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安格班德!

首页 > 目录 > 《武周女皇》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灭吐谷浑诛慕容

第二章 灭吐谷浑诛慕容

馨芮 2019-12-04
情况?我们便要接上回书道。  话说,西突厥走入覆亡,全因这个逃走的汗王慕容伏允所起。说起这个人怎么开罪杨广?,我们先不细究,我们先看仔细一看他最后一个在汗位的世孙辈生活情况,就推知他这个汗王惹的这个祸有多深。  “贞元十七年,以朔方节度副使、话说,吐谷浑走向灭亡,皆因这个逃跑的汗王慕容伏允所起。说到这个人怎么得罪杨广?,我们先不深究,我们先看一看他最后一个在汗位的世孙辈生活情况,就可知他这个汗王惹的这个祸有多深。。...

武周女皇

推荐指数:10分

《武周女皇》在线阅读

  “可汗,吾奉圣命,迎主还朝,愿随吾来否?”

  “汝谁欺乎?其上曰汝来为予乎?休以!”

  说此话之人,便是隋炀帝杨广跟前的大红人,许公宇文述,自大隋朝建立至今到杨广之手,吐谷浑不断的侵扰使得两代帝王不胜其烦,这一次杨广彻底愤怒了,便派遣安德王杨雄出浇河,许公宇文述出西平,以恭迎之名等候吐谷浑汗王,

  因此,这个时辰宇文述以恭迎之名的出现,实则是为了堵住了吐谷浑汗王逃跑的去路。但到底是什么样的具体情况?我们便要接上回书道。

  话说,吐谷浑走向灭亡,皆因这个逃跑的汗王慕容伏允所起。说到这个人怎么得罪杨广?,我们先不深究,我们先看一看他最后一个在汗位的世孙辈生活情况,就可知他这个汗王惹的这个祸有多深。

  “贞元十四年,以朔方节度副使、左金吾卫大将军‘慕容复’为长乐都督、‘清海王’,袭可汗号。复死,‘停袭’。吐谷浑自晋永嘉时有国,至龙朔三年吐番去地,凡三百五十年,及此封嗣绝矣!”

  贞元十四年为唐德宗时期,而这个慕容复,我们是不是觉得眼熟?此人便是金庸老先生笔下《天龙八部》中那个一心想复国的慕容复的原型人物。只不过,金庸老先生为了小说的构架,把唐朝时期的人物搬到了宋朝。而此段话的出处便来自新旧唐书。

  我想金庸老先生一定仔细读过历史资料才找出这么个人来完成他这本书的原型人物。但我却要复原历史,抛开小说构造说说慕容复。

  我们从上面那段话不难看出,慕容复被封清海王,袭可汗号,这就证明慕容复明面上的复国功成,但是却没有实际的封地,他只是名义上的吐谷浑汗王。因而,对于慕容复来说其实也是可悲的,空有号却无实,而自他之后,他的儿子,孙子,重孙子等已经不再是世袭的汗王,因而,吐谷浑从慕容复开始是正真的消失了,这也就是说明,他的世爷爷慕容伏允惹那个在隋唐时期惹人嫌的祸事,不是一般的的小,从而让存在了三百五十年的古国就这么一点点的消失。

  不过,我想大家肯定会疑惑,金庸老先生笔下的慕容复要复的是燕国,而历史上的慕容复被封的却是吐谷浑的汗王,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那我们来看看在历史的长河中吐谷浑怎么演变成大燕国。

  吐谷浑,原为一个人的名字—慕容吐谷浑,他是辽东鲜卑慕容部其中一个分支,其父为鲜卑贵族慕容涉归,是鲜卑贵族分支的王—鲜卑单于。

  慕容涉归有两个老婆分别生有一子,长子慕容吐谷浑为小老婆所生,次子慕容廆为嫡妻所生。自古以来王位的继承因为嫡庶有别便是立嫡立长,因此长子慕容吐谷浑便失去了王位的继承权,而慕容涉归的单于之位便落到了次子慕容廆的身上。

  正因为小儿子慕容廆继承了鲜卑单于之位,运用他的才干,使得鲜卑这个部族越来越强大,为他的子孙在五胡十六国中建立四个燕国政权垫下了基础。而他的兄长慕容吐谷浑因为没有资格继承王位,却得到了父亲所给的一千七百户食邑的分封,比大唐时期王侯将相的分封还要多。

  自古因王位的继承和兄弟的食邑分封造成的兄弟嫌隙到最后兄弟阋墙自残不胜枚举,慕容涉归的这两个儿子自然也不能免俗。

  因此继位之初的慕容廆因为执政经验不足,被有心人挑唆后患上了被害妄想症,一直疑心自己的异母哥哥要害他并要抢他的王位,因而处处为难慕容吐谷浑。

  我们能从一件小事就可以看出,这兄弟二人的矛盾,有一年的春天,水草特别丰茂,兄弟二人因相处在一处,因而共用一处草场,在一日春晴日暖,牧马等牲畜到了繁殖期,那么便发生了因公马相争母马而引发的口角‘血案’。

  这本是大自然天道循环的自然规律,普通老百姓都觉得无可厚非之事,而他们却因王权问题,便将彼此之间的矛盾公开化了。

  “先公处分,与兄异部,何不相远,而马斗相伤?”

  这一日,慕容廆遣使者到吐谷浑的大帐,开口就是这么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一顿骂。

  “马食草饮水,春气发动,所以斗,斗在马,而怒及人,乖别甚易,今当去汝万里外!”

  慕容吐谷浑也是个有骨气的人,听了这人的话,硬汉子的脾气上来,说到做到,立马通知自己的部族,在这一日拔营起寨远离了慕容廆,一路向西而行,渐渐跑到了河套地区—河西走廊立国。

  史料是这么记载:

  “马斗相伤,若洛廆怒,遣入谓吐谷浑曰:“先公处分,与兄异部,何不相远,而马斗相伤?”

  吐谷浑曰:“马食草饮水,春气发动,所以斗,斗在马,而怒及人,乖别甚易,今当去汝万里外!”

  若洛廆悔,遣旧老及长史七那楼谢之。

  吐谷浑曰:“我乃祖以来,树德辽右,先公之世,卜筮之言云:‘有二子,当享福祚,并流子孙。’我是卑庶,理无并大。今以马致怒,殆天所启。诸君试驱马令东,马若还东,我当随去。”即令从骑拥马令回,数百步,欻然悲鸣,突走而西,声若颓山,如是者十余辈,一回一迷。

  楼力屈,乃跪曰:“可汗,此非复人事!”浑谓其部落曰:“我兄弟子孙并应昌盛,廆当传子及曾玄孙,其间可百余年;我乃玄孙间始当显耳。”

  于是遂西附阴山,后假道上陇。”

  上陇便是如今隋唐时期的陇西郡到枹罕郡一带,是通往西域一段重要的地理位置,也是丝绸之路必经之地。

  如今,被慕容吐谷浑占领,从此开始长达三百五十年的立国,而他的孙子以他的名为皇室姓,又因而立国名,改其为氏,便有了吐谷浑的由来。

  现今,各位是否明白,吐谷浑是怎么出现的,慕容伏允又是怎么得罪了隋炀帝杨广的。如果你还是不太清楚,我们便来陈述原因。

  第一,正因吐谷浑占领了河西这么一块重要的军事要地,阻碍了隋唐两朝国家向西的发展,因而杨广和他的老子杨坚便必除之而后快。

  第二,也因慕容伏允人品有点问题,没事找事,总爱打听大隋的情报,从而惹怒了杨坚父子二人。

  你说你一个外家女婿老是想打听老丈人家的机密私话,你不是找死吗?

  因此,杨坚父子很愤怒,在杨广登基后的大业四年便筹备攻打吐谷浑。

  不过,这场导致吐谷浑走向灭亡的战争起因和结果源于两个人,一个人是吐谷浑在位时间,寿命最长的汗王—慕容夸吕,另一个是杨广的心腹谋臣—裴矩。

  虽然,吐谷浑走向灭亡的一部分原因是慕容伏允,但真正起因之人是他的老子—慕容夸吕。

  不过,按照一般情况来说,我们讲故事会先说起因,但是,我想先说结果,所以,我想先说裴矩。

  大业元年始,裴矩就被杨广派遣出使西域,只所以是他出使西域,皆因他之前担任过西域贸易交易类的官职,对待西域各国风土人情有所了解,所以他用了一到两年多的时间访问西域诸国,并完成对西域诸国地里山川风貌等著写。

  裴矩对西域各国山川地貌的书写,让他认识到一些问题的重要性,我们能从裴矩的奏表中看出。

  “臣奉使西域,今归复命。臣遍访西域,乃知自周立九州至汉来,西域三十六国已有之矣!臣访诸国,记其山川风俗,乃知伊吾、高昌、鄯善,并西域之门户也。

  总凑敦煌,是其咽喉之地。以国家威德,将士骁雄,泛濛汜而扬旌,越昆仑而跃马,易如反掌,何往不至!

  但突厥、吐浑分领羌胡之国,为其拥遏,故朝贡不通。今并因商人密送诚款,引领翘首,愿为臣妾。圣情含养,泽及普天,服而抚之,务存安辑。

  故皇华遣使,弗动兵车,诸蕃即从,浑、厥可灭。混一戎夏,其在兹乎!不有所记,无以表威化之远也。”

  裴矩这句‘浑、厥可灭’便指的就是吐谷浑和突厥,突厥被裴矩等这些汉臣用计分为东西突厥,对大隋构不成太大的威胁,所以杨广就腾出手来要对付吐谷浑。

  大业四年始,裴矩出使铁勒,指使铁勒出兵攻打吐谷浑,我想大家对为什么是铁勒攻打吐谷浑,而不是直接由杨广亲自灭感到好奇,其实,皆因铁勒也是个愣头青,被杨广抓住了小辫子。所以,裴矩便对铁勒的汗王说出这么一番话。

  “大王,吾今奉命为告汝,吾圣言矣,但汝伐浑,前事尽销,尚可得财帛无数。”

  自古至今,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之事屡见不鲜,利益财宝之诱更是人无法摆脱之事。更何况是突厥分支的特勒部族,这才有了本文开头一幕,慕容伏允败走西平郡,又被宇文述假迎所截。

  如今,慕容伏允见宇文述兵强马壮,不像是来给他解围的,倒像是来要他命的,所以,开口大骂过后,立即调转马头向西南方向退走。

  “可汗,勿走!吾圣犹等汝欲谈天。”

  宇文述见慕容伏允拔马就跑,便在后边一边追,一边阴测测笑着,又跟在浇河一样等候的杨雄在追击途中合兵一处,将慕容伏允追击到了曼头城。

  “大王,那老儿述,以吾不至十里,今吾等困渴,未入则追上。”

  慕容伏允这名部将话刚说完,就被后面赶上来的宇文述等人一箭射死,因而慕容伏允不得不稍作调整,跟宇文述应战一番,被击杀三千余人,又奔走赤水城,一路向西逃窜,越过了丘尼川,跑过了雪山(今天QH鄂陵湖以南)。

  至此,本以为安全的慕容伏允,在思考良久之后,于大业五年上旬,想向杨广请和,却没想到迎来的却是杨广的御驾亲征。

  因而在大业五年的五月,慕容伏允被杨广追击躲避到了保覆袁川,又至党项境内,才有幸躲过了杨广狠辣的追击。

  狼狈不堪的慕容伏允,获得这样的下场,都怪他自己继承了他老子慕容夸吕的品德。

  说起慕容夸吕此人,我们要把时间向前追述到公元535年,也就是南梁梁武帝萧衍大同元年。

  这一年,慕容夸吕在吐谷浑都城伏俟城登基,昭告天下自称可汗。

  慕容夸吕的品德跟他世爷爷慕容吐谷浑是不一样的,自慕容吐谷浑起始,每一代君王都很懂得大局观,能顺势利己,对大国保持恭谨慎微的态度,从而保障自己的国家不为大国所害。但,自慕容夸吕继位已始,便表现出蓬勃的野心,屡屡侵犯中原各大王朝。像东西魏,北周等王朝对他毫无办法可言,只能以政治联姻避免或者麻痹他对这些王朝的侵扰。

  这可能也算是老天给他的一个机会,谁让这时期的中原处于五胡乱华,分崩离析之时。不过,慕容夸吕对待这些王朝的态度,却是我们亲爱的毛爷爷那一套,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你来了,我走了,你走了,我又来了,折腾的这些王朝不厌其烦,直至北周灭亡,他还活得好好的,继续侵扰刚建立不久的大隋王朝。

  公元581年,也就是隋文帝开皇元年,这时的慕容夸吕在史料上记载的年岁为八十岁。有句俗语‘老而不死是为贼。’恰如其分的说明了慕容夸吕老年时的状态。

  这时的慕容夸吕得了一个毛病—猜忌,也因这个毛病杀了他很多个太子。为什么说是很多太子,因为他的猜忌毛病,让他立一个杀一个,杀一个立一个。杀得他那一百多个儿子全都怕了他,全都想弄死他,全都向大隋跑去,又全都被隋文帝遣送回来。

  就这么个状态下一直持续到开皇六年,嵬王慕容诃复被立为太子之后,日夜担心受怕。终于于一日在这种高压无法忍受之下爆发了。

  “吾父老,常犯惑,心生忌,故杀诸兄,今吾嗣为储,不知能久?今得君来,即为此事,愿密使隋,乞天汗之怜,讨吾不肖之父。”

  两人在寒夜深谋,诃复急切的向心腹表述了他的害怕,两个人思来想去,唯有向隋文帝求救,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于是心腹连夜秘密赶往长安,通过各种关系,使劲各种手段才有幸见得隋文帝,如今密使立于议政殿中,戚戚然又泣泣然的表述着嵬王慕容诃复的不安、害怕与惶恐。

  “天可汗,且先王诛子,吾王复,复为储,王日夜忧父其诛,因使吾来求之,欲请兵往,愿以一国易其命耳。”

  密使这一番戚戚然又泣泣然的惶恐表述却没有引起隋文帝的悸动,杨坚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态度极其敷衍并对密使不紧不慢的说道:

  “溥天之下,皆是朕臣妾,各为善事,即朕称心。嵬王既有好意,欲来投服,唯教嵬王为臣子法,不可远遣兵马,助为恶事。”

  杨坚你好一个‘溥天之下,皆是朕臣妾’,虽然说普天之下,皆是你的王土,但你也不用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吧!不想管就是不想管,哪有这么一通道理。你只不过,就想这么看着慕容夸吕一个一个杀下去,吐谷浑还会不会有王位的继承人,因而还会不会有这个王国的存在,是否在某一天,你杨坚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得到这片土地?因此,我便想到这或许就是上位者的权谋之术。

  正因杨坚这样的权谋之术,密使没有得到实质性的回复,从而致使慕容诃复最终惨死在慕容夸吕的刀下。而慕容夸吕还是从始至终,继续做着杀子的恶事。

  开皇八年,新太子遣使入隋,以国求归,杨坚却对使者又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叛天背父,何可收纳!又其本意,正自避死,若今违拒,又复不仁。若有音信,宜遣慰抚,任其自拔,不须出兵马应接。其妹夫及甥欲来,亦任其意,不劳劝诱也。”

  杨坚你这左一句安抚,右一句教诲到底是为了那般?真的是在等那一线不费吹灰之力的生机,从而能轻易的收复被吐谷浑占领的那片河西土地?

  但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慕容夸吕终于熬不过岁月的折磨,于开皇十一年身死。他那些剩下的儿子终于躲过等死的恐怖。

  他们虽然躲过了这等死的恐怖,但杨坚却迎来一番郁闷之境。

  开皇十一年某一天,登上汗位的慕容世伏遣使朝贡,并上一奏表。

  其上曰:

  “新可汗慕容世伏使其兄子无素奉表称藩,并献方物,请以女备后庭。”

  ‘称藩’,慕容世伏你好大的心思,我们都知道自汉以来,称藩者皆为王族,也因称藩对皇权造成不可磨灭的危险。大汉的梁王,大清的吴三桂,都因藩被灭。所以,你慕容世伏称藩,让杨坚怎么看待?因而才有了杨坚的这么一番话:

  “若依来请,他国便当相学,一许一塞,是谓不平。若并许之,又非好法。”

  不错,你称藩了,其他人就会学你,这让杨坚能安心?所以,杨坚就百分之一百的不会答应你这一番陈情表。因而可见慕容世伏也是愚人一个,所以他于开皇十七年被杀,便也不那么惊奇了。

  但是,你以为吐谷浑就这样内乱,就这样能完蛋,错了,他还没有完蛋,因为正真使其走向完蛋之人才刚刚出现,那便是这一章一直说到的那个人—慕容伏允。

  现今,慕容伏允被迫之党项,其子慕容顺被扣为质子直至大唐建国才被送回,由此可见,慕容伏允那‘常访国家消息’品行使大隋两代皇帝有多‘恶之’。

  如今,西域之路畅通,再也没有哪一国不长眼色的卡在河西地区这片诺大的土地上阻碍大隋王朝的发展。因而,杨广随后安心又安稳的准备攻打高句丽。

  但,杨广不会想到,随着辽东战场的拉开,华丽丽的大业会随着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况,一步一步走向灭亡。

  预知农民起义之始,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自序 第一章 洛阳城建宴李渊 第二章 灭吐谷浑诛慕容 第三章 丙子预谋癸亥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