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吉尔的金手指》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鸡?

第二章 鸡?

黑术剑圣 2020-01-16 16:04:17
…马桶……堵了……”  吉尔捏着鼻子走进来,看了几眼马桶里面的东西,瞳孔都不由得缩了一缩,急忙又退到门口来,“这还干个嗨!你吃什么了,竟然拉这么多!不堵才怪!”  淳于守一脸求死的表情,最后索性蹲在地上捂脸哀泣:“这可如何是好,小萝妹子得而在卫生间的门口,吉尔则是毫不客气地踹着门:“喂!钟猴子,你上个厕所到底要多久啊?难不成最近便秘吗?”。...

  清晨,闹钟响过第三声之后,正值花季年华的少女便从柔软的大床上坐起身来,迎着窗台照射进来的灿亮晨光慵懒地舒展双臂,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开始下床洗漱。

  而在卫生间的门口,吉尔则是毫不客气地踹着门:“喂!钟猴子,你上个厕所到底要多久啊?难不成最近便秘吗?”

  咔嗒。

  门开了,钟离守摆着张黑脸站在吉尔面前,身后的厕所传来阵阵“奇妙”的味道……

  “吉尔……”他用将死之人一般的虚弱声音说道,“你家……马桶……堵了……”

  吉尔捏着鼻子走进去,看了一眼马桶里面的东西,瞳孔都不禁缩了一缩,连忙又退回到门口来,“这还干个嗨!你吃什么了,居然拉这么多!不堵才怪!”

  钟离守一脸求死的表情,最后干脆蹲在地上捂脸悲泣:“这可如何是好,小萝妹子得发脾气了。”

  吉尔摸了摸下巴,最后打了个响指:“善后就交给我吧。”

  三分钟后,吉尔提来一个热气腾腾的水壶。

  “你……你要干嘛?”钟离守迅速避让开来,不解地看着吉尔。

  “这算是个偏方,据说便便如果受热的话会散开的……”吉尔将水壶里的开水缓缓倒入到马桶中,瞬间,一片热腾腾的雾气就从其中嗤然冒出……

  少女洗漱完毕,打开房门,来到卫生间前,此时,少女的视线中,只有两个正蹲在马桶前的男生,一壶开水,以及正在冒着蒸汽的马桶……

  “好啊……”少女缓缓抬起手,指着洗手间内的两人。

  “你们……居然背着我煮屎吃!”

  ……

  “何等恶毒的女人!”吉尔带着强烈的怨气甩门而出,“不就是堵了个马桶吗!居然直接把我这个亲生哥哥都给轰出来了!”

  “算了吧,都是我的错。”钟离守叹了口气,拍了拍吉尔的肩膀说道,“吉萝她只是不了解情况而已,找个机会解释解释就好了。”

  钟离守说着说着,突然一顿,然后回头看向吉尔家紧闭的大门,“说起来……昨天那个叫小白的系统精灵呢?今天早上我找遍你们家都没发现啊?”

  吉尔也愣了一下,然后一拍脑袋:“啊,我把它藏起来了。”

  “藏起来了?”钟离守的表情顿时相当丰富起来,他仔细看了看吉尔家的房子,这是一幢很普通的3D打印式家庭套房,虽然因为靠近郊外的缘故,周围少有其他住宅,使得这里有种别墅的感觉,但附近也没有别墅旁应有的庄园或是花圃一类的地方,他实在是想不出那么大一头猪能够藏到什么地方去。

  正当他摸不着头脑时,吉尔已经从家里拿出了一把铲子,来到自家门口的一棵树前,开始一铲一铲地向下挖去……

  看着吉尔的举动,钟离守眼珠子都快掉地上去了,“喂!你该不会是想说,你真把它给活埋了吧?!”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吉尔鄙视地看了他一眼,继续挖起来,“从小时候起,我有什么重要的私人物品都会埋在这棵树下,免得被吉萝给偷去玩了。”

  即便相交已久,深知吉尔的品性,但这次他的举动还是让钟离守相当崩溃:“可这次是活的啊!活的啊,话说它就那么老实地让你给埋了?”

  “是啊,”吉尔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似乎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我跟它说了我妹妹是一个怎样歹毒的恶妇之后,它就同意了我的提议……啊,挖到了。”

  钟离守正想吐槽“恶妇”一词,见他似乎挖到了什么,便连忙探过头去看向这个小小的土洞,“怎么样?已经变成尸体了吗?

  “不。”吉尔从坑内捡起一只破损不堪的拨浪鼓,“这是我童年时被上天十二仙选中后获赠的神器之一,开天鼓。可惜,灵力已经全部流失了。”

  “你中二的岁月可以追溯到那么遥远的时期吗?!”钟离守被狠狠地震惊了,奋力吐槽。

  几铲子之后。

  “啊,又挖到了。”吉尔捡起一袋看上去早已经过期的零食,“这是我小学的时候爸妈离开前给我买的最后一袋辣条,我一直没吃。”

  “看到它就想起你父母了吗?”钟离守一时间没从刚才的气氛之中回过神来,有些发怔,“没……没想到你还挺怀念他们的啊……”

  “那倒不是,”吉尔毫不留恋地将手中的零食扔掉,“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研究,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有父亲留给我的神秘代码,可惜不久前被鼹鼠把里面的东西都吃光了,那些鼹鼠一定是吉萝派来的,总有人想害朕。”

  钟离守嘴角微微抽搐,“果然,你是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的。”

  随后,吉尔又陆续挖到了别针、失去了指针的时钟,一张手绘的寻宝地图,以及一条粉红色的内裤。

  “哇擦!这内裤是个什么鬼!”当吉尔一脸怀念地握着这条内裤时,钟离守终于忍不住了,情绪激动地问道。

  “没什么好奇怪的,”吉尔一脸的淡定,“这是吉萝初一的时候第一次来大姨妈留下的内裤,被我偷来珍藏此处,作为我胜利的象征。”

  看着钟离守一脸石化的神情,吉尔将手中的内裤递到他面前,“你闻闻,上面应该还残留着年代久远的姨妈血的气息,如果喜欢的话就送给你了,我知道你一直想追她,拿去凭物思人吧。”

  “思你妹啊!不对,我可不想闻着这个思你妹啊!”钟离守将吉尔递过来的内裤扔到一边,愤怒转身,“算了,你慢慢挖吧,我先走一步了。”

  就在他转身没走几步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吉尔的大笑声:“哈!终于让我挖到你了,出来吧!小白!”

  钟离守脚步一顿,随即又转过身去,“这次应该没错了吧?”

  然后,他的表情被定格在了“吧”字出口的一瞬间,因为眼前的场景实在是突破了他的理解范畴之外……

  只见吉尔用掏大粪一样的姿势,在那坑洞内摸索了半天,然后猛地从这样一个至少半米余深的大坑里,抓出来一只大公鸡!

  “这鸡你是什么时候埋进去的啊!”钟离守话刚一出口,突然就发现吐槽的点不对,立马改口,“话说它是怎么活下来的这一点非常耐人寻味啊我靠!”

  “没什么好奇怪的。”吉尔看着在手中不停扑棱着翅膀的公鸡,摇了摇头,一脸淡定,“虽然这个造型和猪的确差异很大,但这或许是小白被地下的某种神秘力量改造了基因后的产物。”

  “你脑子有毛病吧吉尔!”钟离守无法容忍吉尔继续侮辱他的智商,破口大骂,“猪就算再怎么变异也不可能变成这么纯正的鸡啊!你到底是怎么认定它就是小白的?”

  吉尔将手中的鸡扔到地上,随后带着不屑的语气笑道:“愚蠢!我有生以来在这里埋过的活物只有小白一只,并且这个埋东西的地方只有我一人知道,算上刚知道的你也才两人,运用排除法,无论从这里挖出来的生物是什么样子的,它都只能是小白!”

  钟离守都快抓狂了,但就在他即将开始与吉尔进行更激烈的争论时,地上的这只鸡却突然间开口说话了:“真不愧我选中的主人,居然一眼就识破了我的真身。”

  “开什么玩笑,你真是小白?!”钟离守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正在一步步坍塌,一把抓起这只鸡,这才发现,它竟真的有昨晚那头猪才具备的十字形白瞳!

  虽然或许因为变成鸡了的缘故,它的嗓音比起昨晚尖锐许多,但钟离守心中还是不得不承认,这的的确确就是小白无疑了。

  紧接着钟离守脸上就被小白给狠狠地印上了几道爪印,“人类,我的脖子可不是你们想掐就掐的!”

  被钟离守条件反射性地放开之后,小白调整好姿势,以鸡中王者一般的姿态说道:“难道你们忘了么,昨晚吉尔选择的究极能力是金手指,作为与他绑定的系统精灵,我的形态每天也会跟着发生变化,难不成你们以为我天生就是猪的形态吗?”

  “味道也会发生变化吗?”吉尔问道。

  “你把我吃了试试看!”小白愤怒地回应道。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第一章 吉尔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