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大宋炮灰逆袭录》在线阅读 > 正文 五 韩琦的尴尬

五 韩琦的尴尬

碰壁是常事 2020-02-15 11:05:18
李不弃哈哈大笑出来“你还明白了军心?俺杀了六七个夏贼历经磨难千辛万苦才逃回去,你一句不问便要杀俺,连一句话都不问。这么多袍泽望着,你怎么就怕寒了军心?你那就是读书学习人,所以明白了事理,却作出这么荒唐的的事情,这里面岂会也没阴谋?昌黎先生说不平则鸣!俺这人直...
李不弃大笑起来“你还知道军心?俺杀了七八个夏贼历尽千辛万苦才逃回来,你一句不问便要杀俺,连一句话都不问。这么多袍泽看着,你怎么不怕寒了军心?你既然是读书人,应该明白事理,却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这里面岂能没有阴谋?昌黎先生说不平则鸣!俺这人直,只能想到什么说什么了。难道军中不让人说实话?”“你……”冯虚被噎得一时没想出词儿来。朱观冷冷地对冯虚说:“冯机宜,现在大败之后军心浮动,此时还是不要随便杀人吧!”冯虚不满地斜了朱观一眼:“这竖子污蔑大帅,煽惑军心,必须治罪!”朱观仍然冷冷说道:“他好像提大帅吧?既然如此我派人把他看押起来就是。他既然是任将军身边的人,而且并非士卒,交有司论罪便是。现在这么多人看着,时间长了难免出乱子。这个时候还望冯机宜谨慎!”说最后一句话时朱观的语气加重了不少,隐隐带出一丝杀气。冯虚前几天刚刚见识了几千士兵家属拦路的场面,那些妇女老人目光中的恨意让他这样以文人自居在武人面前跋扈惯了的人也心内惴惴,因此气势比平日已经弱了不少。现在听出朱观语气中的怒意他心内暗惊,当即决定“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回头再收拾那个李不弃。决定之后冯虚说:“既然如此,你便把他好生看管着,待我禀报大帅之后再做处置。”朱观也不搭话,只是一拱手便让士兵押着李不弃去了他的营地。冯虚看着朱观的背影心里纳闷儿:“这个朱观平日胆子不大,怎么今天管起闲事来了?不行,必须要赶紧禀报韩大官人。”当他紧忙去向韩琦报告此事后,经略安抚副使韩琦一如既往地看不出喜怒只是点点头:“知道了。此事却是你办岔了,若是传开来,那些被打散的将士只怕不敢回营呢。引起军心浮动就不好了。”冯虚躬身受教后说:“可是那个叫李不弃就是一条疯狗,为了活命乱咬人呢。不把他杀了还不知他还会胡说什么。”韩琦只说:“此事我知道了。乱我军心自然是不能轻轻饶过的,本官自有计较。你这几日日夜操劳想来也累了,便先歇息几日吧。”看着冯虚落寞的背影韩琦不由摇摇头,心里彻底放弃了冯虚。这个冯虚就是看不清局势呢。原来他韩琦能随便寻个由头就杀几个士卒甚至军官那是有陕西经略安抚副使的权威压着。但是怨气已经积聚起来了,现在一场大败,让怨气超过了对权威的畏惧。这个时候冯虚再狐假虎威随便杀人说不定真会激得那些丘八哗变。那样事情就更大了。而且连朱观一个小小的钤辖也敢对冯虚硬气起来,说明朱观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按照大宋的惯例,任福和几百战死的军官不能被追究责任,可是一场大败总要有责任人,以大宋文官的尿性几乎十成十的要把责任推到唯一活着回来的朱观头上,还有可能把任福大军一路经过的据点的主官都捎带上。一旦背了这么大一个黑锅,必然是砍头、传首边塞,妻女入教坊司,没有第二种可能。所以朱观这是下了鱼死网破的决心。也许原本朱观他们还会心存侥幸,但是冯虚亟不可待地当众杀那个李不弃却一定吓坏了那些人。此刻他们大概不会心存侥幸了吧?这就麻烦了。当然以陕西经略安抚副使的权利硬是给朱观栽个罪名杀掉也不是不行。只是有李不弃这么一闹,一是难以预料会不会引发军队的动荡,二是他韩琦的名声可就臭了,他丢不起这个人。因此现在不能杀朱观,还要告诉这些将领自己不会让他们背黑锅,这样才能把事态平息下去。因此那个李不弃现在也不能杀。但是对李不弃也不能不罚,否则军法无法维护,他这个经略安抚副使的面子也荡然无存。所以必须施以肉刑,但还不能让朱观他们以为自己要借机弄死李不弃。所以现在只得留着这个隐患。而且这事儿不能拖,拖得时间长了容易生变。拿定了主意,韩琦喊个下属进来,让他告知朱观,立刻升帐审问李不弃扰乱军营之事。这边李不弃被带回军营关进一间屋子,外面围了十几个士兵。整个过程中朱观都没和他说一句话。但很快就有个满脸胡茬的粗壮军汉开门进来:“兄弟你这次可闹大发了,韩经略要亲自提审你呢。走吧。”在屋子里大约一小时的时间刘志伟已经把事情的前后经过梳理了一遍。从李不弃记忆中提取的信息来看他这次很可能赌对了。但是这样自己虽然躲过刚才的一刀,但是却直接得罪了韩琦——无论那个冯虚是自己私下行事还是听命于上面的人,这个锅都要韩琦来背。韩琦一向治军严苛,绝不会饶了李不弃,光是煽惑军心一条罪名就够砍李不弃八会了。不过韩琦既然以文人自居就有文人的软肋。他可能也要顾及名声。而且大宋优待读书人,只要一口咬定自己是读书人,韩琦就没法象杀士兵一样砍了自己。刘志伟在李不弃的躯壳里连声叹气:这悲催的穿越啊,什么也别说了,先把这一关闯过去再说吧。走在路上,李观骑马走在前头,板着脸什么表情都没有,连一眼都没有看李不弃,遇到同僚也只是略一点头,用眼神交流一下。但是显然他的同僚们都知道了李不弃的存在,和李观打过招呼之后都拿眼睛在李不弃身上瞟几眼然后就立刻转过头去作出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那个大胡子士兵却悄悄凑近李不弃低声说:“知道见了经略相公怎么说吗?”刘志伟虽然已经有了打算但还是摇摇头,大胡子又悄声说:“别的直说就是,但问到中埋伏的前后事情你只说记不得了,反正你让夏贼打了头,相公也为难不得你。只要你一口咬定,就有人保你不死。不然你就等着被砍脑袋吧。”说着他还故意拿眼扫了走在前面的几位武将一眼。如果是原来的李不弃也许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换做刘志伟就不可能会错意。穿越前在公司里管技术没少遇到这种破事,一个项目做成了头头们要争功,项目失败了头头们要诿过,在向大太君报告之前都要有一个勾兑的过程,你一口把话说死了,人家怎么勾兑呢?因此李不弃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晓得了。”大胡子还不放心,再次叮嘱一句:“记住咬死了。不然没法救你。”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 逃命 一 逃命 一 逃命 二 前生今世 二 前生今世 二 前生今世 三 要被砍头 三 要被砍头 三 要被砍头 四 诬陷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