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学府风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图变之策 求推荐求收藏

第五章图变之策 求推荐求收藏

田某 2019-12-06 12:40:28
不需要考虑我的想法。“  听郑袖哼唧的诉苦完,一个爽直的笑声就随着房门的再打开而会出现:“社联青花,青蔓紫罗。”声音落罢,一个身高较矮的平头青年大步的走了进去,青年穿着简单朴素,长相通常,而已脚上穿着一双闪闪会发光的皮鞋极为被吸引人。来人恰恰四杰之郑袖绝美妖媚的脸上铺满一层通红,不知道是羞愧或者是气愤,但看上去鲜艳欲滴,显得分外美丽。。...

学府风云

推荐指数:10分

《学府风云》在线阅读

  “告诉我,为什么不听完徐教授的会议。”一个长相棱角分明的男子坐在一副沙发上悠然的翘着二郎腿,语气中七分可笑,带三分质疑的询问站在一旁的郑袖。

  郑袖绝美妖媚的脸上铺满一层通红,不知道是羞愧或者是气愤,但看上去鲜艳欲滴,显得分外美丽。

  “你们知道整个九州学府都怎么说我的么吗?“郑袖眼角流泪,一个劲的呜咽抽搐着,这幅模样看上去当真是受了不小的委屈,接抽泣道:”你们三个就知道让我出去替你们顶罪,都不考虑我的想法。“

  听郑袖哼哼唧唧的哭诉完,一个爽朗的笑声就随着房门的打开而出现:“社联青花,青蔓紫罗。”声音落罢,一个身高较矮的平头青年大踏步的走了进来,青年穿着朴素,长相一般,只是脚上穿着一双闪闪发光的皮鞋颇为吸引人。来人正是三杰之一的张寒,张寒一进门就半开玩笑的作弄哭涅的郑袖,接过把一旁的男子也给气笑了。

  “我的社联之花啊,你可知道你给咱们社联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么?“张寒一下躺倒郑袖对面的沙发上面,整个身体陷入沙发之中,脸上露出惬意的表情。

  “甚么….甚么麻烦?“郑袖也是愣了一愣,她根本没意识道自己甩手而去会有甚么后果,只好双眼含泪的看着张寒,也时不时的望望一旁的男子。

  “让孝哥告诉你。“张寒不在搭理郑袖,将外套脱下后拿出一根香烟,自己点上火开始了飘飘欲仙。

  那棱角分明的男子就是陈孝,他看看一旁抽烟的男子眉头拧了起来:“我说老张,你现在快和程柳一副德行了。烟这种东西能少抽则少抽,对身体不好。”

  手中烟盒给张寒一下抛给陈孝,笑殷殷的说道:“程柳说了,抽烟的人都聪明,你也来一根。”

  不过陈孝根本不打算搭理张寒,再次将烟盒扔回去后就叹了一口气,开始对傻站在一旁的郑袖解答疑惑:“郑袖,这次出席会议的人你也都看清楚了,基本上都是九州学府中各大组织当中的翘楚,基本上下一届的继承人就是他们。”

  “我让你去开会的目的一方面是接触一下徐教授,摸摸他的怪脾气。”陈孝沉吟道:“另一个就是确定你的身份。”

  “至少要让徐老头和各个组织的人知道,你就是我社联的下一届领头人。”陈孝语重心长的说完以后却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可你真是给我们长脸啊。”

  “我和张寒还有程柳见到徐教授都得跟个孩子一样,你居然敢给他脸色?”揉揉自己眼睛,陈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后果非常严重。”

  这一句句话好像一次次巴掌抽到了“青蔓紫罗”的白嫩脸上,本来已经是通红透彻的脸更显得羞涩,最后直接哭了出来:“他说话太过分,我实在是受不了。”

  梨花带雨的模样实在是让张寒受不了,在一旁一直对着陈孝打眼色,不过陈孝却丝毫不领情,看着郑袖整个哭成了泪人,本来就有些生气的陈孝脸色好似阴雨密布一般的更加差劲。

  啪的一声,陈孝恍若雷霆般的猛然脱手,将试验部下发的红头文件狠狠的砸到了郑袖的通红的脸上,气氛霎时间凝聚,张寒在一旁看的更是咋舌,他知道陈孝发起脾气来就算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不过郑袖挨砸之后反而处之淡然,这一下仿佛将她砸了个清醒,也不在摆出一副哭哭啼啼的少女模样,她止住了哭声,擦干了眼泪,开始弯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一张张红头文件。

  常言道:江山帝王,儿女情长。

  有的时候,女人的最为有用的委屈哭泣却在男人面前显得及其苍白无力,至少在陈孝面前,这一切都是恶心的扯淡而已。

  “我给你算算你发一次脾气给社联带来多少损失!”陈孝嘴角气的颤抖,他本想好好与郑袖谈谈,结果让郑袖给哭烦了,本来性格就冲的他理所应当的暴怒。

  “第一,你提早离开会场,实验室会议记社团联合会一次未到,扣除官方分数十分,一共才一百分,这表示社联在今年已经没有权利和机会与学生会和各大组织争夺“第一组织”这个称号!这是荣誉的缺失!“

  “第二,因为你的任性,分数被扣除,社团联合会所有在职干部近三千人的劳务费用将会扣除百分之十!同时社团活动经费消减百分之十,所有组织当中咱们最穷,现在你又给我找这个麻烦!这是资金的缺失!”

  虽然陈孝制定了关于社团税收的相关条文,不过为了更长远的打算,并没有把这些资金留下来,反而进行了类似场地买卖,人脉打通,广告宣传等等方面的远大投资,所以说现在的社联手头上根本没多少钱,一个个紧巴巴的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因为郑袖的缘故,恐怕社团联合会要真的进入冬天了,更重要的是进入冬季的冬眠期。

  郑袖听得浑身颤抖,僵硬的站在陈孝面前不敢动弹丝毫,但头上的冷汗却一个劲的往下流。

  “第三,你作为下一届社联继承人,然而实验室以及学府官方对你的印象及其不好,甚至最差,至少在你成为社长之后的一切管理都会及其困难,你不知道没有学校的支持,社联只是一个纸老虎么!”陈孝说道最后近乎咆哮,双眼彻红,恍若狮子一般盯着眼前给自己添麻烦的郑袖。

  “我当时还特意嘱咐过你,出了天大的事,你也得给我顶着!”

  “最后最重要的!你彻彻底底的在全学校给我把社联的人给我丢的一干二净!真是丢人现眼!看看人家会议的时候是怎么表现的,你给我看看你!”陈孝握紧了拳头,几乎要向着郑袖冲过去,不过这时候张寒适时的站起身来拉住了陈孝,尴尬的笑着和稀泥:“行了行了,郑袖经历的事还少呢,以后道理就都明白了,是把?”

  郑袖浑身颤抖的看着自己面前宛若厉鬼咆哮一般的陈孝,她默声道:“郑袖有错,甘愿受罚。”

  张寒猛力的将陈孝按在沙发上,陈孝也止住了冲动,慢慢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他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轻声说道:“脾气冲动,还望见谅。”说罢之后好似瞬间老去了十几岁一般。

  “一年的时间,你近乎牺牲你所有的声誉,社联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所以我不希望出现什么大问题。”

  “尤其是在咱们几个演这一出大戏最关键的时候卡壳。“陈孝叹息道:”一切都是为了社联,我相信你也是有抱负的人,在这里就要永远记住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挺下去。“

  古语云:由能忍人之不能忍,斯能为人之不能为。

  “郑袖,你以后绝对不能在出现这种低级错误了。”陈孝抬起头来,如同恳求一般望着郑袖道:“我不希望社联真的如外传言一般毁在你手里。”

  双眼通红却不再流泪,郑袖声音颤抖道:“是,郑袖明白。”

  郑袖与陈孝张寒也打心底明白,演这一出戏太不容易,真的需要坚持。

  陈孝摆摆手,示意郑袖座下,学张寒一样猛地躺到了沙发靠背上,长长叹出一口气,仿若将所有的麻烦都叹了出去,接着缓缓道:“好了,现在开始说说这次实验室的文件。“

  “不出意外,在这次在这一届新生当中将会有不少出色的人才。“陈孝眼神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张寒道:”应当是类似与古代英雄的人才,所以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人才最终决定了一个组织的实力,我们一定要把握好这次纳新,不然让这些人流入其他组织当中,恐怕我们的计划更难实现。“张寒一副极为认真表情,若有所思的沉吟道。

  “社联一来不像拱辰商会和苏淮联盟一般有钱,而来不如学生会和军体部有权,在纳新这方面我们确实没有太多的优势去吸引和拉拢人才。“陈孝低头小声说道:”况且社联这一年来因为我们的计划,在外名声并不太好。“

  三人在会议室里黯然无声,如同死一般的寂静,谁也想说些什么,却发现没什么可说的。到最后还是陈孝开口打破了僵局:“程柳在哪?”

  “程柳已经去准备纳新所需要的东西了。”张寒也是惆怅万分,如今社联资金如此紧张,实在是拿不出更多的钱去准备买卖纳新所需的东西,更何况郑袖的哪一档子事情更是火上浇油,一下子领社联显得捉襟见肘。

  “准备什么?“陈孝一头雾水的询问道,在他看来纳新无非就需要一个宏大的场面罢了,可现在社团联合会连一块地皮的租金都付不起,更别扯淡买卖东西了。

  孙子曰: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粮草固然重要,可现在对于社团联合会来讲,兵马都没有一个,更别说准备粮草了,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如何才能让社团联合会人心稳定,平稳运行。

  三人思索之时,一个西装革履的墨镜男大踏步的走进了会议室里,手里拿着一份白皮文件,朝着发愣的陈孝扔了过去。陈孝疑惑的看看面前之人,拿起手中白皮文件仔细的看了起来,片刻之后本来凝成一块的眉头便舒展了开来。

  程柳拿过张寒递过来的香烟,熟练的点上一根,等到一个烟圈吐出来,陷在沙发当中的他算是彻底放松了,悠然道:“如今紧要关头,纳新是头等大事,马虎不得。”

  “既然没钱,咱们就得剑走偏锋。”程柳摘下墨镜,露出一副豺狼般的眼睛,细声道:“钱和权吸引的只是一般人,然而真正人才看重的不是这些东西。”

  张寒看着程柳,询问道:“那这一批人到底需要什么。”张寒是个铁血汉子,对于程柳的奇谋鬼技,他真的搞不明白。不过他却及其信任程柳,因为他相信既然程柳说出来,那么就一定能做得到。

  古语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往往,皆为利往。

  有人好钱货金银,也有人爱锦衣高官,也有人爱美名荣耀,一切皆是冲利而来,新生也并非傻子,若是没有一点好处,谁也不会选择加入社联。

  现在的社联,一拿不出钱,二拿不出权。但是生死关头大回转,若是陈孝愿意赌一把,咸鱼翻身也并非不可能。

  “我们可以给这些所谓的人才枭雄英雄提供足够施展自己才能的空间。”程柳自信道:“这些人,名利已然不重要,他们需要的更多的是机会。”

  “展示他们野心与能力的机会!”程柳脸上带着诡异:“做学生会与各个组织不敢做的东西,咱们才有机会扳倒他们!”

  常言道:狭路相逢勇者胜,大海波澜猛士立!

  想做大事,没有胆魄是不行的。

  “第一:向新生开放部长职位官职,有能者居之,以此来加大社团联合会的吸引力。”程柳张口一句几乎把郑袖的脑子震了个晃荡。一般来讲部长之位至少需要一年的工作学龄,不然没有权利任其官职。即便是学生会的天纵之才“黑面银钩“孙少旗,也只是破例而已,社联如此明文规定,实在是惊破天的第一次。

  “旧的规矩需要不停地革新和改正,不然就会被淘汰,“张寒冷冷的说道,发光的皮鞋敲在地上啪啪作响,接着又思索道:“我支持老程的主意。”

  陈孝盯着手中的文件一动也不动,程柳知道陈孝在权衡利弊,这一招可能会让社团联合会陷入生死之地,但绝地反击,死地求生,却也并非不可能。

  “校官方不表态,咱们这么做风险太大了。“陈孝微微摇头,然而接下来程柳说道:”我刚向校方提出了议案,徐老头也较为认可,只是需要我们拿出一部分利益来交换这个资格。“

  “什么利益。“陈孝和张寒齐齐发问。

  “社团联合会不再进行纳新活动。”程柳堪堪而笑道,仿佛这个消息万分可笑一般。

  古语道:酒香传千里,花开蝶自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重要会议(一) 重要会议(二) 第三章重要会议(三) 第四章对策 第五章图变之策 求推荐求收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