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妻居一品》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救人

第四章 救人

夜惠美 2022-07-21 16:42:07
ps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票。早晨暖阳,丁柔从床榻上悄悄的站起身,不愿惊扰睡在她身边的娘亲,丁柔记起她娘姓柳,三岁被拐,五岁便侍候刘家大小姐,现在的丁家当家太太,丁柔小声一下床,穿好褶子长裙,在庄子上,衣服穿好不太很复杂,理了理头发,随意绑了个马尾辫子,太清晨暖阳,丁柔从床榻上悄悄的起身,不愿惊动睡在她身边的娘亲,丁柔记起她娘姓柳,三岁被拐,五岁便伺候刘家大小姐,现在丁家当家太太,丁柔悄声下床,穿好褶子长裙,在庄子上,衣服穿戴不太复杂,理了理头发,随意绑了个马尾辫子,太复杂的发髻,丁柔也不会,缠上辫绳,收拾整齐后,丁柔走进床榻,为母亲重新盖好锦被。。...

妻居一品

推荐指数:10分

《妻居一品》在线阅读

ps求收藏,求推荐票。

清晨暖阳,丁柔从床榻上悄悄的起身,不愿惊动睡在她身边的娘亲,丁柔记起她娘姓柳,三岁被拐,五岁便伺候刘家大小姐,现在丁家当家太太,丁柔悄声下床,穿好褶子长裙,在庄子上,衣服穿戴不太复杂,理了理头发,随意绑了个马尾辫子,太复杂的发髻,丁柔也不会,缠上辫绳,收拾整齐后,丁柔走进床榻,为母亲重新盖好锦被。

她为了照料生病的女儿,几天没阖眼,是要好好的养一养,从睡姿上看,柳氏蜷着身子,丁柔昨夜就睡在她怀里。打开房门丁柔走出去,柳氏睁开眼睛,脸颊蹭了蹭锦被,女儿原谅了她,知道孝顺了,柳氏披着衣坐起,抻着手臂打开旁边的柜子,拿出针线篮子,里面摆放着精美的璎珞,绣好的绢帕以及荷包等等,为了照料女儿,柳氏有几日没做针线了,一会王瑞家的会来取着荷包,柳氏就是拖她变卖针线得些铜钱,养活女儿。

赶到庄子上的庶女,死活丁府是不会过问的,庄子上的管事妈妈一个个都长了一双的势力眼儿,捧高踩低是常事儿,如果不是她们乱嚼舌根子,女儿丁柔也不至于万念俱灰病得那么重,柳氏没读过书,也不识字,对于女儿前后的变化挺意外,会认为是女儿经历了生死想开了。

丁柔怕柳氏多想,再折腾出什么东西来,借着睡在一处告诉柳氏,她本来三魂七魄被小鬼抓了,但由于柳氏上辈子积德,曾经有恩于鬼差,小鬼说怕丁柔死了,柳氏无人照顾,便开恩放丁柔还魂,如果丁柔不好好孝顺柳氏的话,还会被抓走的。听见丁柔这么说,柳氏再大的怀疑都没有了,是上辈子积德行善,才有了女儿丁柔,善良的柳氏很满足。

柳氏一边抓紧做针线,一边合计着卖出在这些后,能得个一两银子,给丁柔添对耳环,再过几日就是丁柔的生辰,女儿满十一周岁了。

“呀。”柳氏绣针扎了手指,血珠冒出,柳氏允掉,好在没染在绢帕上,柳氏再不敢分心,专心做针线。

丁柔从睡房出门,凭着记忆打量着院落,看来府里的夫人是打算放弃丁柔了,庄子选得是荒凉的,与其称之为庄子,还不如说是几个小跨院围城的,丁柔所住的跨院不大,一明两暗的屋子,厨房设在一旁,跨院里除了青石路面是干净的之外,别的地方长满了荒草,院墙破败斑驳,东边院墙还有一处豁口,墙根底下的草都有及膝盖的那么高,丁柔彻底明白了她们母女失宠到何种境地。

丁柔记得在丁府每位小姐身边都是有丫头妈妈伺候,嫡出的小姐四名大丫头,以前的丁柔很会讨嫡母欢喜,大丫头比其庶女多一个,但也不会越过嫡女,那三个大丫头好像都没跟来,丁柔以前混得也够差的了,没有能力本事却偏要高别的庶女一头,还敢和嫡女争宠,难怪她落到如今这步田地,枪打出头鸟的道理,她就没弄明白过。

丁柔深吸一口气,古代就这点好,空气新鲜,蓝天仿佛水洗过一样,蓝得清澈,可只要一想到古代生活,丁柔就头大,吃穿用度就不说了,以现在的情况,华服美食也没什么指望,苦日子丁柔不是没经历过,也不是过不习惯,只要肯用心,丁柔不愁活不好,可如厕,可女人每月必会到访的亲戚怎么解决?爱干净的丁柔也不能不洗澡,丁柔抬头看了看老天,古代啊,不都是美好的。

咕噜噜,丁柔摸了摸肚子,昨夜光顾着安慰柳氏了,丁柔对浓浓都是肥油的鸡汤过敏,又被柳氏那双水盈盈的目光看着,丁柔只能喝进去,其实她宁愿吃馍馍,也不用满嘴油腻腻的鸡汤。丁柔转去厨房,柳氏的手艺实在不怎么样,虽然是伺候人的丫头,但一直是得主子看重的大丫头,厨房的粗活是不会做的,要不怎么说大家族的丫头都堪比小门小户的小姐呢。

丁柔也不指望着庄子上的妈妈丫头伺候送饭,想要做吃的,还是自己动手靠谱。还没走到厨房呢,窗棂缝隙处冒出浓烟,丁柔听见里面有细微的咳嗽声,“救命,救命。”

丁柔并没着急冲进去,先看清楚情况,丁柔可没为救人把自己搭进去的崇高品格,再活一次不容易,丁柔拿不准老天会不会再玩她一把,将她直接扔进远古兽人世界,丁柔伤不起啊,还是在相对文明的古代待着好,见浓烟不见火光,丁柔判断就算是着火也不会太大,丁柔细心的摸了摸厨房木门,不烫,证明火应该没烧起来。

丁柔看了一眼四周,找到一口盛水的大缸,由于前些天下雨,水缸里的水是半满的,丁柔从腰中拿出绢帕,用水弄湿了,攥在手中,再拉开厨房的木窗,浓烟冲出,丁柔咳嗽了两声,浓烟抢眼,丁柔推开厨房的门,用绢帕捂着嘴,窗户和门都开了,浓烟逐渐的散去,丁柔仔细分辨在地上窝着一道影子,“救命,救命。”

锅台下燃烧的干草从灶坑里窜出,如果引燃旁边的草堆柴火就更危险,丁柔转身去水缸处弄了一盆是水,后进去浇到点燃的干草上,厨房也是有一口水缸的,丁柔不管水缸里有多少水,直接将铜盆扔向谁水缸,司马光砸缸重现江湖,水缸还真破裂了,清水流淌出来,湿了干草柴火,险情排除。

说得容易,丁柔忙活了好一会,总算弄灭了火,丁柔擦着额头上的汗水,走近地上的人,蹲下身:“你没事吧。”

难怪她跑不出去,碗柜倒了正好压住她的腿,”没事,没事,多谢···多谢···”

那人抬头看是丁柔,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眼睛红红的,“六···六小姐?”

丁柔看清楚她不过是十岁左右的小姑娘,看不清肤色,都被烟尘覆盖了,“怎么?不能是我?”

“六小姐,奴婢不敢,奴婢不敢。”

小姑娘缩了缩身子,仿佛很惧怕丁柔,感恩的说道:”多谢六小姐的救命之恩。”

丁柔脑中有了记忆,眼前的小姑娘有一个很囧的名字——翠花,是唯一一个肯跟丁柔来庄子上的丫头,在丁府主宅时丁柔眼里根本就没她,翠花不过是打水扫地的小丫头,要不然也不会用这个名字了,等来到庄子上,丁柔性情大变,对她不是打就是骂,想想也是,丁柔连生母柳氏都敢骂,翠花的日子不会好过。

丁柔推开碗柜,搀扶起翠花,她有些奇怪,翠花怎么想着和她来庄子上?扫地的丫头很寻常,就算丁柔被送到庄子上,翠花也可以给去别得地方领差事,怎么会想到跟着丁柔?完全没升职做大丫头的前途,何况丁柔对她并不好,不是丁柔小心眼,丁柔习惯将一切事情都弄清楚了,尤其是放在身边的人。

唯一没弄明白的丁敏,前生给了她最沉重的打击,孟浩然是不好,可丁敏如果行得正,会和他偷情吗?丁柔在陌生的古代更要小心,翠花是得问清楚。

丁柔刚刚厨房的门,柳氏飞一样跑过来,二话没说直接打了丁柔肩膀一巴掌,随后含着眼泪抱住丁柔,“你···你如果出了事儿,让娘怎么办?再来勾魂的鬼差,娘不认识···”

丁柔阖眼,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双手抱住柳氏的腰,就这样吧,她是娘亲,得照顾着。

ps女主起点低,但将来会更辉煌,大家多支持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报复 第二章 威逼 第三章 清醒 第四章 救人 第五章 国情 第六章 真容 第三十六章 偶见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