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邪王要入赘》在线阅读 > 正文 002、这桩婚算不算数

002、这桩婚算不算数

黑发安妮 2021-09-11
“你不是,你是我的王妃。”元辰眼角都没动一下,手指微微一勾,那个琉璃瓶像是被某只看不见的手托住了,轻轻滚在了远离桃夭的地毯上。他倒不是心疼这个花瓶,只是怕花瓶的碎片四溅会...

邪王要入赘

推荐指数:10分

《邪王要入赘》在线阅读

“你不是,你是我的王妃。”元辰眼角都没动一下,手指微微一勾,那个琉璃瓶像是被某只看不见的手托住了,轻轻滚在了远离桃夭的地毯上。

他倒不是心疼这个花瓶,只是怕花瓶的碎片四溅会划伤了桃夭。

“假的,都是假的。”桃夭没有留意到他的---小心思,双手紧握成拳愤然反驳,“你娶我只是为了取信南合会,而我嫁的是心智有点问题、但有着一颗天真纯良之心的傻小子阿庄,不是你这个阴险狡诈、残暴不仁、杀人如麻的邪王元辰!”

“没有阿庄,只有我。我们在官府写了婚书,也拜了堂、圆了房,那我们的婚事就是真的。”元辰回答得毫不犹豫:“况且,我愿意娶你。”

以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会娶亲,但他遇上了她,知道她是他想要的,那就容不得她从他身边逃离。

“你愿意?”桃夭疯狂地大笑起来,笑声里带着凄凉和愤怒,直到笑得再也笑不出声来,才讥讽地问道:“在你眼中我与汪师姐又有什么不同,不都是南合会拿出来骗你上当的诱饵吗?现在你跟我说你愿意,难不成你还想告诉我,你是真心喜欢我?”

对,他就是真心的。

元辰动了下唇,把这一句咽了下去。

以他这些日子对桃夭的了解,眼下绝对不是说这句话的时机,她信不信自己暂且不提,就怕她信了,又生出什么拿她自己做为威胁他的傻念头来,那才真要了命。

避开桃夭的目光,他委婉的道:“你别拿自己跟那种女人相提并比。”

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上尽是着她陌生的冷静,桃夭终于接受了事实,她的小相公阿庄从头到尾都是不存在的,有的只是邪王元辰这个大骗子。

她愤怒地脱口而出:“你愿意那是你的事,我不愿意这桩婚事就不算数。我不要嫁给一个骗子,更不愿意嫁给曜人。”

“就因为我是曜人?”元辰怔了下,想起她的身世以及她的心结,原本就板着的脸越发黑了起来。

查觉到元辰的目光幽冷,桃夭半点也不退缩,反而以为自己戳到了他的软胁,得意地点头承认,“对,我恨曜人,何况你还是恶名鼎鼎的邪王!”

元辰声音软了些,严肃地再重复了一遍;“你愿意不愿意,喜欢不喜欢,你现在已经是我的王妃了,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我不愿意,我不承认,我不接受!”桃夭双手握拳,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大吼道。

元辰眉毛都没动一下,还是不认为然:“我承认,我接受就好。”

他还指了下窗外:“不管是宁城玄城,还是整个九渊大陆,只要我承认你是我的王妃,你就是我的王妃,谁也不能否认。”

看着他那张冷然没有表情的脸,桃夭倒是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你知道我恨你,还要把我留在你身边,你就不怕我杀了你替南合会的那些人报仇?”

元辰看着她,不说话了。

桃夭轻声笑着,傲然的抬起头,指了指自己的脖子:“你最好现在杀了我,要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眼下,她只有这点子傲气了。

“若是你想杀我,那不更应该留在我身边吗?”元辰突来一句,堵得桃夭哑口无言,“我我我……”

元辰也没心思与她继续绕着这个事吵了,起身上前抓住她的手腕往自己怀里一拽,桃夭就整个人扑进了他的怀里,鼻子还撞到他硬如铁板的胸口,差点没撞歪。

“你……”桃夭捂着鼻子,话还没说出来,被元辰按在了床上,她慌乱挣扎着大喊:“你要做什么,啊……”

“你是我王妃,你说我要做什么,当然是睡觉了。”元辰单手抓着被子抖开,把挣扎的桃夭裹成个春卷状,然后单臂压在上面:“我累了,要睡觉。你若不睡,那就慢慢想怎么杀我吧。”

他们再吵下去,也吵不出个结果来的。而且以桃夭的性子,他说得再多也未必听得进去,也不会相信,还不如让她自己看到现实,慢慢去接受现实。

睡觉,他跟她说要睡觉?

他王府就没第二张床,非要跟她挤一张床上?

桃夭哪会不知道元辰都是故意的,气得三佛升天,愤怒地在被子里拼命的挣扎踢打,嘴里叽哩咕噜的咒骂着:“睡你个头,起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可任由她怎么暴怒咆哮,元辰再也没有回应她,压着被子的手也始终没有松动。

他愈是没有反应,桃夭就越发的狂怒。可她骂得口干舌燥,挣扎到精疲力竭,也不见元辰有任何的反应,倒是把自己气得哪哪都痛,整个人像是一条离了水的鱼般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缓了会儿,她扭头望了眼元辰,就这一眼差点没把她又给气死。

元辰不仅睡着了,还舒服地打起了小鼾,怪不得压在她身上的胳膊越来越重了。

不过看着他平静的睡脸,桃夭之前还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愤怒如同被人扎了个洞的水桶,一下子就漏了个净光。

没有了那冷漠无情的表情,那平静安逸的睡脸就是她熟悉的傻相公阿庄,一个让她不想离开,也想恨也恨不起来的人。

她心底很清楚,她恨曜人,并非是为了什么民族大义。

矅族算是大陆上最古老的部落之一,可是他们信仰邪恶的上古巫兽,拥有强大的实力,却行事狠毒又酷杀成性,激起了各国的不满,最后被各国联手驱逐封印在苦寒之渊。

三百前的人魔大战,各国无法抵抗魔族的肆杀,眼见要灭族于一旦,有人就想到了被封印在苦寒之渊的强大矅族,提出了联和曜族共同抗魔的建议。

人皇使者和曜王商议好,只要曜族在抗魔大战上出了力,等到魔族被歼灭后,各国愿意接受和承认曜族的传统和文明,让他们重回故里。

可是谁会想到,矅王早就对当年被驱逐之事怀恨在心,明面上答应共同抗魔,私底下却保存了大最的实力,在大战结束后,设局偷袭了人皇以及各国高手,导致各国精锐尽灭,他们而趁机占领了整片九渊大陆,建立了曜之国,成为了大陆的主宰。

各国痛恨曜族的背信弃义,但在元气大伤的残酷现实面前,不得不暂时隐匿起最后的火种,等候时机成熟再与曜族清算旧帐,重新把曜族驱逐封印进苦寒之渊。

但那些民族大议国仇家恨,对于她这个没有成为强者天赋、也没有过人的智能的普通人来说,还是太遥远了;她这辈子图的不过就是几个真心关爱她的亲人,安安稳稳的过平淡的日子而已。

只是这对于常人来说都是渺小至极的梦想,但对于她来说却是非常以达成的事。谁让她只是一个两族混血,还是母亲被几个曜人强了之后留下来的孽种。

柳家视她为家族的耻辱,要不是当时母亲被桃花坞里的曜人强迫之事情闹得明城人尽皆知,外公不敢让整个家族承受违背《九渊律》惩罚,是绝不会让母亲将她生下来的。

结果,她出生后没有继承曜族的天赋,又没有家族愿意接收她,于是官府把她交由柳家抚养到成年。

她知道外祖父不喜欢她,柳家所有的人都厌恶她,甚至都不愿意让她玷污了“柳”这个姓,就凑和的拿着与“曜”同音的“妖”,来称呼她,久而久之,还成了她的名字。

后来她听到表姐们念的诗中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么一句,就拣了桃为姓,自欺欺人的将“妖”改为“夭”,给自己取名为桃夭,希望自己能成为那诗歌中那纯美的女子一般,能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

小时候,她不明白,大了更加不能理解。

就算她有一半的血脉来自于曜人,但也有一半血脉来自于柳家;为什么外公他们就认定她继承了曜人狡诈狠毒的天性,而不拿她当成家中一份子?

若说她原本是不该出生的,但她已经出生在这个世上了,不努力的活下去又能如何,自绝谢罪于天下?

可任由她如何乖巧听话,在满十六岁那年还是被外祖父赶出了柳家。外祖父甚至还说对她的义务已经尽了,以后她的生死与柳家再无关点关系,不准她再登柳家门,更不准在外说认识他们。

她不恨外公的绝情,也不恨柳家人的冷漠,她恨只恨当初那个欺辱了母亲的那几个曜人。

离开柳家后,她没去领官府给她的那一份月钱,自力更生热情助人,就是想要向外公证明,不管她身体里流的是什么血脉,他这些年的教诲没有白费,她会做一个良善的人。

可是,不管是柳家的那一大堆的亲人,还是她帮助过的那些人,都看到不到她的努力,更没有人真心视她为亲人和朋友,甚至在他们的心中她连普通人都不如。

被普通人帮助了还得对帮助他们的人说个“谢”字;而对她,无论她做了什么,他们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赎罪行为,拒她于千里之外。

直到……她遇到了阿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傻相公变邪王 002、这桩婚算不算数 003、她该何去何从 004、她来哄他一回 005、我已入赘 007、她得尽快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