头上瞬间冒出汗珠。

  他的神色被女儿看在眼里,姑娘虽然不明是怎么回事,但能明显感觉到她爹很紧张。她爹一紧张,她也莫名的害怕起来,平常伶俐的口齿也变得迟钝。

  “爹,咋回事?”

  老头没有说话,一把拉住前行的驴,止住脚步,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气味他太熟悉了,是血腥味。即使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他依然无法忘记这种令他永生难忘的气味。当年大名府一战之后,他去打扫战场,闻到的就是这个气味,从战场出来之后的半个月里,吃不下半口饭,只能喝水,那种折磨他终生难忘。

  血腥味浓烈,肯定死伤不少,难道金军又来了?不对,宋金议和还不到五年,金军不可能这么快就打过来,就算要打也不会打到山里来。老头稳了稳心神,想到先前狂奔的马车,难不成刚才所虑成真,真是要遇强盗?

  之前听传言这一带有强盗,只是谁也没见过,也没听说周围十里八乡有谁被劫过,所以谁也不信。刺鼻的腥味不断飘来,看来传言不是没有根据。

  马车已经过去半个多时辰,前边也听不到任何动静,强盗劫了财肯定不会在官道上久留,估计早跑没影了。死人他倒不怕,毕竟早年也上过战场,但他就是见不了满地血红的场面,一想起来心里就犯怵。

  望着血腥味飘来的方向,老头想起几十年前打扫战场时,将军跟他们说过的话,时至今日他依然记得清楚。“这些死在远方的人,回不去了。我们能给他们一张草席,一杯黄土,让他们埋骨他乡,就绝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不管他们活着的时候如何,死了,就一定要让他们入土为安!”

  魂归故里,入土为安。年纪越大,见得越多,感触就越深。今天不幸遇上,无论如何都不能袖手旁观。

  “闺女,你骑上驴先走,别等我,我一会儿赶上你们。”老头不由分说,迅速将闺女扶上驴背。

  “爹,前边是不是出事了?我不走,我要跟你一起。”姑娘挣着要跳下驴背。她看着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但在阴森森的林子里,真要让她一个人走,她还真没那个胆子。

  老头哪能让她轻易下来,姑娘刚刚侧身,便被他一把按住扶正,接着扬手照着驴屁股就是一鞭子。那驴吃痛之下,驮着小主人撒腿就跑,哪管她情不情愿。

  不知道前面是怎样一副血腥的场面,她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不能见,也见不得。

  看着闺女在眼前渐渐消失,老头将弯曲的背挺直,仿佛又成了将军手下的一个小兵。他顺着血腥气飘来的方向,一步一步向树林中走去。

  十具尸体散乱的丢弃在灌木丛里,尸身上的血液早已凝固,他粗略察看了几具尸身的伤口,几乎全是一击毙命,显然对方根本就没想留他们性命。

  这是一桩大案,不是两军对垒,不能把他们草草掩埋了事。死了的人,不光要入土为安,还要给他们一个说法。老头丢掉手里抱着的树枝树叶,转身向林外走去,要赶紧去报官。

  “大叔,救救我.....”

  身后忽然传来的呼叫声,让老头心头一跳,吓得他站在原地抬不动脚,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他忍住逃跑的冲动,猛然回头,只见一人正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因无法受力,重新摔倒在地。

  还有活着的人。

  老头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赶紧回身三步并作两步,来到那人身边,将伤者扶起。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血腥官道 第二章 升堂问案 第三章 人证物证 第四章 打入死牢 第五章 偷鸡道长 第六章 胎息诀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