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小城风月》在线阅读 > 正文 《小城风月张河王芳卉》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城风月张河王芳卉》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笑无颜色 2020-03-27
《小城风月》张河王芳卉小说比较完整版免费深度阅读这里有!《小城风月》讲诉了张河王芳卉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的故事,小城风月张河王芳卉小说精挑:张河是这样的人,他很期待……自己接下来的生活,此外他也会惧怕自己的因为未来。...

小城风月

推荐指数:10分

《小城风月》在线阅读

《小城风月》张河王芳卉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小城风月》讲述了张河王芳卉跌宕起伏的故事,小城风月张河王芳卉小说精选:张河就是这样的人,他很期待自己接下来的生活,同时他也会畏惧自己的未来。

对于未知的生活,有的人期待,有的人畏惧,有的人即期待,也畏惧。

张河就是这样的人,他很期待自己接下来的生活,同时他也会畏惧自己的未来。

畏惧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没有经历过而已。

对于未来,张河的期待明显大于畏惧,所以他竟然有些兴奋。

不过,他还是狠狠的压制了自己兴奋,因为接下来的生活,他要很谨慎的去对待。

张河还是没有像王进士所希望的那样,拦个出租车到王进士口中所描述的那个很强势的表姐,王芳卉所在的那个酒楼。

又问了几次路,张河终于在夜色降临之前来到了自己这次来兴义开始人生之旅的第一站,坪东大道“平常人家”酒楼。

看着面前四层楼的楼面上醒目而又不显得张扬的招牌,张河弯起嘴角,淡淡地一笑。

张河神的人生,将从这里开始改变。

从左边的裤袋里摸出那个不知品牌的蓝屏手机,张河缓慢而又平静的按着键盘,然后把手机放到左耳边上。

“喂,卉姐,您好,我是张河,我到了,在大门口。”

挂了电话,张河把手机放回左边的裤袋里,左手就这样插在口袋里,一脸平静的看着酒楼的大门,门口的那两个迎宾小姐的表情很生硬,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终于,有人从大门出来了,女的,二十五六的样子。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黑色的工作短裙,黑色的高跟鞋。等走到跟前,张河才发现王芳卉身材还挺好,近一米七的个子,还是个美人,头发束成髻盘在脑后,略微的点了些淡妆,打了些眼影。眼睫毛很长,眉毛很淡,皮肤很白,脸很精致,却是一脸的冰霜,满眼的“千万别惹我!”,十足的冰山美人。

“张河?”

微微有些错愕的张河回过神来连忙应道

“您就是卉姐吧!”

“以后请叫我王经理!”

“哦!”张河低下头应道。

“先进来吧!”

王芳卉转身,干净利落的向大门走去,没有张河期待见到的深情款款。

见张河跟了上来,王芳卉淡淡的说道:

“今天你刚来,可以从大门进,以后有事进出,要走后面的员工通道。这个大门平时只有礼宾部的为了迎接客人可以进出。当然,每天打烊之后员工通道会关闭,就只能从这里进出了。”

“嗯,我知道了。”

张河很是认真地说道。

“先带你去宿舍看一下,然后今天你可以休息一下,明天早上熟悉你要做的工作的各个环节以及环境,下午正式上班。”

“正式上班?不是还要培训吗?”

“本来新人是要培训的,但是你觉得为了你一个人,有这个必要吗?”

“哦!”

“再说,在传菜组那样的部门,没什么特别要培训的。”

这么说我是在什么传菜组了,不知道是个怎样的部门。张河一边跟着上楼一边自己暗暗揣测着。

平常人家四楼,员工宿舍,408室。

张河坐在床上,看着这个放了三张跟泥凼中学,学生寝室里那个差不多的双层铁管床的宿舍,摸了摸有些粗糙的被褥和床单,静静的想着不久之前冰山美人王芳卉对自己说的话:

“我给你安排的这个宿舍,是男生宿舍里最好的,人最少,而且干净,都是这里的炒菜师傅们住的,希望你会满意。”

“咚咚咚……”

王芳卉冷若冰霜的站在门口敲门,正在走神的张河明显没有注意到她的去而复返,所以显得有一些惊慌。

“晚上下班后你可以下去一楼吃东西,这里每天晚上下班后都会煮一些面什么的员工晚餐。”

王芳卉顿了顿,似乎在犹豫接下来的话要不要说。

张河很是诚恳的看着王进士口中所谓强势的表姐,但实际上却很漂亮的女强人王芳卉,尽量的使自己看起来显得尊敬些,满怀期待的眼神里显得真诚些。

王芳卉或许是被他的样子打动了,缓缓地开口说道:

“关于你的事情王进士跟我说了很多,但是没有办法,现在我只能把你安排在传菜组。在传菜组那样的地方做事,对能力的要求不是很高,只要能吃苦,懂规矩就好。如果你是真的想学点东西的话,就别一天只是想着下班休息,也别老是和传菜组那几个年轻人瞎混,多看,多想点,对你有好处的。”

王芳卉走后,张河坐回床上,看着床上摆着的所谓的工作服,纯黑色的棉布长袖衬衫配黑色的西裤和黑色的布鞋,弯起嘴角笑了笑,幽幽的道:

“这冰山美人一脸的冰霜并不代表她没有人情味嘛!只是不知道是可怜我这个刚进城的农村小子还是因为王进士的关系。”

张河却不知道在她猜测冰山美人的同时,这个强势的冰山美人也在感慨他。

“曾几何时,那个刚进城打拼的农村小女孩儿也像今天那个男孩儿一样的畏惧和小心翼翼吧,为了自己心里的那一份不甘,只身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忍着泪,咬着牙,沉默的摸爬滚打。呵呵,每一个人曾经都有一颗不甘平庸的心啊,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是到处都有各种各样平庸的人,原因就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把那种最初的不甘坚持到最后而已。张河,哦,是叫张河神是吧,真心希望你能坚持到最后……”

王芳卉站在四楼的楼梯口,朝着408宿舍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冷若冰霜的走下楼去,走得干净利落,再没有一丝留恋和犹豫。

张河起身把门从里锁上,然后脱下自己的衣服,把那一套从头黑到脚的工作服穿上。

呵呵,衣服小了点儿,紧紧地帖在自己身上,随便的举举手,肚鸡眼便露出来了。裤子大了点儿,裤脚有些像很多年前流行过的喇叭裤,把那双黑色的布鞋都快遮完了。

张河又弯起嘴角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把工作服脱了下来,认真地折叠好放在床头。然后张河才拿过自己的黑色背包,打开,拿出一件已经折叠好了的白色T恤,以及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一双白色帆布鞋。

张河把折叠好了的白色T恤和牛仔裤放在工作服的下面,又把白色帆布鞋和黑色布鞋并列的放在床脚摆好,这才从背包里抽出一本笔记本和一支笔,然后把背包的拉链拉上,挂在床头上。

他的行李,一套衣服,一本笔记本,一支笔,如此简单。

做完了一切之后,张河打扫了一遍并不脏的宿舍,便脱了鞋半躺在床上,翻开笔记本,崭新的,一字未写。

张河沉思了一会儿之后,缓慢的提笔写了起来:

平常人家,楼面经理,王芳卉,女强人,冷艳而有怜悯之心,强势而有关怀之情。

字迹粗犷而不杂乱,苍劲而不暴戾。

落笔,拉开被子,提起枕头,把笔记本压在底下,然后和衣而眠。

晚上九点,平常人家下班时间。

九点过五分左右,张河被一阵敲门声扰醒,连忙揉了揉脸,边穿鞋便应道:

“来了!”

开门,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矮个子男人,短头发,一米六几的个子,成熟的脸上略微的有些不耐烦。

“您好!”

“你是?”

“哦,我是新来的,被安排在这个宿舍,很高兴认识你!”

“被安排在这个宿舍?谁安排的?”

矮个子男人进门坐在门正对面的那张床上,有些愠怒的问道。

“一个亲戚的亲戚!”

“你那个亲戚的亲戚叫个啥名字啊?”矮个子男人带点四川的口音问道。

“王芳卉,不知道您认不认识!”

“哦,是她啊,认识。”

矮个子男人眼睛里闪过一丝“原来如此”的神色。也是啊,除了那个冰山一般的楼面经理,还有谁敢不过问一下我钟大爷的意思就把人安排进这个宿舍啊,想来这个宿舍的人可是不少,但直到现在也只有两个人而已,当然,现在变成三个人了。

“唉,那你叫个啥子名字呢?来这点儿是在啥子部门上班儿呢?”

张河听着这个矮个子男人的四川口音,觉得十分的欣喜,自己可是还从来没有和外地人打过交道呢!

“我叫张河,大河向东流的河,是传菜组的,不知老哥您贵姓?”

“哦,是传菜组的小张啊,他们都叫我钟大爷,你的话就叫我钟哥好了!”

“嗯,钟哥好!”

“呵呵,不用这么客气,以后我们就住一个屋檐下,又是同事,太客气就见外了啊!”

“嗯,好的,听钟哥的!”

张河明显对这个室友很有好感,所以,他很是谦虚的问道:

“钟哥,我们就住一个宿舍了,以后我要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您尽管说啊!”

“这个没事儿,我们宿舍没啥子要求,就是注意哈儿个人卫生,睡觉时间不要吵就行了啊。”

“哦,好的,谢谢钟哥!”

“哎哟,这个有啥子谢的哦,刚才才挨你说不要太客气啊,你有什么问题直接问就可以了散!”

“呵呵,那钟哥,我可真问了啊!”

“嗯,你问,你问!”

“传菜组这个工作平时需要注意些什么?”

“酒楼考核员工的标准是?

“酒楼的奖惩条例是?”

“酒楼里都有哪些部门,都是怎样相互配合工作的?”

“酒楼里的消费怎么样,效益怎么样?”

“酒楼里有没有什么特色消费?”

……

张河真的很喜欢这个健谈的四川人,个子不高,随和的同时却有些幽默风趣,而且明显有较强的表现欲,喜欢别人叫他钟大爷,也因为这样的称呼,内心有些清高,喜欢做些觉得会突显自己身价的事情,比如不轻易让别人住进自己住的这间人最少的宿舍。

通过一个多钟头的闲聊,张河知道了很多关于平常人家的事情,比如它是金凯园大酒店开的分店,比如它和兴义最大的连锁超市旺客隆,以及最火的水疗会所水逸天堂,最大的咖啡馆咖啡印象等等都隶属于金太阳企业之类。

夜色未央,夏末秋初的夜晚有些凉。张河蜷缩在被褥里,毫无睡意,就在脑海里整理自己才知道的这些信息,思考着自己以后的人生方向,同时,也在想着今天冰山美人王芳卉去而复返后对自己说的那一番话。

钟大爷吃完员工晚餐回来了,张河装做自己已经进入了梦乡,另一个室友听钟大爷说是请假回家了。

一夜无话,这个夜晚平静而又难眠。

只是张河不知道的是,就在斜对门最干净的女生宿舍里,有一个人和他一样平静而又难眠。

王芳卉枕着自己的手臂躺在床上,想着刚才钟大爷转述给自己的信息,暗暗的想道:

进士这个好兄弟张河,这个第一次进城的孩子,想法倒是不单纯,只是未免急切了些。呵呵,不过也难怪,他的身世也太凄苦了点儿,希望他能承受住未来的艰辛和打击吧。

佳人浅呓,长夜生香,今宵梦里山河壮。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张河王芳卉全文免费阅读 小城风月张河王芳卉全文免费阅读 《张河王芳卉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张河王芳卉小说最新章节 《小城风月》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小城风月张河王芳卉》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