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初来嫁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第三章

三叹 2022-06-22 22:13:32
在这样的雨夜,突然而至的砸门声音叫人毛骨悚然,云想容手一抖,一笔写歪了。孟氏也被吓了一跳,抚慰的搂着云想容,温柔如水的哄着她:“嫣然就怕就怕。”一面叫柳妈妈去外头看一看来的是什么人。不多时,柳妈妈回屋里来,道:“回三夫人,是一个二十也才的妇人领着孟氏也被吓了一跳,安抚的搂着云想容,温柔的哄着她:“卿卿不怕不怕。”一面叫柳妈妈去外头看看来的是什么人。。...

初来嫁到

推荐指数:10分

《初来嫁到》在线阅读

在这样的雨夜,突然而来的砸门声音叫人毛骨悚然,云想容手一抖,一笔写歪了。

孟氏也被吓了一跳,安抚的搂着云想容,温柔的哄着她:“卿卿不怕不怕。”一面叫柳妈妈去外头看看来的是什么人。

不多时,柳妈妈回屋里来,道:“回三夫人,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妇人领着一个特别漂亮的小女娃,说是家乡闹水灾,没活路了,要上京都投亲的,被大雨拦在路上,这附近只有咱们的拢月庵,求咱们收留一夜。”

孟氏松了口气。拢月庵在京都城外南方五十里,从南方来路过此处也是有的,且来人都是女眷,到也不必害怕。孟氏又细细问了那妇人和孩子都是什么样。

柳妈妈笑着道:“那妇人岁数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生的圆圆的一张脸,很是和气,不过穿的补丁摞着补丁,像个花子。小女娃看着比咱们卿卿还小,很是漂亮,不太爱说话,被淋成落汤鸡了冷的发抖也不哭闹,看着怪可怜的,这会子‘不随师太’问过了赵姨奶奶,赵姨奶奶正张罗给他们娘儿两个安排住处呢。”

孟氏闻言站起身来,同情的道:“听说黄河近年来年年泛滥,灾民流离失所,咱们身在京都,自然不知外头老百姓的苦难,她们说是投亲,也应当属实。”

“正是呢。”柳妈妈点头。见孟氏打开了箱笼,问,“三夫人,您做什么?”

“那孩子也怪可怜见的,这么大的雨,他们的包袱必然淋湿了,我拿一身卿卿的衣裳给她换去。”

柳妈妈不由得笑了:“三夫人真是菩萨心肠。”

是母爱泛滥吧?云想容看着母亲翻箱倒柜的心里嘀咕。见孟氏要亲自出门去,便阻拦道:“娘亲不走。我怕。”

陌生人,给了衣裳穿已经仁至义尽了,还亲自过去,岂不是多此一举?娘亲生的美貌,万一对方是歹人该如何是好?

孟氏原本要出门的脚步就停下了,将衣裳给了柳妈妈,“你替我送去吧,在给那孩子熬了姜汤喝,驱驱寒。看看有什么斋饭,热一下给他们吃吧,逃难来的,八成肚饿。”

“是。”柳妈妈行礼,拿着云想容的一套桃红色的衣裳退了下去。

坐在云想容身旁,孟氏轻轻点她的鼻尖,温柔的声音像是能将雨夜的冰冷都驱散了:“卿卿乖,不要怕,娘保护你。”

云想容没由来的鼻子发酸。这世上只有这一个人的肩膀,明明柔弱,却可以为她而撑起一片天。母亲对孩子的爱,从来都无可代替。

或许上一世,母亲也是不得已吧?毕竟当年为了嫁给父亲,她和娘家闹翻了,记得前世就连她出嫁,外公都没有来,母亲又没有兄弟,只有一个姐姐,当时还过世了……

“娘亲。”云想容撒娇的把脸埋在孟氏的怀里。此刻的她心甘情愿做个孩子。

能用如此珍惜的情绪去重温儿时的温馨,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起来,这种感觉当真是太好了。

云想容又练字到半夜,实在撑不住了才睡下。次日清早在一阵鸟鸣声和扫地声中醒来,张开眼,就瞧见温暖的阳光透过格扇照射进来。

外面一定是个晴天。

洗漱过后,孟氏牵着云想容的手,去东厢房赵姨奶奶处用早饭,路上看到拢月庵的姑子正在清扫地砖上被雨水淋湿的杨树叶。抬起头,湿润的屋檐反射阳光,空气清新,晴空如洗。云想容心情大好。

才刚进了禅房的门,就看到侧间地当中站着两个人,那妇人身上穿了件灰色的粗布袄子,背对着她瞧不清脸面,身旁一个比她稍微矮些的小身影,穿的正是她的衣服。

听见脚步声,妇人和小孩同时看过来。

见了孟氏,妇人圆圆的脸上露出如同吞了鸡蛋一般的表情,眼神惊艳。那小孩则是仰头平静的看了看孟氏和柳妈妈,随即看向云想容。

那孩子的确如柳妈妈所说,生的极漂亮,修长的眉毛,高高的鼻梁,淡粉色的小嘴,最让人移不开眼的,是他那双仿佛黑曜石一般剔透纯净的丹凤眼,在看到云想容时,他长长的睫毛忽闪了两下,随即面无表情的转过身去,根本没有看到同龄人的好奇。

云想容心头一酸,突然想起了前世自己的儿子珍哥儿,她死了,才八岁的珍哥儿定要落入继母手里,且继母很有可能是品行有问题的云明珠!珍哥儿的未来岌岌可危。刘清宇又是个耳根子软的,是不是只要云明珠掉几次眼泪,珍哥儿就会被抛开不管?

转念一想,现在她都还没有长大,哪里来的珍哥儿?!云想容心中一阵悲凉。

赵姨奶奶笑着道:“这是我的儿媳和孙女。来看我的。”

那妇人闻言连忙道着“失礼了。”跪下来给孟氏行礼,“多谢夫人慈悲。”乡音颇浓,她说话不快,倒是能听懂。

孟氏笑道:“不必多礼。快请起来吧。”

柳妈妈上前,双手搀扶着妇人起身。

赵姨奶奶道:“快别站着了,早饭预备好了,都坐下吃饭吧。”随即冲着云想容招手:“卿卿,来奶奶这里坐。”

云想容收回心思,乖巧的先给赵姨奶奶行了礼,然后爬上炕撒娇的挨着她坐下。乐水和柳妈妈将方桌合力搬到了炕边,又把条凳都摆放妥当。

妇人连忙拉着小女孩行礼:“我们先出去了。”

“别走啊,咱们一起吃顿饭。”赵姨奶奶连忙下地拉着那妇人,笑道:“一起吃个饭怕什么的,等城门开了,我让人给你们带上干粮和水,你们在进城去投亲。既然相逢即是有缘,而且你家女娃又和我孙女差不多大。”

“这怎么敢当啊。”

“怎么不敢当,谁还没有个三灾八难的?我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不过是收留你们过夜,吃顿饭罢了,再说也不是什么珍馐佳肴,都是些粗茶淡饭。”

妇人感动的道:“老夫人是菩萨心肠,我们娘两个谢谢您了。但是我们两个上桌吃,实在是不妥当。不要打扰了夫人和小姐吃饭啊。”

赵姨奶奶见状,干脆把眼睛一厉,索性一手拉着妇人,一手拉着小女孩,强制性的让他们坐在饭桌边。

乐水和柳妈妈将熬的稠浓的粳米粥端上来,菜则是一碟酱瓜,一碟酱黄豆。

孟氏将酱菜夹到云想容的碗里,柳妈妈则端起碗来,要伺侯云想容吃。

云想容笑着拿起调羹:“我自己吃。”孟氏和柳妈妈看着云想容温柔的笑。

那妇人很是拘谨,小女孩倒是神态自若,抬着胳膊趴在桌沿吃饭,很安静乖巧,举止透着一些意料之外的从容。

依旧食不言,云想容发现,妇人和那个小孩也没有说话的意思。虽然是难民,可吃起粥来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狼吞虎咽,没有发出声音。看来,他们曾经也是大户人家的?

吃过了饭,乐水和柳妈妈撤掉桌子,赵姨奶奶才笑着问了那妇人和孩子怎么称呼,总不能相识一场,连名字都不知道。

妇人腼腆的笑着,用乡音浓重的口音道:“我夫家姓卫,村里人都叫我卫二家的,这是我闺女,叫菊花。我们村子遭了灾,家里人都死了,实在是没办法,这才来京都投靠她表舅。菊花,还不快谢谢老夫人收留。”

菊花乖乖的行了个礼:“多谢老夫人收留。”

赵姨奶奶和孟氏都笑着又与卫二家的客气了一番,又说起别的。

云想容似笑非笑的望着那对母女。菊花年纪虽然小,可举手投足之间的气质却显示出良好的教养,就算想遮掩也是遮掩不住的,卫二家的虽然点头哈腰,一副乡下妇人的模样,但身上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所以,刚才卫二家的说那些话,她一个字都不信。

但是信与不信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们互不相干。

白日里天气晴朗,卫二家的和菊花原本被雨水淋湿的衣服都晾干了,便将云想容的那身衣裳洗净了送还给孟氏,孟氏见菊花原本也没有几件衣裳,又担心有什么病气过给女儿——同桌吃饭,不吃一碟菜也就罢了,这衣裳马虎不得。便做顺水人情,将衣裳赠给菊花了,卫二家的连连道谢。

次日,谢过了赵姨奶奶,卫二家的便带着菊花告辞。临走之前,赵姨奶奶吩咐乐水给他们预备了干粮和水。

“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些吃的你们拿着,还有这二两银子,如果找不到菊花她表舅,你们也不至于没了生路。”赵姨奶奶苦涩的笑了一下:“多了我也是拿不出来了。”

卫二家的到此时,当真是感激不已,拉着菊花跪下,“这一路上,我们看多了白眼,都是拿我们当瘟神似的躲着,老夫人却如此热心肠,我们真是感激不尽,这吃食我拿着,银子是万万不能要的,您过的也不宽裕。”

“哎,快起来。”赵姨奶奶搀起他们,笑道:“要不这样,这银子算我借给你们了,等以后你们有了再还给我。身上没有个防身钱怎么行呢。”

卫二家的便低下头,和菊花对视了眼,随后双手接过了银子,鞠躬道谢。

看着那母女两个越走越远,赵姨奶奶才由孟氏扶着回屋里去,语气有些沧桑:“家里遭灾,一个妇人带着个孩子千里迢迢来投亲,也不容易。”

“是啊。”孟氏也是感慨。

赵姨奶奶又道:“可见,人还是要知足常乐啊,瞧我现在的日子,虽然要劳作,却不至于颠沛流离。”

孟氏何尝不知道赵姨奶奶也是在说她?苦涩的笑着:“至少我的卿卿不用像他们家菊花那样受苦。”

两人回了东跨院,云想容这候已经铺开了纸开始练字了。

孟氏扶着赵姨奶奶坐下,道:“娘,我们已经在您这里住了三个多月,眼看着公公的生辰快要到了,卿卿的身子也好的差不多了,我们想明日就回侯府了。”

赵姨奶奶叹息着道:“也罢,你们总不能在我这里一直住着,也耽误卿卿啊。咱们卿卿练了这么久的字。”说着起身走到云想容身边,怜惜的摸摸她的头。

云想容抬起头,看着赵姨奶奶。

孩子的眉眼像了咸宁,眉毛修长英气,桃花眼大而明亮,双眼皮很漂亮,每次笑起来,眼睛都会弯成月牙。这次病后,她好像突然长大了,眼神中总带着一些不符合年龄的沉静和忧郁。

如此不谙世事的年纪,卿卿就已经懂得要努力讨祖父的欢心。别说是孟氏这个生母,就连她做祖母的,瞧着都心酸。如果咸宁能够对孟氏公平一些,对卿卿多照顾一些,孩子哪里需要操心这个,才六岁,正是无忧无虑的时候啊。

只可惜,那个倔驴一样的儿子,她怎么都说不听。

赵姨奶奶又叹了口气。

云想容这一晚是跟赵姨奶奶一起睡的,次日一早,用过了早饭,孟氏便带着云想容和柳妈妈告别了赵姨奶奶。

“娘,我们有机会就来看您。”

“奶奶多保重。”

“你们也是,百忍成金,凡事千万要忍耐。”

看着印有“济安侯云”字样的小马车渐行渐远,赵姨奶奶眼里含着泪才落下来,乐水扶着她进屋,劝说道:“人各有命,六小姐是有福的人……”

马车上的气氛也很压抑,孟氏是宁可粗茶淡饭,也不喜欢回侯府去过那种勾心斗角劳心劳神的日子,可是为了卿卿,她绝不能退缩。

云想容则是心情复杂。她初初重生时就是在拢月庵,如今在外面过了三个月的轻松日子,终于要回到“战场”了。一样的血雨腥风,却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马车走了约莫一个时辰,缓缓的停了下来。云想容小手撩起车帘,就见大红的朱漆门紧闭着,烫金的“敕造济安侯府”六个大字,在阳光下反射着刺眼的光芒。

孟氏戴上帷帽,踩着脚凳扶着柳妈妈的手下了车,回身将云想容抱了下来。

云想容刚刚站定,目光却被门前一对熟悉的身影吸引了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拢月庵 第二章 差别 第三章 第四章 沈四 第五章 立规矩 第六章 耳报神 第九章 烫手山芋 第三十九章 夜宿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