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悲明小说

悲明

悲明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梦中佳人

作者:异桥一笑

时间:2021-01-16 12:40:54

9505悲明大和尚  悲明长老  悲明寺攻略  悲明书法  悲明镜  悲明月  悲明法师  说爱你很难穆小凡徐悲明  悲明法师简介  

十分之人,常为十分之事,一介草莽,强势崛起大明 悲明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派出徂徕赴济西,东风两岸力田齐。。

点评:故事剧情新颖,别出心裁,让人眼前一亮

  醒来就换了一个人!

  他费力地咽下饼子,缓缓站了起来。

  现在已经是乱世!他对这一点很确定。

  因为这具身体现在的主人已非原主!他叫赵山,二十一世纪某个二线城市的小老板,也是某个知名军事兼历史论坛的资深会员;年内遇到行业整改,连累他那个半死不活的小公司生意不景气,他倒是想得开,背上包就一个人跑出来,纯当休假去了;来到著名的泰山风景区后,他没有跟着导游走,独自跑进一个人迹罕至的山谷,打算来一个“风景这边独好”!

  假如他依然是那个今日不知明日事的傻三儿,他不会理解一块饼子背后的涵义;可惜他是赵山,后世论坛里号称“骨灰级军迷”的军史爱好者,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自古号称粮仓的鲁中汶河流域已经贫困到如此地步,那么被此起彼伏的起义、狠毒苛酷的军队数度摧残的河南、陕西、山东运河以西那些地方是个什么景象?他不敢去想。

  “哎呦,俺的三儿呀!”妇人惊呼一声,连声责备道,“你病还没好透实,可不敢乱跑!”

  所谓大梦十年不觉醒,他这一梦到了几百年前,堪称沧海桑田不足奇!如今梦醒了,他却变成了另一个人;现在他叫赵三,乃是大明济南府泰安州沟头村一个下舍;父母亡故于三年前的山东大疫,他自己也被疾病折磨月余,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脑子却被烧坏成了一个半傻儿,于是村中人纷纷称他“傻三儿”而不唤其名。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半个月前,本村的黄大官人携女儿回乡省亲;翌日,黄家小姐与友人在村边踏青,傻三儿平日里何曾见过如此美丽高贵的女子,于是傻乎乎地凑上前去瞧热闹,可能瞧得太投入,没顾及对方的喝止,结果被伴随的家仆一棍子打在脑门,当即双目翻白、牙关紧咬,竟晕死过去……

  “二婶,俺的病全好啦!”后生说话的语气瓮声瓮气,透着一股大病初愈的疲倦,也透着一种难以琢磨的沧桑感。

  清晨,张家婶子佝偻着腰走在村中小道上,手中提着一个竹篮,用破旧的土布盖着,一如她陈旧褪色的衣衫。

  张家婶子拉扯着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话里话外透着一百个不放心,生怕他有个好歹,将来没面目见他娘;赵山恭恭敬敬听着,二婶说道动情处,他也陪着叹息流泪,好说好歹地,快到中午才把二婶劝回去。

  “二婶子,傻三儿好了没?”迎面走来一位小舍,破衣烂衫,赤脚扛着一捆柴,看样子是去村外打柴刚回,他见到妇人便笑着问起来,“昨日听老夫子说,疯魔病好踏实咧!?”

  今年是一六四二年,假如历史没有改变的话,一年半后,史上最著名的下岗邮递员——闯王李自成的大军就会势如破竹打进北*京,彻底终结大明二百多年江山!

  也许是“傻人有傻福”,他爹娘在世时虽说贫困,人缘却极好,尤其是本村的张家二婶乃是他娘的表姊妹,也是打小时候的手帕交,感情异常深厚,傻三儿靠着这位善良农妇的接济,饥一口饱一口的,好歹活到现在。

  猪尾巴总是能被割掉的,可是很多人心里的猪尾巴会存留到很久,一直到他来的那个时代……

  “唉——”张家婶子轻叹一声,目光复杂地望着后生,两人在路边闲聊片刻便分别,随后妇人把篮子往手臂上提一提,径直走向村边一座破败的农宅;宅子是鲁中一带颇为传统的农家小院,只是破败的厉害,低矮的土坯墙尽是豁口,院内三间土基草顶陋室四处漏风,清晨的阳光照在东南侧土墙上,显现出杂驳沧桑的黄色斑块。

  数日前,村中最饱学的张老夫子上门看过他一次,从他口中赵山第一次知道现在是大明崇祯十五年;即使对历史不熟悉的人,通过这短短几个字也能知道,未来有什么正等待着——因为大明朝只到崇祯十七年,也就是一六四四年,那一年是甲申年……再往后就没有啦!

  水边宿润云千顷,陇上新晴雨一犁。

  他确实应该感到沧桑!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 小舍,&病好踏

      “二婶子,傻三儿好了没?”迎面走来一位小舍,破衣烂衫,赤脚扛着一捆柴,看样子是去村外打柴刚回,他见到妇人便笑着问起来,“昨日听老夫子说,疯魔病好踏实咧!?”

    2021-03-01 11:07: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傻人有&张家二

      也许是“傻人有傻福”,他爹娘在世时虽说贫困,人缘却极好,尤其是本村的张家二婶乃是他娘的表姊妹,也是打小时候的手帕交,感情异常深厚,傻三儿靠着这位善良农妇的接济,饥一口饱一口的,好歹活到现在。

    2021-02-28 11:12:04详情点赞(0)回复(0)
  • 见他娘&敬听着

      张家婶子拉扯着他,絮絮叨叨地说着,话里话外透着一百个不放心,生怕他有个好歹,将来没面目见他娘;赵山恭恭敬敬听着,二婶说道动情处,他也陪着叹息流泪,好说好歹地,快到中午才把二婶劝回去。

    2021-02-28 05:19:24详情点赞(0)回复(0)
  • 俺的三&道,“

      “哎呦,俺的三儿呀!”妇人惊呼一声,连声责备道,“你病还没好透实,可不敢乱跑!”

    2021-03-02 12:33:19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语气

      “二婶,俺的病全好啦!”后生说话的语气瓮声瓮气,透着一股大病初愈的疲倦,也透着一种难以琢磨的沧桑感。

    2021-02-27 11:03:4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