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吉尔的金手指》在线阅读 > 正文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黑术剑圣 2020-01-05 16:03:36
歪脖子树下,一阵连续2不断地的沙哑闷响后,一只粘满泥土的手猛地破土而出而出!  三分钟后,粘满湿泥,一身铁盔的青年气喘气喘如牛地靠坐在这棵歪脖子树上,一把基本上被用得变了形的铁铲被他扔在一边,面前是刚挖出来的泥坑,泥土夹杂着周围青草的味道,在夜风的吹夏夜的森林遗迹有一种特殊的神秘感,清冷的月光轻轻洒下,铺洒在这寂静的森林之中,绕山的清澈小溪潺潺流动,萤火虫徐徐而飞,如同星辰在林间闪耀,令人像是走入到了幻境中一般。。...

  宏世界,森林遗迹。

  夏夜的森林遗迹有一种特殊的神秘感,清冷的月光轻轻洒下,铺洒在这寂静的森林之中,绕山的清澈小溪潺潺流动,萤火虫徐徐而飞,如同星辰在林间闪耀,令人像是走入到了幻境中一般。

  而同时,林间深处不知名野兽的低吟,半插到地底的古代遗迹残骸,上面铭刻的神秘咒文,也同时在向外来者宣告,这里并非是谁都能来的观光胜地。

  这里,充斥着危险。

  今夜,没有蝉鸣。

  在一个小小的山坡之上,某棵歪脖子树下,一阵连续不断的低沉闷响之后,一只沾满泥土的手猛然破土而出!

  三分钟后,沾满湿泥,一身铁盔的青年气喘吁吁地靠坐在这棵歪脖子树上,一把几乎被用得变了形的铁铲被他扔在一边,面前是刚刚挖出的泥坑,泥土混杂着周围青草的味道,在夜风的吹拂下送入到青年肺腔中,令他整个人都仿佛被清洗了一遍。

  “啊——”青年长舒了一口气,像是完成了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事情一般,望着天空中的皎月,轻轻一笑,“天才,还真是寂寞如雪啊。”

  休息了一阵,他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喃喃自语:“要不要先去洗个澡呢?”

  “吉尔!救——命——啊——”不远处传来呼救声,那熟悉的声音之中饱含着对生命的无限热爱与渴望,以及最后对某人的希望寄托。

  青年摊了摊手,无奈地一笑,“真是……麻烦的家伙。”

  就在他所处的山坡的另一面,一个看上去不过十八岁上下,长相帅气的年轻小伙正被五花大绑着,向着这寂静的山谷一遍遍地声嘶力竭地呼救。

  在他身边,是六七个彪形大汉,每个人都身着重甲,其中以一个半边脸上都纹着龙形纹身的光头男人为首。

  “还差五分钟就到十点了,你那狗屁朋友再不把赎金带过来,我们可就真的要撕票了,姓钟的!”一个大汉看了看手上的电子腕表,恶狠狠地朝他脸上踹了一脚。

  “我再强调一遍……我复姓钟离,不姓钟……”钟离守有气无力地抗议着,脸上到处都是挨揍过后留下的肿胀淤青和鞋印。

  吉尔,你该不会真的五万块钱都拿不出来吧?大哥,我的命难道连五万块都不值吗?钟离守看着天上的月亮,心中暗自悲泣。

  “管你姓什么!”又是一脚踩在了他脸上,而且这一次脚的主人似乎并没有打算放开,一直压下去,直到他整张脸都扭曲着被压到了松软的泥土里面。

  “抢了我们老大的马子,居然还敢出季阳市,你个小白脸胆子不小啊!”

  “都说了她是主动倒贴的啊……”钟离守因为整张脸完全被踩在了土里,说出来的话也变得瓮声瓮气的,“而且我们已经在两周前就分手了!况且今天抢了你们BOSS的是吉尔不是我啊……”

  踩在头上的脚拿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将他的头发一把揪住,从土里硬生生地提了起来,钟离守只感觉头皮都像是要跟脑袋分家了一样,模糊不清的视线之中出现了那张纹身光头脸,以及……

  一只迅速在视野里无限放大的拳头!

  又一次痛得几乎令他失去知觉的重击之后,钟离守感觉鼻腔里似乎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流出来了。

  光头男人看着眼前这个被揍得完全看不出原先那张帅气脸庞的家伙,粗着嗓子喝问:“那么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跟你毫无关系了?!”

  身为男人的尊严被一而再再而三地践踏侮辱,即便是钟离守,也终于怒了,再也不顾忌地破口大骂起来:“既然知道那还不快把本大爷放了!你们这些牙都没长齐的野猪,怎么不去吃屎啊我呸!”

  反正忍气吞声也是挨揍,破口大骂也是挨揍,为什么不选择更加硬气一点的作风!

  至少,在这一顿怒骂之后,钟离守感觉内心舒爽了不少。

  并且如他所料的那样,眼前的光头男被他骂了一顿后,先是愕然,随即便暴怒得犹如一头豺狼,双眼之中的杀意几乎喷薄而出。

  就在这时,另一人凑近过来,在光头男耳边低声耳语了一句:“老大,时间到了。”

  光头男冷哼一声,像扔垃圾一样将钟离守的头重重地砸下去,然后站起身来,将自己背后的一把粗钢大剑取下,用冰冷的剑身拍了拍钟离守的身体,“看起来你今天的复活机会已经用光了,这样更省事啊,连复活都没有,也敢来我的地盘撒野,简直就是活腻味了,找死!”

  “我没记错的话,一天三次的复活机会,你们也交代在那个野狼BOSS身上了吧?”就在这时,一个悠然的声音从这群大汉身后的山坡上传来,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那是一个满身泥土的冒险家,看上去与钟离守年纪相仿,虽然没有他帅气,但脸上却比钟离守多了几分与年纪不符的睿智,但说话的语气却与一个地痞流氓无异,“钟猴子,没想到你也会有被揍得这么惨的一天啊!啊哈哈哈……”

  说着,他拿出一个刚摘的果子,索性坐在了山坡上开始大吃特吃起来,一脸嬉皮笑脸的样子,活脱脱一个看客,像是丝毫不在意他的安危,令人完全想象不到这就是钟离守唯一能够期盼着来救他的人。

  钟离守艰难地把头从土里抬起来,看着前方唯一的好友那副样子,不禁怒火攻心,“吉尔!我快死了啊!你……”

  他的怒吼刚到一半,却又戛然而止。

  他看见吉尔对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他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因此也就没有再作声,像是认命了一般。

  “这就是白天抢了我们BOSS的那个?”光头男不怀好意地瞥了一眼坐在山坡上像个没事人的吉尔,刻意高声喊道:“现在才带赎金来也已经没用了!这个小白脸的命,我今天收定了,哼,正好让你亲眼瞧瞧你朋友是怎么死的,尽管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去吧!”

  吉尔毫不慌张地啃了一口嘴里的果子,“正好我根本没带什么赎金,话说你知不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

  “杀人?”几个大汉都不禁大笑起来,“我们只不过是在杀狗罢了!更何况,复活机会用光了的蠢货还敢来刷怪点,就算是死了谁能查得到我们头上?凭你一面之词吗?哎哟警察叔叔那几个人把我朋友杀了,证据?没有那种东西呀……啊哈哈哈哈……”

  “这样我就放心了。”吉尔将手中没吃完的果子扔掉,站起身来,手中不知何时起已经多出来三根细线,嘴角带着一丝诡笑,“也就是说,你们几位如果今晚也不幸魂归在此,我也不用负任何责任,对吧?”

  吉尔的这一番话不仅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倒是激起了这几人的又一次爆笑,“哈哈哈哈!这孩子气糊涂了!来来来,有能耐你来碰我们一下试……”

  “试试”两个字还没有说完,吉尔就猛地拉动了手中的第一根线,几乎只是一瞬间,这群壮汉脚下的地面便轰然塌陷,伴随着惊叫声掉入下方这个不知什么时候挖好的一个大坑之中……

  接着,吉尔拉动第二根线,坑内准备好的一个篮子便在几个滑轮的带动下立即飞起,恰好将钟离守给接住,并且不断上升,最后挂在了他们之前所站的那棵树上。

  但由于这个大坑最多只有半米余高,几个大汉和光头男并没有被直接摔死,很快就从坑中爬了出来,向吉尔冲来,愤怒地咆哮:“你这小猪崽子,居然敢阴我们!哥几个,先把他宰了出气!”

  “别跑!”

  “今天抢BOSS的也是你,现在就新仇旧账一起算!”

  ……

  吉尔站在原地,毫不惊慌地看着他们冲过来,咧嘴一笑:“我没跑啊!诸位请便!”

  下一刻,数把重剑一起斩在他的身上!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没有任何伤害数字飘起!

  锋利的剑刃平日甚至可以一击斩杀一头野猪,此刻却连他的皮肤都划不动!

  光头男脸上的狰狞神情瞬间化为了无限的惊愕:“怎么可能?!这小子明明才1级而已,我们的攻击怎么可能连破防都做不到!”

  吉尔诡异地笑了笑,将几人的剑拨开到一边,“真是不好意思啊!吉尔大人今天的金手指是——伤害转移!你们刚才给我造成的伤害,已经全部都转移到另一位身上去了,至于那位是谁,嘿嘿……”

  他拉动了最后一根细线,只听得森林深处似乎传来了栅栏被打开的声音,然后大地便开始剧烈而有节奏地震颤起来……

  咚——咚——咚——

  在这恐怖的颤鸣之中,一个黑影缓缓从远方黑暗之中显出那庞大的身形……

  “史……史莱姆王?!”在看清那庞然大物的模样之后,几个大汉之前的威势瞬间烟消云散,也根本来不及再理会吉尔,连忙不要命地开始向着森林遗迹外面抱头鼠窜……

  “那家伙为什么能把史莱姆王引过来啊混球!!”

  “我们也不知道啊老大!”

  “快逃吧!再不逃出去我们就真没命了!”

  ……

  史莱姆王从吉尔面前走过,晶莹剔透的身躯反射出的月光照亮了这一片区域,也照亮了吉尔脸上胜利的笑容。

  如他所说,史莱姆王刚才所受到的伤害全部来自于这几个大汉,与他完全没有半点关系,因此它也并没有理会吉尔,径直向他们逃跑的方向追去……

  吉尔向被挂在树上的钟离守走去,大笑着问道:“怎么样?虽然只能转移5秒内的伤害,但只要用好了,就能抵得上你的五万块赎金呢!”

  “如果你一下午就是在挖坑以及在史莱姆王的领地那插栅栏的话,那我宁可你交五万块赎金得了!”钟离守欲哭无泪地喊道。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序章 伤害转移 第一章 吉尔 第一章 吉尔 第一章 吉尔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