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丧尸荒土》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可怕的尸体

第一章 可怕的尸体

雷诺警长 2020-05-15 19:21:01
的病毒所以迄今都无法找出实际以及使用后的抑制和治疗方法而在前段时间的一次报告时被军方所被取消了,军方指出这种病毒太过危险,不想再冒危险去让这一帮疯子去然后研发这种价格昂贵又无法以及控制的病毒了,军方其要求他们要统一销毁所有相关的资料和样本,这相当于是对他的心血予在昏暗的房间内,亚当斯默默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捏在他手中的试管,他知道,这个试管里装的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病毒,两年前,亚当斯等科学家和军方合作准备开发一种能在战争时对敌方地区造成致命打击和迅速扩散的病毒,而现在,这种最致命的病毒就在捏他的手中。。...

丧尸荒土

推荐指数:10分

《丧尸荒土》在线阅读

  注:本书中出现的地名均为假想地,与现实地名无关。

  在昏暗的房间内,亚当斯默默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捏在他手中的试管,他知道,这个试管里装的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病毒,两年前,亚当斯等科学家和军方合作准备开发一种能在战争时对敌方地区造成致命打击和迅速扩散的病毒,而现在,这种最致命的病毒就在捏他的手中。

  亚当斯长长深吸了一口气,便蜷缩在了他的沙发里,他的目标很明确,他要毁灭这个世界!这种他倾注了无数心血的病毒因为至今都无法找出实际使用后的抑制和治疗方法而在最近的一次报告时被军方所取消了,军方认为这种病毒太过危险,不想再冒危险去让这一帮疯子去接着研发这种昂贵又难以控制的病毒了,军方要求他们必须销毁所有相关的资料和样本,这等于是对他的心血予以了否认的态度。他当然不想这样,他为了这美丽的病毒而夜以继日的去研究它,这种病毒就快耗干了他所有的力气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胜过他对这种致命病毒的爱。

  “是的,就是这样”,亚当斯说到。他当然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因为就算是真正的恶魔,在研究这种可怕的病毒时,也会忧虑重重的。

  亚当斯拿自己的生命做了筹码!

  在喝完了最后一瓶啤酒后他慢慢站了起来,嘴里不停地说着:“我要给这美丽的世界一个诅咒。”说完,便将这可怕的病毒用注射器抽了出来,注入了自己的体内,“既然世界要让她消失,那我就先让这个世界消失吧”。说完,亚当斯慢慢的露出了他诡异的微笑......

  清晨的克里特市舒适而清爽,这个壮美的城市在拥有着发达科技的同时也有着别的城市所羡慕的无数美景和丰富的文化底蕴。威廉·奥斯丁骑上了自己心爱的山地车,准备趁这个双休日去附近的山上转一转,奥斯丁一米八二的身高,年轻俊朗的脸庞加上他一头浓密的黑发看起来倒是挺精神,他来到这里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他和常人一样在当地的一家普通公司干着同样普通的工作。他从来到克里特市起,还没有好好的去欣赏过一次这座宏伟城市的无数美景,今天他早早的做好了一切准备为的就是能够去好好的欣赏一下大自然所恩赐给这座城市的美丽景致。

  崎岖的山路让山地车的速度减慢了不少,奥斯丁一边慢慢的骑着一边悠闲地观赏着这一路的美景。忽然,在他视线的左侧,他仿佛看见了一只满是血迹的手臂无力的躺在草丛里,奥斯丁被一时吓得从车上跌了下来,他揉了揉眼睛,以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在离那只手臂还有五六米的时候他才发现,那只手臂其实是一整具尸体的一部分,因为草丛茂密和视野遮挡的原因奥斯丁当时只看见了一只手臂躺在低矮的草里,当看清了整具尸体的时候,奥斯丁已经被吓得坐到了草堆上。

  在奥斯丁报警的数分钟后警方控制了现场,奥斯丁在做完了一堆警方的调查后疲倦的回到了家里,他打开冰箱拿出了几罐啤酒后默默地坐在沙发上发了很久的呆。

  “简直不敢相信,我第一次出远门就遇到了这样可怕的尸体。”奥斯丁一边喝着酒一边这样想着。

  不知过了多久,奥斯丁疲倦的躺在自己的沙发上睡着了。在梦里,他回到了发现尸体的地方,他仿佛被无形的铁链绑在了一颗大树上动掸不得,在不远处,那只满是鲜血的手臂慢慢抬了起来,满身污渍的尸体竟然满满的站立了起来。还未腐烂透的尸体满脸都是烂肉,说不清是什么的黑紫色汁液从尸体的嘴边慢慢溢出,尸体慢慢的向奥斯丁靠了过来,而奥斯丁依然寸步难移,就在离奥斯丁只有不到半米的时候那可怕的尸体突然张大獠牙向他冲了过来......

  “啊!”奥斯丁大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了过来,他看了看窗外昏暗的灯光再看了看床边的时钟,已经两点多了,奥斯丁一边揉着脖子一边意志模糊的下床走向了冰箱,再次取出了几罐啤酒......

  与此同时,在当地的一个停尸间内,50多岁的值班人正在值班室内看着枯燥乏味的电视节目,当他看的早已麻木的时候,突然的一声巨响,盖过了电视机发出的微弱的声音,这着实吓了他一跳。

  “该死,什么东西?”值班人说完后愤怒的拿起了一串钥匙和他那早已凉透的半杯咖啡,朝停昏暗无比尸间走了过去,他取出钥匙打开停尸间的门后直接把钥匙留在了门上。“让我来看看各位绅士们是怎么了?想举办个特别的舞会吗?”值班人一边大声抱怨着,一边朝里面走去,当他进到冰凉的停尸间之后立即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一个停尸板上居然少了一具尸体!值班人立马停止了抱怨一个箭步朝那里冲了过去。“该死,该死,该死......”值班人颤抖地说着。

  当值班人跑到床边时,他看到了床上的大片血迹,尸体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正当值班人感到疑惑时,他突然被什么东西死死的抓住了左脚,他条件反射般的想缩脚,但是抓住他的东西力气实在太大了,这根本就是徒劳的,值班人惊恐的低头一看,没错,正是那具消失的尸体,此刻正在床架和尸布的遮掩下用他那皮开肉绽的双手死死抓着值班人的左脚并开始发出阵阵呜呜声,他越是挣扎反而那尸体就抓的越紧,值班人害怕的右脚往后一伸,结果那尸体直接把他给拽翻了,泼洒的咖啡四散开来,使原本就平滑的地面变得更加湿滑,值班人无暇顾及死命的要向前爬行。

  “啊呀。”值班人痛苦的呻吟了起来。那具尸体咬下了他脚后跟上一大块的肉,值班人面目狰狞的扭过头看了一眼那可怕的尸体,准确的说,那是他见过的最可怕的怪物,通了几个大洞的脸上皮肤如同被搅烂了一般的贴着,扭曲在了一起的五官不停的往外透出黑色的液体,干瘪的右眼半吊在脸上,只有些许的组织在牵拉着它,就像随时会掉下来一般,肮脏而混乱的牙齿,仍然在贪得无厌的咀嚼着他脚上的肉。

  值班人忍住剧痛用手臂在地板上无助的爬行着,诡异的尸体则紧跟在后,不愿意放弃这到嘴的美味。汗液和咖啡混在了一起,浸透了值班人的白色制服,再加上那撕心裂肺般的痛楚让他的爬行越发艰难,当快爬到门口时,他就一把抓住了门边,使劲的把自己向前拉,然而谁知道,那可怕的尸体居然速度极快,纤长的手再一次抓住了他的伤腿,值班人痛苦的抓住门边,大声的求救起来,然而除了电视机的微弱声音外,他听不到任何的动静,绝望之感因此油然而生,当他再次转头时,可怕的尸体再一次朝他爬了过来,只不过这一次怪物的目标不再是他的脚了,而是他的脖子,痛苦的可怜人再也没有力气去反抗了,面目狰狞的他从紧咬的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你不该属于这个世界的。”话音刚落,凶狠的的怪物已经咬穿了这可怜人脆弱的脖子......

  第二天中午,奥斯丁再次从睡梦中醒来,他无意间用脚扫翻了几个摆在桌前的易拉罐,他挣扎着摆脱了那个不算柔软的沙发,他一边努力的用拳头锤着自己的脖子,一边寻找着电视遥控器的踪迹。

  “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他抱怨道。奥斯丁打开电视后直接调到了新闻频道,果不其然,各路记者对昨天的事情都进行了大肆的报道,当他正奇怪为什么相似的新闻要不停播放时,他看到了一条令人震惊的新闻:几个小时前,停尸间的一具尸体莫名其妙的消失了,留在现场的除了看守干透的血迹外还有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碎肉,插在门上的钥匙和打开着的门更是疑点重重。然而后面的报道才真的吓到了奥斯丁,那具神秘失踪的尸体竟是昨天他发现的那具尸体,而且......这居然已经不是最近第一次发生类似的怪事了,最近一直有人在外出后离奇的失踪,甚至更有人说最近遇到过一些奇怪的似死又好像尚有一丝生气的行尸走肉,他们并没有胆量靠近那些奇怪家伙就匆匆离开了,因为目击者并不多,所以事情的缘由也就暂时不得而知了。

  奥斯丁不停地抓着自己蓬乱的头发,他不敢相信新闻上所说的一切,他似乎已经预感到什么可怕的大事将要发生了......

  恐怖的气氛感染了这个本应该充满活力的城市,在接下来的一周里,人人都在讨论最近越来越多的怪事,许多人都在提心吊胆,害怕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周五的晚上,奥斯丁依然独自在家,奥斯丁并不缺朋友,但是他很重视属于自己的生活,自从亲人的纷纷离世后,奥斯丁习惯上了这种单调却惬意的个人生活,他27岁的年龄却并没想过去组建属于自己的家庭,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改变他的习惯,不然的话他就是活脱脱的怪人一个了。

  奥斯丁的手机响了,是他的朋友扎克打来的。

  “喂,扎克,你是不是又想喝上几杯了?”奥斯丁说道。

  “嘿,伙计,最近你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吗?”扎克开头的一句话便让奥斯丁一下摸不着了头脑。

  “我感觉我家后面的矮山上有什么该死的东西盯着我。”

  “别开玩笑了扎克,你的把戏我还不清楚?真有事你这个胆小鬼早就报警了,哈哈,你的......”

  奥斯丁话还没说完,扎克便插了一句:“等等,我确实听见了什么怪声音,我是说......与众不同的那种。”接着,便是一片沉静,过了会儿,奥斯丁听见对面传出了打开抽屉的声音,然后他听见了上弹夹的声音,是的,扎克家里有一把贝瑞塔92手枪,那把可靠的9毫米口径半自动手枪结实而又近战火力十足,15发子弹的弹夹足以撕碎在近距离打算攻击他的任何怪物。

  “混蛋你要挨枪子了。”说完扎克气呼呼的挂下了电话。

  奥斯丁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和这段时间频频发生的怪事有关联吗?奥斯丁强迫自己打消了疑虑,“这家伙不会是又喝多了吧?”上次扎克喝多了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回了家,第二天他的同事在他房子后面的矮山上发现了他,那时他正****着上身攥着手枪靠着一棵树睡得正香呢。奥斯丁想了想,就没了什么疑虑,昏沉的睡了下去。

  第二天早晨,奥斯丁打了数通电话给扎克,然而扎克都没有接,联想起昨天电话里扎克怪异的反应,奥斯丁开始有些后怕,他急匆匆的开车去到了他家,奥斯丁走进半开着的门,查遍了整个别墅都没见到扎克的半个影子,于是奥斯丁立即朝后山的方向走去,在后山漫无目的的寻找的时候,奥斯丁发现了一枚手枪弹药的弹壳,奥斯丁立即警惕了起来。

  “难道他昨天真的见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奥斯丁一边想一边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当他走到一座假山时,地上的一把贝瑞塔手枪和洒落在一片片血渍中的弹壳让奥斯丁整个人都震了一下,他匆匆过去捡起了手枪并检查了一番,还有4发仅剩的子弹了,看来扎克没有带多余的弹药,奥斯丁拿着枪一边继续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一边寻找着扎克的踪迹。

  在奥斯丁前方的小树林里发出了阵阵沙沙声,并且还伴有阵阵低吼。居然是扎克慢慢的从小树林中走了出来,奇怪的是扎克的袖口和胸部满是血液和沙土,低垂的脑袋发出阵阵呜呜声。

  “嘿,扎克,你还好吗?”奥斯丁害怕的问道。扎克并没有回答,而是一边靠近奥斯丁一边举起了手。

  “你真的吓坏我了,哥么。”奥斯丁一边举起手枪一边开始向后倒退,这时,前方的小树林又是一阵沙沙的响声,居然又有两个和扎克同样可怕的家伙走了过来,这下奥斯丁真的慌了神,开始转身向后逃跑。而那些尸体也似乎察觉到了猎物的逃脱,开始向奥斯丁的方向走去,奥斯丁一边跑一边回头一看,突然的一次回头让他被粗壮的树枝绊倒在地,奥斯丁昏昏沉沉的要让自己起来,可是他的恢复速度远没怪物们追他那么快,当奥斯丁回过神的时候,怪物已经离他不到4米了,万般无奈的他举起手枪向最近的那个怪物肚子开了一枪。

  伴随火舌的吐出,怪物应声倒地,奥斯丁惊慌失措的慢慢向后爬行,然而那怪物哪有那么容易就死去,在被击倒的数秒后怪物竟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被击穿的肚子开始不停地喷出血水和液体,看来怪物的肚子确实是被打烂了,但是他怎么还能像没事一般站立着?奥斯丁明显感到自己的额头已经满是冷汗了,可怕的尸体让奥斯丁的心脏疯狂跳动,不过几秒,后面的两个怪物也追赶了上来,之所以把扎克也称之为怪物,是因为刚才的那一枪彻底的敲醒了奥斯丁,仿佛直觉自告诉他:他们不是人!

  奥斯丁无暇多想,一瘸一拐的向山下逃去,不过今天奥斯丁运气真的不好,他再一次被地上的石头绊倒了,奥斯丁立马转过身向离他最近的怪物连开三枪,第一发飞出的子弹击穿了怪物的胸口,在打破了怪物的胸口后从身体的后侧飞了出来,紧跟的两发子弹齐刷刷的打入怪物额头,射烂了怪物的头部,脑浆从怪物干瘪的眼窝里喷了出来。

  这次怪物真的倒下了,但是看着一动不动的怪物奥斯丁也不敢松懈半分,因为还有两个同样致命的怪物正想要抓住他来饱餐一顿,奥斯丁很后悔对付一个怪物就用完了四发子弹,剩下的两个怪物可就没那么好对付了,奥斯丁现在只想立马跑下山开上自己的汽车然后逃之夭夭。

  奥斯丁揣着空枪跌跌撞撞的向山下逃去,在途中他顺势抓起了一块结实的石头,当其中的一只怪物不小心滚下山坡时,奥斯丁看准机会立马回头双手抓紧了石头,向对方的头上砸了过去,一时间,血浆和碎肉飞溅了起来,满脸血渍的奥斯丁不敢掉以轻心又抓紧石头再次砸向了那怪物的脑袋,直到最后的一个怪物慢慢逼近,奥斯丁才肯停手继续向山下跑去。

  跨过一块巨石,奥斯丁跑到了扎克的屋子旁,不过此刻的奥斯丁已经不想继续逃下去了,因为最后追她的家伙就是扎克,奥斯丁不想扎克或者他到最后死的不明不白的,于是奥斯丁立马跨进了屋里,翻开各样的抽屉和柜子寻找着手枪弹药,他打开了一个木制柜子,找到了一盒手枪弹药,于是他抓起几颗就开始装填,当扎克跌跌撞撞的走进屋子时,奥斯丁早已准备好了武器,一阵火舌吐出,五六发子弹打穿了扎克的肩膀,胸膛和肚子,当扎克再次爬起来时,奥斯丁站在了他的面前,扎克恶狠狠的低吼了一声,奥斯丁便木然的一枪打穿了他肮脏的头部......

  在解决了最后的“敌人”后,伤心的奥斯丁重新装满了弹药,坐上车离开了这个“该死的地方”。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可怕的尸体 第二章 破碎的城市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