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我凭美食风生水起》在线阅读 > 正文 第002章 好惨一女的

第002章 好惨一女的

顾佳 2022-07-24
大量的信息在同一个一瞬间涌进林蓁的意识,堵得她脑部涨痛到反应不过来。过了好一会,她仔细梳理完那些信息后,饱涨感才像堵上河涌的淤泥被疏通堵塞般慢慢的消失了,思维再次正常运转出来。那些信息,准确地说,实际上是这具身体的原主的记忆。林蓁再睁开眼睛眼睛时,眼神里了少了初醒时过了好一会,她梳理完那些信息后,饱涨感才像堵住河涌的淤泥被疏通般慢慢消失,思维重新运转起来。。...

大量的信息在同一个瞬间涌进林蓁的意识,堵得她脑部涨痛到发懵。

过了好一会,她梳理完那些信息后,饱涨感才像堵住河涌的淤泥被疏通般慢慢消失,思维重新运转起来。

那些信息,确切地说,其实就是这具身体的原主的记忆。

林蓁再睁开眼睛时,眼神里已经少了初醒时的那股茫然,多了几分清明和一丝防备。

“朵丫,你感觉怎么样?还晕吗?”酱红脸妇人仔细地查看她的脸色,脸上的怒意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了紧张。

林蓁神色有些复杂地摇头。原身的记忆似乎已经完全被她融合了,这张脸一进眼帘,她就自然而然地意识到这人名叫张大丫,是原身的母亲,是个……势利又贪财的极品?

张大丫的力气很大,双手一握林蓁两边的肩膀就把她拎了起来,放到旁边的板凳上。

“她能有什么事?又没人碰到她!”对面那道聒噪的声音再度响起,“你看看,难道我有说错吗?身子骨这么弱,嫁了过来能当什么用?气性这么大,被说几句都能一口气上不来,要是让她挑担草,不是得去掉半条命……”

林蓁抬眼望去,认出这是原身偷偷谈的对象的母亲姚三凤,俩人今天是上门来提亲的。

林蓁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照这女人的做派,确定是来提亲的?不是来羞辱人的?

林蓁随意地一瞥就收回了目光,余光看到姚三凤旁边坐着一个眉眼跟她有几分相似的黑瘦男青年,这会正眼巴巴地望着她。

这就是原身的地下对象常建城了。

林蓁垂下眼睑,掩去眼中的厌恶之色。

她表面上像是被说得抬不起头来,实则心思早就飘远了。

首先是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她还记得当时星际海盗已经登舰,她被逼退到了能源舱,看对方毫不犹豫地往秦崝的心脏位置射击,一副不打算留活口的作派,她把心一横,就把能源舱给引爆了。

你们不让我活,那就索性一起死好了。

真要找个解释,该不会是整个能源舱的能量太大了,剧烈的爆炸导致了出事地点的时空出现了严重扭曲,她的身体——被撕裂成碎片已经是过于保守的形容了,准确来说应该是被粉碎成宇宙粒子,然后……

她的意识被卷到了这个时空,再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这具刚刚断气的身体里?

提到这里不得不重点说一下原主,其实眼下闹的这事……有一半的责任在她。

根据林蓁梳理出来的脑部残存记忆,眼下是地球公元1973年,原主名叫李润朵,十五岁初中毕业之后就没有再上学了,留在家里下地挣工分,今年十八岁。

她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在这个村民个头普遍受营养不|良影响的年代里十分出挑,又长了一张五官精致的巴掌小脸,加上在村子里一众的灰头土脸中让人眼前一亮的白净肤色,所以虽然因为个头高从而显得格外单薄瘦削,不符合当前农村婆婆挑儿媳妇更喜欢珠圆玉润型身材的要求,但是却格外吸引同年龄层的村里村外小青年的目光。

不过让小青年们乃至林蓁都扼腕的是,他们刚蠢蠢欲动,就发现晚了一步。

村南头常老二家那个臭不要脸的大儿子常建城,特么的太有心机了,早在原身上初中时就利用跟她同班的机会猛刷好感,等到小姑娘情窦初开后又凑上去大献殷勤,成功地哄骗了她同意跟他处对象。

但是这事原身同意了没用,她妈张大丫是个势利眼,看不上常家比他们李家还要穷,发现了俩人有点苗头之后马上果断地棒打鸳鸯,逼得原身承诺跟常建城一刀两断之后还不放心,平日里也盯得死紧,禁止他们私底下有任何接触。

俩人只好偷偷地处起了对象。

不过,所谓的处对象其实在林蓁看来也只是徒有虚名,一是张大丫盯得牢,二是这个年代的人保守得很,因此俩人连小手都没有牵过,只能在上工的时候抓住机会多说两句话或多交换几个眼神。

就这,一旦被张大丫抓到,回家后还罚原身不许吃饭呢。

也许就是应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句话,张大丫的高压无形中就从心理上把原身推向了常建城,她觉得他是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所以对他十分听信。

在常建城持续的撺掇和洗脑下,原身终于鼓起勇气跟张大丫摊牌,咬定了自己非常建城不嫁,要是不能如愿她就到山上跳崖去,于是才有了眼下常建城和常母的这次上门提亲。

这充满了针锋相对与对峙的议亲场面也是常建城跟原身早有预料的,并且商量了应对之法。

常建城说张大丫本来就不同意他们的亲事,只是被原身寻死觅活逼得没办法,但是等常家人上门了肯定会趁机狮子大开口,狠咬常家一口彩礼。

但是常家穷呀,怕是拿不出让张大丫满意的彩礼,而且就算掏空家底乃至举债把彩礼给凑齐了,回头俩人结婚时,这彩礼张大丫肯定是不会让原身带到常家的。

这样的话,她过门后要怎么生活?

那怎样才能把彩礼钱压低呢?

常建城拿出了一个馊主意,他说这彩礼就相当于在婆家和娘家眼中这待嫁姑娘的价值,所以想要把彩礼降下来,就得在议亲的时候死命说女方的坏话。越是把原身说得一文不值,张大丫就会越抬不起头,就会没有底气多要彩礼。

原身是对于正式议亲时会被常母挑刺有了心理准备不假,但是这心理准备明显不足,而且常母看起来可不像是作戏,嫌弃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一字一句那明晃晃的轻鄙刺得原身体无完肤。

而作为她心理支撑力量的常建城这时候不仅没有注意到她的状态,而且还绷着脸不假辞色地附和常母的话,一起拉踩她攻击她,仿佛她真是他们口中的一无是处、不要脸非要倒贴上常家门的贱骨头,他不要她就不会有人要了。

于是,原身也假戏真做了,被骂得心塞之后心梗,继而心脏骤停,最后一口气喘不上来,因此才有了林蓁在这具身体的醒来。

林蓁紧皱着眉,陌生的环境,加上周身无力的感觉,让她焦躁不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001章 醒来 第002章 好惨一女的 第003章 结婚有米汤香吗 第004章 四千年时差怎么倒 第005章 虾皮蒸水蛋 第006章 海鲜捞粉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