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枯木之水流花谢小说

枯木之水流花谢

枯木之水流花谢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川赋

作者:沈邱雅

时间:2019-07-17 12:40:21

主是萧泉林晓的小说叫《枯木之水流花谢》,是作者沈邱雅写的一本古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传说古代有八大名剑,传说那柄四尺长的棠溪剑是八大名剑之首,于彤告诉他,昔年墨阳的主人苦恋棠溪的主人而不可得,乘帆出于海,再不返中原。他听过便忘记了,他心中的人,重来都不会用剑。剑是个戾气重的兵器,林晓却是个最最仁义为怀的侠者。草木无情,他是天下第一剑的主人。而他,是他的少主。往往在最亲近之人最重要,偏偏只有等到失去以后才懂得。人人都说啊,林晓是天下第一的正人君子,却素来多情,负尽天下人。人人都说啊,林夏是天下第一一招致命!那人一倒,立刻已有人递补着发动攻势,那是从背后攻来的一剑,林夏已来不及转身!可是林夏不转身,她连一丝的踌躇也没有,仍旧是一招“仙人指路”!只是这一招,是反手指去的。发动攻势的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尚未靠近对手,却已丧了命。。

点评:文章文笔优秀,精彩非常,引人阅读

酒楼中少有江湖人士,所以那些客商都只是闪到了一边,唯恐避之不及的。但人又是天性最爱凑热闹的,虽知道危险,却人人都不愿错过这一场好戏,因此旁观的人俱看得认真,甚至交头接耳起来。杨西子心下烦躁,招式下“噼噼啪啪”砸碎了不少东西,唬得怕事的人连忙跑了,更有甚者,已跑到了酒楼外。人都是随大流的,一人逃跑,便都跟着跑了,谁愿意无端端招惹是非,为了看一场热闹把性命也丢了呢?

杨西子不由得斜眼多看了几眼那小子,不屑道:”我竟不知,凭他这无名小卒,也敢和我爹爹比肩吗?哼,恐怕他连我爹爹一招也挨不住呢!“

“奏折交出来。”林夏一字一字道。

林晓昂首笑道:”浪子于彤的大名,在下早已是如雷贯耳了。“

杨西子听得他提起自己家门,便有了些得意之色,啐道:”你不过是欺负我孤身在外,若我爹爹在这里,哼!要你好看!“

听见林晓这样说,杨西子哂道:”听说中州城周遭山头十几个寨子九十八个头目日前惨遭杀害,只剩下一些妇孺老弱被官府安置于田王寨中。切,我道你是什么名门公子,原来也喜欢同山寨野盗厮混,可见不是淫贼也是个混混。“

林晓不由得暗笑,这杨西子与那少年人动手这许多招,竟还看不出对手的武功深浅,真不知是她过于自信呢,还是对她父亲过于膜拜了。林晓站起身来,对着那落拓少年拱了拱手道:”早听得于兄大名,不想今日竟有幸一见风采,果然不凡,在下万里山庄,林晓,幸会。“

那落拓少年便夸张地大喊起来:”呦呵!你是弱女子?谁人敢说青城派杨大小姐是弱女子!谁不知道您是多么厉害的人物!我一个无名小卒哪能欺负你呢?“

“啊,在!在!大约还在寨子里的!”赵十七脱口道,话一出口他便后悔了,他这么忙不迭地招了,好像是自己贪生怕死一般,他啐了口痰,骂道:“你娘嘞,废什么话奏什么折,你便是杀了老子——”

“你自己受的伤可不比我轻,又花掉比我多上许多的力气——我虽功夫不如你,可未必不能拼上一拼!”赵十七狂笑道。

日影偏转,林夏剑中寒意更盛,眼中杀意也更浓。

林晓一路往城外走,走了不多久,却瞧见了杨西子走在前头,暗笑一声冤家路窄,他的步子比起杨西子来要快上许多,此时却不好刻意赶到她前头去。这是他二人生平第一次碰面,但”杨西子“这一个名字,他听得却是多了,若不是父亲执意要撮合这一桩婚事,他与雯雯······若不是父亲硬生生要逼他去娶这一位名门千金,他与雯雯,必定不会变成这般模样,阴阳相隔,生死不见。

霎时之间,酒楼上上下下已走了个空,连酒保店伙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只余下了些桌椅碗筷,却也都已被杨西子给打碎了。

可知生命之中,有些人,有些事,纵使你提前预知了,纵使你有心躲开,也决计避不开去的,那都叫做命里的劫。

棠溪剑,位列上古九大名剑之首!传说中一剑斩万候的棠溪剑!剑已如此,那使剑的人呢?

林晓便也对着于彤说道:”那么,于兄,在下也告辞了。“

他心念一动,暗道一声好厉害的手段,立刻提气跟了上去。

当然,血战力竭,单打独斗,林夏当然不是毫无破绽可乘的,她从来不是毫无破绽的人。旁人之所以就算觑出她的破绽,也赢不了她,自然是因为她太快了!她的身法太快,她的剑路又实在太诡异,明明都是平平无奇的剑法,在她手中使出来却偏偏无法抵挡。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安格班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