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玄幻 >

仙骄小说

仙骄

仙骄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北溟有鱼

作者:梧桐阅读

时间:2020-08-11 01:02:42

《仙骄》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柳军,柳家,天玄,柳梦月,金像,乾坤之间的故事。仙骄约42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点评:男女主是天生一对,注定纠缠不休

柳军柳家小说名字叫做《仙骄》,这里提供柳军柳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仙骄小说精选:“你们不用再求他了!他不是我的外公!”此言一出,柳军的双眼瞬间瞪得滚圆!凝眉颤抖着,下一秒他突然出手了!或许是因为羞怒,毕竟夜天玄再怎么说还是他柳军的外孙,却直接用一句毫不留情的顶撞将他作为一家之主的威严践踏在地;但更多的还是一种父亲的责问——却不是针对夜天玄而是针对着他所代表的柳梦回的。梦回啊……你当初为什么那样做?为什么那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父母双亲和兄弟姐妹?为什么不和父母商量商量,如果真是刻骨之爱,难道为人父…

“你们不用再求他了!他不是我的外公!”

此言一出,柳军的双眼瞬间瞪得滚圆!

凝眉颤抖着,下一秒他突然出手了!

或许是因为羞怒,毕竟夜天玄再怎么说还是他柳军的外孙,却直接用一句毫不留情的顶撞将他作为一家之主的威严践踏在地;

但更多的还是一种父亲的责问——却不是针对夜天玄而是针对着他所代表的柳梦回的。

梦回啊……你当初为什么那样做?为什么那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父母双亲和兄弟姐妹?

为什么不和父母商量商量,如果真是刻骨之爱,难道为人父母的不知道“成全”二字怎么写吗?

还有还有……为什么在危难关头你没有回来?梦回啊……你为什么不来找你的父母兄弟帮忙度过时艰?为什么直到和你那无用的男人一起身死之后才将这孩子送回柳家?

难道你忘记了父母养育之恩,兄妹手足之情了吗?

为什么你至死也没有再回柳家大院?

“为什么呀……”低沉地怒喝着,柳军身上一股浩瀚的灵力猝不及防地爆发而出,只见他只手后摆的同时立时前冲,雄浑霸道的一掌赫然已经轰入了夜天玄的胸口……

逐月想救,为时晚矣!

“噗”地一声鲜血从嘴里喷涌而出,夜天玄的身躯在这一掌之下竟是如同断线风筝般向着一边的湖面倒飞而去。

“不要啊爹爹……”

“柳军你狗,日的混蛋!”

“快救我孙儿啊……”

下一刻,三个不同的声音急急暴起……

……

“对了,明儿个哥几个一起出去乐乐?”

“你想死吗?刚才你笑了!”

“额……忘记了!该死啊……该死!”

清晨的阳光通过绿叶给柳家大院洒下了一地金黄,和风之中一切显得温暖而惬意至极——柳家大院四季花香不断、鸟语不绝,此刻又是一年盛季,风景正是如诗如画。

不过此刻的柳家上下却被一团浓云沉沉压着:管家罗虎下了新的家规,说从现在开始无论上下人等,但凡在院内行走或者屋中休谈,绝对不可脸露笑容,违者立即杖责五十,逐出柳家!

所以现在三名下人私下刚一照面,三句话之后均是满脸担忧地左右四顾着匆忙分道扬镳。

会是如此,一切无他!

只因为柳家向来仁厚以待自家下人,但凡下人所急,柳家必定会出手相帮;与此相同,柳家也要求了一点,那就是但凡柳家所命,下人必须绝对服从!

违者,必逐甚至必诛!

从未失言!

所以自从管家下达了新的家规,柳家上下几百下人全部第一时间将它牢记在心——无谈笑,无娱乐,无饮酒!

这样一来,往日里和谐欢愉的柳家大院在这个清晨显得多少落寞和沉重了些。

此刻在柳家大院核心区域的竹海当中,一栋最为奢华也是守备最为严密的小楼内外竟是布置了十数道的岗哨。而获准进出这栋小楼的人,无一不是都城内口碑最佳的医者。

小楼内一间严密把守的房间里,一个差不多七丈宽九丈长大小的浴池内烟雾缭绕,内里一名少年紧闭双眼正被人帮扶着浸泡在了水里。

再看这浴池,赫然正是用整块的百年玄玉打制而成,池中温水热气翻腾,一条盘龙石管将新鲜温水注入溅起了朵朵水花。当然了,只要是柳家上层人物都知道这浴池绝非洗浴这一单一功效而已——百年玄玉不单足以保证池内温水长久不凉,保存的池水更是拥有祛瘀活血、伸筋拔脉的功效。

此刻就在浴池边上,柳军双眼瞪圆在等着结论:先前来的近百医者竟是都摇头无奈,难道他的外孙真正无药可救,无力回天了吗?

看着门外排队着的医者来了又走均是束手无策,柳军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现在这最后一名医者的身上——此人年过六甲,更是皇室御医,若论医术之精在开阳城无人能出其右!

不过一阵望闻问切之后,这名医者也摇头了:“柳大人……此子之伤乃是先天不济后天缺养在先;遭人狠辣重创五脏六腑,斩断灵根破坏经络血脉在后……依老夫看,难矣!”

“难矣……难矣……”听到最后的寄予厚望之人如此一说,柳军顿觉惨遭了五雷轰顶一般:这可是自己女儿梦回的唯一骨肉啊,难道真要命散自己之手不成?

这到底是何等孽业啊?

倒退着连退数步,柳军才一屁股跌坐在了一边的大理石上发出了清脆的“砰”响,紧接着毫无迟疑地竟是立即弹起两步冲到了医者跟前将其一把揪紧:“你救他……你必须救他!要不然……死……死……死!”

听他话语铿锵,看他面容狰狞,这名皇室医者脸色瞬间煞白着本能地想要后退一步,才发觉自己的身躯赫然已被柳军一把揪起,凌空之状,何以得力?

就在医者被揪得双目翻白几欲昏厥之际,一声沉沉怒斥传来:“够了,老贼柳军!你到底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是逐月!

当时柳军误伤夜天玄时他就在现场,虽然知道柳军并非真心想要这般,但心里对于柳军的麻痹大意以及匹夫无情早已颇有不满。

现在又见柳军险些就要将皇室医者憋气至死,立即上前一步怒喝道:“这一切难道不是你一手造成的吗?难道你还要给他人再造不幸?”

闻听顿时一骇,柳军额头上滴滴冷汗开始森森滑落着。

将那医者放下,他先是打算点头道歉,只可惜这皇室医者一早便惨呼一声接着急急转身逃离了,剩下他一人左右看看,终于无力地瘫坐在地。

现在……皇城内还有什么医者是他们没有请来的吗?没有了!但是所来的医者无一均是摇头叹息——夜天玄无药可救了!

“就这样了吗?就这样了吗?”此时此刻,柳军双手将自己脑袋上的头发揪紧摇头痛苦地说道:“是老夫打死了自己的外孙……是老夫打死了梦回的儿子……是这样吗?是这样吗?”

看他模样,颓废至极,更是双眼里一片空洞之色。仿佛灵魂在这一刻也被掏空了似的。

见他这样,别说是逐月不好再说什么了,就是一边的柳梦月原本还在小声地为夜天玄哭泣着,现在也急急上前蹲到了自己父亲身边,安慰着、开解着……泪如雨下!

失散多年的姐姐终于有消息了,却是和姐夫一起已经身陨的噩耗;而后姐姐唯一的儿子回来了,却又被自己的外公亲手打成了现在这般不死难活的模样……

此情此景,柳梦月情何以堪?

浓眉深锁着叹息一声,逐月这时也只能一边沉思着一边来回地踱着步:“天玄虽然五脏六腑俱损,经络血脉被破……但是……好像……应该……可以……”

听到逐月这一串又像自语又似疑问的话语,柳军无力地抬头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吗?只要可行,但说无妨……”

“以老夫看天玄何止是被重创五脏六腑、斩断灵根破坏经络血脉,他的气脉估计也都寸断折损了吧!如此重伤……或者唯一活下去的希望只有九龙祈福殿里的‘五行珠’而已!”一边说着,逐月面色越发凝重起来:“五行珠乃是凝聚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精华而成的天灵地宝,或者可以借助五行之力帮着天玄再造气脉吧,即便再无灵根去求修真奥义,只求保他一世凡人!”

保他一世凡人!

五行珠……

闻听,柳军和柳梦月双双睁圆了眼睛……

皇城脚下,宫阙之底,夏恒王国的圣地——“九龙祈福殿”就在皇帝龙椅下的地底迷宫之中。那里一道巍峨的九龙浮雕栩栩如生,相传一位“大修”曾经在此做了祈福大法,只要九龙不倒,便可保夏恒王国龙脉永存、生生不息!

而这五行珠,正是九龙浮雕中最核心之物:九龙翔空,只争一珠!国之脉象,一珠乾坤!

如此禁地、圣地里的不世宝物,又岂是夜天玄可以随便接近的呢?

天玄小说名字叫做《仙骄》,这里提供天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仙骄小说精选:手里握着“散魄幡”,夜天玄微微一笑:这东西果然是个宝!再看它的名字叫做散魄幡,估计是和“魄”有关的法器吧!夜天玄知道人魂有三,天、地、命;人魄有七,天冲、灵慧、气、力、中枢、精和英,一旦人的肉体死亡,那么三魂离体、七魄消散。其中七魄原本就是肉身中的能量场,所存能量也就随之还于天地万物之中。只可惜这里是冥河咒,在这里魂无轮回,魄无归真!因为冥河咒不在天地人三界,不属金、木、水、火、土等五行的空间,这里更不属于三十,六天范围之内。这里…

手里握着“散魄幡”,夜天玄微微一笑:这东西果然是个宝!

再看它的名字叫做散魄幡,估计是和“魄”有关的法器吧!

夜天玄知道人魂有三,天、地、命;人魄有七,天冲、灵慧、气、力、中枢、精和英,一旦人的肉体死亡,那么三魂离体、七魄消散。其中七魄原本就是肉身中的能量场,所存能量也就随之还于天地万物之中。

只可惜这里是冥河咒,在这里魂无轮回,魄无归真!

因为冥河咒不在天地人三界,不属金、木、水、火、土等五行的空间,这里更不属于三十,六天范围之内。

这里无生无死、却又同时还是永生永死!

就算是灵魂进入到了冥河咒中也会成为这里的永恒,无法毁灭更得不到轮回的机会,剩下的只有即便肉体沙化、风化后依旧保留在灵魂深处的孤寂、怨恨和深渊般的绝望!

需要比喻的话“冥河咒”就是一根管子首尾相连之后形成的独立空间,外面的进不来,里面的出不去,在管子里的一切都将守恒——无增无减,不生不灭!

正因为这样,原本三魂脱离、七魄消散之后的躯壳就应该腐朽着最后化泥,可是冥河咒里的这些枯骨内却保留了些许的魄,使得它们行尸走肉般成为了最低级的腐鬼。

等到肉身全部消亡,它们这样的腐鬼还得继续煎熬着,直到骨骼什么的全部殆尽。

这样的低等级腐鬼,比那些游离出去的灵魂形成的腐鬼要悲剧许多,更要弱小许多!

而此时此刻,随着夜天玄手里散魄幡上一阵青光照射而出,立时在下面沙地上现出了一滩光影。

光影不偏不倚恰恰将岩壁下的“老熟人”罩在了其中,顿时一缕缕乳白色的烟雾从这腐鬼身上飘起。

与此同时,这腐鬼立即手忙脚乱地挣扎起来,似乎身在光影之内是无尽的痛苦一般。只可惜每每当它无措地冲到光影边缘,却总是如同撞上了一道厚实的城墙般狠狠倒飞回来,依旧存留在了光影当中。

而这道“城墙”实际上是绝对不存在的!

说明了这种低级的腐鬼根本无法逃出散魄幡的攻击范围!

似乎为了证明这一点,夜天玄随即将手里的散魄幡稍稍调整角度,对着不远处的一群群腐鬼照去。顿时,同样的“束缚”出现了。

一旦被这青色的光影罩住,这些腐鬼均是一阵慌乱地试图左冲右突寻找出路,可即便它们费尽心机,也无法从中解脱……当然了,它们的心脏早已化作尘土,也就谈不上什么心机咯。

而先前的“老熟人”这才算是脱离苦海,等到它身上的乳白色烟雾慢慢消散,整个身躯已然更加地腐朽和破败不堪了许多。

这就是杀伤?

还在疑惑着,接着夜天玄手里的散魄幡突然微微一颤,同时射出了千百股凌厉寒光顺着原先的青色光幕射向了被束缚着的腐鬼。

“噼哩卡啦”一阵骨骼爆碎的声音顿时传来。

那些范围内的低级腐鬼,一旦被这些数量惊人的寒光射中,均是立时应声爆裂开来。

一时之间,青色光影内一阵黄沙漫天、白雾弥漫,加上凌厉的寒光和碎骨残肢的纷飞,倒也光彩夺目、热闹非凡。

等到坠落在地,这些残肢断臂的作为又叫夜天玄小吃一惊:还在挪动,这些残肢断臂或者是用爪在抓,或者做着简单的弯曲和伸直,反正依旧保持着那种试图逃离的绝望和模样!

但更沉重的打击紧随而至!

在夜天玄的手里,散魄幡上一圈淡淡的青芒越来越浓烈,逐渐成为一个环绕小旗子的圆圈后突然向着光影罩去。随着闪电般的移动,这个原本只比巴掌稍大的青色光圈落地的时候已然变大了数十倍之巨,恰恰将光影的范围全部罩在其间。

这一刻起,寒光终于消失了,激起的尘埃和黄沙也全部被浓重的白色烟雾掩盖……

两个呼吸的时间后光圈沿着原先射出的路线收了回来,远处地面上再无任何光影或者其他的色泽。

不过夜天玄双眼已经睁圆:那里原本有着至少数十个腐鬼,现在再看却只剩下了一根根碎小到不能再虽小的残破骨渣子了。

微微风起,灰白地飘散出了一大片!

“好东西啊!”再次将散魄幡移近细细欣赏着,夜天玄心里很是大喜,有这东西在手,以后一般的腐鬼也就不会再骚扰到他了。

“呲桀桀……呲桀桀……”

这时,又是熟悉的声音传来。

夜天玄站出去一步向下望去,正是最早遇上的腐鬼现在正在夸张地逃离着。

估计是“目睹”了先前同伴们的悲剧,或者是本能地感应到了散魄幡的巨大威胁,现在不单是这个腐鬼,就是原本如同小墙般缓缓隐杀而来的众多腐鬼也开始掉头就跑了。

这样一逃,惨剧立时频频发生。

这种惨剧如果是发生在人类身上,就叫做踩踏了。你踩我,我撞你,一个腐鬼倒下去了,更多的腐鬼也就被骨骼勾倒了。

腐鬼嘛,人家行动不便!

于是乎一时之间那些腐鬼乱作一团,有的腐鬼好不容易趴到了边缘的时候才发觉自己要么缺胳膊了,要么脑袋换错了。

也不管了,甚至丢了头颅的腐鬼直接就近捡上个头颅往自己身躯上一挂,折断了手脚的随便拣起根骨头握紧,接着就向着山坡下逃命而去。

狼狈至极,也着实滑稽可笑!

灭杀或者放它们一马?

这不是个问题,对于这样低等级的腐鬼,夜天玄没有丝毫的兴趣。

反正现在这支腐鬼大军已经撤退,夜天玄转身将散魄幡收回,向着洞穴 内走去。

“轰……”

却在这时,一声巨大的声响从空中滚过。

闻听一震,夜天玄急急回头望去:能够发出如此震撼声响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家伙。

这一看不打紧,夜天玄双眼顿时睁圆。

此际只见一股威猛光柱裹夹了无数的霹雳闪电从天而将,粗有两丈有余,颜色黑褐中隐隐泛出血色光芒,落地的刹那间,那斜坡之下顿时一阵阵的尘土飞扬,与此同时数以千百计的骨骼被什么力量抛着玩一般地腾空而起。

而那些为了躲避散魄幡慌乱逃离着的腐鬼,现在居然转身向着夜天玄这边再次潮水般涌来。

速度之快,比之先前逃命的时候还要快上几分!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